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29|回复: 1

返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7 12: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返 校
蔡金玉

    1965年我踏进塘沽五中学校大门,成了一名中学生,可教室的椅子只坐了不到一年,“WG”如风起云涌,只得停课,我们成了无所事事的孩子。
    一天接到同学传来通知,让我去学校开会。这是自运动停课以来,第一次接到学校通知。
    十月末的天气,既有夏日阳光絲絲温暖,又有晚秋风寒阵阵乍冷。
    清晨,约上几个同学向学校走去,走在这条老路上,感觉既熟悉又陌生。道路两旁的斑驳老墙上,贴着各色标语,有的没贴住,落下一角随风摇摆着。
    从农村赶着马车,来城里卖西瓜的大队社员,在马车旁吆喝着,引来路人前来挑选,有人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西瓜啃食着,瓜皮堆在一起,招来无数蒼蝇光顾。
    在实验小学丁字路交口处,新建了一座巨型画框,画工们在脚手架上忙活着,正在画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幅油画。
   “咣、咣、咣”的铜锣声从前面传来,只见“ZFP”押着一溜人走来,走在队伍前面的4个人,边走边敲打着铜锣。黢黑的脸宠在阳光下淌着汗水,满是老茧的手,不停地击打着铜锣,边敲嘴里不断重复着“我是NGSS!我有罪……”这一行人走过,引来众多群众围观。我们匆匆而过,心里不解,为什么这么多“NGSS”?这时心里冒出个猜想,这些人是不是在解放天津,打塘沽时,来不及逃跑的国民党特务的残渣余孽,遗留下来形成这种情况,成了“ZZ”对象。我们已经走出很远了,但锣声和嘈杂声,久久环绕在上空。
    快到学校时,看到一堆人围成一圈,当中有俩人在爭吵。走近看到一个农民装束,胳膊上戴着XXZF组织的红袖标。另外一人可能是对立面,两人观点不一致争吵起来,各说各的,吵得不可开交。唾液挂在嘴边,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污言秽语怒对着一方。这时有俩个“ZFP”组织工人,为了观点站在了农民一边,农民看有了救兵,更加底气十足地述说着……以前城里人看农村人,认为是土气,现在为了同一个观点,成为了同一战壕的同盟。
    进了校门,半年没见,新校舍的样子已惨不忍睹。有的教室门窗已经没了,一些窗户玻璃散碎破裂,一些吊挂的窗扇,随风破败地摇晃,“叮咣”的声响,像在呻吟。
    塘沽五中是1965年才建的学校,一栋四层楼,每层六个教室,楼里还有办公室,会议室,实验室,音乐室……功能很齐全的一座新楼。如今才使用不到一年,就残疾了。
    在校园里看见几个红卫兵,在爭抢学校里一台自行车,三个人同时上去,自行车载不了这个重量,两个车轮瞬间塌落下来,好端端的自行车就这样报废了,使人看了极为心疼。
    走进教学楼,一股油墨味扑鼻而来,墙面上贴着标语,地上一层尘土散落着纸屑。走廊里失去往日喧哗,和同学们的嘻闹声。
   走进我们曾经的教室,桌椅己乱糟糟的散堆着,课桌上已盖上了厚厚的尘土。同学们陆续到齐了,大家忙着收拾桌椅,擦去尘土。
    我环顾周围,班里的同学有三分之二戴着“HWB”袖章,那一刻自己心中有一种失落感,一些事在我心中辗转想不通,惴惴不安。
    班主任扬军老师看同学们到齐了,说有一些事情和同学们说说,在她尾尾声音中,把一些事逐一的叙述。最后清清嗓子告诉大家:“经学校革命委员会研究决定,许国庆同学代表我们全班,去北京接受毛主席第八次红卫兵接见”。她强调说:“许国庆同学出身好,自已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同学们眼光齐刷刷投向他。记得那时他穿一身洗得有点发白的蓝衣服,胳膊戴“HWB”袖标。他高兴地仓促站起来,激动的两只手一会儿张开,一会儿合上,脸颊像擦了胭脂,看得出他心里美滋滋的……
    自从那次返校到下乡前,我很少再去学校。
    离开五彩滨纷校园,和儿时玩伴寻找属于我们的快乐,有时约上几个人,去稻田或河沟里去摸鱼,有时扛上渔杆去河边钓鱼。偶尔也有谁找来一本小说,但少之又少,几个人也是偷偷的传着看。总之,那个年龄段对什么事情都好奇,忙着自己喜欢的事,那时的我们也感觉不到累。
    当时社会上兴养热带鱼和作工木活,基本鱼缸都是自己作。找来打包装的铁箍子,到厂里用台钳子把铁角按尺寸做好,再用铆钉把架子连起来,买来玻璃把它镶在铁架上,用腻子把玻璃固定住,试一下不漏水就行了。
    打家具也是一股风,同龄人当中有不少自学木工,我下乡用的那箱子就是同学做的,半揭盖挺结实,陪我走过了漫长岁月。
    我们少年时光没有大起大落,但在岁月中也是历尽沧桑,锲而不舍的精神在心中从未泯灭,少年的趣事时常在梦里再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6-8 15: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返校》的情节,把我的思维带回那“WG”的年代。上了中学,本想着好好学习,将来有所“建树”,不曾想刚以识了“ABC”,学校就停课了。那一停,一直停到现在。都过去半个世纪,再没人通知我“返校”,也再没走进知识的殿堂。
    如今算算认识的方块字,掰掰手指,数上两遍就没多少了,想读读报纸,满眼陌生的“黑方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Archiver|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4-6-21 00:10 , Processed in 0.04045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