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49|回复: 5

散文诗(27) 送一朵小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2-7 12: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散文诗(27)
送一朵小花

  一块块墓碑石,鳞次栉比。
  一个个英雄魂,前仆后继。
  敬你们,慕你们,随感觉来到这儿——烈士陵园,捧一朵洁白的小花,噙满眼晶莹的泪。
  停驻脚步,我的视线定格于浮雕间,看到的是你们血渍的身影;那血淋淋的伤口,那血肉模糊的……
  可你们的英魂却又毫无顾忌地行进在枪波弹浪里,犹如离弦之箭!我懂了,我终于读出了你们在枪林弹雨中殉身不恤的壮烈。
  满含着热泪,送一朵小花给你们。
  历史把你们安置在这片苍松翠柏间,没有鸟鸣啾啾,没有马达轰轰,没有叫卖喧嚣,长眠地下的你们可曾寂寞?我怦怦的心跳可曾唤醒你们?你们听见了么?一个敬你们慕你们心灵的呼唤?垂首低呼,心若绞痛!
  洒一腔呼唤,送一朵小花给你们。
  累累坟莹,“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当你们在自己的生命乐章上画完一个句号,将自己的全部价值浓缩于句中时,为何连一声“再见”也不及道出?你走了,义无反顾。
  立身碑前,于寂静中,我终于咀嚼出了壮烈人生的酸甜苦辣,感受到了壮烈人生的伟大荣光。
  擦干心中的泪痕,送一朵小花给你们。
(颜 珏 13岁 原载于《教育导报》1994年7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16 15: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有这么好的文笔,令人赞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 13: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虽小,却开在了心里,长大后的少年,定是未竟事业的后来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11 14: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24-1-11 14:24 编辑
涓涓 发表于 2023-12-16 15:46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有这么好的文笔,令人赞叹!

    多谢涓涓老师夸奖小女。记得1993年暑假,俺带12岁小女上庐山旅游,她写了两首小诗,被刊登在江西一家报纸上——
         
庐山二题

          雾中行
          雾中小路轻轻飘
          林间泉水细细敲
          座座山峰含羞躲
          匆匆游人笑相邀

          游锦绣谷
          流水哗哗响,
          小鸟叽叽叫。
          石阶层层走,
          林间串串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1-11 14: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24-1-11 14:41 编辑
毛佩莲 发表于 2024-1-1 13:29
花虽小,却开在了心里,长大后的少年,定是未竟事业的后来者。

    是啊,俺也这么想过,从小逼她多读多想多谢,也就有了父女之间的故事——
女儿也想当编辑


    不足六岁,珏珏非要上学不可。学校面试后,居然也同意了。
    上到四年级,她见我的文章登载报纸刊物、名字上了编辑栏,便嚷着也要当编辑。她识字不多,却经常偷翻我的《辞海》。我不许,她就找了三四本不同的字典,悄悄装进书包里,有事没事地翻。我平时喜欢买书,她也买,大本小本地硬挤进我的书柜。她买了书一口气读完,妻怕她伤眼睛,再三劝阻,她却说:“爸爸讲的,编辑不光写作,还要阅读。”
     “编辑的女儿,文章写不好,同学、老师要笑话的。”她写好了作文,常送到我面前要我改,想改好了受称赞。我不改,她噘起了嘴巴。噘嘴巴也不改。当她自己写出了好作文,《剪报——我的爱好》在学校获了奖,便沾沾自喜:“爸爸不肯改,我自己也能写好作文。”
    没过两天,珏珏突然哭了,刚擦了一把眼泪,又淌了出来。小脸哭得红红的,鼻子吸得皱巴巴的:“同学说,我的好作文有什么稀奇……是你改出来的。”她委屈极了,越想越伤心。我鼓励她:“自己做事,心里踏实,不要去理会别人说三道四。”而我,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她得到我的抚爱很少。我终日惶惶,只顾自己在外东跑西颠,忙着采访、写作、编发稿件……就是在家,也只有晚上一小会儿,忙了就顾不上和她说话,一连声催她去睡觉,我好“爬格子”。家中窄小,偏我这个瘾君子,离了烟便没有思路,尽管敞门开窗透气,还是少不得让妻子女儿沾点光。女儿过生日,我多数不在家……等她长大了,她能原谅我吗?
    或许,她长大了真的能当编辑,其实将来干哪行并不重要,也由不得我。而我不改她的作文,是逼她多看、多写、多动脑筋。有一次她看我手头的通讯员来稿,标题是《丁大历的由来》,就说:“丁大历的来历,这不更好吗?”还有一次,她建议我把标题《冬天里的暖流》改为《冬天里的春天》,我采纳了。她很开心。我想让她懂得,凡是想得到的,只有靠自己去奋斗,才能成功。不知要等到哪一天,她才能领会这一份父亲的爱心。
    今冬的一天深夜,已是两点半,我正在埋头赶稿,忽听背后有响动,猛一转脸,吓了一跳——珏珏捧一条毛毯,站在我身后。见她只穿着睡裤短衫,我忙接过来,令她赶快回床上躺下盖好。我复回端坐,把毛毯盖在腿上。心,却也静不下来,想,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
           原载于《家庭教育》1995年第7\8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1-14 06: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颜逸卿 发表于 2024-1-11 14:36
是啊,俺也这么想过,从小逼她多读多想多谢,也就有了父女之间的故事——
女儿也想当编辑

一条毛毯,怎掩得住父女间这炽热的亲情?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非常羡慕您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Archiver|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4-2-24 00:16 , Processed in 0.02581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