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51|回复: 3

小说--知青骆驼(53-5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27 0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知青骆驼
第五十三章
刨坟探宝徒劳无获
掘碑辨字却有所得
1
  按照老楞娘临走前所述的方向,骆驼领着众人沿着草甸子边儿上走了没多远,在一个小山包儿前停下。
  山包上是稀疏的柞木林和一丛丛的灌木棵子,绕过去,在山包的后面连着一大片“小叶张”草甸子。
  “小叶张”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多用途野草,即可作为牧草饲喂牲畜,又可用来苫房和打墙,所以又叫作苫房草。
  来北大荒好几年了,冬天也曾随着连里的马车进泡子打过苇子,这种草,骆驼还是能认得出来的。
  半人多高的草地中间,孤零零地有一棵不知名的小树立在那儿,草地旁边儿的半坡儿上有一小块儿不显眼的洼地。

  “就是那儿!”骆驼拨开野草走了过去。
  这里,丝毫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只有这一块儿的地面儿稍有些凹陷。
  确认了位置,大家都显得很兴奋,尤其是林老师和小刘,他们满怀希望跃跃欲试,好像正要打开一个漂亮的神秘礼盒。
  只有从瘸老楞家里带来的一把铁锹,大家只好轮流动手,除去地面的枯叶杂草,向下挖去。
  挖掉不太厚的土层,下面逐渐显出一个半人深的方坑,清除一些烂叶和腐木,坑里的情形初现端倪。
  这都不能算是个地窨子,顶多能说是一个小窝棚,已经坍塌多年,所以从外边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大的浅坑,从里面长出来的那树,已经有碗口粗。
  除了那些腐朽的木头和烂布片糟棉花,可以看到,有一些骸骨散落在地上,大概曾被野兽啃咬过,已经七零八落不成人形了。
窝棚里,除了一把锈得不像样子的三八大盖刺dao,没有其他遗物。
  “这真的就是传说中叱咤风云的李司令?”
  老地主长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这些散落的遗骨归拢到一块儿,骆驼上前帮忙,可稍一用力那骨头就成了粉状,赶忙屏气敛息,轻拿轻放。
  林老师和赵同志还在仔细搜寻,想要找出值得深入探究的蛛丝马迹。
  小刘正试图把那把生锈的刺dao从鞘里拔出来。
  吴老师什么都不干,在坑外边儿不耐烦地等着。
  “给你,这儿还有一根儿。”
  林老师把一根被踩进土里半截儿的骨头踢给骆驼。
  骆驼心里想,使这么大劲儿踢,有仇啊?弯腰捡了起来。
  这块骨头不大,也就十几公分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竟完好无损,擦去上面的泥土,表面还挺光滑。
  正在诧异间,老地主也感觉到了异样,便把骆驼的手抓过去,仔细看了一眼手里那东西,然后将它放进骆驼的兜儿里:“这个你留着,别撒手。”
  老地主从瘸老楞家找来的一张毯子,把归拢好的遗骨包了放回坑里,几个人动手把这个地方又重新填埋上。
  本想堆个坟头儿立个碑,写上李司令的葬身之地。
  可要是那样,这位李大司令从此往后就甭想再消停了。
  所以大家一致决定,为避免再有人打扰,还是不要留下任何痕迹为好。
  好歹有棵树在那儿戳着。
  填这坑的时候,真的不如挖的时候干着有劲儿。
  干完活儿,老地主拍打掉挂在裤腿上的泥土,对骆驼说:“是不是该给大家说说啦。”
  “是呀,你总得让我们相信,咱们费劲巴拉埋的,确是李司令本人吧。”林老师也急不可耐地催促着。
  “好吧,那咱们就从老楞他娘那儿说起吧。”
  “瘸老楞他娘?这跟李司令有啥关系!”林老师问。
  “别急,咱们听骆驼说。”老地主拦住林老师,让骆驼说下去。

  瘸老楞他娘的老家在关里,十几岁时随着父母闯关东,辗转来到了黑龙江边,20岁嫁给莲花泡打渔人,先后生育四个儿子,老楞是最小的。
  四个儿子中,老二老三先后染病夭亡。
  老大刚满十五岁那年,有一天和他爹一起上集就再没有回来,听说爷儿俩是让日本人抓了劳工,送去了海外。
  这个消息是从一个逃进莲花泡的年轻人那儿得知的。
  这个人,就是后来的李司令。
  那年老楞刚学会走道儿。
  当时,姓李的这小伙子被日本兵追进莲花泡,在老楞娘的帮助下,利用错综复杂的地形,摆脱了追兵。
  让人想不到的是,那十几个追赶他的日军,阴差阳错地误入沼泽,多人陷入烂泥当中,抱恨而亡。
  过了几天,有侥幸活着跑出去的日本兵,带着很多日军来泡子边儿上,为死了的那些人做祭奠,又唱又跳的。
  这么一来,好多人都知道了,莲花泡里有一彪人马,专杀日本人。
  只有老楞娘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跑散了的小土匪,哪儿有什么队伍。
  可要是说起来,虽然他是误打误撞的,怎么着也该算是半个抗日功臣了。
  从此以后,这位李姓小子就在莲花泡住下来,但他既不打渔,又不狩猎,成天四处游荡,自称李司令,手里拿着在现场捡的一把日本刺dao,头戴着日本军帽到处炫耀,吹嘘自己领着一票兄弟全歼百名日军的辉煌战果。
  久而久之,李司令的名号越来越响,这一带的老百姓对李司令也是敬畏有加。
  李司令自然也就吃喝不愁了。
  但好景不长。谁也不是傻子,时间久了李司令的马脚就露出来了。
  渐渐地,便少有人再周济他,免费供他吃喝了。

  那些关于财宝的传说,全是李司令在骗吃骗喝的时候吹的牛逼,说本司令有的是钱,现在谁要是出钱出粮补充军需,等仗打完了会按功行赏,数倍归还。
  凭李司令的品性为人,谁都知道这是一派鬼话,可是世上的人就是这样,这种天上掉馅饼地下有黄金的闲磕儿,明知道是假的,也会添枝加叶,口口相传。
  有一年的冬天出奇的冷,连降半月暴雪后,又刮了十多天的大烟儿炮(大烟儿炮:大雪以后又刮起的飓风,随呼啸风声卷起雪粒儿漫天翻飞,如烟似雾一片苍茫,可致天昏地暗,气温骤降。)
  老楞娘拼了命才保自己与老楞活了下来。
  很久未见李司令露面,原以为他又出去游荡了,就没有在意,直到开春,一次瘸老楞路过那个小窝棚,才发现他已经死在里面,应该是在那场大风雪中冻饿而亡。
  老楞娘带着老楞过去,把窝棚顶子拆塌,算是掩埋了他的尸骨。
  那年以后,有人曾摸进泡子,向老楞娘打听李司令藏宝之事,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为探宝而来,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会给老楞娘带来一些钱物,作为提供线索的酬劳。
  老楞娘发现,这项收入竟然不菲,便顺水行舟做起了咨询引路的行当,以谋些好处,补贴家用。
  老楞娘坦然承认,后来的关于李司令在莲花泡深处埋藏有大量财宝的消息,自己不但随梆唱曲儿,更是推波助澜。
  因为来探宝的人越多,自己的收益也就越多。
  这一切,都是老楞娘在离开之前,亲口对骆驼讲的。

  这些个事儿虽然听起来很荒诞,却合辙入理。
  大家听到这儿,不再怀疑墓中人的真实身份,也就此而推断出,那些关于藏宝地的传说,实属无稽之谈。
  队伍中有的人开始萎靡不振,垂头丧气了,吴老师的情绪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我就是说嘛,金银财宝那都是身外之物,有了平添烦恼,没有了才会心里清净,既然李司令和财宝的事已经弄清楚了,咱们是不是该考虑下一步了?”
  “还有什么下一步,都他妈是假的!”
  一向少言寡语,温恭谦逊的林老师,竟爆出一句粗话。
  “我觉得,既然李司令是假的,瘸老楞他娘又跑了,咱们就没有必要再待在这儿了。”赵同志说。
  文史馆的小刘却有他自己的看法:“除了李司令,有没有别的线索呢,咱们县的北山那边儿,就寻访出好多有价值的历史资料,我觉得,莲花泡这儿一定也会有的。”
  “我也是这么想,咱们还是接着找找吧。”吴老师表示赞同。
骆驼看着老地主,老地主看着赵同志。
  明里,骆驼应该听老地主的,可在赵同志身份挑明了以后,老地主又得征求他的意见。
  如果让骆驼做决定。那就应当毫不犹豫地撤退,弄好了招待所的中午饭还能赶上个尾巴。
  想起来就瘆得慌,那阴森森的水泡子,还有那软软蹋蹋,只不定哪一脚踩进去就拔不出来了的泥土地……。
  不去,太危险了!
  等会儿!骆驼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记不记得,咱们要进没进的那个泡子,有一个下坡儿那地方儿,有几块垫脚石来着?”骆驼问老地主道。
  老地主仔细回想了一下。
  “对,是有那么个地方。可能是那些打渔的怕坡儿滑地陷,就弄  过来几块儿砖头,码在那儿垫脚的吧。”
  “那砖头有整块儿的,也有半块儿的。”骆驼使劲回忆着。
  老地主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我记得有一大块儿的不是砖,是石头,四四方方的,那是怎么来的呢?”
  “要说也是,这泡子里头不出石头啊。除非是从外边儿运进来的。”老地主也觉得很奇怪。
  “看看去?”骆驼提议。
  “走呗!”
  又要回头往泡子里面走,唯有林老师表示不理解。
  “怎么又往回走啊,这么来回折腾有意义吗?”
  不理解归不理解,林老师还是跟着大家,一块儿回到莲花泡深处,那个下坡儿的地方。

  那石头就在那儿静静地躺着,覆盖着一层泥土。
  “有字!”骆驼蹲下来,用手拂去石头上的浮土,看到碑面上隐隐约约有凹进去的文字。
  这是一块石碑,大家都严肃起来。
  用水冲去那上面的泥土,碑上面的字迹还是看不清楚。
  这石碑应该是很久以前就被扔到这儿垫脚了,经风吹日晒雨淋,再加上无数次的踩踏,已经是文字模糊,碑角缺损,毕竟小刘是专业人员,他跪在泥地上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并不时地往笔记本上记录着,抄写着。
  老地主凑上去,看小刘在本上抄的字儿,再看看石碑上模糊不清的字迹。
  “这应该都是日本字儿。”
  费了挺大的劲,才把石碑从泥土中抠出来,翻过来看到另一面,有三个大字:“殁地”。
  “第一个字像是念战,战斗的战。”老地主怕骆驼不认识繁体字,解说道。
  “战殁地,什么意思?”
  “也许是,这个地方没打过仗的意思?”
  “你们都猜错了”小刘把手里的本子放回书包里,说:“这是日本鬼子祭奠死人的石碑。”
  “‘战殁地’三个字,就是‘战死的地方’的意思,就是说,有日本鬼子战死在这里。”
  “我们刚才看到的是背面儿,上边刻的都是人名儿,我数了数有十几个呢。”
  “真的啊?”
  “那当然,我在省抗战纪念馆见过这种石碑,真没想到我们也发现了一块儿,说明这莲花泡也曾经是抗击日本鬼子的战场,太有意义了!”
  这趟真的没有白来,小刘高兴得欢呼起来。
  无疑,这趟进泡子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石碑。
  可现在最大的难题,也正是这块石碑,怎么把它弄回去呢?
  正在为难,忽听到一阵叫闹的声音由远而近,骆驼笑了,心想,这回有主意了。

  一伙儿十几个人,从林子中走出来,众人一看原来是昨天白龙会的那个领头儿的,叫高义的那个人,带着一伙儿背qiang的冲过来。
  高义见到赵同志在,回头对后边的一年轻人嘀咕几句,那人走过来问道:“你们哪儿的?到这儿干什么来啦?”
  态度还挺蛮横。
  “二瘪子,你丫装什么大个儿的!”
  听到这么一声喊,二瘪子一惊,仔细看过来,发现骆驼在这几个人的后面,正笑呵呵地看着他。
  “我操骆驼呀!”
  “把你丫那话里边儿加个逗号儿,分开了说!”骆驼调侃道。
见二瘪子和骆驼如此熟识,大家也都放松起来。
  “有吃的没有?饿死我了。”
  骆驼伸手去抓二瘪子书包,还真从书包里找出一块儿面包,撕开包装便吃了起来。
  “这是我们发的晚饭,你吃了我吃什么?”
  “我们中午饭还没吃呢。”
  经骆驼这么一说,这边儿几个人立马就觉得饥肠辘辘,浑身无力,昨天来的时候带的干粮,早上就全吃完了,这一上午又刨坟又挖石碑的,全是力气活儿,而现在已经过了中午。
  骆驼只顾自己,不管别人,大口啃着面包,时不时拿二瘪子的水壶喝上两口,显得特别的滋润。
   还饿着肚子的几个人不由心生抱怨,但无可奈何,只能悄悄地咽下口水。
  二瘪子告诉骆驼说,他们是来找那几个盲流子的。
  “别找了,他们今天一大早就全都走了。”
  “往哪边儿跑的?”
  “那谁知道,坐船走的。”
  听骆驼这么说,高义忙跑去水边,看到了那些杂乱的脚印。
“完犊子,人全跑了。”高义扭头对骆驼说:“昨天和你们在一块儿呢,今天他往哪儿跑了你们指定知道。”
  “原来是你呀!”骆驼假装刚认出高义来。
  “昨天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正看见你带人要绑架这儿的那个老太太,要不是正赶上我们看见,那老太太就让你们给绑走了,怎么现在反倒问起我们来了。”
  没等高义答话,骆驼又对二瘪子问道:“昨天刚把他给轰跑,今天又把你们带来了,二瘪子你什么意思啊?就说你呲花儿喇蜜,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这几句话是在暗讽二瘪子的臭毛病,别人听不懂,二瘪子却听着很不舒服。
  “你丫就寒碜我吧!”二瘪子连忙转换话题。
  “昨天夜里,住这儿的那盲流子跑我们连的地里,差点儿把拖拉机给点了,让我们给抓住了,可后来又来了好几个人把他给劫走了,还差点儿把我们执勤的qiang给抢走,这完全是现行反革命的行为,这事儿都报保卫股了。”
  “他干嘛要烧你们拖拉机呀?”
  骆驼正问二瘪子,同时感觉背后有一道犀利的目光扫向自己,这是赵同志的。
  “对社会主义不满,搞破坏呗。”二瘪子说道。
  “是不是你们先把人家房子烧了?”骆驼又问。
  “那破房子,烧了也就烧了。”
  说到这儿,二瘪子突然警醒:“你认识他们?他们现在跑哪儿去了?你们这些人进泡子里干什么来了?”
  “我告诉你吧。”老地主估计是饿坏了,想尽早回去,便站了出来。
  “咱们团的政治处派我和骆驼,协助县里的这两位同志,来莲花泡搞调研,这事你们连长应该也知道。”
  “你要找的那几个人我们昨天见着过,可今天一大早儿他们就全都离开了。”
  “他们没说要去哪儿?”高义又问。
  老地主没有理他,骆驼却接过来回话道:“我好像听了一耳朵,他们要去泡子最里边儿的那个叫什么龙潭的地方。”
  “我知道了。”高义转身就走。
  “你干嘛去?”二瘪子问。
  “找船,我进去找他们去。”
  “我们可不能跟你进去。”
  “不用,我自己就行。”高义迅速走远。
  老地主过来对骆驼说:“你把他给支到哪儿去了?”
  “让他自己转悠去吧,反正他什么也找不到。”
  接着,老地主和县公安局的赵同志,与二瘪子做了严肃认真的谈话,把团政治处和县政府交代下来的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相关意义做了详尽的说明。
  并且,诚挚地要求畜牧连的同志密切配合,将这个意义非凡的革命历史文物,安全地运回团部。
  “兄弟,你要是把这玩意儿全须全尾儿的送到团部儿,绝对大功一件。”骆驼提醒二瘪子说。
  “我们呢,就先走了,你也派个人回连去,弄个草爬犁什么的过来,且比抬着省劲儿。”
  骆驼还挺替人着想的。
  小刘自愿留下来守着石碑,等着和二瘪子他们一起回来
其余人顺着原路往回返,畜牧连特意给派了辆马车把众人直接送到团部。

  直接入住了招待所,领导都安排好了,今天先休息,明天一早再去政治处汇报。
  食堂给颠了几个小炒,还有酒。
  可算是美美地吃上了一顿。
  吃着饭,骆驼发觉兜儿里没烟了,便和大伙儿打了个招呼,起身到商店去买。
  这个点儿,商店估计也快关门儿了,骆驼急急忙忙地赶过去,刚一进门儿,就看见一个穿病号服的特别扎眼,仔细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径直走了过去。
  那个人也发现了骆驼,急急忙忙的往人群里钻,但他那病号服实在是太显眼了,很容易就被骆驼一把揪住。
  “让你丫跑!”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你丫欠我的那笔账,今儿个也该算算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5-27 09: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四章
办病退纯属没病找病
觅灵踪只为礼灵修灵

  从打那天受了马老的委派,骆驼和老地主一起进了莲花泡,说是陪着县文史馆去找什么历史遗迹。
  虽然仅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便小有所获回到团部,但是这两天一夜里所经历的诸多事件,却耗费了骆驼大量的精力和体力,目前已是疲惫不堪,只想吃饱喝足躺在床上,美美地抽上两根儿烟,睡上一大觉。
  而眼前偶遇的这个人,却让骆驼骤时恨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一点儿乏意都没有了。
  大路,就是这孙子,在县城里偷人家东西,被发现以后就故意往骆驼身后边儿藏,引得骆驼糊里糊涂地就跟别人干了一架,以致被抓进看守所关了三个多月。
  更有甚者,后来因为这事儿被游斗的时候,丫脖子上挂的牌子写的竟然是首犯,骆驼的牌子上写的反倒是从犯,成了他的跟班儿。
这风头儿让丫抢的,骆驼一直耿耿于怀。
  今儿个碰着他,也算是冤家路窄,非得好好收拾丫一顿不可了。
骆驼一把薅住大路的脖领子就往外拽,想找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先弄他一顿解解气。
  见自己实在是跑不掉了,大路连连求饶。
  “上次那事儿全怪我,是我给你惹的祸,骆驼你先别动手,听我说行不行,我指定赔给你。”
  “赔?你打算怎么赔,赔我多少钱?”
  “钱我是没有。”
  “没有钱你赔个屌毛啊,还是先抽你丫一顿,把这口气出了再说。”说罢骆驼便要动手。
  “骆驼你听我说清楚了,我没说赔你钱,我也没钱,可是我能帮你弄证明,开诊断书啊。”
  “开什么诊断书?”
  “你有病的诊断书啊。”
  “去你大爷的,你丫才有病呢!”
  大路用讶异的眼光打量着骆驼:“你这几个月干啥去了,消息这么闭塞吗?”
  “怎么啦,什么意思?”
  骆驼手上一使劲,勒得大路喘不过气,咳嗽起来。
  “这你都不知道啊,上边对咱们下乡知青有一个政策,如果有病不适合在农村生活的,可以办病退回城啊,所以现在大伙儿都在想办法呢。”
  “我知道,这政策都下来两三年了,得了大病才能办呢,哪儿那么容易。”
  “没病可以造个病啊!所以我才说我有办法,帮你弄个病出来,你就能办病退了。”
  “把我给弄病了,你丫是帮我呢还是害我呢?”
  “假的,假的呀!”大路连忙说道:“哪儿能让你真得病啊,是装成有病,不是真的得病。”
  “挺大老爷们儿没病装病,让人看出来多寒碜。”
  “别让人看出来呀!”
  这回不是骆驼揪着大路,而是大路拽着骆驼了。
  “你现在跟我上医院看看去,住院的全是知青,你看看去就知道了。”
  “不用去,我信了。”
  骆驼已经发现,商店门前的道儿上,仨一群俩一伙儿溜溜达达的人里边儿,有不少像大路这样穿病号服的小青年儿,不远处那个饭馆儿门口,也聚集着几个,仔细一看,里边儿也有。
  “这帮孙子都得的是什么病啊,能住上院?”
  “大脑炎心脏病,JI巴疼卵子硬,杂七嘎八的啥病都有。”
  “都是装的?连大夫都查不出来吗?”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要是玩儿的漂亮,别说大夫了,机器都查不出来。”
  上头有病退政策这个事儿,骆驼虽略有耳闻,但总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就一直没太理会。
  刚刚大路说的这一番话,才开始让骆驼产生了兴趣,可是激起骆驼想试一试的欲望的,却并不是结果会怎样。
  干这种事儿,有点儿像恶作剧,不管成败如何,那些五花八门的手段和蒙骗戏弄他人的过程,肯定是相当的刺激。
  这才是骆驼兴趣所在。
  至于能不能办成,能不能回北京,对骆驼来讲,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听天由命吧。
  “我听听,你们都是怎么弄的?”骆驼的态度缓和下来。
  “各有各的高招儿,你问谁谁也不能告诉你,怕的是知道的人多了,自己那招儿就不灵了。”
  大路洋洋自得地说:“也就是我欠你的人情,咱们又是老铁,我才告诉你呢。”
  “对了,住院的有好几个你认识的人呢,三连那厨子也在,他是窦性心律不齐,挺绝的。”
  骆驼本是想跟着大路去医院看看,打听打听这事儿靠不靠谱儿,可一听说厨子也在,心里倒有些别扭了。
  “我不认识他。”骆驼停住了脚步:“明天吧,最晚后天,我过来看看。”
  “行嘞,这两天我哪儿都不去,死等了。”
  “你丫不许忽悠我,也别躲起来让我找不着你。”
  “我正住院办病退呢,跑了的话我还怎么办病退呢?”
  回到招待所食堂时,桌子早就撤了,骆驼看到赵同志正在传达室打电话,估计老地主和吴老师林老师他们都已经回了房间。

  招待所的双人间,骆驼和老地主住一个屋儿。
  回到屋里,老地主正拿着暖壶往杯子里倒开水泡茶呢,见骆驼进来便说道:“吃着饭你怎么就没了,等你半天也没回来。”
  “出去买烟去了,遇见一个熟人聊了会儿。”
  “噢,你买的烟呢?来一根儿,我这儿也没得抽了。”
这时骆驼才想起,光顾着逮人了,把买烟这事儿给忘了。
  “光顾着聊天儿,忘了这事儿了,我再出去看看。”说着骆驼就要出门儿。
  “那就等会儿再说,你先把那个虎牙拿出来,咱们好好儿瞧瞧。”
  “你让我留的那根儿小骨头,是老虎牙?”
  骆驼把随意装在兜儿里的那块骨头摸出来,擦了擦上边的泥渍,递给老地主。
  “我当时也觉得这像个什么动物的牙,还以为是狗的或是狼的牙呢,怎么,莲花泡里还有老虎啊?”
  “泡子里怎么会有老虎呢,老虎都是长在深山老林里的,这虎牙应该是那个李司令随身带着驱凶辟邪用的。”
  “那就对了,李司令就是从山里边儿出来的,瘸老楞他娘说,李司令是山上土匪窝儿里的一个小喽啰,跑下山来正赶上鬼子抓劳工,结果阴差阳错地逃进莲花泡,兴许这就是他从山里带出来的吧?”
  老地主想了想,还说觉得不对:“他一个小喽罗,手里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见骆驼不以为然,老地主接着说:“这是个稀罕物儿,可不是一般的虎牙,一般的虎牙也就三寸上下,你看这个都快一拃了,除非……”
  老地主说到这儿稍一停顿,骆驼马上接着说:“你猜的没错,瘸老楞他娘还说过,李司令死了以后,大山里边儿还真来人找过他,说他当初是偷了人家镇山的宝贝逃出来的,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老地主把手上的虎牙放在桌子上,靠近仔细地端详,骆驼也凑过去使劲看了看。
  “那帮土匪也是真的没见过世面,一个破牙有个屁用!算什么宝贝,能值多少钱?”
  “说你啥好,你小子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正说着呢,门被拉开,吴老师走了进来:“寿山那,和你商量个事儿。”
  “啥事儿啊?”老地主问道。
  没听见回答,骆驼转头看吴老师。
  这时候的吴老师,就像一尊塑像,呆呆地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放着的虎牙,嘴里喃喃自语。
  “这是龙牙!这是龙牙!”
  “只是一只虎牙而已,哪来的龙牙。”老地主道。
  “虎牙哪儿有这么大,这绝对是一只龙牙!”
  “你好好儿看看,那上边儿是有血槽儿的。”
  “龙牙也应该是有血槽的。”
  听这叔侄俩说的话,骆驼直犯迷糊,虎牙怎么又变龙牙了?牙上怎么还会有血槽儿?
  仔细地听他们说了一会儿,骆驼感觉自己又长了知识。
  原来,成年的虎牙都应该在三寸上下,要是能到四寸,那就应该是极为罕见的宝贝了。
  自带血槽,是虎牙的主要特征,冲外的那面应该有两条血槽,朝里边儿的那面儿有一条血槽,有讲究的。
  这都已经是验证过了。
  吴老师之所以坚持说这是龙牙,依据之一就是,虎牙顶天儿了超不过五寸去,绝不可能有这么大个儿的,还有,虎牙的血槽比这个深,棱角更明显,表面比这个糙,颜色也暗得多。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大象,长有这么大的牙的,还能是什么呢?肯定是龙,必须是龙!
  叔侄俩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决定试着催动一下灵力,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这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大牙,被放在两个单人床之间的桌子上,老地主和吴老师面对面各坐在一张床上。
  二人都不再说话,表情庄重,眼睛直盯着桌上的那牙,慢慢伸出自己的双手。
  看他们俩一本正经地样子,骆驼也不敢再嬉闹,紧张地坐在一边看着。
  过了一会儿,吴老师的头上已经沁出汗珠,老地主脸色铁青。
  骆驼看一眼桌上的那颗牙,再看一眼两位那反应,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对。
  终于,两个人都放松下来。
  “怎么样?看出来这是什么牙了吗?”骆驼好奇地问道。
  老地主摇摇头:“我可没那个本事,你呢?”
  “我感觉灵气很充裕,就是怎么费劲也吸纳不出来。”吴老师说道。
  “还是功力不够,这弄得我都快犯心脏病了,不信查心电图去,指定不正常。”
  “外放灵力的时候,心动不正常才是正常呢!”
听着这俩人的谈话,骆驼却得到了一点启发,连忙拉住老地主。
  “潘叔儿,怎么着才能让心电图不正常啊?”
  “对呀!”吴老师一拍脑门儿:“骆驼在这儿呢,让骆驼试试啊!”
  “试试什么?”骆驼问。
  “试试这龙牙里的灵气呀。”吴老师扶住骆驼,让他坐到桌子旁边。
  “吴老师您又拿我开涮?”骆驼用手扒拉开吴老师。
  “刚我都看见了,您二位都不行,您让我来?我也没学过这个呀!”
  “你不是天灵开了吗,先天条件比我们强。”
  “又说这话,一天到晚天灵天灵的,我怎么没感觉!”
  “没关系,跟上次一样,我说你做,好不好?”
  “要是那样儿,是不是我的心脏也能有反应,做心电图就不正常了?”
  “啥?”吴老师不明白骆驼怎么突然说出这话来。
  “哦哦,骆驼你是不是想办病退啊?”还是老地主,一下就猜出了骆驼的想法。
  “老地主你知道这事儿?”骆驼问道。
  “当然知道,我们连有好几个小青年都正办着呢。”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吴老师也转过弯儿来。
  “你不就是想血压升高吗?我教你几个方法,又简单又实用,还不伤身体。”
  “好啊,你快告诉我。”
  “别急呀,咱们先得把眼前这事儿办了。”
  “眼前?不就是这个牙吗?归你了,你把它研成末儿直接吞了,甭管里边儿有什么灵气仙气,不就全进你肚儿了吗!”
  “嗐!灵气又不是营养品!”
  吴老师和老地主哭笑不得,又反复给骆驼讲解了好几遍他们自己对灵气的理解。
  骆驼还是心不在焉,因为他现在关心的不是什么灵气,心里边儿想的全是高血压心电图什么的。
  见此状,吴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行吧,我带着你,你跟着我来。”
  吴老师让骆驼和他们刚才一样端坐在床上,伸出双手。
  “这不还是让我吸什么灵气吗?”骆驼嚷道。
  “只有感受到灵气,身体才会有反应啊,别想别的,注意力集中。”
  骆驼觉得吴老师说得有道理,便集中精力,认真地在空气中仔细地嗅,轻轻地吸。
  在一旁的老地主看到骆驼鼻孔一动一动的,忙问:“我说骆驼,你在那儿闻什么呢?”
  “我在找灵气吸呀。”
  吴老师气得就要哭了:“灵气不是空气,不是靠喘气儿纳入身体的。”
  “那应该怎么弄?”
  “用手掌,用手掌去感受这颗灵牙里发出的灵气。”
  “手掌怎么用?”
  面对如此愚钝的骆驼,吴老师只好再一次耐心地讲解。
  “手是人最常用的器官,最为灵活,对不对?”吴老师如是讲解,骆驼点点头。
  “所以,手是人的神经系统最密集的的地方,手的感觉也是最敏锐的。是以修灵之人多用手掌来感受和吸纳灵气,体内的灵力,也是要经过手掌发放出去的。”
  “噢,听说过,练气功用的就是用掌力。”骆驼还是似懂非懂。
“行吧,甭管别的,照我说的做吧。” 吴老师实在不愿意再解释了,便端坐在骆驼对面,口中念念有词。
  “心不外想,气血平和,注意力集中在两个手掌上,试着用手心去感受灵牙里逸出来的气,要仔细,要用心,你是不是觉察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为了本次交易的公平和互信,这次,骆驼可真的是沉下心来,按照吴老师提示,认真仔细地在找感觉。
  耳朵里装满了吴老师不紧不慢的声音,没完没了无尽无休,在脑袋里碰撞回响,嗡嗡的!
  直到左手掌心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骆驼惊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将双手缩了回来。
  “怎么样?”吴老师急切地问。
  “好像是刚有一丁点儿感觉,然后就像是有东西扎了我手心儿一下,吓我一大跳。”
  骆驼说得很认真很严肃,以表示自己的诚意,企图以此来博取吴老师的好感与回报。
  “擦擦汗吧。”老地主递过来一条毛巾。
  骆驼才发现,自己居然也出汗了。
  “我现在的血压是不是会增高,心电图不正常?”骆驼问老地主。
  “指定会呀,可是你想想,你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总不能每回都这么费劲吧?”
  “我教给你一个最容易的办法吧。”吴老师说。
  “你可别伤着骆驼。”老地主叮嘱道。
  “伤不着他,这办法贼简单。”吴老师对老地主说:“本门修灵炼气的时候,为不使体内灵气外泄,必须要锁住魄门。”
  “对呀,这我知道。”老地主应道。
  “锁魄门,又被称为‘撮谷道’” 吴老师继续说。
  “听不懂,能不能说明白点儿?”骆驼表示抗议。
  “我告诉你吧!”还是老地主来解释:“你想拉屎,就要拉出来了的时候,必须憋回去,你怎么办?”
  “那明白了,就是把屁眼儿缩紧喽,对不对?”
  老地主竖起大拇指:“聪明!”
  受到了夸奖,骆驼开始卖弄:“这叫提肛运动,上次那谁来着,做完手术,大夫就让他每天都这么一缩一缩地运动。”
  吴老师打断了骆驼的嘚瑟:“本门不同的是,魄门……就是屁眼儿,收紧了就要保持住,不可放松,方能修行。”
  “初入门者刚开始练的时候不适应,就会觉得头晕脑胀,心慌气短。这时候为其把脉,会有典型的高血压脉象。”
  “我怎么没想到哇,师叔,还是你高!”老地主兴奋起来,说:“一样的道理,司号员早上练吹号就必须得憋泡尿,那样儿底气才足,能吹得更响。”
  吴老师没有理会老地主,走过来问骆驼:“你试试,看能保持几分钟?”
  “现在吗?”骆驼问。
  “就现在。”
  “好嘞。”骆驼开始用力。
  吴老师把手搭在骆驼的手腕上,为骆驼把脉,过了一会儿,又换老地主来把。
  “不行了不行了,坚持不住了。”
  才过了没一会儿,骆驼紧绷着的身子一下子松垮下来。
  老地主笑着说:“用不着浑身都使劲儿,回头再让人看出来。”
  “刚才那会儿,你的血压高得都能惊着你自己,不信你明天就去医院量量去。”吴老师说。
  “就这么简单?”
  “只要你自己掌握好,别说出去,这病你就算得上了。”
  “那我就能开始办病退了!”
  心里美滋滋的,骆驼又开始忘形了,可老地主的一句话,给骆驼泼了一盆冷水。
  “单凭这个病你可办不了病退。”
  “怎么?”骆驼一下愣住了。
  “我记得那个政策好像是说,有重大疾病的,或三个以上一般疾病的,才可以申请病退回城呢。”
  “那我这个高血压,就不能算是重大疾病吗?”
  “不应该算吧,我记得好像有肺结核、胃穿孔、肺切除,还有截肢啥的才算。”
  骆驼转向吴老师:“那您受累再教我两个病,刚才不是说,凑足了三个小病也能申请病退的吗?”
  没等吴老师说话,老地主先回答了:“人家说的不是小病,是叫一般疾病。”
  “同时患有三个以上的一般疾病,才可以申请病退回城,一般疾病,指的是不能参加重体力劳动的疾病,需要有省级和师级以上医院开出来的诊断证明。”
  奇了怪了,这个老地主,知青病退这事儿跟他几把毛关系都没有,他为什么会这么门儿清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27 12: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沉寂了10个月,“骆驼”再出山,继续给荒友讲故事。

  骆驼下乡几年了,不再打架了,生活里的“架”、脑子里的“架”,少不了。
  小说里,“莲花泡”的戏份可不少。
  莲花泡,留给当年在它周边生活的人烙印太深刻了,渔亮子、地窝子、打渔、吃鱼、摸藕、划船、养蜂、养鹿、砍柴禾、割条子、拉练、开荒……
  苏放的小说用极大的篇幅把莲花泡神奇、神秘的一面呈现给读者,黑龙白龙、日本鬼子、抗日队伍、土匪,官员、支边青年、军人、移民、盲流、教师等形形色色人物依次登场,演绎了莲花泡百年兴衰真真幻幻的历史风云。

  困退、病退大潮初现,大戏,开始了。
  每个人体经历和感受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
  是生活也是小说,生活注定比小说更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27 1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山家园网站发表的文章中夹杂着拼音字母,都不是原文中给出的。
    这是网站服务商发现了“敏感词”,通知本站,本站管理员不讲道理不通知作者强行用拼音或你懂我懂得方式处理的结果。
   
   这么一通折腾,不尊重作者,也给读者带来了阅读障碍,真是抱歉啊!   
    一切为了活着呗。

baecfee5ad91483d64196b305a2304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Archiver|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4-5-22 17:30 , Processed in 0.03025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