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21|回复: 8

打“麻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3 16: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麻酱”
牛恒毅

  我说的“打麻将”,可不是现在四个人坐在一起码长城。

  1960年时我己八九岁了,能帮家里干点杂活了。由于在那个特别的年代,买什么都要副食本粮本,副食本可是家里的命根,大到油盐酱醋茶,小到火柴针头线脑,都用这副食本,过年才供应每人二两瓜子花生。

    每次母亲让我去羊市口副食商店打麻酱用的事北京的蓝边大碗。我每次都是高兴而去,扫兴而归,回来少不了挨数落:死孩子,又偷吃麻酱了吧!没吃?还嘴硬、看看麻酱碗里一道道的水印,还敢说没吃?

    后来每次打麻酱时我就改变了偷吃的方法,先用食指在麻酱碗里抹一下,吃后再用中指去抹一下,这样麻酱碗里就没有水印,也就把家长给蒙过去了,母亲还时常夸我这孩子是长大了。

    故事没完,再后来我就想了个更好的办法,每次买麻酱不用碗了,用个罐头瓶,口小肚大,只是为了多买点麻酱。卖麻酱的叔叔用大勺子往瓶子口一放,多了是取不出来,不够份量还得往里添,一添就多干瞪眼取不出,只好说算了,这回又让你小子占便宜了。
           写于2021年6月20日 父亲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3 18: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恒毅兄从小就是个“机灵鬼”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3 20: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酸故事说当年,
票证多的数不全。
二两麻酱没多少,
舌头一伸就舔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3 20: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使我也回忆起小时候的情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4 07: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的麻酱,一勺能霍不少。现在不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4 17: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个特别的年代,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凭票凭证供应,维持最低水平,日子过得清苦。透过打麻酱的“偷吃”现象,由表及里,勾勒还原故事背后的生活状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6 2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颜逸卿 发表于 2021-6-24 17:58
在那个特别的年代,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凭票凭证供应,维持最低水平,日子过得清苦。透过打麻酱的“偷 ...

麻酱闻着就是香,
舔上一口别慌张。
各种掩饰都不必,
涂抹演示少眼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0 12: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谁小时候都干过这事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0 15: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写得太有趣了,孩子本性,正如吴姐姐说的,我们小时候大概率都干过这事儿;不过,牛老师的妙招如果搁到现在,在微信上转发一下,点击率一定很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1-9-23 20:56 , Processed in 0.33809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