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18|回复: 3

又到清明祭父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4 22: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清明祭父时
冯绪杰
   
   冷飕飕的初春,早应该怒放的玉兰花还渺无踪迹,它们在花蕾中蜷缩着,清明快到了,祭奠亲人是需要你们的点缀,难道还不想脱掉冬衣去展现婀娜的身姿?你是不是在想:在喧嚣的尘世中觅一方净土而不可得?红尘滚滚,有喜有哀,人生漫漫,终归尘土。父母妻儿,自古人伦五常,当不能废!否则,这世间又会是一番何等景象?寒食祭奠,父亲虽远足,然祭祀不可不诚。五千年文明之传承没有前人,那来后人。清明,年年都有清明,清明是一种哀思的寄托,更是一种文化传承!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亲爱的父亲,很久没有来看您了,您安睡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四室中又添了不少的尘埃,我用手抚摸着您的照片,看见您离我那么近,却怎样也唤不醒沉睡中的您,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我知道,您已经睡了许久、许久,您还要永远继续睡下去吗?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睡醒?今天,我给您带来了心中的思念,希望这思念能将您从沉睡的梦中唤醒,起来和儿子说说心里话,唠唠父子情,看看咱家的变化,听听亲人的声音。我知道,我的期盼也许都是海市蜃楼、虚幻的泡影,永远都是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的铭记您曾经慈祥、微笑的面容,开心、快乐的身影。父亲这个阳刚的字眼,已经永远不再属于我,他的躯体已变成一缕青烟,参与了大自然新生命的重组,他的魂灵早已在天国安息。四十多年了,哪怕是一个孩子也已经步入老年的行列,而我想为父亲想献上一点文字的想法,却一直如骨鲠在喉,因为您的死让我不解和惆怅的很多年。每当打开电脑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对于父亲想说的太多,想写的也太多,只是每个思绪都太乱,在越理越没有头绪的时候只好放弃。岁月可以从无到有的塑造一个人,岁月也可以将一个原本存在的个体在时间的研磨下消逝殆尽,而只要记忆存在,思念就将永存,不能忘却的永远是记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四十二年就是一万四千九百五十二天,如今再叫一声父亲没有父亲的答应,曾经如山一样的父亲,在我们的怀念中化成了山一般的形状矗立。远远看去那么清晰又是那么朦胧,再走近了看,结果更加看不清晰,只有大山上似地岁月留下的一些粗线条历历在目。心情在徘徊,而思念亦依然不改。在人短暂的生命里,春夏秋冬,日升日落,每一天升起都是昨天的太阳,陈旧、机械而重复。而这机械重复的每一天它又都是昨天故事的延续,相对于昨天它又是一种崭新。人们在这陈旧与崭新的更迭中,用他们或平凡无奇,或悲壮惨烈的经历演绎着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这些或平凡或悲壮的故事里,无论结局是相濡以沫或生离死别,它都是一种追忆,或聚或离,或生或死,在人们的记忆里生根,在人们的思绪里翻飞。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追思父亲,感怀清明。我常常在想,父亲一生虽然受尽磨难,却从来没有屈服于自己的命运,他对于生命的态度,那不屈的意志一直让我感念,人被高山挡住,可以攀登过去,命运挡住了就难以跨越,我们不能屈服命运的安排,一切都要抗争。父亲曾说:“人啊,知命也最重要,这样才能做到自知者不怨命,知命者不怨天”。我的老父亲:希望来世您不会再遇到那令人沮丧的年代。用古代诗人高翥的诗句作为祭文:“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2010年4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10: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古诗贴切得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23: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读绪杰清明祭文,想必令尊含笑九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7 16: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思量,自难忘。”只要记忆还在,父亲就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1-4-20 05:51 , Processed in 0.33884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