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05|回复: 19

临终前他留给朋友一句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4 12: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猛虎刚随想录

临终前他留给朋友一句话,让人揪心悲痛……
闫滨刚

0bbca49e12289003b11a9b03b4605a2.jpg
  2020年6月10日清晨兵团战友罗小京平静的走了,他离开人们的视线。


  临别前留给朋友们一句话:
  “轻轻的说一声我走了,谢谢朋友们多年来对我的帮助,关心,宽松,和爱。如果有来世再相聚我们还是朋友......            —罗小京”


  小京还在世的时候写下这么一句话让人揪心,悲痛。他没有愧对朋友们啊,临别时何须那么客气呢?


   按照中国几千年的丧葬风俗,病逝人三到五天之后再与亲朋好友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而罗小京走前做出丧事从简交代,告诉家人当天就火化,令人意想不到,我错过了与他见最后一面的机会而感到失望和遗憾。

   我与小京相识五十多年,半个世纪以来我们俩人从没有间断过往来。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30.jpg

   1969年下乡时罗小京才16岁,他身材魁梧,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显得格外帅气,听说他爸爸是开国少将,知青们都很仰慕他。人家是高干子女,咱是老百姓家庭,我和他差距太大了,还是离他远点好。罗小京是个可亲可爱的人,从没有红二代的架子,他平易近人,为人和善,主动和知青们沟通、接触,与各地知青关系处得特别好,我们俩在连队因为爱好相同,性格像似,相处的也非常好。


   小京多才多艺,爱好广泛,在连队时他爱学习、爱劳动、爱运动。小京每天晚上有读书的习惯,有时还自学英语,无论工作多紧张,劳动多累,下班回来始终坚持看书,令战友们十分钦佩。


   小京喜欢和人调侃,愿意与人讨论和争辩问题,哪怕争得脸红脖子粗也坚持自己的观点,从不让步。


   小京喜欢结交朋友,经常参与知青们聚会,他喝起酒来侃大山,酒后爱说、爱笑、爱讲小故事,他说起话来诙谐幽默,他讲起故事生动有趣,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36.jpg
   我们俩人在连队喜欢打排球和打篮球,都是篮球队和排球队主力队员。我们经常一起练球,一起参加团里篮球比赛。他的篮球打得很棒,带球、传球技巧都有过人之处,他练球认真,比赛出力,在球场上是一员虎将。记得一次团里组织连队选拔赛,我们在三连决赛时,因裁判明显的偏向,结果我们连队输给三连一分球,小京气愤与裁判理论险些动手,我第一次看到小京那么激动,甚至动粗要与人打架,这兴许是小京从小养成对不公正的事抱打不平所致,后来才听说他父亲在文革期间惨遭迫害,这也是他心灵受到创伤的主要因素。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40.jpg

   1975年连队组织运动会,我是连队的副连长,是运动会组织者之一,小京是学校体育老师,我与小京商量运动会具体事项,在他和马之光老师策划下,他们一起设计操场规划、编排学生队形、安排比赛项目,修建体育设施。连队鲜族人多,建议连队竖起十米高的秋千标杆,又制做了鲜族人压板比赛设施,运动场比赛项目安排得井井有序,连队运动会开得有声有色,当时轰动了兵团15团和整个萝北地区,这与小京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五连别开生面的运动会小京功不可没。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07.jpg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44.jpg
   我与小京很熟了,也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畅想人生未来,我们都遐想,将来长大了,想做一名国家有用的人,要用自己智慧和能力来建设国家,报效祖国,做一个有志向的人。


   1978年底我返城回到哈尔滨,刚好小京在哈尔滨读书,期间我们来往更加频繁,我去学校看他,他到我这做客,我们还经常去战友李向午那里聚餐喝酒,聊天,说理想,谈未来,我们之间的友谊不断加深。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向午那里喝酒,小京喝多了,我喝醉了,晚上我还得上夜班,小京扶我上了电车,我们坐在电车上睡着了,从始发站到终点站,跑了好几个来回,电车都停运了,我们才稀里糊涂下车回家了,连班也没上,我们俩的行为,后来成为知青们谈笑的话柄。


   那个年代我们才二十几岁,小京恰是风华正茂,都是有抱负的年轻人,回城市打拼,想开创一番事业,那会社会风气也不正,套关系,走后门,有门路的人青云直上,没有人际关系的始终受到压制。上世纪八十年代小京的父亲平反昭雪,大家都说这回小京前途无量了,战友也都希望小京有一定抱负,以后在领导岗位有更大的担当。


   小京的父亲平反之后,小京回北京安排了工作。我们俩还经常通信,相互关心、互相鼓励。后来听说小京回京后工作也不太顺利,一直也没有升职,我看他就是脾气倔强,看社会消极的因素比较多,对社会不正之风而生气埋怨,他天生不会溜须拍马,因此走仕途道路比较坎坷。

   小京在工作之余喜欢自驾旅行,由此他用摄影来抒发自己的情怀,他摄影技术在我们知青中数一数二的,我们知青出去旅游,知青搞活动,那些美好的图片都是出自他的手中。


   十年前我们朝鲜屯建立新浪博客,小京有了用武之地,他是朝鲜屯知青中撰写文章最多的人之一,他多角度反映知青在连队的生活岁月,从田间、学校、盖房子、运动会、篮球赛,到写人物、写游记,他写的每篇文章栩栩如生,如临其境。其中写我的就有好几篇,记录我在连队当司务长和副连长期间,种菜、喝酒、换大米、运动会以及搞江湖义气等顽皮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知青们看后都开怀大笑。
   小京还经常在屯博客里发图片,把华夏大地最美的景色留在了朝鲜屯博客中,他的每一幅精湛摄影作品受到社会和战友们高度赞扬。从他的文章和图片里不难看出,小京是一位热爱祖国母亲,想往美好的生活,追求人生理想的人。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557.jpg

   2016年5月份,我患重病要做胃手术,小京与战友们来燕郊看我,他对我说:“你要发挥老虎雄风来战胜病魔。”他的诙谐的语言让我很开心,饭后我们高兴的在一起合拍了一张集体照。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602.jpg    第二年小京肺部也查出了病灶,本来是五大三粗的硬汉,突然查出病来,上火,求医,看病,压抑太大了。如何面对战友,如何相见朋友,他选择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进,朋友不见,战友相聚不去,他心理负担重使得病情一年一年的恶化。其实,谁得重病心中都会有压抑的,心情肯定是烦躁的,也都是胡思乱想的,哪有身负重病的患者思想解放的那么轻松愉快的?只不过小京心底过于紧张和思想放不开罢了。

    2018年底,我要去海南养病,请一些知青战友聚餐来告个别。我很想小京,告知朝鲜屯召集人马秋菊通知他一声,心里嘀咕:他能来参加吗?他接到通知居然来了,两口子高兴赴约,真是给我面子。我见他脸色不好,身体瘦了许多,很是心疼他,我特意送他一个大葫芦对他说:“这是我自己种的,”他高兴收下,我送给他葫芦示意他福禄吉祥,我劝他要振作精神好好治病,他一个劲的点头答应。


   非常遗憾,打那次见面后就再也没看到他,只是近年,在朝鲜屯微信群中经常见到他。在群里小京经常和人家较真,与人抬杠、争吵、辩论以至于发脾气,我见他吵急眼时,就私下微信劝他,安慰他,可他依然如此,我见群里也有人和他理论,也有人与他对吵,我也私下与这些战友解释,劝他们不要和病人一个样,可是群里仍然在争吵不休,眼不见心不烦,索性我撤出了微信群。


   其实,有谁能够理解小京呢?我们是同病相怜,我深知他对自己的病不见好转,发愁,上火,他渐渐地对今后的生活失去了信心,他多么渴望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愤恨、他怒火为什么老天对他不公平,他要找个平台发泄出去来消除病魔的折磨,除去心中火焰。如今他走了,群里少了一个争辩事理的人,我们少了一位知青战友,群里却多了一份寂寞。难怪小京临终前恳求朋友们“宽松”他,他知道自己很快要到另一个世界中去,不会有人与他争吵了,他在向战友们示意歉疚。


   清明节要到了,我们怀念罗小京战友。天堂里没有不公正的事,小京好好安息吧,战友们想念你。

微信图片_20210404123611.jpg
                 2021年4月5号清明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4 20: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闫滨刚的“猛虎刚随想录”在名山家园发表。
     土豆和滨刚兄结识于宝泉岭论坛,说起来也是十来年前面事了。
      不论是退休前,他在哈市工作,还是退休定居京城,我们见面次数无数,年龄相同,又是同乡,最重要的是那几观都一样,就越走越近,像亲兄弟一样。
     滨刚兄下乡在十五团(宝泉岭农场),他在的那个连队,朝鲜族人老职工多,所以那个地方也叫“朝鲜屯”,他是超级活跃分子,朝鲜舞、歌曲随时就来。
     滨刚兄的个人爱好太多了,唱歌、跳舞、拉手风琴、合唱指挥、游泳、滑冰、滑雪、旅游探险......  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聚集起一群同乐荒友,他是各地知青哥们姐们的快乐之星。
     
     “猛虎刚随想录”记录的是滨刚兄退休后在京城及游走南北见闻随想,独特又有趣。

    今天发表的这一篇痛惜、怀念罗小京战友的文字,也足见滨刚兄为人做事的情怀。
   
   感谢滨刚兄弟加盟“名山家园”,养好身体,写出更多的“随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1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滨刚兄弟加盟“名山家园”,养好身体,写出更多的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21: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友多保重,
康健总结缘。
常思老朋友,
祭洒颂心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5 23: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滨刚兄为人颇重情义,罗小京想必含笑九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1: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土豆对虎哥厚爱,还有好多名山家园朋友们的点评。

   罗小京是北京知青,我们是兵团战友,战友之间情谊很情深,我有病期间人家来看我对我很关心。他有病我去看他,我去海南请战友吃饭告别,那会他已经病的很重,认为不能来参加,结果他来了,对我来说他也是重情谊的,我是高兴。


   小京他爸爸是开国少将,听说文革前是二炮政委,被迫害跳楼自杀,啥问题不知道,后来平反昭雪。父亲的事对小京影响很大,从小心里受到伤害,心里有些疾病。因此对一些社会问题很不满,而且发牢骚等。我们五十年来只是没间断往来,没有更深的交情。因此他有病和人较真抬杠都些地方也不近人情,病人么。


    小京是个爱读书,爱劳动有抱负的好青年,他也向往上进,追求理想,回北京他调到中央国际电视台工作,但由于他心里上的创伤,看待问题总有偏激,可想而知,他不会被组织重用的。后来在群里个人吵嘴,斗气都是心里问题。清明节缅怀战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4: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颜逸卿 发表于 2021-4-5 23:12
滨刚兄为人颇重情义,罗小京想必含笑九泉。

老土豆好!谢谢你带我进入名山家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4: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颜逸卿 发表于 2021-4-5 23:12
滨刚兄为人颇重情义,罗小京想必含笑九泉。

谢谢颜兄的点评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4: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博览 发表于 2021-4-5 21:00
荒友多保重,
康健总结缘。
常思老朋友,

谢谢你的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4: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1-4-5 10:17
感谢滨刚兄弟加盟“名山家园”,养好身体,写出更多的好文章。

呵呵!咋来刚到,望以后多多帮助,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1-4-20 05:58 , Processed in 0.2984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