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684|回复: 9

子弟学校的语文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6 10: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子弟学校的语文老师
宋宝安

    我在十四连做语文老师纯属偶然,偶然得像天上掉下个大倭瓜砸在头上。

   在连队当老师,主要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好坏,用直白的话说,就是看人际关系。那时我的处境很尴尬,不算贫下中农的好学生,十四连所有知青都当腻了老师,也轮不上我。当时有句揶揄的话形容“工农兵大学生”是大学的名称,中学的课程,小学的水平。穷乡僻壤的连队子弟学校,多数凭关系老师教学,其水平可想而知。为提高师资水平,十二团决定举办全团范围的招师考试。此举轰动全团,不仅知青争先恐后,跃跃欲试,连当时的应届高中生也趁热打铁,临阵磨枪——改变务农命运由此一搏。

    人生的转折点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人生能有几何转折?人最大的失误就是不懂得谋划自己,而对自己最大的谋划,莫过于对人生转折点的寻觅和把握。当今频繁的“跳槽”哪一个不是在寻找人生中新的“但是”?

   205招师会试那天,连队用胶轮拖拉机把应试的才子送以公车,新团部空前火爆热闹。大农业连队休息一天不易,坐着连派的专车,我是借此名义,奔着去新团部玩儿一天的打算混试的。

    上午考的是数理化统一卷,一点没夸张,我就画了个数轴,好歹还知道箭头是从左向右要画直。中午,团招待所招待八菜一汤的伙食,在十四连这可是逢年过节的标准,可我吃得不很舒服。同桌就餐的老乡和战友侃侃而谈,边吃边议论着上午的答题,看他们踌躇满志的得意,加重我心里不是滋味的滋味。我告诉他们,下午我回去了。即便下午的考试我赢得满贯,也是不及格。今天与老师失之交臂,今生今世与老师无缘。一些人劝我,别当回事,有一搭无一搭,就当考着玩儿。连队的“五十五”要等待考试的人,苦于无车,真就有一搭无一搭地参加了下午的考试,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下午的试卷,是文史哲统一卷。试卷对我来说不难。历史偏重党史的部分,诸如:解放战争有哪三大战役等等。哲学考的是基本常识,三大关系;四对范畴;语文,有拼音填空,解释成语,同义词辨析,修改病句等,还有一篇作文《招师考试》,要求800字上下,文体不限。

    我答着题,意识流突然荡到少年,人的大脑就是奇特,那麽多旧事倏然现讫,胜过电脑的“闪卡”。 小学五年级,班主任是郭学敏老师,她语文教学水平很高。郭老师在放假期间办的“汉语语法兴趣班”至此还令我我“语法”娴熟,以至在205招师语文考试中有一搭无一搭地游刃有余,得心应手。我的笔,与其说是在答题,不如说是在写着感激郭老师的情书······。

   《招师考试》的作文,写记叙文不好展开,命题作文是反创作方向的。它不是先有素材有感而发;而是先规定了要写的层面,然后再去索寻脑海中积累的能反映这一层面的素材。招师的素材,我没有,有的只是空洞的口号。然而写诗歌,多些口号很容易隐蔽,何况那个注重口号,离了口号无法过日子的年代。应试的800字整首诗,凭我依稀的记忆,有几句是这样的:
   莫非往事的回想,
   来到窗明几净的课堂?
   抑或回到学生时代,
   重操笔墨文章?
   不,
   是205招师考试,
   让我登上这圣洁的殿堂。
   ······
   我若考上,
   定让农民的子弟插上知识的翅膀!
   若考不上,
   广阔天地同样可以驰骋,徜徉。
   ······
   整个考试,过后一股脑儿忘了个毛干爪净,倒是领静。

   十四连像又打了个洋灰场出了新闻:奇谈怪论的人竟考上了老师。号外!

   指导员通知我去团宣传教育股报道时,已是中午,草草垫巴点儿食儿,找老职工借了辆自行车,心急火燎地赶往三十里外的新团部。
    宣传教育股的王股长人很和善,尤其对下边来的人。知道我还有三十里路的回程,他开门见山,先报忧后报喜,宋阿,你的数理化知识欠缺太多,以后干中慢慢补吧。你的文史哲考得相当不错,我们决定破格提拔你,调你到团一中当语文老师。我选不出得当的话回答,谢谢股长。股长笑了,不要谢我,以后好好干。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报到。

   您有过空无他人旷野中放浪形骸地宣泄吗?那比诵诗,唱歌,大哭一场舒畅。也该轮到穷人吃顿饺子了!脚踏着车子,我声嘶力竭地喊,我考上老师了!——你们全不行!——全不行!一群蠢货!——一群大傻蛋!······傻蛋,傻蛋……,心有些酸······,阿得,十四连的难兄难弟大傻蛋们!沙凝土的公路,自行车颠腾得像骑马,像骑着一匹送荔枝的加急驿马,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萝北花。

   暮辞团部晚霞间,三十里路偌等闲。
   一路雀声啼不住,轻车已过水利连。

   那天连里的晚饭仍就是老三样——馒头,大头菜,小米粥。可能赶路饿了,我吃得比哪顿饭都香。指导员让我吃完饭到连部去一趟,该不会有什么变化吧?我想到了。

   连部,连长指导员都在,还是指导员会说话,他和颜悦色地对我说,宋在连里干得不错,真就舍得离开十四连吗?咱连子弟学校语文教学水平较低,我和连长商量了,希望你能够留下来。我佩服指导员的口才,五体投地。他到子弟学校教语文一定适合,在他嘴里“希望”和“决定”竟成了同义词。

    没有争执,没说一句冲人肺管子的话,我留下了。我明白,留在连队也有一利。我不是金娃娃,连长指导员 也不是淘金人。

                    2013年4月16日修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7 11: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豆一向敬重在北大荒做教师的知青荒友们,认为他们了不起。在连队时和老师们的关系都很铁,利用木匠和司务长的“职权”,尽力给予关照。
   
      当年的水利工程、大宿舍、大食堂、洋灰场院、俱乐部、篮球场、卸煤码头、莲花泡.... 都留不下,留不住......


     几十年后再看,惟有教师们“播火者”作用渐显出来了,那就是培养了一代新的北大荒人,弦歌不辍,薪火相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7 13: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姜永年 于 2020-4-27 13:50 编辑

宝安兄在连队干的还是比较全的,农工、机务都干过,后来又当了老师。羡慕!

你当老师时,指导员还是罗胜金吗?听你叙述的讲话语调,觉得是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7 19: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理说招考,就得以考分招人。但是县官不如现管。多了一句希望,少了一次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7 22: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们的文化启蒙都是连队小学校开始的。
六七岁的男孩子,多淘气、顽劣,有的整天还鼻涕拉碴,有门不窗.....
连队的小学教师不好当啊!
宝安有幸,孩子们的启蒙师。
回名山,孩子们请你上顿吃土豆炖豆角子,下顿尝杀猪菜,半夜里撸串、烧烤......  顿顿小酒伺候着。
多幸福啊,偷着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8 08: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4-28 08:12 编辑

知青不单是拉石头,脱大坯的劳动力,在那个年代为北大荒的教育做出了贡献,老同学有幸当了孩子们的启蒙老师。了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9 11: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连小学教师和孩子们

小学校-3.JPG
上海知青张文楹,小学校校长。

小学校-5.JPG
四连小学生,左起教师:王玉萍、陈家美,张建鸿、展光敏、张文楹。

小学校-2.jpg
小学教师,北京知青王玉萍

5 17 3.jpg

小学教师,北京知青陈家美

y9.JPG
小学教师,北京知青张玉清和吴学琴


小学校-1.jpg
小学校-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 11: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安,团里招考老师是哪一年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呢?要是知道我也去试试了,我也喜欢当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 14: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老师的文字活泼、生动、有趣,看了第一段就把我吸引住了。我也是北大荒农场的学生,从三年级开始就是知青老师教我,一直到高中毕业。就像窦大哥说的,知青老师是北大荒的播火者。如今星星之火已经燎原,知青老师功不可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8: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家的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5-31 16:52 , Processed in 0.0762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