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94|回复: 6

闲暇时光(2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5 11: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11-15 11:42 编辑

闲暇时光(26)
                   老 豆 腐 坊
                    作者:秋时
    说起豆腐坊,引出肚里的馋虫,些许回忆伴着豆腐的香气飘出。
     早年,新河有几家豆腐坊,北河底的韩豆腐坊,前街的小咬豆腐坊,大胡同好像还有一家卖豆腐的店。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要数“小咬儿家”。
    从我家顺蛤蜊皮子道往南走,大约百十米的街角,开着一家老豆腐坊,老人们都叫它“小咬儿豆腐坊”,至于为何得此雅号就不得而知了。
     小咬儿家是一座土院子,一人多高的土墙连着高且宽的土门楼,左手边是一间宽敞的土屋,这就是制豆腐的作坊。
   豆腐坊主人是一个本分的男人,他不爱说话,只知闷头干活。家里有个唇裂的男孩儿,比我的年龄大几岁。小时候我常去那玩儿,院子空地上可以练武,但我更感兴趣的还是豆腐坊。
     豆廊坊里有一副硕大的磨盘,被蒸腾的热气笼罩在一处角落,蒙眼的毛驴不用主人吆喝就围着磨盘转,伴着磨盘碾转的声响,白色的豆浆从石磨边缘挤出,顺着围槽流进一个大桶里。再用一张泛黄的大白布兜摇来晃去,为的是滤掉豆浆里的豆渣。再把布兜的豆渣放到案子上用力压,直到豆渣擦不成团。滤出的豆浆被倒进一个超号的大铁锅里熬,一次次地撤掉浮沫儿后,再往里调进一些卤水,趁着尚未凝固赶紧舀出,放进蒙着粗布的木槽内,并一个个摞起来,再在上面压上东西,挤去里面的水,豆腐就得活了。
     每天早上,豆腐坊门前大都排着长队,端盆儿的、拎浅儿的、捧着碗的,为的是就买小咬家的豆腐,那豆腐细嫩而又洁白,块儿大味儿美,而且水分少,二分钱一块,做汤烩菜都少不了它,有时我专门去买豆腐渣,它便宜,一分钱能买一大碗,远比豆腐实惠又解饱。放些葱和盐炒着吃,再放一些虾皮儿进去,那味道就更鲜了。
     到后来,小咬儿豆腐坊被“革命潮流”淹没了。豆腐也跟大多数食品一样被“定量供应”了,每逢年节的虽然也有豆腐吃,味道却随着时间衰变,逐渐没了感觉。尽管时光已流逝了半个多世纪,爱吃豆腐的我吃过很多豆腐,味道和记忆都随时光淡去,只有“小咬儿豆腐坊”的味道始终寄存在我的记忆里。
     如今卖的豆腐,无论色泽,还是味道,怎么也不如小咬儿家的。都说卤水豆腐,看上去挺嫩,吃起来不香。自己泡黄豆打出的豆浆,也没有老豆浆的味儿。不是嘴刁了,实在是找不到那老豆腐的感觉。
     那天我去早市,看到一份儿豆浆,老远就闻到熟悉的老豆浆味儿。摊贩说是自家石磨磨的,或许是为了证实,旁边还摆着一板儿鲜豆腐。我于是买了一块钱的豆浆、两块钱的豆腐,回家一尝,还真有老铁锅熬的味儿。后来我又去那个摊买了几次,不知为什么,豆浆却变了味道,干脆我连他的豆腐也不买了。
    说来也不怪,如今吃的东西都无法保证安全,更甭说地道的滋味了。现在的黄豆也大都“转基因”了,就别再奢求当年老豆腐的味道了。
    怀念小咬家豆腐坊,怀念老豆腐的味道……

             2020年11月13日转自《塘沽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5 15: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11-15 15:16 编辑

         如今有些东西消失了老的味道,一是制作的工具不同了,二是被制作的原料也不尽相同了,最可怕的第三点是有好东西没好做。前些年,工人新村福建路上 有一家制作豆制品的商店,器具都是自动化不锈钢的。起初这个店儿买豆腐,豆浆的人排大长队,,,后来这个店儿被工商部门清理了。原来它往豆浆里边儿兑胶,好让豆浆起皮子。蒜蓉辣酱刚出来时买卖很兴隆,维维豆奶刚出来时也很好。一种商品买卖只要做好了,离粗制滥造大捞一把的倒牌子已经为期不远啦一一一 这恐怕要成为经商的定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5 20: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味渐欲迷人眼,又忆豆腐话当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6 21: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味里童贞心永存,
记忆儿时难找寻。
老卤成就曾经梦,
不知何处畅神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7 20: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咬豆腐房”离我家50米远,小的时候常去他家买豆腐。还记得那冒着热气,散发浓浓豆香的嫩白豆腐,是很诱人的,那是真正的卤水豆腐。
      怀念小咬家豆腐坊,怀念老豆腐的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1: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11-17 20:49
“小咬豆腐房”离我家50米远,小的时候常去他家买豆腐。还记得那冒着热气,散发浓浓豆香的嫩白豆腐 ...

我估莫着卖豆腐的主家姓“么”yao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23: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11-19 23:20 编辑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11-19 11:40
我估莫着卖豆腐的主家姓“么”yao   。

      先说声谢谢看了您的文章又让我的思绪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地方!文中的“小咬”是我爷爷!已于1990年过世!那时候已经89岁了!听他老人家讲!他从很小就从山东过来到塘沽!刚出生的时候,因为社会动荡,他的母亲怕失散,以后容易相认,狠心咬掉我爷爷右手小拇指的最后一节!以此作为记号!后来来到塘沽新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被称作“小咬”!文中唇裂的男孩,现在已经73岁,正是我的父亲!真的感谢您的文章……怀念新河庄。              

      这是文章的观后感言中的留言。这家人姓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12-4 09:47 , Processed in 0.05427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