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8|回复: 3

新河的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3 14: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 河 的 街


        作者:秋时
      从谷歌地图看新河旧貌,奈何只可追溯到2005年,此时新河已是一片废墟。屋舍虽然大都拆毁,街道形态依旧清楚。纵横几条大街基本上没太走样,很多窄道与胡同也依稀可见。我几次回老家,每次都能看到它在变化,只是变得更加破烂而已。尽管到处是颓垣断壁,脚下也尽是泥水,但仍能辨别出几条主要街道。
新河村落朝向不正,且呈椭圆形,中间高四周低,或许早期成形就这样。三条纵向长街分别伸向东北和西南,样子像易经八卦中的“干”形。一条横穿的大街将新河分成南北两部分,“干”形又化成“坤”象。谁能想到,这样一座小镇却蕴含着乾坤。将三横一竖合在一起就是“王”,上下出头是个巨大的“丰”字。若从图形上看,又像一只静卧的神龟翘望大海。难怪老人说:新河是风水宝地。
        新河长街的中央是前街,也是最热闹的街,很多庙宇和商家都云集在这条街道上。后街与前街平行,长短宽窄相差无几,只是街面较比前街路低些。南边有一条与后街并行的短街叫“小街子”,也曾叫“兴隆街”。靠近东南小河方向有一条弯曲的街叫“南河底”和“北河底”,传说早年是一条干枯的河道。那条横断新河的路是“新河大街”,人们更习惯叫它“大胡同”。从村口直通小学校的路,因为派出所的存在而叫“公安街”,旁边岔开一条“水井街”,它因井楼子得名。从东面的小木桥还伸出一条不知名的土道,从北河底直爬上前街,并且连通后街。此外,还有若干条长短宽窄不一的胡同,有说是新河这只神龟背上的纹路,也将新河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
        早先新河的街,无论纵向或横向,没有一条直接连通村两端的桥,据说这是经高人按风水原理设计的。下面是一张截图,是民国八年直隶陆军测量局绘制的。图示前街连着西南的桥,后街连着东北的桥,大胡同通向西北的桥,那条不知名的街道通向东南的桥。就像一个巨大的风轮,谁若是想穿庄而过,都得在街中心转折才可以。
         院落之间的胡同,是连接临街的捷径,也是两侧屋顶流水的通道,更是孩子们玩耍的地方。胡同一般不太宽,双脚登着两侧的墙,可以直达屋檐掏家雀儿,也可上房,从这个院儿到那个院儿。但是,晚上很少有人在胡同走,不只是胡同里黑,风会在胡同发出怪的声响,里面的杂物也随风跟在身后,总觉得有东西尾随。偶尔再窜出一条猫儿狗儿,会吓得你毛发竖立,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
          新河的街先前都是土道,下雨天很是泥泞。雨水顺街向村口流淌,浑浊的就像泥石流。孩子们会用砖头坯块加烂泥横街拦一条“坝”,但过不了多会儿就会被冲垮。后来路面上轧了一层蛤蜊皮子,虽然光脚丫走在上面扎得慌,雨后却不再粘脚了。文革期间,几条街都被挖成深沟,并用砖砌成地道,那是响应他老人家“深挖洞”的备战号召,却从没见有人钻进过去。再后来街道显得更窄了,两侧土屋好多改建成砖房,那是地震之后的杰作。
        在我的记忆中,平日里马车在街上穿行,过年孩子们会到街上放炮,节日会有踩高跷的沿街表演。还有声讨美帝国主义的游行和庆祝毛主席发表“最高指示”的欢庆,更有被打倒的“四类份子”戴高帽子游街。对我来说,最恐怖的街则是那年深秋的夜晚,红卫兵抄了家,押着全家老小,沿街走向黑暗而失去自由尊严的地方……
       如今的街已断续、坑洼和泥泞,连同过去的故事旧影一起朦胧了。或许街边顽强站立的破屋、老树,还能见证当年新河的欢乐和悲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3 19: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拆字画圈多少年?
一步登天露笑颜。
历史见证多故事,
回眸才知真无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3 20: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河老街印象深,北塘海鲜亦叫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旧时街巷总承载儿时的情感,而且挥之不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10-21 17:49 , Processed in 0.06243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