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892|回复: 3

郭小东--戊戌序戴先生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6 21: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戊戌序戴先生书
作者:郭小东

微信图片_20201006214504.png
  
   戴经邦先生嘱我为他的诗集写序,却之不恭。写什么好呢?彼此皆有知青经历,便从知青说起。
1
  在长期的知青文学研究中,每每触及1963、1964、1965这几字眼,我会莫名其妙地有种蚀骨的惊骇,一种无法言说的惨痛油然而生。在这几个年代里下乡的青年学生,他们是知青中的贱民。多年以来,他们竟然为了争得“知青”这个名号,分享知青”莫名的“待遇”,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1
  他们是最早承担了知青的不幸,却又被自诩正统的“知青”旁落、奚落的一群。他们作为“知青”身份的正义性、合法性往往受到质疑。其实,曾经在政治上被煽动得极为狂热的知青运动,其结局与下场的惨烈,注定了知青们卑贱的命运。戴经邦他一群,这一群于1964年前后下乡插队,后来也勉强被认可为知青的人们,他们为了争得卑贱地位的合法性,而为之苦苦呼告的努力,实在令人心寒。
1
  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群?
1
  在同样被放逐的群体中,他们是戴着脚镣,负罪前行的。他不是红卫兵,他们不是老三届,他们甚至不被承认为“知青”。他们有一个更为奇诡的命名,叫“社会青年”。他们甚至没有革命的权利,说白了,他们是共和国罪人、敌人的后代,是那个时代里,没有罪名,却为他们的父辈祖辈负罪的青年。
1
  他们有一个令人齿冷的出身:地富反坏右。他们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大多有过优渥的童年和少年,但是,乱世的记忆,使他们更能顺从现世的不平。由于父辈的原因,他们天然地有一种负罪的心理和改造的决心,有一种忏悔的仁德。却别无选择。当然,他们也就更有着一种后来的知青们所匮乏的社会承担和思考的能力。他们忍受苦难和宽容苦难的能力是惊人的。
1
  我的知青朋友中,有许多这样的人,他们成绩优异却无缘大学,有远大志向却只有蜗缩的命运,有济世匡扶的见识与能力,却不受社会青睐,即便在改革开放的年代,也因垂垂老矣或病痛缠身,无为无言。
1
  他们是知青一代中,极为少数的一群,却是蛰伏得最深,负罪最苦,也最为无告无助的一群。他们没有学历,却是无知识的红卫兵“知青”中,最有国学开蒙和民国文化底色的一群,他们既没有喝过狼奶,也不是红旗下的蛋,他们是新中国颇为另类的一群。
1
  这一群落,基本上已被冻土掩埋殆尽,出人头地者,寥若星辰。尚有幸存者,多为佼佼者。湖北的刘晓航、湖南的郭晓鸣、南京的任毅等等。他们有家国情怀,挥斥方道,老而弥坚。他们热心埋头于知青文化建设,更有如戴先生者,真爱文学,并做真文学。
1
  戴经邦这本《岁月留痕一-知青诗集》,皇皇著作,既是主题重重的时间之书,又是戴先生坎坷一生的见证与写照。我绝不怀疑,里面的每字每行,都沾附着他的骨血,都渗透着他纯真的感怀,都饱饱地簇拥着他的人生方略。如果有耐心,细细地走进这些诗文,走进戴先生们的内心,读者将会发现,在这些也许不太精致的篇章里,有另一种久违的陌生的人格与品格。在现实历史中,他们是最卑贱最屈辱的一群,但是他们实在是有着高尚人生方略的一群。
1
  细细地阅读这本诗集,这本体例并不统-的书,却引发启示了别一种体例,另一种统一观。读者会发现,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另一种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是,抛弃了谎言与欺骗的复原,破碎却努力展现完整的世界,苦难但是尽力张扬欢乐的心情,服从挣脱束缚的决心,卑贱但从不自我睥睨的目光,悲凉却毫无自从却怜自艾的过往,老去而又艰难睁开的童眸。是瘦马古道,却依然蹄踏春风的傲然,一种不可思议的热力,一种难以释怀的敬仰,一种挥却不去的激情,一种歇斯底里的远行,-个堂吉河德的深长回眸……
1
  人生到了总结的时候,以这样的形式谢幕,是很有意思的。以诗告别苦难,告别虚妄,在夕阳留下一个剪影,一个背景。
1
  是为序。

  2018年8月5日


作者简介:郭小东,中国作协会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广东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广东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研究。
  他曾经是广东潮阳下放海南的知青。是中国著名的多产作家。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中国知青部落》三部曲:《1979.知青大逃亡》、《青年流放者》、《暗夜舞蹈》……中篇小说有《雨天的曼陀罗》;散文集有《南方的忧郁》、《知青人信札》;评论集有《诸神的合唱》、《转型期文学风度》;专著有《中国当代知青文学》、《逐出伊甸园的夏娃》、《中国知青文学史》等60余部著作。

转载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7 12: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10-7 12:53 编辑

       是序,写得真好,就不多美言了。
       这是在咱自己的家园网有话就直说了,关于“知青”的问题老先生还挺矫情。如果给知青的范围归纳一下,应该是不包括他序中所提的“社青”的。咱不抬杠,当社青就没有知识了吗?序中言到了社青比知青更富有知识,那还非要争什么名称呢?返城的待遇社青,知青是一样的,而不是只有知青每年可以多分6斤带鱼,三包儿木耳,争争也能让人明白。你看看,人家去延安的青年没争吧?去西南联大的青年没争吧?他们知道,他们那时还没有这个特定的“知青”的称谓。序中所言的那几年的社青也应该明白,你们那时还没有“知青”的特定称谓。
       一些文章把知青的可算时间段归纳了一下,那是为了更好地阐述文哥的遗患,把问题更明晰地厘清,而绝不是要把一部分人打入另类。俺知道老先生是明白的,是故意幽默了一把,但幽默的地方选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7 15: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序言写的很透很浓很真实,他们虽不属知青范畴但大多很有才华,只是被边缘化而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8 15: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先生为诗集写序,通篇说社会青年的遭遇和待遇,写得很用力,但有些片面。
    记得我小时候生活的弄堂里,也有1963、1964、1965年毕业的社会青年。他们大多是因考学成绩而止步高中,也有因家庭成分而大学落榜的。知识青年是大割文化命的衍生物,学生失学离校而下乡,出身问题也如影随行。
    社会青年待业,归街道安置,大多进街道工厂或做临时工,也有被动员去新疆兵团、郊区农村的。知识青年大多是被运动,被迫从学校一锅端下放农村。
    社会青年的最低学历是初中毕业,也有高中毕业。知识青年的最低学历是小学毕业,有的还未成年呢。
    序所关照的下乡社青,如果在城里遭遇文割会咋样呢?历史没有如果。文割结束后,知青返城,社青也返城,群体归类,待遇也归类。
    落实政策也好,搭顺风车也罢。我与曾去新疆、郊县而返城的老社青聊天,没见有多大情绪。下乡的邻居因当地招工进厂,等到退休后才迁回申城,也没见有多少牢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10-24 08:27 , Processed in 0.07077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