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43|回复: 2

谒见老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4 10: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10-4 15:57 编辑

谒见老人
宋宝安

       此番回访名山,步行去了十四连,比我预期的要好,好得多,自认“两眼一抹黑”,其实不是那样。只要视力没问题,暂时闭一下眼睛,犹能红通通地看到微弱的光,这是本能。在光明的世界里,天赋给我们的视力不仅只是为了方便,而是让她更加充实我们的生活。

       余下来的时间,都是顺其自然地等闲了。十四连一行,大功告成,但也小有遗憾。去十四连的路上,想着先去老团部看看,竟然走过了头,瞪着俩眼没看出老团部的标的物来。就像邓世昌调侃方伯谦没认出吉野,亏你还和他打过仗。

       吃过午饭,秋生说,宝安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去不去?去哪?老团部去不去?去,当然去!想吃冰,來雹子,恰好弥补我未去老团部的空缺。

       秋生打了车。车上秋生说,要见的那个人和我的关系不错,那可真是个古怪的人。“小面的”在通往老团部的柏油路上疾驶,风驰电掣,轻车熟路。说是熟路,这里蕴含着十年积淀的,还有这次回访名山独自步行十四连跬步丈量的因素。路两边泛黄的稻田已是熟谙的景致,不及恭听秋生讲诉怪人来得兴趣盎然。

       怪人已是七十以上的耄耋老人。想当年,他曾经当过彭总司令的机要员,也算是个耆宿。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彭德怀是什么人,文革时老人也因此倒了霉。一次批斗,手指都被掰骨折了。经过文革后,老人从前的档案居然奇怪地消失了,邪了门儿了。秋生说,老人的脾气极其倔,有一次领导们来看望他,指着人家的鼻子轰人家出去,你说倔不倔?老人的秉性,一辈子与官无缘,从心底膈应对老百姓持冷漠态度的官人,好像一接近他们就丢失了什么似的;更有那些轻薄的官员,怀里揣着傲慢,却装出一副纡尊降贵的样子,更令老人恶心。

      此行名山,得以会见怪人始料不及。能有多怪呢,终不会勾魂摄魄,青面獠牙吧?人怕见面,只要不是三头六臂,是两条腿撑着肚子的人,见又何妨。听着秋生的侃谈,我开始喜欢起这位未曾谋面的老人来。

      不知不觉到了老团部。老人住在靠江边的房子,秋生说,去年他来过,说是这次来一定请他吃饭。诚信。老人的房前是一片园子,一条小路曲径通幽,沿着绿色通道来到庭院。院子里有些凌乱,地上有喂鸡的食盆,一个胶皮的灰桶里残存着多半桶泥浆,房山的小下屋还没上盖儿,猪圈垒了一半,狗窝才砌出地基……,很像孩子玩家家,一件件地摊开,突然见异思迁又拿出了另外的物件。老人倒是挺勤快,一有闲暇也会兴之土木,只是留下的滥尾太多。

      老人鳏居的屋门是敞着的,我们进了屋,老人却不在家。老人有居室两间,里间屋布满了尘土,失去本色的箱柜上摆放着一个骨灰盒,一帧女人的遗像(一定是其老伴儿的),遗像前有供烧香用的香钵。里间屋虽大,看来已被用做了纪念堂。比起里间,外间屋还算干净利索,小炕上卷着一卷跑腿子行李,行李旁放着一个老款的手机。秋生说,他不会出去很远,手机还在炕上。我们先去江边玩会儿,一会儿再过来。

      车停在老人家的门口,以便回归的人能有所察觉。我们三人步行溜达到了江边。挑煤的地方,冷冷清清,仅能提起对当年略带凄楚的回忆。顺流东眺,啊,那就是十四连!逆流西望,啊,那就是名山!似乎只有此时此刻应该抒情地大喊一声,我回来看你啦!

      江沿儿回来了,老人还是没回来。秋生说,不能耽搁师傅太多的时间,不行回去吧。给老人关好房门,上车回返。我与老人素昧平生,离开时却凭生一种失落的感觉。车开到供销社门口,秋生忙叫停车,哈哈,老家伙正在门口的树荫下唠嗑呢!”峰回路转,秋生和我下了车,老人认出了秋生,站起身向我们走来先与秋生握手,然后是我。简单的握手,寒暄,眉目传情,激动程度,肢体语言就能掂量出人格的八九不离十来。老人偏瘦,精神矍铄,穿着整洁,看得出来腿脚也满利落。一同吃个饭,老人一番谦让后上了我们的车。奔场部,老团部已经衰败到了连个狗食馆儿都没有的地步了。

       场部的小饭馆,要了四个菜。老人说,岁数大了晚上吃多了不行,有人唠唠嗑,说说话儿挺好。可以理解,老人鳏居一人,尤易怅触,与人唠唠是最好的排遣。老人健谈,用词恰当,逻辑清楚,语音清晰,听得出来,老人对文革没有耿耿于怀的意思。他说,干过我这行的人,能苟延残喘活到今天的,已经是很不错,不错了。两个“不错”连用,我知道,这是不可多得的发自肺腑的真言,其分量可想而知。多好的老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一点儿都不怪,我怀疑秋生一直是在骗我。

      老人说,出来散散心挺好,出来大半天了,晚上还要早点歇着。老人坚持早点回去。没再挽留,我们打了车,告诉司机一定送老人进家门。分手时老人有些哽咽,下次再来名山,一定过来!但愿老人还能长寿。常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必,古怪之人,也有其古怪的道理,可敬之处吧。

       回访名山已经是多年的事了,老人的音容笑貌依旧可以回想起来。


                                                                                20201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4 11: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怪不见怪,才叫真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4 15: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谒见,可见地位;老人,见怪不怪。
    读两遍,甚喜欢。于是,点赞叫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1-1-24 19:56 , Processed in 0.05726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