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22|回复: 16

手机日记摘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23: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涛力 于 2020-8-27 23:14 编辑

手机日记摘抄
涛力


2018年8月
    生活在北大荒的转业官兵后代都怀有军人情结,小高年青时穿军装留下了一张飒爽英姿照。我们去兵团时她才16岁,大大的眼睛,爱唱爱笑爱跳,成了连里宣传队的骨干。

    弹指一挥间,时间把我们都划到老大妈堆里了,这次见她,还是爱笑爱唱,真是性格难改,乐天派。生活哪有那么多如意,她先生哈尔滨知青因患癌症早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小高一人含辛茹苦把孩子带大,酸甜苦辣她自知。一个坚强的女人脸上是没有愁容的,笑,是她的写照。
微信图片_20200827003539_副本_副本11111111_副本.jpg
小高(高凤琴)年轻时照片

    一天老职工的儿子小柯找车带我们远足,我买了些包子和饼当午餐。一到地方小高失踪了,一会儿她捧回三大包菜,我们坐在江边沐浴着阳光,听着涛声,品味着最难忘最美的午餐,小炸魚太好吃了,别忘了她每月收入仅有两千多,还要康慨解囊,让人于心不忍。路上,她为我採来美丽的野花和榛子,小花放在瓶里,花蕾不断绽放,赏心悦目,喜欢极了。

    美好有时仅仅一瞬间,但留给人的记忆是永远的。难忘那一天我们走过树林,走过翻修的土路,走过碧绿的原野和稻田,採过美丽的野花。

    祝伙伴们安康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8月

    高丰庆和刘丽华夫妇的父辈都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军,后隨1958年10万转业官兵来开发北大荒的老兵,荒草甸子上白手起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如今已长眠于这片黑土地。一代新人在成长,他们像父辈一样出色,一样能干,这些国家级颁发的证书奖章都是妻子刘丽华所得,她现在是农场的中学校长,交谈中,她快人快语,热情干练,她曾荣获全国教育系统的劳动模范和人民教师称号,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及省地区的各种劳模称号。丈夫这样称赞她,识大体讲忠孝,在外努力工作,在家孝敬父母公婆,教子有方,儿子学业有成,已成为一名出色的肿瘤外科医生。妻子谦虚的不让说,丈夫说实事求是,本来就是这样嘛。小高说,弟妹教的学生在地区都是第一名,都在97分以上。那一天我被这一家人感动着,我说,你获奖的意义不仅是得到多少殊荣,而是帮助了多少孩子,多少家庭,孩子出息了上大学了走出去了,这个家庭会多么荣耀幸福,说到这儿,我竟哭了说不下去了。

    这一天是我们离开农场的日子,小高和丽华夫妇在百忙当中,给我们包了野菜馅的饺子。感动,暖流冲撞着我的内心,不知说什么了,一直赶路探访,没有及时写出这段故事,回京补上。钦佩你们,赞揚你们,喜欢你们,祝福你们,开发北大荒的十万官兵后代!



未标题-1.jpg
小高的父亲高洪斌        刘丽华的父亲刘俊权

未标题-2.jpg
高丰庆和刘丽华夫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8月

    今儿中午,请了连队的老职工共进午餐,叙旧,50年后再聚首有点激动,人人脸上都写满苍桑,回忆上一辈已远去的老职工,共同的劳动生活,种种艰辛,种种趣事都历历在目。

    我怎么选择了这一天,竟如此巧合,两位老职工都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他俩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今天是他们的生日,保密工作做的我全然不知,餐后才吐露实情,让我错过了订一个大蛋糕的机会,遗憾无法弥补。

    现在生活水平较之50年前已有很大改善,但并不富裕,如抗美援朝老兵的收入每月仅3千元,其中包括150元的援朝费,他们内心有很多委曲,流泪向我述说,我也哽咽难受之极,共和国不能忘了他们,不能无视他们,想起世上不平事,怒不可遏。
7ac5d8984efda32de4e3b235c8d29e2.jpg
1
991af381fb79698f67e280917711795.jpg
请连队的老职工共进午餐

89bc63e53a73b31e6611c086822558f.jpg
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老哥俩都是抗美援朝的老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8月

    2005年与丽丽重返北大荒,在火车上往事再现。

    1969年,我们策划成功过一次逃回北京,三日后又被爹妈“驱赶”回去。火车上经历了成功的喜悦,赢得了不相识旅客的同情和泪水,准备了回去挨批的检查,终于在忐忑不安中得到了饶恕。这次坐火车是多么安稳踏实,再沒压力了。车上一个东北小伙称丽丽老大娘,我一楞,说大娘就大娘呗,还整个老大娘,我们有那么老吗。小伙儿说那咋叫,我说把老去了,说完自己都想笑,当年雷锋护送过马路的老大娘可能还没我们大呢。

   回连队后赶紧探望老职工,到黑龙江江边儿寻找各自的记忆。我们的邻居王大娘,她也是山东移民,老人家纯朴善良,记忆力非凡,那时我老学她地道的山东话,坐她家的热炕头。一次王大娘在炕上揉发面准备蒸馒头,揉着揉着,我们同时看到面里有一团团带血丝的东西,“俺的娘哎,是一窝刚下的耗子。”听大娘一说,吓的我窜出老远,让她快把面都扔了,盆也别要了,大娘何止是“投鼠忌器”,她只把发面中的那一团儿拿出,剩下的蒸了馒头。我为什么没马上夺路而逃,是怕大娘眼神不好,有漏网。吓死我了,很久不敢去大娘家,母鼠肯定在她家驻下。两次回去,大娘也提起此事,她又说起后续的故事,我倒是忘了,老人家的记性太好了,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只要她知道的都记得一清二楚。本想接大娘来北京玩玩,推着轮椅让她看金銮殿,因年事已高她家人没同意,转眼大娘已过世三年。年青时的往事回忆起来仍清晰新鲜,这次回去又加深了印象,愿农场的朋友们都生活愉快富足安康吉祥。

f42ed3ccbdc8ba96fce9991c6b6748e.jpg
2005年与丽丽重返名山

微信图片_20200826200618.jpg
我和王大娘

5cd6514cc18184cb005c0c50627d097.jpg
2005年与十连老职工们在场部招待所前合影前排左三是王大娘的女儿传英
我和丽丽在左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9月

   为了等待黑龙江边最美的暮色,中午我们在抗美援朝老兵王永都家吃饺子,稍息,王大姐就让孙子开车带我们去连队所在的江边等待,王大姐已70开外,一直陪着我们,聊着年青时的往事,太阳落山了,遗憾没等到我魂牵梦萦的美色,但也有意外的收获,一身白羽的大鸟展翅飞来,令人惊喜!这时连队里热情的曹恩璞和小柯还在等我们吃“地锅”,只好悻悻而去。想起当年夏日里常出现的最美的天际,几十年来真梦过数次,静谧,深远,深兰下面是紫色,暗红色,红色,金黄色……,大自然的色彩不能用语言形容,画材也难以准确表现出来,美,永远装在心中了。

1e9e1a415e2a79ae7b09c52f956c323.jpg
名山奇异的天际,飞来了一只美丽的“大鸟”

f47729158bfc9d7fe4f1f5957c55f77.jpg
王大姐和小高

5bc59ef2fc3f3d4cfc5d6a1a8e83dd3.jpg
第一次品尝“地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 8月

    探望连里83岁的山东移民王先信。

    他双耳完全失聪,我说东他说西,无法交谈,他记得我的名字,说我来了三次啦。他说得了高血压,吃个桃血压都能上去,再不敢吃桃了,鸡蛋一个都不吃了,也怕血压上去。我想纠正他的偏见,他听不到,想写,他不认字,干着急。最基础的科普知识老乡们应该懂一些,但谁来告诉呢,他老伴不知什么病长年卧床,2003年去他家时,家徒四壁,一个没上漆的破桌子上有几个干馒头,我想给他200元钱,他坚决不要,都快武斗了,他说你回这里看我们就知足了,要给钱就给反了,俺去了北京这钱就接受了,他怎么可能去北京。这次房子换了,涛声依旧,贫困依旧,家有病人怎么富?这里是他儿子家,他儿媳没好意思带我们去他家,想必状况不好。那天我请老职工共进午餐,看他坐不住站不住的着急,一是他听不见别人说话,二可能着急炕上的老伴儿没人管
   
    自然法则无法修改,衰老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问题,听说有些久病无力无助的老人会选择一条不归路。也能理解他们的儿女,没有优厚的经济实力,拿什么看病,但愿农场对老弱病残,鰥寡孤独的这一群体管起来。
d9b3d714413b4b1022a6a3cefd5a3a0.jpg
在王先信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8月

  遇到一妇人在院子里摘蒜,说是天津知青,她用东北话与天津话混合与我们交谈,我问她怎么没回天津,她说回去干啥,这嘎儿好,这里能吃绿色蔬菜,我说拍张照吧,她说等我去茄子那嘎儿照,她钟爱的小园子充滿生机,充滿希望,祝愿她一切都好。

未标题-3.jpg
留场的天津女知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018年8月

    怀念老万大叔。

    记得2003年来连队时,有人把老万大叔从地里叫来,我问他认识我吗?他完全不知我是谁,我说您记的北京知青吗?这时他一下紧紧握住我的手老泪纵横,“你是涛力吗”,我也泪水夺眶而出。他辛苦劳作一生的手,长满老茧粗糙的手,我似乎感觉不到温度只有力度。当时老万家里孩子多,老婆多年有病卧床,又生了一个孩子,我曾给过他10元钱让他解燃眉之急,又把多余的被套衣物给他,并“煽动”知青帮帮这一家。记得去看他家小婴儿时,吓我一跳,小孩长的像小老头,滿脸褶皱发育不良,破布包裹。那时物质生活匮乏,没什么副食,地里收完白菜后剩的扑楞棵子都不让捡,说是搞资本主义,我心里充滿想法却不敢说,后来小孩夭折了。老乡就是这样,他清楚记得你的每一点好,用热泪感恩这小小的帮助。老万大叔已过世数年,他苍桑的脸,厚厚的嘴唇,不爱语言的表情,还在我眼前。

    这次去他家看了万大嫂,88岁了正在地里采黄花,同样,她紧紧握着我的手,知道我叫什么,看这老人家头发黑黑,背不驼,腿不弯,自理生活,真不简单,每月还有1900元收入。她说很满足,不用向儿女伸手了,还回忆起我们知青送给她家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年节里话青春

    刚去兵团时,带着朝气理想热情,难免对连队和领导的工作有些指手画脚的指责,年青气盛,不知深浅,可能会说一些过头话。但是我们老连长吴海滨没有打击报复我,推心置腹与我谈话,让我注意方式方法,希望我们知青尽快成熟,老连长的一次长谈,我深受触动。连长1946年当兵转战南北,后来分配到北大荒,他们是真正保卫边彊建设边彊的英雄,而且无怨无悔。他耿直憨厚,象父亲般的包容原谅我们的毛病。在我父亲和姑姑受审查时,他真诚地开导安慰我,没把我当成异类分子,狗崽子。2003年回名山农场得知老连长已过世,没能看到他真是极大的遗憾,那怕能在他的病床前说一声保重,我们没有忘记您。


c978c83cfc627b461c20217ab9587be.jpg
老连长吴海滨在部队时照片

    连长的老伴也是淳朴善良勤劳,我回去两次都看望了她老人家,衷心祝愿她长寿健康。今年准备再去一次北大荒,老人已不多,时间不能等,自己也老了,想做的事要马上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7 23: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8月

   去老垦荒队员张在刚夫妇家。
   老张脑梗偏瘫,一进门他认出我,含混地叫我的名字。十三年前曾回过两次名山,与他们夫妇合影,没想到这张照片放在他家人的像框里,我很感动。当年,因他家孩子多生活困难,我曾给他家10元钱,我真忘了,但每次来他们夫妇都要提及此事,说永远忘不了,我也把这份老乡情放在了心里。

594171fb7ae44d7548cebcfd533de3e.jpg
老张家的镜框里保留十三年前回访名山拍的合影照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9-25 09:01 , Processed in 0.06431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