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9|回复: 8

强子故事--在伐木连里两次犯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3 17: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强子的故事
在伐木连里两次犯浑
朱宗强
(一)
1
    两次和伐木连的领导干架的事,怎么也不会忘记。
1
    1972年原连队解散,我调入工业二连(砖瓦厂)。原六连连长先调入砖瓦厂,我们一个男班和一个女班是后调入的。不知啥原因,两个58年一起从信阳步校转业的连队领导不和。一个连长,一个副连长老对着干,倒霉的却是我们这些当兵的。
1
   刚到砖瓦厂时,大家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就感到非常不自然了。没几天就传出了我们是原连长带来的嫡系等等的传言,那副连长更是冷眼看我们,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老挑我们眼。刚到一新地方,没办法,只能忍着。
1
   我本是原连长不待见的捣蛋鬼,如果单独调,他肯定不要我。但在他们的恩怨中,我也成了替罪羊。
1
    刚到砖瓦厂八九个月,就随那副连长上山了,那一年是四方山。
1
    我知道那副连长一直想收拾我,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工作,尽量少让他挑我毛病,还好,相安无事。山里工作真是太苦了,我有点受不了,尤其是接进近年根,特别想回家过年。干活时就有点偷奸耍滑……我的工作是给大工棚里打取暖的柈子,每天要完成一个伴柈子的任务(一个柈子是五六十公分左右宽,四米长,高一米)。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实在坚持不住,就想了点歪点子,整点洋相玩。用斧头劈开的柈子与切的西瓜相似,条窄,片高。码伴子上再投点机,给它码成了花架(应是一块挨一块实凿的),花架的缝隙越大,越省柈子。每天两小时干完,歇着,挺美。
1
    一天李老头从我打的柈子旁边过,笑呵呵地指着我码的伴子的缝隙说,这小狗都能钻过去。我知道老爷子在讽刺我,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我不想干了,正找下山的机会呢。
1
   没想到几分钟后那副连长来了,嘴里不干不凈,一脚就把伴子垛踹塌了。我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我干得不好,可以批评教育我,或处罚我,但你骂我不行。我浑劲也上来了,破口大骂那副连长。啥后果也不想了,。我这一骂,把俺那连长可骂急了,当着伐木连各连的老少爷们,他下不了台了。他可能咋也没想到一个不到20的小毛孩,竟敢骂他这老革命。他从地下捡起一根胳臂粗的木棒,举着就走到我身边,一边晃动着棒子,一边大声嚷嚷,你再骂一句,团长骂我,我也敢打。他还真把打美国佬的本事给我使上了,他越嚷嚷我越浑,我把脑袋上的破狗皮帽子住地下一扔,把头伸了过去,不服地叫着号,你打我试试。我左手一把弯把子锯,右手一把劈伴子的大斧子,想你要敢先打我一下,我就劈了你。他举着那木棒子还在晃悠,嘴里还再说,我的脑袋就一直伸着。后来围上了很多老职工和知青,大家强拉着将我们分开了,。第二天我接到通知,滚蛋,下山,正合俺意。回连后我就请假回家探亲了。
1

    后来团里可能了解到两位连长不和,将那连长调到其他连队,我就再也没和他见过面。
1
   其实他当时把我当成他们之间争斗的一个棋子,来瞎摆弄,太不应该了。
1
   1999年我同两个哥们回东北,俩哥们非要我同他们去看看他,说心里话,我真不愿意去(还在记恨他)。哥俩死火拉着我去,我想几十年了,事过境迁,还是看看去吧,愿我们之间不再留下什么恩怨。
1
   当我们到他家时,他老伴给我们开的门,他正在院里弄整那蜂蜜。只是隔着那戴着的护帽看了我们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我们三人站在院里,尴尬地站着,最后还是那俩哥们拽着我离开了他家。
1
   也许他不想见到我,也许我让他想起了当年,也许,也许……

   想想我当时也真是太浑了,那个年代,连领导是天,我无法抗争。叛逆的性格碰撞上扭曲的时代,造成了行动上的冲动。
1
    如今后再能与他见面,我一定会说,对不起,老连长。


                       2020年8月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3 17: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木连里两次犯浑(之二)
11
    1975年冬天,我们到了几百多公里外的铁力县朗乡林业局小白林场伐木,从采伐、倒套子到将木材运到火车站楞场,搞大包干。
1
    小白林场离火车站不到二十里地,由鹤岗开往哈尔滨的火车,小白有一站。团里的牛、马全是坐火车托运过去的。林场是原始森林里的清堂林子,无杂木,一色的松树。
1
    那一年邓小平同志复出,主抓恢复国民经济。山上搞计件、定额和包工,以促进生产进度。名曰多劳多得,按劳取酬,可故事就发生在多劳没能多得上。

    我连还是先行。工期较紧,只搭了不少棉帐篷,盖了几个小工棚就开始上山干活了。伐木连派李荣李老头和十一连副连长柳大帽(忘了实名)负责派工,二人权力非常大,可以在派活时任意定工时。如通一条道到采伐点,他们说多少个工,写个工票定了。假如定了三十个工,你用十个工完成,剩下二十工就属超额。二人在工票签字按三十个工结算,你就上到月头上等着拿钱吧。在没有开始采伐时,所有卯子工也都由他二人派遣。
1
    我带着连里七八个人干零活,天天上他们那领工票。发现所有的老职工要活,工票给的都很宽松,人家老能超额,而我们累了一天,能完成就不错,心里不忿不满。一天他们给别的连老职工派工,我在一旁听着。原来是修一小段路,给了他们二十个工,就听那带队的跟老李头和柳大帽说,多给几个吧,混个馍吃。那二位马上就给加了十个工。可给我派的工也是修一小段路,却只给了十个工。两拨人干活的地方离得不远,我就去那边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气死人了。他们那条路不复杂,五六个人一天就干完了。算算账,一个工是1块2毛5分,超二十个工是多少钱?每个人平均分是多少?这不是明着欺负人吗?不行,我必须要维护知青的权利,和他们争一争。
1
    第二天我也与两位山上的“大拿”软磨硬泡,我们也要混个馍吃。否则宁愿不干,不挣钱,也不再挣那不明白还累的要死的钱。当时别的连老职工还有点瞧不起我们,在一旁冷笑,说怪活。我心想,他娘的,我们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的,可到挣钱时候,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们。俺是铁了心,不争出个眉目来,就是不罢休,是他们理亏。因大拨人还没上山,缺少劳动力,知青是好劳动力,最后,我们赢了。在后来的几天里,我们也天天超额不少工,哥几个干劲也特别足了。
1
    正式开始采伐了,每个人都有了定额,每天任务三五立方米,包括打树丫子和码放树丫子。有专门的检尺员拿着号锤去按米数验收统计,并用号锤打上几米键子的号码,以防记重。
1  
    我每天早五点起床,5个大馒头是早点,再带上5个馒头当午饭,就去采伐点放树。中午把那冻得邦邦的馒头放在火堆边烤一下,烤一层吃一层,没有一口菜,那怕是咸菜。渴了就吃把雪,一日复一日地努力干着。下午四点前就要往回走,天也渐渐黑了。回来后收拾一下工具,伐伐锯,磨磨斧子为第二天做好准备。晚饭再来5个馒头,吃完就准备休息了。那年山上无人打牌、聊天,都在养足体力,多完成任务,多挣钱。
  1
   躺在帐篷里,我默算着每天的超额量,一个月下来,就能挣个一百五六十块钱(原工资是32.5元),对如此高的收入充满着幻想……
1
   当第三次开工资时,听说和我们一起上山的那几个老职工小组,头一个月就挣了三佰多元。而我们只有壹佰多点,活干的一样,报酬差的太多。我们彻底愤怒了,经过和那些连队的知青核实,找老李头和柳大帽算账去。亏欠我们太多了,说心里话,那时要有人领着造反,俺就跟着上山打游击去,也不愿让别人来戏弄俺们知青。当时宰了他们的心都有,拿我们知青当啥啦?
1  
    那老李头一看我带人来兴师问罪,赶紧推脱自己,我不是你们团的,这事不是我做主等等,开遛了。他那山神的形象在我心里大打折扣了,往日的说一不二,精明干练,在我们几个愤怒的知青面前荡然无存。那柳大帽连长倒是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任凭你说你骂,就是不搭理你。真希望他和我们急,骂我们,打我们才好。在兵团六年多了已不是再任人宰割的小青年了,我们也是爷们,容不得认何人调戏。谁让他们又把俺的浑劲勾起来了,好,你不理俺,俺就在你面前指着你开骂,非骂出你个所以然来。他走到那,俺骂到那。都是混个馍吃,他把基本的人性都丢了,满足了他的熟人和关系,却严重地坑害了知青。最后他跑到曹副团长身边躲着,以为我不敢再骂了。我那时浑的早就没想过以后……在曹副团长身边仍然指着柳大帽骂,最后还是团里其他领导把我拽出了伐木连的连部。第二天就有人找我们结账,滚蛋。其实我们知道后果,但那口气不出,以后我们咋办?哥几个临走时发誓,一定要收拾那拿我们几个知青不当人的柳大帽。

                      2020年8月2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3 17: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8-23 18:44 编辑

     有几个横的,让他们知道知道知青也是有底线的,别那么肆意妄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3 18: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23 17:48
有几个横的,让他们知道知老知青也是有底线的,别那么肆意妄为。

   老哥好!不知道豆哥把这两篇小文转过来了,拿不出的东东。先谢谢老兄跟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3 21: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练人生旧趣说,
回眸调侃岁如歌。
青涩当年敢争辩,
老来一笑举杯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3 23: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强子的故事,感觉舒服。
    新鲜又熟悉的原材料,口语化的文字表达,有啥说啥的坦然态度,相逢一笑的人生哲学...... 在无数的知青“回想录”里,尤显亮点。

    名山家园欢迎这样的“故事”。
    谢谢强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3 23: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伐木连里两次犯浑


文章的标题就是个亮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3 23: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8-23 23:10
在伐木连里两次犯浑

  豆哥好!第一次俺不满19,好赖话刚刚能听懂。俺天津的堂姐在我探亲时嘱咐我,在外首先不要欺负人,遇到欺负咱的人别怕。几十年了,一直遵从老姐教导延续至今。面对军阀似的领导只能无奈反击了。让人见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半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这两个小故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两个连长不和,倒霉的是知青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别把知青当软柿子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9-23 13:44 , Processed in 0.08113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