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481|回复: 9

马号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0 08: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号的故事
宋宝安

    如今能写的空间太小了, 而在我仅有的空间里,又被自己屏去了一大半, 因为这一大半儿无论如何从我的良心来讲是不能动笔写的。这一大半儿是什么呢?就是我有这个权利,没有那个义务。不用我细说,清者自清,明者自明。
   
   在北大荒的那些年的那年,调来了许多知青准备成立武装连队,宿舍比较紧张,我们四个人搬进了马号。

   住地是一个由一个牛棚和一个马厩当做两面围墙的院落,住房是拉合辫儿的草房。这个住房有些像大六户,一进门,直对着的是一间轧草的房间,间里似乎长年累月都要堆有谷草,白天也是黑洞洞的瘆人。左边有个门口,走进去就是马棚,因为马要从这里出入,不安门方便。右边即是马号住房,我们四个人要住的地方。
    一个可排开六个人居住的火炕,一个油腻的八仙桌,一个削豆饼的凳子,一个砖砌的火炉,墙角有两个泡豆饼的水缸,墙上掛着车老板儿赶车需用的工具和几盏马灯。
      
   我们住进来时候已经是严冬,屋里很暖和,北大荒的冬季,暖和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与我们同住的有两个夜间喂马的大爷,他们早早儿就把火炕烧热了。两个大爷的铺盖卷在门口的炕头儿,为的出来进去喂牲口方便。
         
   刚住进来,安排好了铺位,是要和两个喂马的大爷寒暄几句的。知道了两个大爷,一个姓张,一个姓连。过后两个大爷就很少和我们说话了。张大爷看上去人很利索,脚踝处打着小绑腿。留着小八字胡。我想起来了,连队里山东梁山人居多,有打算练武术的知青曾经盲目地求师,有人推荐说,找马号的张大爷,我猜就是这个一看就像练家子的张大爷吧?张大爷没有勒知青们想学武术的胡子,因为他觉得自己蓄有小八字胡就够了,教人武术要给自己凭添许多的麻烦。

   连大爷有一张微红的圆脸,浓眉大眼,和善的面容,一看就象贫下中农的模特儿代表。两位大爷烧完火炕,就擦拭马灯,给马灯添油,这些活儿干完了,然后老哥俩儿就坐在炕沿上叽叽咕咕地唠嗑儿,看上去老哥俩很是合得来,直至我们都睡了,嗑儿还在唠。大多是张大爷讲,他一定是个阅历很深的人,连大爷只是啊,是啊地应答,不出声地微笑,他们的声音很小,并不影响我们的睡眠。夜间需要喂马,马号晚上是不关电灯的,慢慢儿地我们也习惯了。马棚和牛棚都没有通电,中间挂有马灯。
        
   搬进来的四个人,三个是从三连调来的。有我,老嘚和小范,另外还有一个哈尔滨知青小鲍。四个人老嘚是个挺能搧乎的人,东北叫得瑟。好夸大,虚张声势,就是能把僻静的胡同说成三里屯儿的那种。  
      
   有一天晚上,几个人都躺下了。免得晚上起夜,老嘚出去撒尿。突然他慌慌张张,脸色煞白地跑进来,门没关好,拖拉着的棉鞋一只落在了门口,就钻进了被窝。连大爷问,这是咋的啦?老嘚看来真的吓坏了,我听到牛棚那边有人咳嗽,就赶紧进来,扎草间门口直楞楞地站着一个人,挺胖的一个人。听得我们都紧张了起来,马棚中传来马踏地板的咕隆咕隆的声音增加了紧张骇怕的气氛。还是张大爷镇定自若,瞟了一眼老嘚,没事儿,睡觉吧。连大爷提着马灯特意出去看了一下,回来说,你看癔性了,睡觉吧。那一夜被老嘚说的我也有些紧张害怕,多亏有两个大爷在唠嗑,尤如壮胆的福音。
           
   老嘚是一个只要生活平淡了就给添点儿荤腥的人。

   好容易我们不怎么害怕他那个扑风捉影的癔性了,谁知他从哪又趸来了一段传奇,象要给他的癔性充实真实的注脚。那是两个大爷不在班上的中午,饭后老嘚跟我们几个讲了的。老嘚白话起来,有声有色地添枝加叶,额外还有肢体语言的标点符号。我们三个围着他,也只能三面青山侧耳听了。老嘚告诉我们说,那间扎草房还真死过人,而且不是正常死亡,是自杀,是用铡刀铡死的。哇哦!一阵惊惧,有人问,自己怎么铡自己呢?老嘚说,是在铡刀的手柄上绑了一块大石头,然后把铡刀提起来,用一根木棍支起来,人再躺在铡刀下,用另外一根木棍,棒开支撑的木棍,铡刀就呯然落下了。哇噢,老嘚,你不是吃条子拉筐肚子里编的吧?绝对不会,谁撒谎,谁是那个卵。为了证实消息的准确,老嘚还说,我不管你们,反正我准备搬走!

   晚上,两个看夜的大爷上班儿了,如同来了守护神。待他们烧妥了火炕,擦拭完了马灯,老哥俩儿正要炕头上唠嗑的时候,我们几个迫不及待地问两位大爷,想核实一下老嘚消息的真伪。张大爷说,事儿是有。连大爷还是笑呵呵地,多少年的事儿啦,你们跑腿子,小青年儿怕啥?张大爷接着又补充说,你们是要扛枪打仗的人,胆儿这么小还行?想想也是,许多鬼诡的故事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我们可不能这么干。

   四个人终于在马号将就了一个冬天。转年开春儿的时候,连队建成了两栋一排的小分队宿舍。我们搬出了马号......。 大凡,一般故事越真实越没有听故事人料想的那种圆滿结局。多是平凡而来,淡淡而去,激烈开始,无奇而终。

   写点儿东西与我而言是一种静默的抒发。一个人待着不用说话,手不停,就能填满了视频,还有心间的空白。

                           2008/8/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11: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的是什么,住的是什么,干的是什么?马号故事还能想到什么。有时想起这段经历,我们真很伟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16: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号的故事应当还有很多。
     记得那年冬天,我到​马号替人值夜班。马号在连队最南边,再往南就是草地、林子了。军马连的马号比较大,有近300平方米,中间一个大空门口,墙上有空窗口。对面两栋房子。马群的味道,会招引很多狼到跟前。到半夜,屋外传来不断的群狼嚎叫声,听得很清楚,那阵阵叫声很瘆人的。我拿个木凳站在小窗口下慢慢的站起身,偷偷的向外看,眼前那一对对如绿色灯笼的狼的双眼,就在不远处晃动,一个人看着很害怕。这要是孤身一人在野外遇到这帮家伙,无疑几分钟就被撕碎了。我想这群狼会不会从大门口进来呢,可能不敢?!不会?!
     听着狼嚎挨到天放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8: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窦老师给指正并修改了许多错别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0 18: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8-20 16:37
马号的故事应当还有很多。
     记得那年冬天,我到​马号替人值夜班。马号在连队最南边,再往 ...

很好的一段儿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20: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20 18:48
很好的一段儿故事。

历练人生老知青,
多少故事侃曾经。
并非经典需传世,
说给后辈您来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22: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20 18:23
感谢窦老师给指正并修改了许多错别字。


    宝安,倒不是啥错别字,应该是在手机上写出来的错误“联想字”,比如我的名字敲三个字母--dzq,结果可能是,窦忠强、电子琴、打砸抢等。手一哆嗦可能就成了“呆着去”或“邓紫棋”了。   
    写完了稿子,通常是检查几次也发现不了毛病,别人阅读一次就会发现问题。家园网的文字,我至少要“溜”一遍,只要是查看“敏感词”,顺手再整整版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1 11: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8-20 22:24
宝安,倒不是啥错别字,应该是在手机上写出来的错误“联想字”,比如我的名字敲三个字母--dzq,结 ...

在12连时我也住过马号,和宝安写的一样,只隔着一个门,有门帘,没有木门,为的是进出方便,一到夏天马号里苍蝇,蚊子,小咬多了去了,有一次打药灭蚊蝇,地上一层的死苍蝇蚊子小咬还有大瞎蠓,用秤盘子收起来一秤足有半斤沉重。读了宝安写的马号,使我想起了,我放牛时,住马号的情景,很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0 17: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点儿东西与我而言是一种静默的抒发。一个人待着不用说话,手不停,就能填满了视频,还有心间的空白。”

    写东西就是在说话,为的是填补“空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0 22: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20-10-20 22:42 编辑

    俺在马号住过一年多,与喂马、赶车的老职工睡一铺炕,很熟悉宝安兄笔下马号的生活气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12-4 09:35 , Processed in 0.06307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