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07|回复: 6

强子故事--那伤心无助的痛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 20: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强子的故事
那伤心无助的痛哭
朱宗强

     那是刚刚到北大荒一个月后发生的事。
     北大荒的初秋是最美好的季节……因连队忙着基建,谁也顾不上去欣赏连队周边的景色,每天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来完成艰苦又繁重的基建工作。脱坯、叉泥房(盖宿舍)。晚上回到那潮湿露天的临时宿舍,还要全身心地与多的无法形容的蚊子去拼命。你累得倒下就能睡着的时候,就感觉不到蚊虫的叮咬了。早上起床后,身上、脸上,被蚊子、跳蚤咬的包是奇痒无比……但仍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去努力工作。后悔来北大荒的知青,肠子都悔青了,但谁也不说。只能把所有的苦和心酸深深埋在心底,用汗水洗刷那万般无奈。
      一天出工时发现天津塘沽知青张玉畅没有露面,大家都在猜测他咋没来,病了?不可能,他虽然个头不高,但非常墩实,干起活来肯出力,是班里主力。天天在一起干活,突然不见,大家都非常惦念他。
     中午吃过饭就赶紧跑回宿舍去看他,此时他正躺在被窝里轻声哭泣,我赶忙问他咋地啦?因为我俩铺挨着铺,一个来月的相处已有了些感情。他还再在哭,而且非常伤心。我急着问他,到底怎么了。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手里是一封沾满了泪水的电报,电报上的几个字让我不知所措了。“父病故速归”这五个字在一张电报纸上是多么的沉重!我说,快去请假啊,他低声答道,请了,连队没批。连里说,我刚来几个月,批不了假。我张着大嘴,惊讶的无语了,这叫什么事啊。
     下午干活时我把张玉畅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了班里的战友,并告诉大家连里不批假,引起了大家的沉默。当时谁敢说什么?一下午全班人都在无语地干活,每个人的内心里肯定都在流血,都在想今后……下班的路上,几个不错的同学一起低着头往回走。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爹死了也不让回去,此时哥几个已是泪流满面了。
     晚饭后,大家不顾蚊子的叮咬,围坐在张玉畅的周围,没有一句安慰的话,能说什么,能劝慰他呢。我不知道别人与我想的是否一样,这辈子就别想回家了。爹死了都不让回去,还有什么事比爹死了还重要的事。
    一个人开始小声的哭泣,两个人在小声哭。男、女生的屋子里只有一张2米来高的炕席隔着,突然女生宿舍那边传来一声,哭什么呢?声音不大,但整栋宿舍里二十多人都能听见。不知男生这边谁回了一句,张玉畅爸爸去世了,连里没给假。一句话,六七十人的大宿舍里,顿时鸦雀无声。沉默了一会后,不知大家都在想什么?先是女生宿舍那边传来了一个人,两个人的哭泣声。有人在小声劝慰,男生这边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开始小声在哭,慢慢的哭声逐渐变大。女生在哭,男生在哭。全宿舍的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的知青都哭了起来。从大声哭泣变成了嚎啕大哭,那悲愤的哭声如同交响乐,在那寂静的山林里飘荡。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如同一曲男女声的大合唱,像对天空中的神灵在诉说着什么。不知道哭声是什么时候停止的,那一夜不知大家都做了什么样的梦。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征程。

    几十年了, 忘不掉那一次,伤心、悲愤、无奈、无助、诉说、抗争的集体失声痛哭。

                          2020年8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 22: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8-2 22:14 编辑

      张玉畅的悲痛,感染了众人,牵动了大家的悲痛,其实就是想家。
      张玉畅返城后,和我分在一个单位一一塘沽百货公司基建队。后来我们都从基建队调出来了,大单位还是一个。我分到新村基层,张玉畅分到边远的大梁子百货,隔着一条海河,每天上班儿还得过河过水。百货行业受市场经济的冲击大,大梁子百货小店更不景气,最后一批的职工福利房,还要让单位交一部分钱。由于大梁子百货没有交这部分钱,所以张王畅连福利房都没分上。张玉畅比较老实,人不太能说,还有一小点儿口吃。这世面儿,不欺负老实人,有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 22: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哇,真巧呀!你说的张玉畅特征和我记忆中一样。他们比我早去了三个多月,很老实又能干。几十年了没见过面了,见到他代我问个好。去塘沽很多次,也没见过他。您最好帮我找一下他的电话,谢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 2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宗强 发表于 2020-8-2 22:31
哇,真巧呀!你说的张玉畅特征和我记忆中一样。他们比我早去了三个多月,很老实又能干。几十年了没见 ...

好的,我一定想着这事儿。我也一直在北京住着呢。等我回塘沽时问问老单位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3 21: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2 22:39
好的,我一定想着这事儿。我也一直在北京住着呢。等我回塘沽时问问老单位的人。

      先谢谢宋兄!
  那次痛哭主要是大家认为从此回不了家了。因为家中父亲去世都不批假!什么事才能回家?吓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4 07: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宗强 发表于 2020-8-3 21:39
先谢谢宋兄!
  那次痛哭主要是大家认为从此回不了家了。因为家中父亲去世都不批假!什么事才能回 ...

        宗強,我给塘沽的原一个单位的同事打电话,发微信。这个人叫康建中我们早先都是百货基建队的。他亲自去了张玉畅的家。很遗憾的是,他说记不起来你了。说直白一点吧,就是有点儿不愿意联系。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么多年了。在一个单位上班儿的时候,我们多多少少的觉得他脑子有点儿问题,脑子灵活性差点儿。你也别往心里去。跟我联系的那个截屏我不会往上传。我让窦老师帮助传一下你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5 14: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宗强 于 2020-8-5 14:04 编辑

   宝安兄好!
   谢谢你的热心联系。首先不怪他,我也曾听说过一点。塘沽连队战友聚会,他从没有参加过。
   但愿他能健健康康度晚年。
   豆哥咋天已经将微信转发给我了,再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9-25 07:06 , Processed in 0.06734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