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050|回复: 9

闲暇时光(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1 09: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7-31 21:51 编辑

闲暇​时光(1)
                      情系北大荒
                           
许国庆
     2011年夏天,我退休了,想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和爱人回一趟北大荒,回一趟名山。想看看当年抛洒青春的黑土地,想看看一砖一瓦建起的军马连,更想看看当年一起流汗的北大荒人,这是我多年萦绕心底的夙愿。
    可听回去过的荒友说,军马连早己​经拆没了,真的很遗憾。即便如此也要回去,因为北大荒还在,北大荒人还在,我的青春岁月在那里。
    定下决心​,开始准备行程。第一站是想先到哈尔滨,即是为倒车,更是想看看哈尔滨的荒友。自1978年离开北大荒,我们已有三十多年没见面,很是想他们。
    张仁明早早的在车站来接我们,并真诚安排到他家里去住。蒋洪志专门安排了车把我们“抢走”,执意由他安排行程。两边的热情让我真的感动。晚上蒋洪志安排了丰盛的晚宴,给我等接风。与众老友相见,心中异常兴奋。席间荒友们把酒言欢,回忆当年的岁月,畅述浓浓的友情。“还记得吗?国庆,那年照像,军马连那破地儿也没个背景,咱哥几个拿着乐器在一堆乱石头上照了个合影。”张仁明回忆着当年。“怎么不记得,像片我还留着呢。”徐富志抢话:“咱几个住大六户里,晚上油灯下打百分,轮你庄家时,还记得你总喜欢要什么吗“主”吗?我和他一块说“片子!”引来满桌一阵哈哈大笑。“你们刚到连队时,听着你们浓浓的天津调,觉得真有意思,特别是嘛,嘛的说话,我直想笑。”蒋洪志回忆着当年。他是军马连第一任司务长,而后让我管食堂。提到当年,我追问他“当年食堂你管的好好的,怎么不干了?你知道为什么连里非让我干呢?我一直纳闷。”他微微一笑,“其实我想去机务,那破食堂的活太烦人,我早就不想管了,推了好几次,连长直说没合适人接。后来有好几个人想接食堂,连长争求我的意见。我告诉连长,那样,食堂这点油还不都给刮光了,我宁可接着干。后来才提出让你许国庆接食堂,我听了当时就同意了。”老蒋一番话,解开了我当年心中的疑惑:为什么连长非让我管食堂。
    按下来就是名山了。听去过名山的荒友介绍,到佳木斯后可以换长途大客到名山。我把行程告诉了蒋洪志,他一听更正我的安排:不用到佳木斯,现在哈尔滨就有直达宝泉岭的火车,一晚上的卧铺。我一听都有点吃惊,在我脑海中仍停滞在回家探亲从佳木斯到鹤岗的火车,再乘5个小时的大客到名山的印象中。如今铁路都修到宝泉岭了,黑土地变化真是太大了。这即是边疆建设的需要,也是经济发展的需要,更是知青们回访的需要,在我看来回访的需要是主要的。
    ​从宝泉岭乘大客车,1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名山农场新场部。下车的瞬间,只觉得心跳的厉害,有一种兴奋惊异的心情,名山我回来了,北大荒我回来了。
    站在十字路口,四下观望,凭着三十多年前的印象和眼前一一对照。宽阔的水泥路取代了沙土大道,通向四方,路口矗立着红绿灯,各类品牌的小车来来往往。映入眼帘的几棟六层住宅楼格外醒目,粉白间杂的墙体,封蔽外飘的阳台,透着城镇生活的气息,住宅楼完全遮挡了远处的农田。路两侧的二层小楼有各色的商铺,歺馆食品,百货五金,住宿洗浴一应俱全。路北边的街心公园小巧而精致,园中树荫密蔽,鲜花丛丛,花岗石铺成的小广场,石椅,石墩为人们休闲愉乐提了供方便。沿街而置的白玉兰集束街灯整齐排列,还有边道上铺设的红色花式面包砖​,加上宽阔,平整的门前广场,衬托着新建的场部办公楼,宾馆大楼更显的高大气派。名山农场崭新的面貌呈现在眼前,让我真的不敢相信,“设字205”变了,变的完全认不得了,再不是旧模样,己是黑土地上的小城镇。
     “许叔、许叔”从开来的小面包车里走下一女子,像是叫我,我迟疑了会儿,“我是英子”。认出来了,是王师傅的女儿英子,英子来接我们了。
    随车来到一排平房前,我推开院门看见王师傅站在屋檐下等待着我,想是站了有会儿了。我赶紧跑近前,双手搀扶住老人,叫声“王师傅”眼泪都快下来了。接下与王师傅夫妇述说着分别几十年的工作生活,以及思念之情。忘不了王师傅手把手教我技术,忘不了王婶做面条,给我过生日。说话间王师傅特意指给我一对木椅看,我不解,似乎又眼熟。“这是那年你给家里做的,你忘了吗?”王师傅提示着。想起来了,30多年前做的椅子,没想到如今仍然完好。
    到农场的第二天,英子带我们去看军马连旧址。小车七转八拐在两棵杨树前停下,英子指给我:许叔,还记得吗,这就是原先连部房后的杨树。我在脑海中极力搜寻着那久远的画面。有印象这杨树,记得那年麦收前,连长让我们用一星期的时间抢盖的连部,而后种的树。78年底返城时,我曾站在树下回望军马连,当时心里是悲喜交加:曾回望这苦辣酸甜的地方;曾回望这里的青春年华。
    推理,杨树的东面应当就是我们当年的家——大宿舍和食堂了。闭上眼晴“难忘岁月”的画面一帧帧闪过:筒陋的木板房,辘轳水井,一排排的小六户,远处的大桦树,还有那成群的军马。可眼前却是无边际的稻田,目之所及除了庄稼就这两棵树,军马连踪迹皆无。
    闭目想过去,睁眼看现实,心里不免怨恨。一群败家的玩意儿,好端端的一个连队拆他干啥?想当年这里有我们多少汗水,为了砌墙我们的手指磨破了多少回,鲜血沾在每块砖头上,哪怕留一栋房子也好,给我们留点念想。我心中怒愤着。
    隐约的听见远处似乎传来嘈杂的喊声:上沙子,上石子,加水泥,来水……声音渐近渐远,忽隐忽现。想起来了,那是1970年连里打水泥场院热火朝天的场景。当时全连分成两个炒盘,两边比着干。这边打一块,那边紧跟着也打完了一块,双方比拼着不甘示弱,催促上料的喊声此起彼伏。两天下来不分伯仲,难见高下。可我的嗓子却喊哑了,几天说不出话。
    坐在车上我很遗憾的回望军马连旧址上那唯一的大杨树,此生来过了,也了却了心愿,连队已没了,再重游不会有心意,军马连也只是记忆了。
   几天里,军马连的老朋友们以北大荒人特有的真诚和热情接待我们,你请我宴是真真的应接不暇,托辞和拒绝是不行的,那会伤了北大荒人的心。杯杯水酒装着北大荒人浓浓的深情,话语不多句句都在酒里,幸亏我有点“腐败”的底子,不然我得趴在桌子下。郭文赋副连长,还专程从青年农场赶来,培我们转了两天,还执意要我去青年农场他家中,否则就如何如何,我只得以杯酒敬谢老领导。
   在新场部我专程看望了军马连第一任指导员孙辉,只可惜人己老年健忘。打听到老连长封瑞田家住宝泉岭,老人家84岁了,身体仍然健朗,我听了很高兴,准备回程时看望老连长。
    离开名山农场的头天晚饭,是在王师傅家吃的。王婶专门包了饺子,为我们送行。王婶说按咱老家习俗,出门要吃饺子的。我谢过王师傅王婶,也祝二位老人永远健康。
   几天的北大荒旧地重游印像极深,看到了黑土地的曰新月异,看到了老荒友们仍然建设着北大荒,看到了新一代北大荒人的成长,更感谢那些老荒友们的真诚和热情。
    连队老友的孩子用私家车送我们离开了名山农场,直接送到宝泉岭公交站。
    在车上回望名山,回望北大荒,回望青春流淌的地方,心中百感交集。

               2020年6月20日​

看望老连长封瑞田

看望老连长封瑞田

在哈尔滨与老友们

在哈尔滨与老友们

军马连旧址的大杨树

军马连旧址的大杨树

老指导员孙辉副连长张延长,王师傅夫妇

老指导员孙辉副连长张延长,王师傅夫妇

新场部的小公园

新场部的小公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31 19: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7-31 19:17 编辑

    这篇回访文章写得好。    以真实的感受为主线,娓娓道来,夹叙夹议(忆),有条不紊,篇幅掌握得非常到位,是回访文章中的上乘之作。
       很庆幸我们14连在紧东边,由于地缘关系没被强拆。14年回访的时候在,现在依然顽强地屹立在东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31 21: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7-31 19:15
这篇回访文章写得好。    以真实的感受为主线,娓娓道来,夹叙夹议(忆),有条不紊,篇幅掌握得非常到 ...


    感谢宝安的点评,重回北大荒,三十多年后旧地重游,心情是多样的:为北大荒变化而高兴,为老荒友相见而激动,为败家的举动而怒愤。
    回去过了,了却一大心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 07: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8-1 07:36 编辑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7-31 21:47
感谢宝安的点评,重回北大荒,三十多年后旧地重游,心情是多样的:为北大荒变化而高兴,为老荒友相 ...

      14连是大农业生产连队,本来就有一个洋灰场,四个土场,三个晾麦棚,一个种子库。七零年又把一个连接水泥场院的那个土场打成了洋灰场。这是14连的大事儿,新鲜事儿。打水泥场院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连队管饭,还有加餐。嗯,这当然指得是老职工,知青是吃食堂的,当时还是死伙。打水泥场院的时候也是两个灰盘,一个灰盘配有木匠做好的大斗中斗,小斗,与配几袋水泥成为比例,按照大斗石头,中斗粗沙,小斗细沙,浇上水,一边儿三个人与对面的三个人对头推着和灰。和一盘一換人。几年后水泥场不新鲜了,可是,留下了一句 俏皮话,比如某人讲的故事,说的新闻已经很陈旧了,听者就会说:咱14连是不是又打了个洋灰场?来诙谐地怼对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 09: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8-1 09:32 编辑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1 07:28
14连是大农业生产连队,本来就有一个洋灰场,四个土场,三个晾麦棚,一个种子库。七零年又把一个连 ...

       你说的对,打水泥场院基本是这个路数,真是连里大事。那时我们全连齐上阵,家属队都参和进来了。两个盘子比着干,两个大头喝五吆六,指导员是我们盘的头。记得挑石子,沙子的要在装满水的大锅里浸一下,曰洗泥,后来材料供不上了,头着急的喊:快收快点吧,还洗什么洗,快上吧!真应了那句话:萝卜快了不洗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 18: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8-1 18:45 编辑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8-1 09:30
你说的对,打水泥场院基本是这个路数,真是连里大事。那时我们全连齐上阵,家属队都参和进来了。 ...

       提起打水泥场院又让我想起一件事儿。那年,打水泥场院用的水泥是从14团石灰窑拉来,汽车连打夜班儿抢运。车队的一个司机,开车到水利队与14连的结合部时,那有一个大慢坡,没有桥,底下是泡子,结果汽车冲了下去。他打开车门儿想跳车,没想到翻车使车门关闭,结果车门儿把他的胳膊压断了。这个知青是天津市里的老乡。车队一直养着他,后来大返城他也回来了,生活窘困,靠知青们接济。这人现在不在了。家园网以前有人写过他的这方面的文章。由于家园网有过几回断网,这个资料可能调不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7 17: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8-7 17:36 编辑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8-1 18:42
提起打水泥场院又让我想起一件事儿。那年,打水泥场院用的水泥是从14团石灰窑拉来,汽车连打夜班 ...

      你提到的农场车队当年断了胳膊的天津市里老乡,有印象,记忆中好像姓吕,名字忘了,有过一面之交,回城后再没消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7 22: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8-7 17:34
你提到的农场车队当年断了胳膊的天津市里老乡,有印象,记忆中好像姓吕,名字忘了,有过一面之交, ...

他叫吕振锋,多年前,石慎景写过吕回到天津以及离世的情况,一时找不到了那个文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12: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孙刚元回名山农场拍摄:
军马连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gyMTg0MTMxMg==.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14: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8-28 12:27
2008年孙刚元回名山农场拍摄:
军马连

昨曰人畜景繁荣,
​今日举目一片空;
​马儿不知何处去,
连队永在我心中。


感谢孙刚元摄军马连旧址和题写的诗句,昨日的繁荣已去,连队永在心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12-1 07:07 , Processed in 0.0586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