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6

军马连二、三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8 09: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马连二、三事
蔡金玉

   青涩的岁月,艰辛的耕耘,有哭泣,有欢乐的日子,都是我们人生中一笔难得的财富。北大荒岁月点点滴滴,如今蓦然回首,碎落一地芳华。


    中苏关系挺紧张的时期,凡是挨着江边连队,都成立了武装小分队,发了枪,在江边站岗巡逻。军马连就是在这样大环境下成立的,连里主要任务,是给团里繁殖马匹,供战备使用。


    连队成立初期,搞基本建设是首要任务。知青宿舍,食堂,保养间,办公室,职工宿舍,这些都必须在短时期内完成。全连起早贪黑奋战着,以基建排为主,其它各排都给予极积配合。每天的建筑工地热火朝天,不时夾杂着大呼小叫的声音。许国庆是基建排长,付排长是团基建队调来的王师傅兼技术指导。全排30多人,有男有女,分为大工班和小工班。排里北京,上海,天津,温州,哈尔滨各城市知青全都有。除王师傅外全是青年,年令都在17~18岁,这个岁数正是人生充满美丽幻想的时刻。


    垒石头,砌砖墙……以前我们在家哪干过这活儿,见都没见过,现在来到北大荒,我们亲身体验到了。真是大闰女上轿头一回呀!


    “来飞!来飞!”地喊叫声在工地上此起彼落。章圣平是温州知青,精瘦的身体,中小号衣服刚把身体包住。两只眼睛不小不大透出厚道诚实目光,可能刚生下时侧面躺的时间过长,睡成了偏匾的头型。普通话说的不好,有时说着说着,普通话和温州话一齐向外喷。来泥!别的大工急促地喊着。忽然听到章圣平举着大铲,伸着脖子高喊:来飞!我们楞住了,怎么又出了个来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噗嗤一声,温州知青丁兆州大笑说:这是温州话和普通话合一起了,就是来泥的意思,他说不好叫成了来飞。自此以后大工来泥也不叫来泥了,全改称来飞。来飞的叫声成了工地一道美丽风景线。


    7O年的一天,连里召开庆祝建点周年晚会,每个排都准备节目。基建排自编自演了天津快板,由许国庆、蔡金玉、鲍学俭、章圣平合说。大意是:以前这地方荒无人烟,经过全连努力变了样。章圣平有个独白:茫茫大草原变成米粮川,我们刚来北大荒天寒地冻大烟炮,零下40度冻得我打哆嗦。本来他普通话说的不好,我想一会有看的了。到了章圣平这句台词时,舌头也不好使了,来了句:哆哆哆啰嗦……我一听,差点喷出笑来,又不敢笑,憋得我台词差点忘了。滑稽动作和语音引来一片笑声。

   这天,我们在老办公室西南面的地里清锄地上的野草。大伙边干边说笑着,场面挺热闹。突然发现在7连方向,在差不多1人高的野草上,有2个上黑下白的东西在草尖上游动,一前一后,不一会儿后面的又游到前面,不知何物,大伙惊奇地望着。快到跟前,上海知青陈连娣和王春花同时用上海话叫着;唉吆喂!侬程中立,侬吴汉杰,啥个样子。大伙一看忍俊不禁,笑的直不起腰了。原来是上海男知青程中立、吴汉杰,他们俩不知从哪剃了个盖头,黑头发白头皮黑白分明齐刷刷的头型出现在人们面前。在大家哄笑和欣赏下,他俩表情也显的十分尴尬。这时北京知青鲍学俭用滑稽语凋说;盖头!盖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盖头。大伙一听哈哈哈的笑声更大。他俩用上海话回应道:老梗嘟来塞。老梗!意为老傻。从此“盖头”成了他俩的绰号。有时候呢,亊情的出现是惊人的相似。鲍学俭头发长了,马连也没有人会剃头,叫我给他打理,说实话我也不会剃,但我敢干,第一次练剃头,没掌握好也剃了个盖头。以后熟练了才理出个样子,那时连队没有理发的,知青们都是相互帮助理发。


    一天中午,我们几个人说笑着,从场院下班往宿舍走,正赶上吴指导员给家属大学校分地。分完之后,我看还剩下五、六分地,全是翻好而且还起完了垅。我赶忙和吴指导员商量,剩下地给我吧,他爽快地答应了。鲍学俭,唐金妹,唐金娣,施佩华一听齐声说:也算我们一个。行!我说。


    春种一粒栗,秋收万颗籽。指导员给我们的这点地,大家想种点“毛磕”。第二天,几个人分别去找老职工要些毛磕籽。下班后,按当地的干法,坑刨得深一点,撒上点二胺做底肥,用土埋上一层,再放上四五颗种子,怕种子有不合格的,种的时候多放几粒,再埋上土用脚踩实,怕透风跑水分,大家干的挺仔细,不大工夫干完了,大伙挺高兴。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有时猜想着发芽了吗?忍不住就跑去扒开土层看看。啊!发芽了!瓜子上钻出个白色小幼芽,真的发芽了,眼晴仔细看着。用鼻子闻到泥士芳香和种子的清香,沁人心脾。


    七八天功夫种子陆续冒头了,接下来间苗,除草,打叶,起垅,施化肥。在我们辛勤管理下,毛磕一天天长高。到收获季节,把盘割下用棍子把籽从盘上敲下,在风头上扬了扬籽,用洗脸盆给大家分好,每人有一脸盆多。哥几个姐几个异常高兴的说:今年春节探亲,家里可以嗑上我种的瓜子啦。


     70年春节是我下乡第一个节日,那时探亲假还没下来,也没有几个知青回家,除非有急事。大年三十晚饭全连大会歺,食堂的伙食比平常丰富许多,除畜牧排一些人在上班,其他各排都休息了,偶尔有打替班的。


    初一清晨,太阳照在窗户上,结了厚厚一层冰的玻璃,在阳光下泛着美丽图案,渐渐的出现水印子,图案在消溶。


    各个宿舍知青们,快去食堂领包饺子东西。走廊里有人喊着。知青们被叫嚷声吵醒。纷纷伸出头看看四周,我还沉浸在,在家过年的气氛中,在梦中享受了年味。


    我们起来洗漱完,自由结合包饺子。我和鲍学俭把东西领来,去老职工家借来面板和扞面扙,就干了起来。这是离家第一次自己包饺子,包得很仔细,生怕煮得时候破皮。期间找个干淨洗脸盆,刷了刷,放半盆清水,放在走廊炉子上。饺子包完也快中午,水也开了。下饺子吧!俩人抬着面板,他在前面倒着走,我在后面抬着,把门推开。门的宽度是70公分,面板端平过不去,把面板略顷歪一点,不曾想,面板刚一歪,饺子即刻向一面滑落去。赶紧退回来,但为时己晚,正好门旁边放半盆昨天洗脸水,一半饺子掉进盆里。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两人气不打一处来,快一年没吃饺子了,快到嘴边了,没想到来这一出。两人把面板抬回屋,小鲍叹口气说:算了,剩下的够你吃了,我上姜世义,高瑞那对付一口。说完转身去了3号宿舍。现在有时吃饺子的时候,那落入洗脸盆饺子的情景,时有在脑前晃动。


    已经是深秋了,半月前连里在莲花泡沤了不少麻。稀稀的小雨下了一夜,早晨雨才停,连里刚才告诉我们今天去莲花泡去捞麻。带队是温州知青王鸿麟,有男有女十几个人,我们带上瓶北大荒白酒,坐上马车向七连驶去。


    路两边野草和树叶已枯黄,风一吹树叶飘落下来。偶尔小野鸭在枯草中穿行,扒开烂草丛还能看见婆婆丁,黑星星和不知名野花,在狹小空间生存着,略显生机,也只有这点领地暂时没被严寒侵入。


   在泥泞路上约摸走了不到1个小时,下车看见泡子里的水,波光粼粼伸向远方,水中尚存的几片荷叶上有几滴水珠,随微风不时的滚动着。


   看看天边有些乌云渐渐浮上来,鸿麟召呼大家,咱快干吧!可能又要下雨。说着脱下外衣,只穿裤叉,喝了口白酒,向水边走去,几个男知青也端着肩提着气,顺着坡向水里移动着,慢慢的来到沤麻的地。水已经齐腰深了,泡子水冰冷刺骨,寒气逼人,促使我双手抱肩倒吸凉气。哥几个快速把压在麻上的草伐和压杠拿开,麻杆漂上来,我们马上拖着麻杆向岸边走去,交给水边女知青,再拖到高处立起来。活刚干到一半,天又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鸿麟说:大家快避避雨吧!人们三三两两各自找地方,在树底下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我把干衣服披在肩上,感觉比刚才暖和点。


    到夜晚……忽然耳边传来京剧《智取威虎山》小常宝唱腔:到夜晚,爹想祖母,我想娘……完之后,还自已伴奏,反复唱着。沉沉的男中音,顺着声音,看到王鸿麟蹲在地上,两手交叉抱在胸前,略带伤感的唱着。雨水淋湿的头发一綹一綹的,水珠从冻的发白的脸上流下来,人显的有点狼狈。王鸿麟是我们连为数不多的几个高中生,下雨的缘故,今天没戴眼镜,平日里戴上眼镜,他显得很斯文很潇洒,有时和别人爭论些问题,更加看出他知识深博。有时在自已不经意情况下,还会表现出滑稽动作和发出含蓄、幽默的语调,时不时引人发笑,但他自已却浑然不晓。


    雨小点了,他也不唱了,站起来看看天说:干吧!这点活早干完咱早回去。大家用最快速度忙活着。虽然泡半个月麻,又黑又臭,我们也顾不得了,阴冷的天气,寒冷的泡子水中我们坚持着,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只想着快干完活早回连队。


    在回去路上,雨依然下着,路两旁己是白茫茫一片,我们用衣服盖在头顶,只听见马蹄响和车马板吆喝声。


    这些往事,只不过如森林里一两片树叶,通过岁月沉淀,能引起知青们对岁月歌声留恋,岁月就是一首歌。


    把梦留在魂牵梦萦雪花飘飘的北大荒,带回来的是飘渺的回忆和泪。
                     2020年7月27日写于塘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8 12: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亲历的平常往事,在蔡金玉的笔下流淌出来,很有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3: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蔡金玉在军马连的时间有十几年,差不多经历了从建连到合并的过程。知青生活的桩桩往事记忆犹新,从基建砌墙的来飞,到大年初一的饺子,从知青的盖头到自己种毛磕,每件事听来都很熟悉很亲近,也很有意思,因为那就是我们曾经的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8 16: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荏苒,
岁月蹉跎。
在北大荒的键盘上,
犹能奏出,
一曲一曲回忆的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8 21: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回多少曾经事,
老迈悠然做笑谈。
青春磨砺有继续,
留待儿孙励志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9 10: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博览 发表于 2020-7-28 21:31
梦回多少曾经事,
老迈悠然做笑谈。
青春磨砺有继续,

岁月就是一首歌,蔡金玉写的军马连二三事,使我们又想起了在北大荒的年代,回忆品味演义青春岁月,感人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9 18: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故乡的我 发表于 2020-7-29 10:21
岁月就是一首歌,蔡金玉写的军马连二三事,使我们又想起了在北大荒的年代,回忆品味演义青春岁月,感人好 ...

宝起,你也应该动动笔啦,比在朋友圈晒照片儿更有活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6 20:19 , Processed in 0.06844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