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58|回复: 10

跳蚤怕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2 22: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跳蚤怕谁
魏坚


    跳蚤怕谁?跳蚤怕我。起码十二团九连男宿舍的跳蚤怕我。

    1972年,我住在九连行政和后勤人员宿舍(男宿舍西起第二间)。当时按建制分配宿舍,四间男宿舍中的其他三间分别住着农工一、二排和机务排知青。

    我宿舍共七个知青,是连部人员和炊事人员。由于全体老职工都搬到了新盖的家属宿舍,以及部分知青在九连组建(1969年)后的两年中被陆续调往其他连队,曾住过十二个人的宿舍宽敞了许多。

    每间宿舍几乎都有令人心仪的位置。比如远离门窗、冬暖夏凉、两面靠墙的铺位都受到青睐。知青到连队一段时间后再调整铺位时,或多或少掺有论资排辈,论级排序的因素。

    我宿舍公认最惬意的铺位是房间东北角行李架下的铺位。虽位于炕梢但因铺位上方有一放行李箱的条型木架(宽约1米,长约5米),因而形成一个得天独厚可供一个人专享的小天地。不论支蚊帐、安电灯、挂衣服和摆放个人杂物都非常方便。蚊帐挺括,灯光温馨,被褥齐整,舒适安逸。

    1972年春,行李架安装后第一个住进去的是统计员徐本初(上海知青,北虹中学高中生,1975年9月任十二连连长,1977年3月因公逝世),因为他在行李架搭建之前就住在那个位置。他机敏稳重,谦和儒雅,讲究卫生,酷爱读书。由于有了自用灯,他经常学习到深夜。

    行李架提供了诸多方便也引来了麻烦。徐本初搬进去不久便遭到不明恶虫叮咬,起初以为是他去大田巡查时无意夹带毒虫所致。于是他每天回宿舍前彻底清扫衣裤鞋袜。

    然而如何清扫也无济于事,恶虫叮咬夜夜不息。经验丰富的老职工判断,肯定是跳(蚤)大爷来了,必须消杀居住环境并保持铺位与被褥的干燥清洁。

    徐本初几乎天天暴晒被褥并用木板奋力抽打,同时把炕席掀起来通风,并在铺位的边边角角喷洒敌敌畏。办法用尽还是无济于事,跳大爷依然有条不紊地频频发动攻击,把徐本初咬得经常半夜里跳到地上赤条条地使劲抖搂被褥和床单。

    说也奇怪,跳大爷只在该铺位纵横驰骋。其他铺位(与其之间有一空铺)一律不去侵扰,不曾越雷池半步。徐本初左冲右突,终于抵挡不住无形之敌无休止的凶猛攻击而败下阵来,搬出了烦躁之铺。

    跳大爷的猖狂惹发众怒。第二乃至第六位知青以心照不宣的顺序轮番上阵,先后搬到挑战之铺并各显神通。喷敌敌畏、撒六六六、铺木板、垫报纸、晒被褥、挑灯搜捕。凡是想到的办法尽可能都用上,力图剿灭或者撵走跳大爷,然而仍无济于事。

    跳大爷无所畏惧。虽无声无息但攻击不止。没有人逮住过它,有幸运者偶然撞见过。就在他惊呼━看见跳蚤啦!话音未落,跳大爷纵身一跃,瞬间无影无踪。

    后来得知,跳蚤弹跳力极强。纵身一跃可轻松跳过它体长350倍的距离,相当于一个人一步跳过一个足球场。且其外壳坚硬无比,可以承受比体重重九十倍的重量。如果人按比例有了跳蚤的外壳,可以承受一吨物质的重压,或自一千米高度自由落地安然无恙。

    跳大爷是不可战胜的。前六位知青基本在经历了半夜里睡眼朦胧地抖搂被褥的运动后便黯然退场。每隔几天,我们就要集体整理一次内务。随着第六位精壮勇士(周时光,温州知青)的搬出,不约而同的集体迎战宣告结束。

    不过恐惧之铺空置几天后我实在忍不住就搬过去了。虽然我没有胆量更没有办法去挑战跳大爷的权威,只能在众人身后怯望。但向往之铺已被大家放弃,何况我只想享受几天垂涎许久的安逸之铺而已。

    大家被跳大爷折腾得人人疲惫,对最后一个尝试者的疯狂之举嗤之以鼻。他们只是一再告诫我,夜里抖搂被褥时动作轻点。

   我不晒被褥也不消杀铺位,把大家构筑的防御工事(精心挑选摆放的薄木板和报纸等)予以清除,抱着跳蚤只要咬我一口就搬走的信念坦然入睡。

    不过刚搬过去也有些提心吊胆。夜里稍有瘙痒便拔剑而起,全身收紧,屏住呼吸,竖起每根神经去静察敌情。

    一夜、两夜,一周、两周过去了,一切平静。一月、两月过去了,平静如水。我不再留意铺位的风吹草动,在大家的愤怒与嫉妒并渴望我夜半惊魂的期盼中,尽情享受着怡然之铺的随意与舒适。

    我平静安稳地住了一年多后,在1973年6月调往商业股时才离开难舍之铺。

    我至今也没见过跳蚤,好象也没被它咬过。


                   二○二○年七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22: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蚤不怕我,浑身上下被跳蚤咬,除了脚后跟,挠啊挠......
有一年回哈探亲,俺娘看见了,哭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23: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7-12 23:47 编辑

      宿舍里只要一潮了就会有跳蚤,跳蚤和臭虫都不在人身上寄生,打一枪換一个地方,用敌敌畏兑一定比例的水,使用那种带手压气儿的雾化喷具喷挺管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3 1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被跳蚤咬不叫北大荒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5 14: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姜永年 于 2020-7-15 15:51 编辑

没被跳蚤咬过的人绝体会不出咬后会有多么钻心地痒!有一年,连里派我们班去干拆屋子的活儿(好像,记不太清了)。可就从那起——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后背和脖子处极痒并控制不住地用手去抓痒,整整一天坐立不安!这样折腾了有个一二天,逐渐好了!74年春季,连里组织大批劳力去兄弟连队打羊草,住的是该连早就弃用的茅草房,里面阴暗潮湿,蚊子跳蚤特多,我们白天拼命干活——努力完成每天200捆的任务,晚上还要忍受跳蚤的拼命攻击,这一仗真是打得苦不堪言......

说来也怪,我却没有受到跳蚤的一点攻击——身上没有被咬的痕迹。是否上次被咬后身体产生了免疫力?幸运,真是幸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5 22: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荒的跳蚤咬人疙瘩成片,其痒无比。
   据说与血型有关,和我同铺的人从来没被咬过,而我全身是包。
   见过老职工开会时,用手指沾吐泌,从腋窝里沾出一个跳蚤。
   屋里牵只羊进去,很快床上的跳蚤就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6 20: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宗强 发表于 2020-7-15 22:00
北大荒的跳蚤咬人疙瘩成片,其痒无比。
   据说与血型有关,和我同铺的人从来没被咬过,而我全身是 ...

跳骚咬人疙瘩成片,
有缘之人福运无限。
千万别比自己倒霉,
随遇而安自得顾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7 20: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宗强 发表于 2020-7-15 22:00
北大荒的跳蚤咬人疙瘩成片,其痒无比。
   据说与血型有关,和我同铺的人从来没被咬过,而我全身是 ...

这种羊为中用的方法很聪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7 23: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640.webp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蚤不爱咬我,我曾经自豪过,是不是我的血不好吃?一铺大炕只要有一个人,跳蚤就不咬我,就剩我一个人时,跳蚤没得选择,只能将就点咬我了。我逮它,一个小黑点,一蹦老高,最终也没逮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6 20:27 , Processed in 0.11117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