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95|回复: 4

夜幕下的秦淮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7 15: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幕下的秦淮河
冯绪杰


   我曾数次到过南京,浩淼的长江、巍峨的钟山、清丽的玄武湖、肃穆的雨花台、人如潮涌的新街口也算耳熟能详。如今再次重游这座沾着六朝烟水气的美丽城市,在瑟瑟寒风中,我寻觅着过去的记忆,说到南京,使我记忆犹新的莫过于秦淮河与夫子庙了,因为那里供奉着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庙宇。它作为古城南京,秦淮名胜,蜚声中外,是国内外游人向往的游览胜地。我常想,秦淮水里究竟有什么让人如此迷恋?是秦淮风味小吃的清香,是六朝古都的缩影,还是那灯影婆娑的夜景……?恐怕令人如痴如醉的还远远不止这些。烟雨秦淮河因朦胧的烟雨而名扬天下,而秦淮河畔流芳千古的故事更让许多人流连忘返。古时的秦淮河畔青楼林立,在这些青楼里,上演出一幕幕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美丽的秦淮河因为这些故事而变的浪漫多情,在中国的文学中,秦淮河似乎就是才子佳人约会的故乡,那些矗立在朦胧烟雨中的亭台楼阁,就像一个个说书人一样,在春秋的烟雨中诉说着古往今来,悲欢离合的人间往事。印象中的秦淮河总是与夫子庙相映成趣,这一带无论白天晚上都有吃、有玩、有看头。古有名姬李香君、浣衣的柳如是,近代大家朱自清在《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写道:“醉不以涩味的酒,以微漾着,轻晕着的夜的风华。不是什么欣悦,不是什么慰藉,只感到一种怪陌生,怪异样的朦胧。朦胧之中似乎胎孕着一个如花的笑—这么淡,那么淡的倩笑。淡到已不可说,已不可拟,且已不可想;但我们终久是眩晕在它离合的神光之下的……,印象中,秦淮河美极了,灯影,浆声,笑语,小调,胭脂味,扑扑心跳,微漾的醉……浓得化不开的色调,洒在脑海的画布上,凝固、突显,成了心灵的引导和牵挂——如此美境,什么时候亲历?”而我今天所见的秦淮河风采依然。仿古街市熙熙攘攘,沿岸都是参差的河房。无数游人倚靠河边的栏杆,饱经风霜的老人悠闲地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成群结对的年轻人嬉笑打闹地从你身边掠过,留下一串串欢声笑语,不谙世事的孩童也在邯郸学步。

    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所以称为“秦淮”。 流入城里的内秦淮河东西水关之间的河段,素有“十里秦淮”“六朝金粉”之誉。来到秦淮河边,看到的金碧辉煌般的繁华,古色古香的建筑,令人思绪瞬间倒退数百年。原本就非常美丽的秦淮河畔,今晚显得格外神秘而迷人,夜色里的秦淮河是梦一般的秦淮河。白日阳光下“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景致在黑夜衬托下更添梦幻般的神秘。秦淮河从夫子庙正中流过,昔日刘禹锡曾在河边南岸乌衣巷口留下“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佳句,不过如今乌衣巷和王谢故居里,已经很难寻到当年士大夫生活的足迹,倒是来燕桥头李香君故居里的园林小景,还能依稀让人联想到《桃花扇》里那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名媛。信步水岸,仿佛依稀看见令人胆寒的刀光剑影,仿佛耳闻缠绵悱恻的宫帷恋情。三千帝王,五千嫔妃,来去匆匆,繁华转瞬。如今寻梦到秦淮,多么悠远而真实的梦。


   行走在夜色中的秦淮河边,站立在古桥上,眺望远方,想起孔尚任的诗:“梨花似雪柳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
                                                                  2010年12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16: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7-7 17:07 编辑


引经据典,令人 浮想联翩。
旅游其实也是一种知识的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19: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7-7 16:52
引经据典,令人 浮想联翩。
旅游其实也是一种知识的享受。

秦淮河畔故事多,
历史悠悠有传说。
寻访古地品美食,
咸水鸭子永传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9 17: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金陵住过些日子,昔日的秦淮河只是一条污水河,黑色的淤泥中有一条细细的流水,老远都能闻到臭味。当年两岸的房子低矮破旧,早就 没有了船泊秦淮近酒家的韵味。而是改革开放后的旅游业兴起,又有了今天的样子。但今天商业炒作又给人留下点遗憾,没有了那种江南小桥流水的惬意,突出了赶集热闹赚钱的本意。这也许就是旅游给景点带来的副面效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9 21: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军 发表于 2020-7-9 17:45
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金陵住过些日子,昔日的秦淮河只是一条污水河,黑色的淤泥中有一条细细的流水,老远 ...

昔日的秦淮河比京城的龙须沟强点有限,能够恢复古貌也还不错,如果把它填上再改民居,就真的焚琴煮鹤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13 16:53 , Processed in 0.0985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