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76|回复: 9

彩色的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4 17: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显庆


   当然,谁都看过彩色电影。那你还记得看黑白电影的感受吗?还有家庭影集里过去的老照片,老辈儿亲人的影像,兵团战友的合照……

    那是一种渐行渐远的苍茫感受,是一种像水一样掬在手里却稍纵即逝的飘渺记忆,是一种月久年深失去了色彩的“无声黑白”。

    那我想问你:可还记得你做过的梦是什么颜色的吗?你可以脱口而出:“那当然是……”不!请先别忙着回答,也许你从来没有注意过,那就请你认真的回想一下吧。

    梦中的人和事,基本都是比较久远的过去。比如梦见小时候怎么怎么,梦见父母亲如何如何……,都是过去的亲人或者朋友,过去的惬意或者悲伤。绝少有人会梦见未来。像电影《不见不散》里的葛优那样,梦见暮年的自己与坐在轮椅上同样衰老的徐帆重逢在养老院……。那一个桥段的确是十二分的感人,但那都是剧作者“吃柳条屙箩筐——肚里瞎编”的,它只存在于文艺作品之中,现实生活中却是没有的。假如真的有,那也应当叫做一种“梦想”。

    不是吗?试问,你在上山下乡那些年梦见过返城后将做什么工作吗?梦见十年后的职场上谁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将和谁一起共事?哪些人是你的拥趸和粉丝、有没有一个“天敌”般的死对头?这些你都梦见过吗?这种假设是不是很荒诞?

   也许这就是“梦”与“梦想”的区别吧。

   “梦”是只有睡着了的时候才会做的,它带有难以自控的客观性;而“梦想”是对未来美好的期待与幻想,那肯定都是清醒的时候才能有的。它更多的是一种主观的理念和愿望。梦,永远只是个梦;而梦想,经过计划和努力是可以变成现实的。

    虽然有的梦可以解释为某种预兆,象征着某种吉凶,就像“周公解梦”说的那样。但是梦大多是个人过去的生活经验或者往日的恩怨情愁在心中的郁结,在梦里的重新解构。所以大多也会像黑白电影和老照片那样,在记忆里变得朦胧,在岁月中退去了颜色,只剩下了无声的黑白。这是真的吗?我努力回忆自己许多年以来做过的各种梦,大多想不起有什么色彩,感觉好像都是黑白的。

    为了这事,我向身边的人们反复求证过。我得出的结论是:梦,有一种“素描淡着色”的味道。如果能在梦醒后的第一时间有意识地回忆梦中场景,其实梦都是有颜色的,虽然也许很淡。可是如果时过境迁之后,再回想哪怕只是几天前的梦境,就难以捕捉他的色彩了。

    但偶尔也有例外。

    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我梦见自己睡觉的床居然摆在一片嫩绿色的草地上,青草几乎没过了床面,风轻云淡,阳光和煦,天空特别的蓝。远远近近的小草上顶着晶莹的露珠,开着红的黄的小花。四周是一片起伏错落的丘陵。整个画面清新明快,现在回想就像电脑桌面图片。我梦见自己从象牙白色的床上“醒来”,空气清爽,沁人心脾。可坐起来的时候仿佛隐隐听到窸窣的动静,循声回头,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居然有一条铁锹把那么粗的蛇正在攀着床腿爬上来。我下意识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趿拉着鞋慌不择路地就跑起来。而那条蛇也昂着头紧追不舍,且越追越近。我边跑边回头,脚下觉得泥土松软,抬头却发现“未到天尽处,已是路尽时”,前方横亘着一条大河!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档口,脚下一滑,把我摔了出去。可没有摔到泥地上,却是一种失重的眩晕感,忽悠一下子我喘着粗气醒了过来,这回是真的醒了。虽已是秋凉时节,身上却惊出一身冷汗!

    当然没有了那么优雅高贵的象牙白色的床。我靠在北大荒大坯土炕的被垛上,点燃一颗廉价的“葡萄”牌香烟,细细回顾着那从未有过的那么亮堂的一个梦。觉得可惜只是一个梦,要是真的生活在这样美的景色中多好!可是转念又觉得,这多亏只是一个梦,要是真被那条大蛇咬一口……我说不上是失落还是庆幸。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在心里这么问自己,隐隐的有一种暧昧的感觉。这个梦多年以来我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却在自己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味。有电脑以后,我还在“周公解梦”里面查找过类似情境,可始终还是不得要领,也不敢相信他的那些“无稽之谈”。

    你说怪不怪,人每每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时就会走进迷信的陷阱。

                            2020年7月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18: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怪不怪,人每每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时就会走进迷信的陷阱”,,,       显庆大哥提了一个关乎哲学,宗教,科技,医学,占卜,联合执法的大问题。人类之所以能够进步,大概也就是能够发现陷阱,摆脱陷阱,掉进又一个陷阱,然后跳出陷阱的进程。

       中国人做梦一般梦以前,向后穿越,中国人有厚重的3000年可记载的历史。美国人则不同,他们梦将来,向前穿越,火星不按常规出牌越出轨道撞地球,搬起月亮砸自己的脚之类。因为他们没有可圈可点厚重的历史。特朗普即便做了一个穿越过去的梦,顶多能梦见他的祖爷爷在英国摆地摊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2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边走边梦,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21: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梦 系列”杂文随笔的回复之回复:

    亲爱的荒友们,笔友们大家好!
    我因为电脑网络问题,好久上不去家园网,等于与各位阔别了一年多了,自己也觉得很不像话,也想重回咱们的家园集体。最近在窦兄的督促下,写了两篇小杂文,委托窦兄帮忙发到网上。结果收到热烈的反响,我感到大家并没有抛弃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我。这让我很感动。

   关于这个“梦系列”其实说来好笑。我是被窦兄还有石预民兄“赶鸭子上架”了。《想起点什么》发表后先是石兄说“为梦正了名”(其实这篇写的是“想到”而不是“梦到”),随后我就“借坡下驴”真的写了个梦~《梦见梁兄》。这下窦兄就势给命名为“梦系列”了。得!事到如今,既是“系列”,一两篇就不行了,今天又发了《彩色的梦》。至于后面再写什么?我心里就一点儿数也没有了。
    不过好在都是写给咱们自己的荒友,正如刘军兄所说就“信马由缰地驰骋”吧!大家也不要指望从中看到什么高深大义,我也只是游戏笔墨仅供诸君茶余饭后一点消遣怡情助兴吧。
    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5 06: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年轻时大多数作的梦醒来都会忘掉,现在老了,很多梦醒来还会记得一些。而我太太相反,每次的梦醒来都记得几乎所有细节。有朋友说,醒来就忘说明睡眠质量好,记得太多细节是睡得不踏实。不知道是否有道理,然而有一种梦我却经常会作到,就是自己可以走路时脚不沾地,真的是不沾地,在空中就会换脚,不知有什么说道。

    宝安兄说梦只梦以前,我现在记得的梦都是人是故人,但很多事却非旧事。一次我太太毕业找工作,梦到一个类似地图的东西,去了那里工作。在地图上那里荒凉,是黄色的,但不远处有海湾。我太太地理不好,那时对美国各州情况不说是一无所知,但也不是非常了解。她和我说,我提醒她才觉得像是亚利桑那。那个海湾是墨西哥湾。后来果然我们搬到亞利桑那州。一到那里,我太太就说和梦里很像。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还有一次她梦到了自己同学,过了不久,还真见到了这个久已不联系的同学。后一个梦是她后来告诉我的,我无从判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5 15: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买过彩票,没做过彩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22: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云烟说不清,
尚知岁月有曾经。
边走边梦说得好,
人生缘在糊涂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12: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也梦过,接下来就写写酒话,酒活不必当,八掛也行,享受老兄文字,娱乐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20: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20-7-7 12:33
梦也梦过,接下来就写写酒话,酒活不必当,八掛也行,享受老兄文字,娱乐一下。

娱乐就是老来福,
网上情缘自所图。
有梦心知成旧趣,
其实缘在可有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7 10: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梦就像照片,有彩色的也有黑白的。我有一次梦见地震,不是我家但是我在里面,柜子晃动,桌子上的花瓶,彩色的水杯,绿植都晃动起来,感觉真真的。还有我小时候四五岁时,傍晚在我家胡同口,镶着金边的火烧云在天上飞,一会儿天上传来嗡嗡响,一架硕大无比的飞艇向头顶飞来,大人小孩都仰着头看,那震撼的景象现在还在头脑中。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存在,到现在我也闹不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6 21:51 , Processed in 0.06306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