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30|回复: 13

强子的故事:大难不死—患难兄弟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 12: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强子的故事
大难不死—患难兄弟
朱宗强

    1975年2月19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几声隆隆的巨响,在北大荒鹤萝公路距萝北县城8里地的公路上,一辆被炮声震惊了的四挂马的大车毛了。十六个马蹄儿在公路上狂奔……一场突发的事故,一场惊人的血案发生了!
    我,就是事故的制造者,血案中的肇事者。
    三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那让人心惊胆颤的一幕,心中余悸仍伴随着我。回忆是痛苦的,今天我把这段终身难忘的经历讲
来,让更多的荒友牢记当年的住事,珍惜我们现在的生活。北大荒的初春仍然很冷,原计划从山里回连回北京探亲,但有几个哥们相约过了正月十五再走,就在连队凑合着找点活干,等着回家。那一年春节是在连队过的。
    连里把供应瓦厂制瓦放炮备土的工作交给了我,这项工作需要较专业的炮手。工作挺轻松,隔三差五放上几炮,炸出的冻土块够瓦厂制瓦用就行了,没有硬性指标。炮眼都是在上冻前,推土机推出的几条二米来深的沟,从沟底掏
来的(也是我本人掏的)留到冬天装炸药放炮用。那一天上午,备土班的人通知我炸出的土不多了,明天可能就不够拉的啦,让我自己安排。早上9点来钟,我准备好了工具,雷管、炸药、导火索,走宿舍。门口有几个连队老职工的孩子一看我全副武装的,又拿了几包炸药,就跑来帮忙。小哥几个当年是我的跟屁虫,我干活时身边总会有他们几个在我左右。装填炸药和点火放炮全是我一人的工作,有小哥几个陪着,我也不寂寞。把棉袄铺在沟底,我趴在棉袄上,开始认真地作业。根据以往的经验,并没有装太多的炸药,而是在封口时仔细、认真地把炮口填实,1.5米的导火索,留在炮口外三四十公分。按导火索燃烧速度1米三分钟糙算,应该是在5分钟左右炮响。
    大约快中午11点了,我共装好了三个相连炸点的炸药后,
招呼小哥几个帮我把工具和剩余的炸药、导火索拿走放在瓦厂里,然后准备点火了。小哥几个拿着东西边走边跑,嘴里还大声喊着放炮喽。我静静地点燃了一支烟,环顾了一下周边,确实没人了,开始点燃导火索(那导火索我在点火前都做过处理,把导火索的头撕开,让导火索的火药露出来,只要一接触火,导火索即着)。边点炮,边大声呼唤放炮喽!放炮喽!我的喊声在北大荒空旷的田野中传的很远。
    我慢步走回瓦厂里坐下来休息一会,心里在计算着时间,耳朵
等着静听那三声相隔不长的炮声。脑袋里在想能多炸点冻土来,好好再歇上他几天。轰、轰、轰低沉的炮声,三炮全响了,震的大地在颤抖,碎土块稀里花拉地掉在瓦厂的房顶上。凭直觉,这几炮不错(声音较闷),一定能炸出不少冻土来。
    炮响后,我本能地站起来,准备到现场去看看成果。这时躲在门口听炮响的小哥几个紧张
跑了进来:“朱叔、朱叔快去看!公路上有辆一马车毛了,还掉下人来了!”我笑着说:“没事,放炮声把马吓毛了的事常有,谁让他们赶上了!”
    当我走出瓦厂时,公路上己经很平静,丝毫看不
有什么事情发生。当我走到放炮的地方,哈哈,真不错,十几平米的地方都现了塌陷,地上裂着一道道大口子,两米深的地下露出了未冻的黄土。这一片冻土估计够瓦厂使一个星期的了!我哼着小曲,带着小哥几个朝宿舍走去。到宿舍后,拿了脸盆准备打洗脸水,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往水房走路过女生宿舍,瓦厂的女副排长(我校同学北京知青)冲我大喊到:“你瞧你放的炮,把人给崩了!”我一楞,我没看见崩了谁啊。看她急的那样(从没敢跟我大声说过话)。我忙问:“崩谁了?”她只回了一句——陈伟!我惊呆了!脸盆掉到地上发出的响声,才让我回过神来,我发狂地跑向了连部。
     连部门口已经围了几十个人,大家纷纷议论着此事……说已在公路上
车,把陈伟送到了萝北县医院,大家等消息吧……空气好象凝固了,我早已经六神无主了……瘫软的靠在墙上,脑袋里一片空白……嘴里反复在叨唠着怎么会有人呢……怎么会是他……我的铁哥们……

    人要遇到伤心事,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半个月过去了,陈伟的
没有任何变化。我们每天不住的(地)拍打、按摩他的全身,却都是徒劳,无一处能有轻微颤动的地方,没有一点儿反,给人的感觉是呼吸都没了,真急人!大家每天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没有了欢乐,没有了笑声,只有默默地祈祷,精心的照顾,唯一支持我们的力量就是在心中千遍万遍默默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大夫一天几次
检查、察看,护士们从早到晚一次次加药……我们竭尽全力地配合着,为了不让陈伟生褥疮,我们给陈伟擦洗身体,扶他翻身,变换姿势,按摩着他身上的每个部位,希望他在昏迷中能舒服一点……但深度昏迷的陈伟任由我们每天数次的折腾,一丝反应也没有……我们哥几个轮流着,无时无刻地叫着他,和他聊天……最常说的是,小伟别吓唬我们,快醒醒吧,咱们一起回北京。我们八个人在交接班时都很少对话,生怕听到不幸的消息自己会承受不住……小伟啊!别再折磨我们了,快醒来吧……
    有一次,在大夫
列行检查时,一个大夫用火柴棍划过陈伟的脚心时,我惊喜地看到陈伟脚心有轻轻的抖动,我好激动啊!从这个细节里我认定我哥们还活着,泪水忍不住在我的眼眶里闪动起来……他一定能挺过来,一定能!
    3月下旬的一天,整个病房突然沸腾了!陈伟醒了,眼睛突然睁开了!好奇地问我:“这是在那啊?”
     
我们早已激动语无伦次了,没有一个人想起回答他问题,却是兴奋地又叫又跳,高呼着‘他醒了!’‘他活了!’大家任由泪水肆意泛滥!紧紧地围在陈伟的周围不愿离去!
    陈伟终于从阎王殿回来了!看着陈伟那消了肿的脑袋,变了形的脑袋,我的心里真是隐隐作痛,那叫不是滋味!因为我是肇事者,虽然没有一个人埋怨过我,但我知道内心的自责将永远陪伴随着我。
    陈伟整整昏迷了一个月。陈伟虽然醒了,但那白胖英俊帅气的面容没了,额头塌陷了一个坑,顺着伤口不规则的缝合造成的伤疤,让人不忍心多看……一个月啊!好漫长
,度日如年的一个月啊!他战胜了死亡,回到了我们身边。哥几个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压抑了一个月的心情,总算释放了!大夫、护士的脸上也露出灿烂的笑脸,整个三楼病房一改往日低沉的宁静,现在充满了欢乐的笑语和真诚的问候。随着陈伟的身体在一天天的变好,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因为我的好哥们儿又回到了我们身边,我感到些许的欣慰。
    要说抢救陈伟的功臣,首先不能不说鹤岗矿工二院外科病房的大夫和护士们,是他们良好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及
而不舍的精神创造了奇迹!我前面说过,周长海大夫在给陈伟做抢救手术时,是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的。那位可敬的专家叫黄展颜,是当年鹤岗乃至全国有名的创伤外科专家。不知他当年是什么职称,只知道他当年月工资是240元。黄老常来病房查看陈伟病情,指导制定诊疗方案。女护士都小我们二三岁,对护理工作认真负责,关照有佳,不怕脏累,只要有需求她们马上就来到陈伟的床前。奇迹的现虽然与陈伟自身健壮的身体底子有关,但离不开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时间长了我们与小护士们也熟识了,陈伟也醒了,年轻人的本性立即显现来,她们每次到我们病房,病房里定是欢声笑语。真心地感谢鹤岗矿工二院外科的全体大夫、护士的积极精心救治,因为他们尽职尽责的救死扶伤,才有了惊人的奇迹!
     1975年4月12日陈伟出院了,在父母的陪伴下与医护人员告别,那场面仍历历在目,所有在几个月里护理过陈伟的女护士全流下了分别的眼泪。那场面我终身难忘。
    陈伟是带着创伤后遗症回到北京的,在北京最严重时的尿崩症,一天要喝十二暖瓶的水啊!经过治疗他熬过来了,
愈了!我为陈伟感到骄傲!铮铮的硬汉!
    当时陈伟右眼视力只剩0.2--0.3,协和医院的眼科又成了他的据点,半年后,视力恢复了正常,但因创伤留下了终身的残疾,右眼外斜20度,很长时间里吃东西没有味觉,还遗憾地丧失了嗅觉。
    后来在宣武医院陈伟又接受了头骨修补手术。大夫沿耳边两侧至前额有头发的地方揭下原额头表皮,成功地为陈伟补装了一块5x8cm的有机玻璃,然后在将揭下的肉皮缝上,使陈伟的额头终于挺了起来!
     陈伟参加了工作,结婚生子,一切如正常人一样。但他失去了上学的机会。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没有再分开过。北大荒时我们是铁哥们,现在我们是胜过亲兄弟的哥们!陈伟回城后的故事要写还得写几段,留待以后再写吧。
    几十年里,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常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是肇事者,是血案的制造者,自责的我还能说什么?我宁愿崩的是我自己,也不愿崩到任何人,何况是哥们啊!这是一段难以启齿的痛苦回忆,写出来留给我们的社会和后代吧……
    带着愧疚的心情一吐为快,我释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3 12: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张照片,我俩一起回农场。放炮原址。

084b87d4a831598c9ecde1c5eb2129a.jpg
上图,2007年8月和陈伟回访农场,在当年连队我放炮旧址处,造事者和伤者合影。
a59f7bcbda4b646a6f802c7fc2cf7a4.jpg
我和陈伟在名山2007年8月在名山黑龙江边
dc61fd9399a0fc9e1e2a3344438fe5b.jpg
陈伟在原十四团工业二连(砖瓦厂)路口,墙上标语是七十年代的产物。

017e454da659bbd9eba2a3ad0730776_副本.jpg
和陈伟在鹤岗矿工总院与当年的护士妹妹们。
a46d9b4fcef45d6e4ef0f50fb590365.jpg
2007年和陈伟回农场,特意去鹤岗矿工医院看望曾经精心护理照顾的美女护士们。

eb80ba3bbbeae6754f9f6820c5c5752.jpg
5df62f53248407c1f696346fbc86add.jpg
在兵团探亲时的陈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3 16: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伟及事件发生介绍

     陈伟小名小伟,北京灯市口中学69届毕业生。69年8月赴黑龙江建设兵团二师十四团工业二连(砖瓦厂)工作。
    在连队工作积极,非常能干。曾是连队最苦最累的装出窑班班长。出事时任代理司务长去团部拉粮。
    出事前从团部装好粮后,车老板准备出发,陈伟走到右侧车前,对坐在辕马边上的同学的火,点着一根烟,啪的一声合上打火机时模仿电影“奇袭”中的镜头画面,“后边去”。陈伟平时爱开玩笑,在连队也属于啥事都敢干的“坏小子”。他的同学也是好哥们就坐到后面去了,赶车老板在左,陈伟在右,马车开始往连队方向出发了。沿当年的鹤萝公路,从我们团部到连队8里地,连队就在公路旁边。
    当马车快到连队时,车上的人发现我在距公路150米左右的地方放炮,就提示了一句,瓦厂那边放炮呢。当时不知谁又说了一句,快点赶,冲过去,车老板扬鞭马车跑了起来。正当马车在公路上和我放炮位置平行时,炮响了。满天的冻土块飞散,车上的人都在看天上时,马车毛了,四匹马狂奔,拉着一车粮食和人……有人从车上掉下来了。
前180米连队进口处,正好有人等大客车。车老板拉了车闸又紧拉缰绳,前面等客车人的拦截,马车终于在连队路口停下了。大家才发现倒在辕马屁股旁的陈伟,回头望去一路鲜血。
     这时连队跑过来不少人,大家一起截车,用最快的方式将陈伟送到了萝北县医院。但遗憾的是县医院的医生告诉大家他们没有能力救治陈伟,并热心告诉我们的荒友,千万别送二师宝泉岭医院,想救他,直接送鹤岗矿工医院。团里接到连队的报告,马上派来一辆解放卡车,十几人把陈伟抬上卡车,七八个人有坐着、蹲着、跪着,一起托着一条毯子,昏迷不醒的陈伟蜷缩在毯子上。卡车向鹤岗一路飞弛,哥几个怕癫着陈伟,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从萝北医院出发时,医生给了我们卫生员十针强心剂,让他在路上给陈伟打。后来这卫生员告诉我们,他曾在车上用手指蘸过陈伟脑袋里流出粉红色脑液(吹牛他曾吃过人脑。)这就是陈伟受伤的经过。
     鹤岗矿工二院是煤矿事故外科专科医院,是他们的紧急救助及良好的医术,挽救了陈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3 17: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荒待过的知青,像这历经危险的故事太多了。有的成为罹难者,有的不幸中得万幸。在黑土地的一声炮响罹难的四个人中,有一个是14连的于慧敏(男)。据同车组人们析述,他正在摘拖拉机后面大犁的掛钩,,,哑炮突然响了,他受伤倒在了大犁上。另一个机组人员把他抱上拖拉机,开到了开荒驻地,哦,又换了一个驾驶员开到了三连。请注意的是,时间!时间!到三连,正是中午广播,没法儿打电话。是人工通知了就近的边防部队,广播完了,电话才能打通。团里的人来了,边防哨所的人也来了。决定送小于去二师医院。半路上,于的 死亡特征已经濒临,决定先去萝北县城医院,到了北医院,小于的人生,已经走完了全程......    多年的事了,如果再谈“如果”,已经没有如果的意义了。催人泪下的是,孩子(比我大)连一张照片儿都没留下,只有一张婴儿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3 18: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上海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要出一本在北大荒亡故的知青纪念书籍--《生命命记忆》,我负责整理十二团的相关资料,通过各路办法,终于搜集齐了。遗憾的是,只有哈市知青于惠敏的照片是一张儿童照。各地知青一起想办法,几位战友最后找到于的家人,只有这样一张照片了。

8-1504111U53LG.png




225015qs0n6d6nnuud1eke.jpg
214423k4z002nggt491737.jpg



参见:
http://ms205.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14


生命记忆》简介_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09: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作者老师在陈伟病房里等待苏醒的那一段文字,我都没敢大声喘气,好紧张啊!这是关系多少人命运的时刻,太抓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09: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照片真想哥俩,年轻时都是大帅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2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宗强 于 2020-7-4 21:34 编辑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7-3 17:49
北大荒待过的知青,像这历经危险的故事太多了。有的成为罹难者,有的不幸中得万幸。在黑土地的一声炮 ...

   谢谢宋哥们的跟帖和关注。想想当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太多了。我们用稚嫩的肩膀挑起了一切!
   向当年离去的荒友致敬!
   向当年受伤的战友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2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宗强 于 2020-7-4 21:47 编辑
韩清云 发表于 2020-7-4 09:06
看到作者老师在陈伟病房里等待苏醒的那一段文字,我都没敢大声喘气,好紧张啊!这是关系多少人命运的时刻, ...

   谢谢韩姐们的跟帖!
     护理陈伟一共八人分两班,一班四个人十二小时。床边两人,地上休息两人随时倒换。大家天天盼、夜夜盼,终于他醒了。
     我们现在比亲哥们还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22: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农场得过病,受过伤,住过院的人不少,大难不死的人也有,但是,回城几十年了,一直惦记着照顾过自己的医生护士,专门去拜访她们,这样的事,第一次听说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13 16:42 , Processed in 0.15786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