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607|回复: 15

难忘岁月(二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 09: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7-1 09:36 编辑

难忘的岁月(二十六)
                              北大荒的林子
                                    
许国庆
    军马连的南面,是一片宽阔的湿地,北大荒人称“泡子”,紧连着的是一片原始状态的树林。
    下乡刚到连队,虽然己进五月,但在北大荒也只算初春季,覆盖荒原的积雪大都消溶,低洼处偶见积水,但草根的遮阴处仍见残雪,荒野里羊草、芦苇间杂,稠密的柞树棵子枝头凋零着残叶,原野依然萧条。目之所及,黄白之色,黑土地还没完全脱掉冬天的装束,大地还在沉睡。到是那远处的树林,黑压压、朦胧胧的,透着一种神密感。
    北大荒季节转换是很快的,快的让你感觉是瞬间的事。才说没变化,刚进入夏季,我们眼前的景色突然变了,黑土地上已铺上了绿地毯,芍药张开笑脸,黄花菜冒出花蕾,还有那不知名的红的、白的、蓝的各色野花在草地上竞相盛开,装点着北大荒。虽是荒原,却到处显示着蓬勃生机,远处的树林也染成了墨绿色,浓阴密蔽,更增加了神密感。   
   工休的时候,我曾站在草地上,欣赏美丽的原野,走近湿地边缘,远眺茂密的树林,好奇心鼓动着,总想着过去看一看。看一看树林深处,究竟是什么样?有什么神秘地方?但一个人始终没敢越雷池一步。
    有一次,约了几个人试探着往里面走了走,可没走多远,就进到了水草地里。有的地方感觉脚底下软软的,像沼泽地?吓得我们赶紧退了回来,只能遗憾的眺望着树林。人的欲望就是如此,往往越看不到,越感到它的神密,探奇的心里就愈加强烈。
    冬季来临,冰雪覆盖了原野,乘着封冻,进林子砍树,就成了连里一项工作。我们是很愿意进林子的。一则砍树的活不累,主要是来回道上时间长了点,一天的工作,早早就完成了;二来坐着马可以看一看树林沿途的景色,真正进到林子里,满足我们对神密树林的好奇。  
    清晰记得第一次进林子砍树。
    吃过早饭,大家准备好了砍树的工具,东北大板斧,“快马子”大锯。另一项最重要的,就是打绑腿了。老职工告诉我们:林子里的雪有的地方是很深的,差不多要到人的膝盖以上,没有绑腿,雪会灌到鞋里,用不了多久,脚下就会湿漉漉的。
    我们一共十几个人,分乘两辆大车向林子进发。
    打头的车老板是位老职工,也是位老车把式,头戴猱头皮帽,脚登高筒毡靴,身穿羊皮大衣,一位地道的北大荒人。他曾给我们讲过很多北大荒的故事。
    出了连队,几匹马拉车一路小跑,一颠一颠的,大家坐在车上,两条腿在车沿外悠荡着,一路说笑,一路欣赏着眼前的冰雪世界,满足对神密树林的向往。
    夏天所见到的“泡子”,此时己被大雪覆盖,一眼望去直到远处的林子边,平坦而洁白,没有一絲人工的迹象,原生态的环境,真正的林海雪原。阳光撒在雪地上,偶尔有折射来点点耀眼的莹光。
    “快!快看,那边跑来是啥?”有人兴奋的招乎着。大家的目光顿时聚焦在由远渐近的几只小动物的身影上。
    “那是狍子!”车老板自信的提示着。
   看的见,积雪己没过狍子腿,但那几只狍子却能高高跃起,以极快的速度,无顾忌跳跃着向我们这边奔来。突然间,小狍子停住了奔跑,站在不远处,好像刚刚发现情况不对,呆呆的昂着头,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瞧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又好像惊疑,为什么来到这寂静的世界?为什么闯入它的地盘?为什档它的道?
    狍子离我们很近了:棕黄色的皮毛,大大的眼睛,黑黑的鼻头,有的头上还长着角,面目清晰,神态可爱。车上的人们顿时都兴奋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狍子。有的急着要跳下车,想去活捉小狍子。车老板笑道:“别去了,逮不着它的。”乘车人有些失望。不知谁喊了声,“啊……”大家跟着喊“啊……啊……”喊声在树林中回荡。喊声惊醒了懵头的小狍子,发现“敌情”,小狍子转头向远处跑去,瞬间已无影无踪。马车上的人们仍然停留在刚才的兴奋中。
    车老板悠闲的说:“那是狍子,这旮瘩的人都管它叫它“傻狍子”,它跑起来,一条道不拐弯。人们一喊叫,它会更玩命向前跑,论跑它能赶的上汽车,没人能空手逮着它。”
    我们好奇的听着。
   ”狼逮狍子,那才叫有意思呢。它们逮狍子不是一哄而上。要论跑,狼是跑不过狍子的,这东西是鬼精鬼精的。它们是一两只在后面赶,狍子一惊,就一劲儿傻跑,另几只在道上截,一逮一个着,那才准呢!要不怎么叫傻狍子呢!”
    哈哈,大家跟着笑了。
   “ 啊……啊!”有人又呼喊着,幻想着再次惊出几只小狍子来。
    我还在想着刚才小狍子那可爱的呆样,“傻狍子”真有意思。
    在后来的砍树、割草的劳动中,我还偶然捡到一只狍子脱落的角,骨白色的,差不多有二十几公分长短,有两三个枝杈,很坚硬,玩了一阵子,后来,不知丢哪了去。
    进到神密林子里,我才看到这片树林的真容。林子以柞树为主,间有杨树、桦树,及其它树木,而独没有挺拔高大的松树。林子里没有朔风吹,不闻林涛吼,更不见峡谷震荡的场景,因此眼前的树林缺少想像的那种宏大的气势,这或许是不能称其为森林的缘故吧。倒是冬日的斜阳从树冠中透出,使寂寞的林子更加洁白和纯静。
    外围的树林中,树木较细小而稀疏。树林一片一片的,留有很多空档,我们的马车就沿着空档穿行。
    这次我们的任务是砍些做脚手架用的树木,所以,马车进林子后直向深处进发。
    车在林中走了一会儿,路过一个小坡地,积雪不多,树木挺稀疏的,空地上有几个土包。
    我问车老板,“那土包是坟吗?”
    “那不是坟,这大老远的地儿哪能有坟,那是地窨子,可能是过去抗联在这一带活动,冬天藏身藏粮食的地儿。”
    喔!这林子还真的很神密呀!这么偏荒的林子还有抗联活动?以前曾听说过抗联的事,从眼前的地窨子,可以想像当年的环境是够坚苦的,或许还有很多故事吧!
    马车继续前行,密林中隐约显露着一行电杆,我疑望着:这偏远而原始的密林中怎么会有电杆?电杆不知来自何处,又通向何方?修自何年何月。看电杆上密积的电线,猜想应当是电话线。
    马车靠进一片杨树较浓密的林子边上,选了块较宽敞的地方停下。眼前的杨树胸经有碗口粗细,就是我们要找的材料。我跳下车,两腿一下就陷在没膝的雪地里。大家拿上工具四下散开,去挑选合适的树木。
    我走近一棵杨树,抑头瞧瞧,树干笔直笔直的,就是它了。脱下棉手套,开始干活。
    冬季里树木有冻茬,比较好砍,先看好树要躺倒的方向,齐着根部斜着下斧,左边几下,右边几下,看看没人,顺势一推,树放倒了,然后削去枝叉,把树稍截去,好了,一棵树完成。有人再负责把树干拖到马车跟前,和车老板一块装上车。
    一棵树砍完,我扛着斧子,踏着雪,一步一陷的走向另一棵树。在没膝的雪地上行走,每一步都是吃力的,但此时我心里却是极兴奋的,有时还要跳跃两步,渐渐的感觉身上有点发热,头上开始冒汗了。停下来,把狗皮帽子两边卷上系好,顺手抓起一把雪塞到嘴里,咔吱,咔吱,嚼了几下,一股清凉雪水咽下去,很舒服的。
    在抓雪的同时,我突然发现旁边斜倒着一段较粗的枯树干,树干上有好多黑东西,我紧走两步到枯树前,惊喜的瞧着,原来是黑木耳。这是我有生第一次看到黑木耳实际生长的状态,真的太新奇了。摸一摸都己经干了,端详了会儿,摘下帽子,轻轻的把木耳采下来了,有一小捧,放在帽子里,想着一会儿拿给他们看看。
    林子里不停地响着咚、咚、咚砍树的声音,大家在忙着。
    “差不多了!”车老板招呼着。大伙把最后剩下的几棵树归拢到马车跟前,等着装车。
    趁空闲,我把刚采到的木耳给大家看,知青们都觉得新奇,纷纷问从哪采的?长在什么样的树上?我指给他们看。
    有人捧着一簇不知叫什么的绿色植物,也凑过来。我好奇的端祥着,这植物不大,两手能捧住,通体绿色,叶片呈椭圆形,很肥厚,像玻璃做的,样子跟现在家庭养殖的“玻璃翠”相似。
    这大冬天的,在白雪枯枝,灰白两色的世界里,竞有这等绿色的生命,给原野平添了一抹亮色,真真的让人惊异。有老职工告诉我们:这叫“冬青”,是冬天里长在树上的,也不常见。我试着用手掰下一瓣,揑揑是硬的,感觉是冻着的。
    即然是冬天长的,那为什么是冻着的?冻着为什么能长呢?我有点疑惑。猜想着,这东西可能是入冬前长的,冬天到来,天气突然变冷,就冻住了,呈眼前的样子。林子里能遮风,不会从枝上掉落,平时人们进不了林子,只能冬天进来,才看到了它,所以把它称“冬青”。我觉得这样能说的通。
    大家边说边和车老板装好车,然后用大绳拢结实了。还有的清点人数,查对工具。一切搞定,人们分别爬上车,找个稳妥的地方坐下。
    “坐稳了!”车老板招呼着,大鞭一甩,“叭、叭、叭”鞭声在林海回荡,几匹马用劲,大车启程了,顺着来时的车迹往回返。
    面向树林,我半依半坐在树枝的凹处,看着渐行渐远的片片树林,我幻想着:再往林子深处还有什么神密之处吗?
    极目远望:北国风光,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冰雪世界,树高林密,灰白两色,阳光透射在林中,马车在雪原上,画面简洁静謐。好一幅林海雪原水墨丹青。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北大荒,荒凉而广袤,富饶而美丽,先辈们並没有因它的荒凉而放弃它,拓荒者对它更是倾注了心血,使之愈加美丽。想想我们也是北大荒的建设者,也在为这块土地做着贡献。
    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身上感觉有些疲乏了,马车轻轻的颠簸好似摇篮,摇得乘车人眼皮直打架,索性闭上眼,享受这暂短的美好时光。

                   纪念赴北大荒下乡50周年
                   2019年12月5日写于塘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0: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timg (2).jpg timg (3).jpg u=3383032788,3403309974&fm=26&gp=0.jpg

北大荒版画图片选自网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6: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荒的老林子真是挺神秘的,对城里的孩子们充满吸引力,我虽然没有看见过活着的狍子,但是看见文章中的描写,感觉这种小动物真是好可爱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8: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一段
  1. <font size="6">我曾写的大山里:</font>
复制代码

          山里工作是临时的,十二团每逢冬季都要协助林场工作。这次上山的活儿是“倒套子”,即用牛爬犁从山上往山沟棱场运木材。我与龙军来自不分伯仲的两个大农业连,我为十四连,龙军十五连。他是车老板儿,这次是赶着牛车顶风冒雪上的山。“倒套子”这活儿,要指望各连带上山的辕牛。一具牛套子,俩人一副架儿,主角是老板儿,驮载圆木下山的套子全凭他驾驭。次者副手,行话“跟套子的”。
      倒套子,活儿累,且危险。雁飞不到处,人被名利牵。山里一月工资净落七十多元,那年月是八级工的薪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们做了当年勇夫,也实属无奈。我与龙军虽不是一副架儿,投缘,渐行渐近,成为莫逆。那时我们正年轻,活儿虽累,无牵无挂,倒也洒脱滋润。
      林密成屏的山里,天亮得晚。有时我们几副架儿搭伙儿,顶着平明月色赶着牛套子上山,一拉溜地排成队,活脱一支越境偷运的“牛帮”。一天定额两趟活儿,及早不及晚。
      登上山顶,天光初媚,漫山雾气氤氲开来,清新飘逸,烟蒸霞蔚。小兴安岭原始莽林冬景素著,与浔江秋色,枫叶荻花的妖娆媲美,绝非逊色。
      选中一棵伐好的枧子,合力捆在爬犁上,小憩一会儿。抽烟,神聊,养精蓄锐…… 旋踵下山,即是奔雷电掣,险象环生地挣命。
      下山无道可言。道是爬犁承载着重木开创的。有经验的老板儿,常选择并不宽敞的小道。另辟奚径,只要慎重通常比较顺畅。而被众多爬犁拓宽的道,圆木在惯性作用下容易横滚。简陋的牛爬犁不具备GPS,辕牛会使向前或向后的力,横向扭力无法掌控。发生横滚,即是“人仰牛翻”。沉舟侧畔千帆过,不是玄说,几乎每天都有“血色浪漫”上映。
      刚刚冒过险,惊怵未定的翘楚“提起裤子忘了羞”,抑或都这样,把曾经的“险象”纳为谈资,津津乐道。以至他们返城后,谈及“曾经的十年”也乐此不疲。“曾经的十年”何尝不是颇具漫长特色的“险象”?!语焉不详。
      三个月后,林场工作结束。我坐在返程的卡车箱内,与龙军像有说不尽的惜别的话,龙军他们要赶牛车下山。龙军没忘予我的赠言。他认真地告诉我,是“傲慢”。错愕,欲言又止,还是情愿地点了头。汽车开拔。
      如能谶出,这一别竟是三十年,我会毅然跳下还在缓行的汽车,与龙军一起慢慢悠悠,訇訇殷殷赶着牛车下山。饱赏,满目雪莽林茂,银装素裹;尽享,弥足珍贵的挚友之情。
     龙军是我肝胆相照的一个朋友。他对我的评价,只两个字,殷实厚重,一语中的,知往鉴来。但也不尽然。鲁迅才谓真傲慢,他的傲慢有资历,有学识,有骨气,有仗恃,鲁迅傲慢在黑暗中,不为寻求光明,只想在黑暗中捣乱;我之傲慢,一穷二白,是和自己的前途作对,让本已渺茫的前途雪上加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9: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7-1 18:07
附一段
          山里工作是临时的,十二团每逢冬季都要协助林场工作。这次上山的活儿是“倒套子”,即用 ...

北大荒的树林子是很神秘的,有一年的冬天我们坐千里马拖拉机去莲花泡砍左树条子。我们还到了老魏头的家,可惜老魏头没在家。半路上还看到了一个无名小岛,老班长告诉我们说,这是一个封闭的小岛,是专门治一种病的,怕传染,在这儿封闭治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20: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山老林故事多,
传闻皆听老板说。
坡高路陡难驾驭,
危险承载一大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 20: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7-1 20:49 编辑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7-1 10:22
北大荒版画图片选自网络

窦老师谢谢您的关注,还经常发些图片相配,真真的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20: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故乡的我 发表于 2020-7-1 19:28
北大荒的树林子是很神秘的,有一年的冬天我们坐千里马拖拉机去莲花泡砍左树条子。我们还到了老魏头的家, ...

        老魏头的故事在咱们网上看见过。      2014年回访名山时,去老团部谒見一个鳏居的老人,他曾经当过彭德怀的机要员。找到了他的家,进了院子,屋门也是不锁的,人不在。在供销社门口看见他啦!想说的就是,他家也不锁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09: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7-1 18:07
附一段
          山里工作是临时的,十二团每逢冬季都要协助林场工作。这次上山的活儿是“倒套子”,即用 ...

上山伐树及归垛的活,听干过的人讲过:一是累,二是危险,记得七一年冬天,连里组织了几个人,准备随团里一起进山伐树干活,我也在其中,但不知何故取消了。相比较进林子砍树还是挺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12: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7-3 11:02 编辑
云淡风清 发表于 2020-7-1 16:06
北大荒的老林子真是挺神秘的,对城里的孩子们充满吸引力,我虽然没有看见过活着的狍子,但是看见文章中的描 ...

    军马连紧挨着林子,还有大片的草地,尤其冬天常常看到小狍子3~5成群从草地上过往,长的和小鹿相似,大大的圆眼看着挺机灵的,可偏偏被冠以傻狍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9-25 07:33 , Processed in 0.08592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