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86|回复: 4

眯着眼睛看纹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4 12: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眯着眼睛看纹身
冯绪杰

   自诩不是个守旧的人,夏天看到满街纹身的俊男靓女们,总是感觉怪怪的,也许跟不上时尚的潮流。小时候在电影“六号门”里看到“恶霸打手”亮出身上靑虚虚的龙虎纹身图案非常惊诧,从潜意识里认为“纹身的都是坏人”,以后再看港台电影更加深了这种印象。孩子小的时候我告诉他“你长大以后敢纹身,打折你的腿”。

   喜欢看NBA,当年的偶像是“飞人乔丹”“大虫罗德曼”,你看人家罗德曼浑身上下都布满了各种图案,乔丹身上虽然图案不多,也够人看半个月的,纹身随着他们精彩的球技带来了风光无限。中超球员们虽然球技一般,身上的“花里胡哨”似乎也在彰显“个性”。梅西堪称球王,球场上奔跑时,抡起来那两条胳膊,根本没看不出他是什么肤色的人。拳王泰森臂膀上纹了个毛主席头像,是崇拜还是有什么用意?搞不懂,运动员嘛,可以理解。我对纹身的憎恶似乎退了一步。如今纹身已经传染上时尚的年轻人,看着挺文静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个“印记”。其实,情侣弄个小小不然的“情侣纹”还可以理解,太多了叫父母们情何以堪?孩子有个朋友叫“刺客”,是纹身早期的爱好者,前胸后背纹了两条龙,比梁山好汉“九纹龙史进”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曾说:“这小子夏天赤膊上街,像个黑社会,一般人都会退避三舍”其实那是个挺懂事的孩子。一位姥姥对外孙女说:“你要找一个在身上画画的男朋友就不许进门”。太太的同事有个文静漂亮的女儿,数次恋爱不成,男方家长都嫌女孩有纹身,估计这些家长有与我一样偏见。经不住诱惑的儿子,几年前在肩膀纹了个图案,让我愤怒不已,虽然没有“打折他腿的”冲动,还是昏天黑地的数落一番,而后还贱骨头般的问:“纹身时疼吗”。记得罗永浩教课时语录:“现在的年轻人,头上染的五颜六色,耳朵、鼻子、嘴上叮叮当当挂了七八个铁环儿,两条裤腿像麻袋,穿的像头疯狗”,引得课堂哄笑。这哥们似乎也与潮流不符,不过后来他生产出的锤子手机还是挺好用。


   如今的年轻人将纹身与“时髦”“酷”“炫”“艺术”联系在一起,各行各业的白领们促进了城市的开放性和现代性, 而纹身如染发、美甲和整容一样, 成为自我表现的方式。有人说: 纹身的过程在疼痛中彰显浪漫和个性。崇尚纹身的现代新新人群,具有比老一代人更加强烈的开放意识。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总是感觉世风日下,在新事物面前喋喋不休的“抱怨”不足为奇,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代沟。你看满大街步履匆匆的、或乘汽车或地铁、在车厢内如沙丁鱼般的拥挤在一起的年轻人,大多耳朵里都塞着耳机,都是音乐爱好者?未准,估计是一种减轻大都市生活工作压力的方式,也许纹身也是。朝阳区三里屯、西单大悦城是时尚潮人的聚集地,来到这里的许多年轻人们低档裤。虎皮裙着装怪异,尤其夏日能观赏到各种光怪琉璃的纹身,仔细端详品味,交谈下感觉都是规矩的好孩子,离我想象中的“凶神恶煞、面目狰狞、好勇斗狠”相去甚远。我一直在揣摩纹身者的心理状态。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有研究表明,相比起无纹身者,有纹身者更易怒、叛逆,言语侵犯的可能性更高。研究发现,几十年前在学历等社会背景相似的情况下,纹身者多为侵略性更高的人群。似乎此类人群在面对生活的不顺时,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纹身来排遣内心的愤怒,同时宣示自己反抗的情绪。近年来,纹身摇身一变成为社会潮流,人们对纹身的态度大有改观,称其“人体艺术”,甚至连英国首相夫人萨曼莎.卡梅伦也有纹身。当时尚潮流风起云涌时,就完全说不清楚“艺术”与“潮流”的孰是孰非了,“存在就是合理的”这话有道理。


    据说纹身界流传着“男不纹凤,女不纹龙,不论男女,不纹鬼神,不纹经文,不纹猛禽,画龙不点睛”,是什么道理?真不清楚,估计已经纹身的都市时尚男女们也未必清楚。美国心理学家调查:在美国有40%的男人有纹身。他们还说:“谁他妈告诉你有纹身的就不是好男人?他们又说:遇到有纹身的男人,你不嫁就是傻子”,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教授说:“纹身是自我的象征,当一件事情让你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就想把他刺在身上。所以,纹身能透露兴趣、喜好、文化、喜欢的音乐,甚至信仰,每一处都代表独特的自己,也表示想要展示自我的渴望”,说的是啊。女孩们的偶像贝克汉姆浑身都是图案,走在哪里都会引起女粉丝们的尖叫,是他的气质使然还是纹身搭配的合理,一个足球运动员而已。北京城有多少纹身的人无从考证,纹身的心理状态也说不清楚,我只是好奇。有时我在想:各种猛兽都有一身被人类觊觎的华丽皮毛,稍不留意,就会被人类剥下来制成时尚的外套,它们能不能进化到把皮毛安个拉锁,被人类剥下来再长出一层,再不济,给它们纹个身,真若如此,这世界多可怕。


   我还在继续告诫儿子:“即便你是个好男人也别再纹下去了,老爹我受不了”。也许到了夏日,我领着小孙子街边散步,他在我身边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满街纹身的“叔叔阿姨们”仰头对我说:“爷爷,他们身上真好看,我也要画一身”,我会重复教训儿子的话:“你要敢纹身,打折你的腿”。
                                                                    2015年3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4 19: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吾辈早知纹身丑,
如今思维已难扭。
记得二战有灯罩,
艺术酸楚不敢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4 20: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玩过一种印花。这种印花一分钱就可以买一张,上面有各种图案,有飞机大炮的,动物的,花卉的。 玩儿的时候可以撕下一个小图案,抹上唾沫,然后贴在胳膊腿儿上,过一会儿揭下来,胳膊腿儿上就会留下那个图案,与刺青差不多,有些像 用钢笔在手腕子上画手表效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4 21: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红花贴脑门,
揭下印痕挺有神。
闲扯一时存乐趣,
嬉戏打闹笑一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6 11: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博览 发表于 2020-6-14 21:24
儿时红花贴脑门,
揭下印痕挺有神。
闲扯一时存乐趣,

张兄顶贴方式别出一格,佩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6 21:57 , Processed in 0.08133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