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56|回复: 8

难忘岁月(十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0 07: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6-12 11:38 编辑

难忘的岁月(十九)
过    关
许国庆

    深秋了,忙碌了好些日子的人们,盼来了连队放假。早晨,我看看窗外天气不错,正好晾晾被子。急忙起床,把被子抱到屋外,搭在宿舍窗前的晾衣绳上。看看被里面,本来白色的布,感觉颜色有点变,闻了闻有点怪怪的味道,顺势扯开缝着的被头,好吗!衔接处泾渭分明,难怪有味了。算算来北大荒已经​半年了,从家带来的被子还原封未动的盖着。这多半年,整天泥里滚,汗水泡,也没处洗澡,身上的分泌物都粘在被子上了。
1
    脑子里突然跳出个大胆的念头:今儿洗被子!可又细想,自己从来没拆洗过被子,决心好下,怎么实施呢?

    对初到北大荒的小知青来讲,不单要过劳动关,生活关更是一道难题。像洗衣服,洗被子的事,有些知青大男孩从不涉足。一些人宁可脏着穿,以至偷偷把脏衣服仍掉、烧了,也不会(不願,或懒得)自已动手。
1
    半年来,我学着洗衣服,自信觉得己经过关了,针线也略有小动,但像拆洗、缝被子这样“大工程”还没搞过。

    我两只手搭在被子上犹豫,反复思考着。初步定了两个“方案”:首先是下功夫自己努力完成,因为以后时间还长着呢,在北大荒要学会生活,得学会拆洗被子;二是实在、实在完不成了,再请求女同学帮忙(这是迫不得己,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1
    “干!房子都能盖了,就不信缝不了床被子?缝不好还缝不上吗!”我自语着。
1
  我先仔细看看被子的“结构”,咱也得做到心里有数:被头是缝在表面的,这没问题。被里包着被面,四周的边勉的匀称一样宽,四个角折个45度角,被子中间还缝了三趟线,每一针都要缝透了。好了,这就是被子结构的全部技术资料,牢记在心。
1
   我把被子抱回了宿舍,三下两下把被子拆了。没起床的“懒汉们”惊呀的看着我:你疯了,刚才是晾被子,怎么又想起拆被子?你会做吗?一串的质疑。不听蝲蝲蛄叫,我行我素。
1
    接下来​洗、晾一阵忙活。午饭前被单己经干了。午饭后我把想睡午觉的哥几个都叫起来,让他们给腾地儿,开始了我的“工程”。
1
    静下来想想拆被子的过程,来个反向操作。先把被里平铺在炕上,反面朝上,再展开棉花被套,上面铺上被面,检查四边都留一样宽了。有好奇的伸着头看新奇。“别光看着,也过来帮着抻抻。”  我边招呼,边炕上炕下忙着。
1
    接下来拿针缝被子是关键是难点。我找出临下乡时妈妈给准备的针线,不由自主想起了妈妈,如果在家……嗨!如果只是如果,眼下是北大荒。有点走神了。
1
    缝被中遇到了三个问题:一是拿瓦刀的手要拿钢针,说的容易做起难,拿不稳,拿不住,扎不准。好在半年来钉过扣子缝过手套,拿针己不生熟。随着一针针的完成,慢慢的就拿稳了,由开始的一分​钟能缝一针、缝两针……
1
    二是每针都要把棉被扎透。开始不会缝,试着缝了几针一看,结果把下面的褥子缝在一起了,引起旁观者哈哈大笑。拆了重来吧,这样重复了若干次,才有所领悟。
1
    三是扎自己的手。为防止再把下边褥子缝上,右手就得在下边托着。我左手拿针(左撇子)往下扎,又看不见下面,一下扎在自己手上,疼的急忙抽手,手指上挤出了血珠。好在拿砖的手已磨出了茧子,扎就扎吧,自己扎自己,怨不得别人。这样扎了一次又一次,扎的长记性就好了,这可能是应有的过程吧。
1
    经过反复的磨练,多次的挨扎,用时整整一个下午,晚饭​前终于完成了缝被子这“宏大工程”。
1
    哈哈!我会做被子了,会做被子了,激动的几呼要喊出来。望着劳动成果,我给自已的作品打80分,但心里是100分的高兴。同宿舍的哥几个也都投来赞许的目光。
1
    在日后几年北大荒的生活中,我拆洗被子就如同洗衣服一样不再称为难事了。
1
    接下来的日子,对那些坚持不拆洗被子的哥们儿,有的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可以自豪的给他们当“师傅”,或搞“输出技术”  或实施“对外援助”。
1
    缝被子——在北大荒我又学会了一项生活技能,算是闯过了又一关。
1
    人或许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

                纪念赴北大荒下乡50周年
                2019年7月26日​写于塘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11: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9b5ab56052d0498191767ee70c7cee9a.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17: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6-10 17:39 编辑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虽然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那时的被褥是知青的半个家当呢。就像今天的农民工,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自个儿的被褥,噗到哪哪里就是第二故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17: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第二故乡的我 于 2020-6-10 18:01 编辑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6-10 17:37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拆洗被子,做被子确实是我们到北大荒后的大难题学会做被子很不容易,尤其是男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19: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涩之时也缝纫,
补衣缝被如被困。
几番无奈自练习,
驾驭生活靠勤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0 22: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如果有个16~17的大男孩,在家会做被子,在网上一传,也许是大新闻。可那时就是现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1 05: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国庆 发表于 2020-6-10 22:48
现在如果有个16~17的大男孩,在家会做被子,在网上一传,也许是大新闻。可那时就是现实。

做被子很不容易,那时确实是我们去北大荒的人需要过的一道坎尤其是男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1 1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缝被子确是一件较难的事。我第一次未敢自己缝,而是求一位女同胞帮忙。她热心、认真又手脚麻利,很快就完成了。我后来也学习她的做法:小针脚、斜进针,真是又快当、又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15: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国庆 于 2020-6-11 21:00 编辑
姜永年 发表于 2020-6-11 11:37
缝被子确是一件较难的事。我第一次未敢自己缝,而是求一位女同胞帮忙。她热心、认真又手脚麻利,很快就完成 ...


   如今的爷爷们(姥爷),有下乡经历的,当年都面临拆、洗、做被子的难题。求女同胞,真的不好意思,一回可以,可也不能总求。自己做,不会!十六、七的大男孩陷入了两难境地。人生很多事情真的是被逼出来的。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也够可爱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6 21:27 , Processed in 0.09946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