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23|回复: 7

探金队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6 13: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朱宗强 于 2020-5-6 13:18 编辑

探金队的故事
朱宗强

    写完“八年了,别提他啦”,发给连队的荒友看后。孙燕博提示我说说采金的故事,让我又一次思绪再燃,提笔将探金队的情况写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在北大荒几年里,种地、播种、施肥、锄地、怀谷子,盖房、打草、伐木,到砖瓦厂后又学装窑、码窑、出窑,真是啥力气活都干了!但参加探金队,亲密接触掏金的经历,让我长了不少知识。

    七五年因得了胸膜炎(干活累的),在连队干些轻松一点的活,冬天给瓦厂备土,制瓦。快到年底时,突接团里成立探金队要从砖瓦厂抽人,我被抽上了。

    探金队共七人,有十四连两个老职工,姓刘的老职工是队长。我被委任为副队长,张林任采购员负责后勤。老职工和刘江、李连启和本地青年小郭子是队员。我们去的地方属四方山,地名叫花泡。

   七五年正是邓小平第一次复出,国库黄金储备基本没有了。邓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大抓、紧抓黄金工作,增加国家的黄金储备。据说当时工程兵开山炸石,从石头里提取黄金,全国都在努力。花泡这地方,勘探队勘探过,方圆二里地金子储备近二吨。咱团成立探金队,目的是看看是否好采,如方便采金,准备进行开发。我们这支七人小分队是先行的尖兵。

    七二年上四方山伐木我到过花泡,当年只有一个打猎队十几个人,几十条狗。有两栋房子,相距百米之间。一间住人们房子,里外间,外屋做饭烧炕,里屋是—大间,一面能睡十几个人的大炕。十几个打猎队的猎人都睡在这大炕上。炕上两个炕桌,是他们吃饭喝水的地方。墙上挂着各式猎qiang,单筒、双筒都有,qiang擦的亮晶晶。让人能感受到猎人们都非常喜爱自己的家伙式。刚下车往猎人屋里走时,山坡上一具具没毛的动物尸体遍地全是,足有几百只。我还纳闷呢,这么多的肉,咋不吃呀!那年代可是缺吃缺喝,食品匮乏的时候呀。山坡上还趴着近百条猎狗,那些动物尸体,狗咋也不吃呢?后来才知道是猎人下夹子夹住的黄鼠狼的尸体。想想心里直发毛!因第二天也能搭车去四方山,放下行李,就在门前屋后瞎转悠,眼睛还要看着地下,生怕踩到那黄鼠狼的尸骨和趴在地上的猎狗,怕狗咬我(当时对猎狗的习性一点都不了解)。正好一个猎人背了—个大网兜带着十几条猎狗回来了,网兜里有不少猎物,好奇心级强的我紧跟着猎人,想看看,他的猎物是什么。猎人走进离住的地方百十多米外的一间全是用木头搭建的大房子(当时花泡只有两栋房子)。当他推开门时我惊了!正中间木案子上两只开了膛没有脚掌的黑熊,每只都应该在五百斤往上。再看地下,几只大大小小的野猪,妈呀!这是间存放猎物的库房。要不是那猎人带着,我可不敢进!再看钉满了各种动物的两面墙,大多皮子我认不出,只感觉真开眼!猎人把大网兜打开,把里面的战利品倒到地上,妈呀!是十几个黄鼠狼,我正惊讶咋那么多时,猎人手往房顶上一指,哎哟喂!房顶上吊着几百个小皮筒子,全是大尾巴的黄鼠狼皮子。天呀,数都不好数。出了门才想起这满山坡的尸骨,皮被扒掉后就随手扔了。黄鼠狼大家都称它为仙,—般没人招惹它,据说,要是招惹黄大仙,会招上麻烦的(关于黄大仙的见闻以后单讲吧)。住屋里走时看见有两个猎人在房子边上烧火做什么,走到跟前一看,一口连队做饭的大铁锅正在烀倭瓜,不时还要上点加苞米面,大铁铲子在锅里来回翻动。我问烀这么多倭瓜给谁吃,人家头都不抬,说了一句,给狗吃。明白了,这是喂狗的狗食,听说在册的猎狗是有粮食定量的。晚饭是和猎人们一起吃的,昏暗的油灯下我才仔细地打量他们每一个人。奇怪的是这十几个三四十岁的壮汉,几乎都有残疾。有脸上有疤的、缺胳膊的、腿脚有毛病的,四十多岁的壮汉队长近看他时才发现他是一只眼。为什么?这个迷团至今也不好解释,我各人认为,可能他们伤害的生灵太多了,尤其是惹了黄大仙了。其实打猎是一份既艰辛、又危险的一项工作,真不是谁都能干的。睡觉前聊天时才知道,他们身上的伤全是野猪、狗熊给伤的。为追猎物他们沿着猎物的足迹在雪地里一天要走几十里地,冻伤也是常有的。甚至还要住在山里,一小堆火、一把雪、一口干粮,第二天接着追。想着他们的不容易,多苦呀(现在想他们那时也是为了完成任务,只是度日的方式不同)。满屋的烟叶和煤油的烟味,昏暗的屋里只有一伙大男人的酣声……

    花泡我又来了!几年后花泡这地方已经变成了萝北县的知青点了。房子多了、人也多了,男女都不少,已经形成了一个屯子,还挺热闹的。留给我们住的地方是两大间屋子,外屋放工具,靠里屋有一个灶台,正好当厨房用。里屋对面火炕,一边睡仨,一边睡四个。安顿好,队长老刘开始分配工作,由他带另一个老职工,刘江、李连启、小郭子五人明天开始去找探金的地方,我负责给大家做饭,张林马上下山去采购大家需要的粮食、菜等物品。

    收拾好铺盖,把灶坑里火点上,一会不大的屋子里就热气腾腾,几个人齐动手,瞬间把里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我和张林做饭,烙大饼、炒土豆丝、溜大白菜,人少油多,称得上小灶了,哥几个吃的那叫一个香。原来的主人留下了一个炕桌,正好够我们几个吃饭、打牌用。

    第二天吃过早饭(两顿饭),队长老刘告诉大家,从今天起我们所有用的工具,为了讨吉利(据说是老辈掏金人的规矩),全部要带上金字。铁锹变成了金锹,洋镐变成了金镐。什么金铲子、金簸箕、金袋子,必须全带金。哥几个裹着棉袄,腰里一条破麻绳—系,扛着所谓的金锹、金镐出发了。天黑他们回来时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我赶紧问挖的怎样?刘江告诉我,你妈就没法挖,那镐刨下去就—道白印,根本就刨不动!北大荒的冬天地面冻的跟石头似的,刨不动很正常。想招吧,后来他们弄了不少树枝和草,在地下烧地,烧了半天还真管点用。回来时在挖的坑里放了不少草保温,明天再挖。

    晚饭后是哥几个最欢乐的时候,小炕桌上玩拱猪,带惩罚的。谁要被拱出去,就要从小炕桌下面爬过去,每天不知要爬几次。爬的人要在炕上扒平,然后一点点向前爬,胖一点也过不去,旁观的乐的前仰后合。全屋的人一块起哄,不合规矩的必须从爬。没有半导体收音机、没有报纸,每天晚上拱猪成了哥几个天天解闷找乐的节目了。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做饭,刘江出去溜达,没想几分钟后他就跑了回来,手里拎着一只冻硬的野兔跑了回来,他说就在屋后的树林里捡到的。刘江常上山知道山上打猎下套的规矩,猎物谁见到都可以拿走,但必须要把套子给人家留下。下午张林回来时兔子也化了,他把兔头钉在案板上,三下两下去把完整的兔皮扒了下来。晚上红烧兔肉外加把兔子腿上的肉剔下来,又整了熘兔肉,哥几个吃的赞不绝口。套的野兔给了我们提示,晚饭后哥几个齐动手,一会工夫几十个兔子套就做好了(用旧钢丝绳一股股破拆,一根最细的即可)。第二天一早,刘江、连启、郭子三人就出去下兔套去了。

    每天哥几个仍去挖掏金的土坑,我和张林就琢磨给大家换着样整吃的。自打下了兔套后基本上每天都有收获,最多一天溜套子弄回三只野兔(偶尔也把别人下套的猎物给顺手溜回来了)。哥几个每天挖坑挺辛苦的,好容易挖到二米多深的地方就挖不动了,下面是老冻,架火烧也不管用。换地仍然如此,听说金矿要在地下三米左右的地方才有。为要完成探金的任务,他们只能挖—个坑,弃一个坑再挖一个,天天如些。

    张林下山汇报工作和弄粮食,还想给大家整点猪肉解解馋。走时嘱咐我盯着知青点那边,看看有什么猎物肉卖。我因很多事都要找知青点的后勤部门帮忙,和他们整的也算半熟脸。收拾完了正想出去时,门外有人叫我。推门一看正是知青点管后勤的司务长小王,大哥(因为聊过,他知道我是北京知青,比他大两岁,他一直叫我大哥),点上的老金头打了个黑瞎子和两只野猪,你还不整点肉去。我这叫高兴,穿上棉袄就跟他到了队部。一大群男女本地知青围在牛爬犁看,爬犁上一只足有六七百斤的大黑瞎子膛被开了,四只熊掌也没了,迎面朝天吱楞着。爬犁上还有一只也开了膛,三百斤左右的野猪和少半个野猪屁股。咋回事呢?

    到花泡后就听说打猪队散了,但留下一个朝鲜族所谓的老头,估计也就四十多岁,大家都叫他老金头。据说老金头有任务指标,每年要上交几千斤山里的野物,老金头是老打猎把式。每天就是带着十几条狗在山里转哟,听说qiang法绝对牛逼,说打左眼,肯定打不着鼻子。这回可看见老金头的本事了!我当时还问,这子弹打在熊那啦?就看那赶爬犁的小伙一低头,从那狗熊脑袋最中间拿下一团草,我这才清楚地看到一个比大拇哥还粗的血窟窿。这时小伙子开始给大家讲述打熊的过程。早上队里让我小张套牛爬犁跟老金头去拉昨天打的两只野猪,走了十来里地,那群狗疯了似的狂叫。老金头说你俩跟着我慢慢走,前面就到了。走着、走着,我们全看见了,前面是一个大黑瞎子,小张转身就跑,我也瞬间就爬树上去了。再看老金头,往前走了几步,举起双筒猎qiang往天上打了一枪,把我吓的抱着树哆嗦。再看那黑瞎子,站起身,好像在寻找什么,这时老金头的qiang又响了,就看那熊瞎子一下就倒了下去,那群猎狗立即围了过去。等老金头叫我过去时,那狗熊的膛都开了,那群猎狗喝血的,吃下水的,各自忙各自的。我是一步一挪过去的,心、肝都快吓出来了!老金头给了我一句,你还爬树,那黑瞎子可比你爬的快多了。老金头又说,你看看,这三百来斤的猪让黑瞎子给造的,就剩这—块了。这时我才发现被黑瞎子吃的一头野猪,只剩了小半啦屁股了。他把黑瞎子和野猪用爬犁拉回来时,就像是英雄凯旋,那叫一个美!后来他们称了一下那黑瞎子,足有八百斤。正好我想买野猪肉,和那司务长哥们一说,他爽快地答应了我,并把黑瞎子吃剩下的那半啦屁股给我了。也没上称,算20斤,3毛一斤,6块钱。我把那野猪肉扛回我们屋,哥几个回来那叫高兴!你掂量一下、他掂量一下,都说得30斤往上。这回好了,又是顿又是炒,哥几个天天都有荤腥吃了。

    我们这几个人挖金的天天去挖坑,我和张林就天天捣鼓吃什么,今天烙饼、明天蒸花卷、后天整个炸酱面。菜吗,老三样,土豆、萝卜、大白菜,反正是吃的哥几个嘴里冒油。到了晚上就打牌拱猪,哥几个有些乐不思蜀了。

    一个多多月了,掏金的坑挖了不少,因为两米以下全是老冻土,团里又无法配备机械,探金队准备撤离了,临行前听说团里领导要来看看。队长老刘说,咱们咋也得整点金子给领导看看呀!第二天带这哥几个在别人(不知什么时间)掏过金子的沙堆上,用金簸箕折腾了半天,十几粒金光闪闪的小沙粒,装进了一个红色的金袋子里,眼神不好的都看不清。团参谋长来了,到现场看后,回到屋里,先表扬大家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为探金做出的贡献等等。当他打开比火柴盒大一点点的金袋小后,惊讶地说,看到了、看到了,花泡这地方确有金子!等时机成熟了一定要再来开发。我们的探金任务完成了,萝北县四方山花泡确实有金子!

    四十多年过去了,听说后来萝北成立了黄金公司,用先进的采金船设备采金。不知花泡埋在地下的金子是否见了天日,是否进入了国家的金库?


                     2020年5月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6 16: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十四团战友――“强子”来“家园”一聚,虽说在“家园”初次见面,但相识在2012年祖山自驾游,说来已是8年交情了,在“宝坛”拜读了不少你的兵团回忆,说来咱两还是同生日的兄弟那!
DSCN4220.JPG

13.6.18(1).jpg

复件.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6 20: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mym 发表于 2020-5-6 16:14
欢迎十四团战友――“强子”来“家园”一聚,虽说在“家园”初次见面,但相识在2012年祖山自驾游,说 ...


马雁,强子是土豆铁哥们,他讲的探金、淘金,猎人故事很新鲜。
欢迎强子兄弟光临名山家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7 10: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宝安 于 2020-5-7 11:00 编辑

精彩的故事,长见识了。太棒了!
一般称狐狸为一个仙儿,狐仙儿,黄鼠狼,是半个仙,黄半仙儿,又叫黄皮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00: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命名_副本55454.jpg 未命名_副本21121212.jpg 版画选自网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9 22: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宗强 于 2020-5-9 23:06 编辑
mym 发表于 2020-5-6 16:14
欢迎十四团战友――“强子”来“家园”一聚,虽说在“家园”初次见面,但相识在2012年祖山自驾游,说 ...

马雁兄好,咱们确实是老朋友了!能来名山家园是土豆哥的推荐,在此,先给名山家园的各位荒友们问个好,祝大家健康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9 23: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5-6 20:14
马雁,强子是土豆铁哥们,他讲的探金、淘金,猎人故事很新鲜。
欢迎强子兄弟光临名山家园!

豆哥好!自在宝坛相识后,对老哥待荒友的热情一直感动着!大荒的情怀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如此深厚,有情有意的人、感恩的人,才能有,那一段悲壮的历史早已深深印记在我们的脑中。我们都在步入老年,能写些回忆的文章、故事,与大家分享,也是一种动手、动脑的锻炼。名山家园中有不少老朋友,强子在这再次问候大家!愿名山家园越办越好,我会常来看望大家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17: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精采,很新颖,在十二团还真没见过熊瞎子。我们那只看到过狼野鸡什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5-31 19:01 , Processed in 0.08644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