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00|回复: 3

散文诗(1-2)犁 走进雨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2 20: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散文诗(1)



    前方,立着一张犁,那是我们的祖先。
    原野上,烂熟了太阳的日子,拱动我们祖先的血脉。脉管内发育着黄河,脉管旁丛生着昆仑秦岭。这是从盘古到我的祖辈,用犁雕凿他们名字的堆积。
    男人是张犁,一生犁不息。
    弯弯的犁弓,使我想起了父亲的脊背。悠悠岁月,父亲总是弓着腰,背着月亮犁出太阳;母亲总是在父亲后面播种星星,用泪水浇灌。春夏,葱绿着我们的灵魂;金秋,收获着我们的思想。
    父亲老了,那张犁却依然年轻。
    父亲要把爷爷用过一辈子的那张犁传给大哥,并郑重地说:“犁尖上长着我们祖先的舌头,你要好好干!”大哥不屑一顾,说他要在这一片雄性的沃土上,开辟出一弯河、一条江、一汪洋,最后把牛变成鸥,把犁变成船,去寻找对岸。
    爷爷不能做声,父亲没有做声。
    许多许多年以后,人们一定会说:“我们的祖先是一海鸥或一帆船。”
(原载于《农民日报》1996年6月2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2 20: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20-4-23 11:59 编辑

散文诗(2)
走进雨伞


    我已经走出的,是故乡丹阳的一首童谣。
    童谣淋湿了我的头发、脚印和透明的心。
    我想走回去,岁月却给我们划上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在路上,我举着两只稚嫩的手掌,像欣赏两片绿得发亮的竹叶。老屋北面的那丛细竹,如今是否正风雨潇潇。
    渐行渐远无涯时,我最想再一次趟过外婆那道潺潺不已的童谣,或者走回辐射着眷恋的家,吃一顿奶奶做的香喷喷的大麦粥。然而,老人已不在人世好久了。
    我欣赏着窗外明净的雨声,如同欣赏那首记忆中的童谣。
    是谁在思念我,抑或在诅咒我!
    这雨下得如此缠绵,缠绵得想把男儿的雄心磨灭。
    我的雨伞已丢失,或者,我从未拥有过雨伞。我在风雨中行路已经很久了,生命已被一路风雨湿透。我还惧怕什么风雨,还需要什么雨伞呢?!只要我和我的灵魂还没有被风雨浇灭,还在点燃着生命的火把前行。
    我无法想象思念的感觉,却能接受一切恶毒的诅咒。
    有谁将为我撑一方晴空,让我的心不再染一丝细雨?!
    承受着生的艰辛和爱的苦难,我还是渴望小憩的驿站。给我撑起一把红花的雨伞吧,让我把头伸进来,让我走进来,挽住故园的童谣和微笑。让我们共同撑着这把伞,就像撑起一个温馨的家,就像撑起一辈子的等待一辈子的盼望。
    在风雨中走,互相扶持着身体。这风雨中的雕塑是这般动人。让伞飘动吧,我们跟着飘动,飘到那些我们梦幻的地方,飘向少年童年一样纯真的时光。
    不为了一个美好的归宿,我们还会在风雨中行而又行吗?让我们搜拢一切回忆、艰辛和幻想,铺一条独特的人生之路!
(原载于《城市导报》1993年12月9日)      



    注:补发原文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2 22: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颜逸卿 发表于 2020-4-22 20:36
散文诗(2)
走进雨伞
    我已经走出的,是故乡丹阳的一首童谣。    童谣淋湿了我的头发、脚印和透明的 ...

雨落缠绵缠落雨,
许愿心说心愿许。
梦时童谣童时梦,
举撑岁月岁撑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2: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博览 发表于 2020-4-22 22:51
雨落缠绵缠落雨,
许愿心说心愿许。
梦时童谣童时梦,

    博览兄好!几首回文诗,玩得挺溜的。我喜欢。然更喜欢“走近那张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5-31 17:22 , Processed in 0.07500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