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576|回复: 2

不愿回忆的往事(4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2 15: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播


第一次参加春播,是刚调到机耕队的那个春天。沉睡了一冬的黑土地,冰雪消融,大地复苏。四月中旬,经过之前若干天的耙地、整平,黑土地又迎来春播高潮。


一望无垠的黑土地,春风凛冽,寒凉刺骨。一排排列整齐的钎杆笔直的向黑土地里延伸,钎杆上的小红旗在风中颤抖。

五十四马力的东方红拖拉机,牵引着一组三台播种机,怒吼着,吐着黑烟,吃力的沿着钎杆指引的方向直行。机车走过的田野马上卷起一团团黑色浓烟,如果是侧风或是迎风还好一些,如果是逆风,整个播种机如同陷入黑色的灰尘里。


一个播种机组,大约十人组成,机车组四人,播种机手六人。包车组有资格负责驾驶作业的必须是车长或有三年以上驾驶经验的师傅。剩下的学员或是徒弟们,只能是跟着站在播种机上负责发现随时发生的故障,同时配合播种机手上种子、化肥。播种机手们主要是负责在进入播种区域后,放下开口器的闸柄并随时检查每个输种管下种的情况,以确保种子的正常播撒,避免发生漏播的情况,如若发现问题,则马上通知车组人员停车检修。


每台播种机一般都是两个播种机手,基本都是女知青,她们都身穿长大衣,带双层口罩,头裹纱巾,在捂上厚厚的皮帽子,基本上分不出男女模样。而我们车组的师傅徒弟们则是戴着风镜、口罩、皮帽子,穿着油乎乎的短皮大衣。在浓烟滚滚的播种机上,不论你包裹的多严实,晚上回宿舍清洗的时候,你都会像从灰堆里捞出来的一样,鼻子、眼睛、耳朵里都是黑乎乎的。


春播实在是件苦差事,我们每天不到七点就要到现场,检修播种机,打油保养,更换不能正常使用的开口器,播种开始后还要帮播种机手上种子、化肥。种子与化肥是按照下种量计算好的,每行驶几百米就要添加一次,每天要几十次,每添加一次都会累得满头大汗,脸上流下黑色的泥汤。站在播种机踏板上一会儿,寒风一吹就透心凉了。麦种都是用农药拌过的,。散发着一种刺鼻的气味。熏得人喘不过气来,接触久了还会有过敏反应。


赶上开口器堵了,种子播不下去,还得配合着女播种机手用硬铁丝使劲捅,直到疏通为止。实在不成就得跑下播种机,窜到拖拉机前,吆喝着让师傅把车停下来检修。

地里播种至少要吃一顿饭,赶上天好,还好凑合;若是刮大风真是没地待没地躲,抓几个包子揣怀里,就着满嘴的土沫子,两口一个迅速解决战斗。真够遭罪的。





春播烟滚尘障,

围巾包头遮挡。

播种机台忙前后,

上肥上种汗淌。



灰渍灌满七窍,

口罩虚掩作样。

收工清水几番洗,

难还姑娘漂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2 22: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6 22: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记忆当年,
迎风播种机前。
烟尘笼罩一组,
再见已是霜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4-4 08:12 , Processed in 0.06544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