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887|回复: 11

军马连往事(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8 07: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马连往事续篇
蔡金玉
1
    过去的事,不仅是历史,换一个角度也是一道风景。
1
    返城后在家里我经常说起北大荒难忘的事,哥哥嫂嫂总催促着,要去看看我下乡的地方,想知道我在北大荒,怎么生活和工作的,心情非常迫切。正好去年有十几天空闲时间,约上郭金雨和他的亲属共六人,忽忙买好车票,向我们想往的地方——名山奔去。
1
    几十年离别第二故乡,名山情,名山人历历在目。尤其是知青火热的情感,和高昂的工作热情,一直在心中晃动。直到近几年回北大荒看一看,才有一种释然。
11
    知青就是一部创业史,奋斗史,也是每个知青历练史。

1
    几天下来,当年在一起工作的伙伴,形影不离,推杯换盏,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往事,有时开怀大笑。

1
    耿宝专程从萝北来到新场部,陪着我们一起游玩,还邀请我们到萝北。那天,时庆伟、师妹小瑛的丈夫各开一辆车,陪我们游了萝北湿地,爬上萝北北山。中午还宴请我们一行。席间听耿宝说,他爱人早已订好桌,恭请我们到来。
1
    耿宝,哈尔滨知青,从三连调到军马连,人挺实在、能干,非常讲义气。后来,农场保送上大学走了。临走时把防寒衣服和猱头帽子,都送给了窦桂贞,当时窦桂贞放马正缺这些东西。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农场当了老师。
1
    记得有一天中午,我到耿宝家去玩。他见我去非常高兴,寒暄了几句,说“你等着。”不一会儿,买来几盒罐头,他搓搓手说“再没有别的菜了。”略显尴尬,突然,他眼晴一亮说:“有了。”手伸向“抱窝鸡”下面,把孵小鸡儿的鸡蛋全拿出来说:吃它,不孵小鸡儿了。鸡蛋皮散落一地,“老抱子”围着鸡蛋皮,咕咕叫个不停。意思说:你把我孩子吃了,我怎么办?叫我断子绝孙?耿宝不耐烦地说“再叫唤,再叫把你也炖了。”抓起“老抱子”随手抛到门外。工夫不大,饭好了。吃着饭耿宝说“以后你要结婚,家具我包了,我丈人是萝北林场场长。”此次见面我终身难忘。
1
     这次我们回津时他给我们每人买了木耳,听说每当知青回访名山,他都是每人一份,真是诚实之人呀!
11
   在新场部和张彦常一起吃饭时,彦常说“穆月祥已经来农场一个多月了,有时就在广场抱着孙子在那闲逛。”我说,明天在那碰碰他。
1
    在连队时,穆月祥的穿衣打扮,看不出是北京知青。冬天狗皮帽子,退了色蓝上衣,扣子用布做的疙瘩畔子,里面穿小棉祆,外面披件羊皮大衣,腿上缠着绑腿,脚上穿着棉胶鞋,有时穿毡疙瘩,说话带着乡音和东北话。活脱脱像电影《暴风骤雨》赶马车老屯。
1
    有时衣服破了,他从布袋里拿出针线,盘腿坐在炕上逢补着。布袋是一块块小方布连在一起的,五颜六色。我打趣地说:你真是个“老贫农”,不过我最想知道这个绰号,是谁给你起的,这么恰如其份,很有想像力。我曾问过他,他兴致的告诉我:有一天,唐金娣跟我马车装车,各自干着活,一上午没有说话。回来路上拔了棵萝卜,当时没有刀,无法分开吃。唐金娣急中生智,把萝卜往车辕三角铁一磕,萝卜分开了。我当时说:干活没窍门,吃大萝卜有门道。唐金娣听后猛然大笑说“你真是个贫农呀!”从此“贫农”这个不朽外号誕生了。
1
   “贫农”回北京探亲期间,有一次,去北京工人体育场看演出,门卫不让进,他把手中票晃了晃才叫进去。我说你还穿着贫农衣服,你怎么不換衣服呢?小穆嘿嘿笑了几声。
1
    知青后期有路子和没路子,都挖空心思往回办。“贫农”的父亲是石油系统的,单位有规定,子女可以办回去。“贫农”如果回去,单位是大港石油。那天,连部来电话催他办关系。可是他无动于衷说“在那都一样,那儿黄土不埋人。”就这一句话,一个进城名额白白流失了。
1
    在连队有一天我去厕所小解,正好碰上“贫农”在蹲坑。我便问“听说《兵团战士报》记者来釆访你啦?他说“没有啊!”我说:记者报导说:你是广大知青的楷模,现在有的知青想回去都没门。可是,你有条件都不回去。你响应毛主席号召,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以邢燕子为榜样,扎根边疆干革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最后,记者问你,小穆同志,是什么思想支配你在这扎根边疆干革命。你可好,来个那儿黄土不埋人。“贫农”知道我在给他乱编。他嘿嘿笑得浑身颤抖。我便说:有个单位选劳模,领导问这预选劳模,你思想境界为什么这么高,工作任劳任怨。你猜劳模怎么说:我在旧社会就这么干的。这一句话,评劳模泡汤了。事是这么事,能干的人在那都不耍滑,可在当时情况你不能这么说。我开导“贫农”:你要这样说,我扎根农场志不移,在农场干一辈子。那时我该向你学习了。我还想逗他,只听嗷的一声,打你丫的。我一看,他提着裤子窜出蹲坑,我赶忙跑出来,回头给他做个鬼脸,他提着裤子,在门口大笑着。
1
    到农场的第二天,我们几个人来到场部广场,从远处就看见“老贫农”和一群老人呆坐着。我走近看,“老贫农”脸上苍老了许多。我叫了声“老贫农",“贫农”呆板木纳脸上没有反应,好像在说叫谁呢?难怪!几十年了,这外号已经没有人叫了,自已都把外号忘了。我微笑着站在他面前,他低垂的双眼一亮,嘴里叫出“蔡包子"!我说你还认出我来。一同的几个人一一做了介绍,闲谈中得知“老贫农”在北京混得一般。我想再过几年,“贫农”本人,也会被遗忘在角落里了。
1
    军马连是一个人才济济地方。在这大舞台上,每个人根据不同场景,扮演着各自角色,这其中兽医李式景就是个绝妙人才。他对工作一丝不苟,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和任性的工作作风,这些全都体现在对连队马匹繁殖的贡献上。全连两百匹母马中,多年始终保持配种率百分之百,马仔成活率百分之百,两个百分之百,当时,不但在全团,甚至整个兵团也是一个奇迹。
1
    五月下旬小麦和青草冒头了,在野外老李拿尺量着它们生长状况。心里盘算着一种新的方案。天麻麻亮,他看着马群迎着晨曦出牧,晚上他望着马群背着余辉回归。对每一匹马的状况,老李都了如指掌。他平时严肃认真,容不得有半点马虎。有时为了工作他会大声吵闹,大伙也知道为了工作,从不和他计较。我想这才是共和国脊梁。
1
    但是,当他离开工作环境,就是另一种表现了,脸上堆满笑容,也常常和别人开玩笑,不笑不说话,因此就有了外号“笑笑"。有时还被青年们搓弄一翻,他也只是“笑笑”。有一次他去食堂打饭,碰上蒋洪志又一翻论战。蒋洪志开口叫“笑笑”,他就嚷“麻子,麻子“,并且手还在脸上指点着,意为脸上有坑。
1
    宿舍有敲鼓声音,能把他吸引过去,他会哀求人家再敲一遍,直听得他如醉如痴。这点跟我有同感,在连里,马长义的笛声,戎向成的琴声,还有王书启的吉它弹奏《游击队之歌》:赶快上山吧!勇士们!我们在春天加入游击队,敌人未日就要来到了……我都要求他再弹一遍。然后,我也学着电影台词抒情地说“真想不到一个革命者还会弹吉它。那时我们的文化生活太单调,已达到饥渴程度。只要听到乐器声,好像凝固了一样,百听不厌。记得我在同学那借来一本《待卫官杂记》书,还没等我看完,后面已经排队抢着要看,后来不知传谁哪去了。
1
    后来听说李式景因工作需要调走了,再也听不到“笑笑”的笑声了。
1
    几天在农场的相聚,加深了感情,我们要走了,连队的老职工、老战友,把我们送上车,大家的手握在一起互相道别,盼来日再见。也期待他们有机会来津相会。
1
    从农场我们又乘车到哈尔滨,蒋洪志在车站把我们送到宾馆。在饭店蒋洪志、徐福志设宴为我们接风。在哈尔滨的几天中,蒋洪志带我们游玩了太阳岛,中央大街。后来张仁明,王新民陪我们又去了大教堂,哈尔滨老江桥,这些景点都留下了我们足迹。
1
    哈尔滨是一座美丽城市,欧式建筑风格,洋楼居多,街道干净整洁。少男少女靓丽大方,对生活充满美丽向往,有一股潜在的美,美的像花一样,让人永远不会忘掉。
1
    几天里每到饭点,都是蒋洪志招待我们。一天早晨我哥偷偷把早饭钱交了,老蒋知道后说“这不行,到我这那能让你们花钱。”说完,到银台把钱要回来。记得在连队,每年快过春节时,连里要杀猪的。有的哈尔滨青年买猪肉,准备回哈带着,可是还没等到过年,老蒋自已买的猪肉和这帮青年吃得所剩无几了。
1
    老蒋为人不但豪爽,热情,大方,仗义,而旦嗓子还有歌唱家天赋。连里开联欢会,节目中有蒋洪志和张梅的二重唱。老蒋站在我们右边,张梅站在左边,老蒋稍微晃动身子。俩人都很羞涩。歌名是《祖国一片新面貌》,歌声响起来我们呆呆的听着……天也新,地也新,一代革命青年在成长,一片新面貌呀!新建厂房一坐坐,新铺大路一条条,新架银线一道道……俩人磁性声音,听得我忘乎所以,真是一次美的亨受。
1
    我哥感慨的说“知青真是一个特殊群体呀!不分地域一见面,真挚的感情就流露出来。我说可不是么。
1
    记得我们刚到军马连没有几天,上海知青就来了,都住在一个大板房,相处几天都混熟了。那会儿正赶上夏天,蚊子也多,有时就钻到对方蚊帐里说话,说着说着天黑了,外面蚊子密密麻麻,索性就在一个蚊帐里睡吧!我和吴汉杰睡一起是经常事。第二天,许国庆问我:包子,昨晚又上哪儿“卖大炕”了。引得大家哈哈一笑,好像那时我们有说不完的话。
1
    五十年过去了,往事不如烟,军马连战友们的声音常在耳边萦绕,他们的面貌像星星一闪一闪,永驻心里。

                                 2020.3.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14: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山农场军马连是现在的七连吧。头几年农场城镇建设,全连的职工早已集中到新场部住楼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0: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如烟
荒缘祭天
黑土情深,
星光万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1: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韩清云 发表于 2020-3-18 14:50
名山农场军马连是现在的七连吧。头几年农场城镇建设,全连的职工早已集中到新场部住楼了。

军马连不是七连,他们是邻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1: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回访,难舍的北大荒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1: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我们想往的地方--名山奔去。
有波折号了,改成这样比较准:
奔向我们向往的地方--名山。
还有,那本书应该是 『侍卫官杂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2: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3-18 21:52
向我们想往的地方——名山奔去。
有波折号了,改成这样比较准:
奔向我们向往的地方一一名山。

宝安和金玉是同乡吧,老乡见老乡就是亲,有啥说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2: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20-3-18 22:04
宝安和金玉是同乡吧,老乡见老乡就是亲,有啥说啥。

是老乡,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一个车皮去的北大荒。
蔡金玉与赵宝起是一个班的同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8 23: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3-18 22:30
是老乡,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一个车皮去的北大荒。
蔡金玉与赵宝起是一个班的同学。

     塘沽的名山荒友中喜欢写作真不少,在名山家园网发表了大量的好作品。
     名山家园感谢各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0 23: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贫农”、“笑笑”……这些当年看起来很不经意的外号,几十年后再叫,却突然感到那么亲切和甜蜜。总觉得普通人蹉跎了岁月,但就是这些平凡的日子,丰富了我们的情感。用生命和青春换来的记忆,是我们一生的财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4-4 06:55 , Processed in 0.05979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