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783|回复: 2

不愿回忆的往事(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3 13: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博览 于 2020-2-14 21:30 编辑

北京老K

   本文有点下三路了,恕有不恭,但的确是知青宿舍里经常发生的穷欢乐的故事。不雅之处,谨请见谅。

    他圆圆的脸长得像个弥勒佛,整天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孔,伶牙俐齿,冷面笑星般的语言,配合着一嘴京片子语音,非常吸引人的注意。他生来话密,一副太监嗓,加上活灵活现的神态,总能在不经意间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一肚子的老北京俏皮话、歇后语配合恰如气氛的时机,经常在各种正式与非正式场合表现出意想不到的效果,让领导尴尬,令知青捧腹。所以来到一分场不久,就被当作害群之马早早的调到七分场。

   记得刚到农场,一次夜间紧急集合,有一位北京男知青突然鼻血不止,没有到列。连长点名批说什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锻炼,应该懂得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下战场,流点血不是很正常的嘛......等等之类成篇大套的理论。众知青都哆哩哆嗦的站在寒冷的夜风里不敢吱声。老K却在队列里叨咕了一句:“这不还没打仗吗,女同志流点血是正常现象,男同志流血也是正常现象?”队列一片哄堂大笑。

    偶一晚间,知青在宿舍闲侃,有一个号称“宝龙”之北京知青满嘴胡噙:“说什么过去农村妇女来例假,哪像现在呀,又是棉花又是卫生纸的,就塞把沙土!”。老K在一旁搭岔儿:“你他妈的哪是宝龙呀,整个一色(shai)龙。接着绘声绘色、拿腔拿调的端着架式,来了一段沙家浜里的西皮流水:“色(shai)龙自幼识色(shai)性,敢在bi里掏蛔虫。”看他嬉皮笑脸二目圆睁一本正经的架势,一时在场知青都捂着肚子笑得岔了气儿。自此一个新的绰号诞生。
    当别人哈哈大笑的时候,他却总是一本正经毫无表情说“嘿!哥们,得啥喜帖子了?还是吃蜜蜂屎啦,留神别扎着”。当有人郁闷生气的时候,他又嘿嘿乐着:“得,得,得,又谁找招你了,还虎不拉吃面条---挑起来啦”。

   逢到大家围在一起听其中一位侃山吹牛,待结束时,他神神秘秘的凑过去冷冷的问:“哥们,今儿遇见大象了吧”?开始大家不解其意。后经其诠释,众人哄堂,一段时间成为大家的问候语。原意为:“一牛夫妇,饭后遛弯,母牛走失,公牛回宅。月之后,复又相遇。母牛曰之:前时走丢,遇一大象,同居半月,至今方归。吾有何变?公牛答曰,尔牛bi大矣!

   他在宿舍没事糟践老连长:“瞧丫那德行,一脑袋高粱花儿,满脚的臭狗屎,一张嘴苞米茬子乱蹦”!“一脸的茶叶末,满头的苍蝇屎”;“他妈的整个一大脑壳小细脖,就跟针鼻儿顶着一个杜梨儿似的”!一次开会,老连长侃的口干舌燥,底下闲聊不断,连长愤怒用烟袋头铛铛的敲炕沿,这小子立马来了一句:“安静点,别敲了,还留着下崽哪”!大家愣了几秒中,接着哄然大笑。类似的事情太多了。

   除了上述的功夫之外,老K“开顺”的本领也是叫人刮目相见,一天他提前听中午送饭的知青说连里杀牛,犒劳大家。傍晚铲地归来,直奔食堂而来,见七、八个炊事员正在一张大条案上紧张的剔牛肉,条案一米多远支着一个直径80多公分的大菜墩子,墩子上面放着一块刚刚剔下来的鲜牛肉,足有十来斤。老K顺手把头上的草帽盖了上去,接着就如何炖牛肉发表了三分钟演讲,听得几位走火入魔,聊毕,他神态坦然,顺手伸出五指一插,托着草帽晃晃悠悠的走了。晚上过磅,才发觉好像差了点分两,却又无从查起。但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后来食堂里经常发现新打包的味精不见了,刚拿出来准备做病号饭的鸡蛋转眼不见了,面板上的面肥不见了,每次发生类似事件,似乎都呈现过老K的身影。(其实他经常借着食堂揭屉,满屋蒸汽的时候溜进操作间)于是每当老K若无其事的出现在卖饭窗口时,炊事员们都低声相互提醒着:“关好操作间和储藏室的门”。

    后来,他调到七分场以后依然吾行我素,“顺”性不改, 一次他回一分场玩,谈起农场“顺情”说:“咱们不过是小打小闹,和人家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据说六分厂一知青(不说哪地区的),那才叫神通广大,一夜之间,一个人将两片整扇猪肉,两袋180斤一袋的白面,两大塑料桶豆油拉到黑嫩公路边的洞子里藏好,回家专门截军车,施以恩惠拉到嫩江托运回家。听了真让大家目瞪口呆!

   老K在七分场也不是省油的灯。那时知青为了回家经常玩弄打电报的伎俩,但是老是狼来了,也就没啥人信了。一次夏天铲地大忙季节,他母亲真的病了,老K是个孝子,为了请假回家,连长不准。他第一天晚上到连长家送上珍藏的两瓶“二锅头”,与连长恳谈到半夜十一点,把连长困个够呛,第二天晚上又去了四个小时,鬼使神差的把连长家的缝纫机給鼓捣坏了。第三天在他云山雾罩的要给连长家修理座钟的时候,连长实在是受不了了,喝令他明天一早立马滚蛋!老K终于面带笑容,拱手作揖,像三孙子似的跑了。

家,网络牵线荒友搭,黑土情,聚缘绽新花。
家,霜鬓指僵把话拉,忆旧趣,畅聊你我他。
家,数载倾心依赖它,夕阳乐,银屏赏奇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3 22: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个知青九个贼,还有一个是阿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4 10: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2-13 22:30
十个知青九个贼,还有一个是阿飞。

下乡农场身份复杂,
知青社青良莠一茬。
政审难过兵团不要,
劳改农场生根发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9-30 22:34 , Processed in 0.06391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