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59|回复: 3

鸡场欢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3 11: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鸡场欢歌
刘宝玲

    夕阳的余辉洒在黑龙江的波光里,洒在名山顶上那密密匝匝的松林上,染红了半边天。
    人们劳动了一天之后的欢声笑语把沉静的名山镇激活了。镇南面的公路上,马车带着滚滚的尘土向镇内奔跑,那马蹄在沙石路上踏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响,和着那动听的马铃声,汇成一曲美妙的音乐。
    孩子们放学了,三五成群追逐打闹,不时发出高声叫喊和嬉笑。刚刚从地里回来的的公社社员们,有的扛着锄头,有的提着土筐,满面笑容地奔往各自家中。袅袅炊烟渐渐笼罩在名山镇的上空。
    “咕咕咕……咕咕咕……” 这清脆的唤鸡声从鸡房前传来,雪白的母鸡扑拉着翅膀唿唿啦啦地向呼声奔来,“咕咕咕……咕咕咕”有节奏的唤声又起,院子里四处觅食的鸡象听到命令的士兵一样迅速集合在鸡房的门前。
    鸡房门前站着一个手里端着盘子的知青,她个子不高,方圆的脸蛋,秀气的浓眉下一双大眼睛闪动着快活稚气的光,透出朝气蓬勃的力量。两条乌黑的辩子垂在肩头上,雪白的围裙角下露出她那件洗白了的旧军装。她叫张小玲,是我们连队刚上任不到一个月的“鸡司令”。
    小玲今年二十岁,有一幅银铃般的嗓子,爱说爱笑,她走到哪儿就把歌声带到哪儿,好象从来没有愁事儿。 可是近来小玲静了下来,眉头拧成了个大咯嗒。脸上的笑容也不知跑到那儿去了。那是三月底的一天,她刚从师部医院出院回到连里。指导员把她叫到连部对她说:“小玲,你刚出院本来想让你休息几天,但现在你们排养鸡的小孙要回家,所以连里决定让你去接这摊活。” 指导员那信任的目光落在小玲那稚气的脸上,小玲看着指导员闪动着她那双大眼睛坚定地回答:“只要连队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努力完成。”从那天开始小玲就成了十二团工业二连也就是面粉厂的第二任“鸡司令”。
    第二天早晨起床号一响,她就一骨碌爬起床,洗漱完毕她把围裙扎在腰上,对着镜子左照右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样子她扑哧一声笑起来。到边疆的几年中,她干了好几样工作,现在又要去养鸡了。养鸡她没干过,又是百十来只鸡,心里就更没数了,但小玲这个人是个敢于接受挑战的人,她想只要自己好好学习,认真做就没有干不好的事。清晨她轻轻的关上门走出宿舍,顶着寒冷的晨风向鸡房跑去,嘴里还哼出“向前进,向前进”的歌声。她推开鸡房的门步入房中,满屋子的鸡突然唿啦啦飞起来,顿时灰尘四起。这些鸡乱糟糟的挤在一起,脏的不成样子,身上沾满鸡屎,本来是白色的,可现在却成了花鸡,一块黑一块黄的。再看那几只公鸡,有的鸡冠流血,有的鸡毛零乱,有的毛被叨的成了斑秃,鸡房满地都是鸡屎。小玲见状眉头皱成了大咯嗒“唉呀,这么脏”。她自语着,房子里的气味让她喘不上气,鸡们此时也静了下来,昂着头看着这位新主人。看到这一切,小玲心里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她回身去抓靠在墻边的竹扫召,手刚触到扫帚把就碰到一种粘糊糊的东西,她急忙抽回手一看,“哎呀,鸡屎。”黄糊糊的鸡屎沾了她一手,鸡儿们见她拿起扫帚又飞了起来,屋里灰尘四起呛的小玲喘不上气来,她真想赶快跑出去。听着场院上号子声,她真想也去和大家一起去出操,可是一想到和指导员的谈话她的心静了下来,既然应下的事再难也得硬着头皮认真干。她擦净了手上的鸡屎,把扫把弄干净,在门口撒了一把饲料先把鸡儿们放出去,鸡儿们争先恐后的跑出去啄食。她把套袖匝在口鼻上动手干起来,灰尘和臭味儿呛的她难受,可是看着这房子里灰尘少了,鸡粪也清理出去了,心里还是高兴的,她一边干一边想,我一定要养好鸡,让它们多下蛋,这样食堂就可以给知青们改善伙食了。
    初春的北大荒进入四月仍然是冷风刺骨寒意逼人,地上的雪还未开化,刚刚下的雪被风抓起来高高抛起又狠狠扔下,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大烟泡。鸡房内的小玲干的正欢,汗流满面,她擦了擦头上汗水把遮在眼前的长发理了一理,挺起身环顾一下鸡房,果然变了样,地上的鸡屎清出去了,给鸡取暖的火墻也干净了,她把鸡架子摆放好,又给每个下蛋窝里垫好干草,干完这一切好象房里的臭味少了许多。她打开房门走出鸡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爽呀!”她走到大道上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的空气,心里十分舒畅。她又把饲料槽拿到热水房冲洗干净,把水槽也洗干净,然后把鸡食拌好,又把水槽里添了水。午饭的时间就到了。
    知青们走进食堂,食堂里立刻热闹起来,调皮的男生用勺子敲打着饭盒发出叮当的声响,女生们则是有说有笑的互相招呼,有的人把头伸进窗口看今天吃啥。小玲走进食堂,卫生员小张立刻过来,拉住她大叫:“嗨,看!鸡司令来了!”这时二排长大赵也过来,大声喊着:“来,来,来,鸡蛋拿来!”她这大嗓门儿一出,男生们的饭盒不敲了,小声嘀咕着:“张小玲当了鸡司令,这司务长又高升了!”小玲被这场面弄得不好意思起来,朝大家笑了笑钻进食堂里。
    吃完了饭,她没有回宿舍就径直回到鸡房,刚一进门就看到一只母鸡两只翅膀嗒了在地上,两只脚站不起来。小玲急忙过去,母鸡见了她想逃走,但它扑腾了几下就无力扒在地上,伸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本来红红鸡冠这时渐渐变白了。她见到这情景真的不知所措,她把母鸡轻轻的抱起来。左瞧瞧,右看看,摸摸这儿又按按那,可到底母鸡怎么了,得了什么病,她这个刚上任的鸡司令一愁莫展。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小玲一转身看见墻上贴的一张电话号码表,她从上往下仔细地看,她看见了里面有一个团卫生防疫站的电话。她马上把母鸡放进筐子里,拔腿向连部跑去。
    连部里坐满了人正在开会,小玲顾不得喊报告推门闯了进去,大家把目光一齐转向她,她对着指导员说了一句,“我得打个电话。”她走到桌边抓起电话的摇把就拼命摇。指导员放下手里的文件问:“小玲怎么了?”小玲一边摇电话一边说:“鸡生病了,我得找兽医。”电话接通了,小玲讲明了情况。
    下午小玲正在给生病的鸡喂食,自行车的铃声在鸡房外响了,兽医老王来到她面前,老王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一见面就打哈哈,“嗬!这新官上任三把火,看这鸡房干净的。”小玲心里急的要命,哪儿有心思闲聊,上前拉住老王大叫,“你别开我的心了,快看看我的鸡吧。”老王跟着小玲进了鸡房,果然有几只鸡缩着头发呆,草筐里的那只更严重,老王环视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那只母鸡,对小玲说“这是鸡瘟,得马上服药。”说着他打开药箱,取出“鸡瘟散”又拿出一包白的和黄的药粉,让小玲先把鸡瘟散伴在鸡食里给所有鸡吃,然后把那两种药用水冲了给那几只鸡灌了。老王配好了药一边搓着手一边交代:1.要按时按量给鸡服药。2.要用消毒液给鸡房架子、食槽、水槽消毒。3.把病重的鸡单独圈起来。4,病情及时汇报。小玲一 一记下指示,心情轻松了许多,总算找到靠山。她见天色已晚就拉着老王去吃晚饭,但老王要去三连,只好让他走了。送走了老王,小玲把老王交代的事做完,心里好受多了。
    这以后,鸡儿们真的渐渐好了起来,下的蛋也多起来,小玲把每个趴窝下蛋的鸡头上点上一个红点,随着天气渐渐转暖,头上有红点的鸡越来越多,每天她送到保管员那的鸡蛋也多了起来,可是她发现有几只鸡就是不下蛋,看着它们欢蹦乱跳的都挺好,为啥不下蛋那?于是她开始跟踪,答案终于有了,原来它们不是不下蛋而是溜号了,它们跑到猪圈的后身土窝里下蛋去了。小玲找到猪号的张班长,也叫来了两个小青年询问此事,小曲和小孙被问的脸红了,小玲没有批评那两个小鬼,只是告诉张班长填满土窝。打那以后每天她会提着满满一桶鸡蛋,迎着晚霞哼着歌儿交到库里。
    小玲做“鸡司令”真的很快乐!因为这个美丽的“鸡司令”,鸡场充满了笑语欢歌!
(此文写于1970年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4 05: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50年就能写出这么好的文字,大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4 06: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原生活,运笔生动,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19: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宝玲的《鸡场欢歌》写 的很生动,把“鸡司令”爱岗敬业
叙述得细腻感人,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2-22 07:48 , Processed in 0.08676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