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96|回复: 5

苔痕(37—40) 鸽 菊 蜂 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3 15: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叶青苔痕(37)

  我从未养过鸽,儿时有年长的邻居养鸽,有灰的也有白的,时不时传来“咕咕咕”叫声,也常会从屋顶上“扑楞楞”飞起,于是故园空巷响起动听的鸽哨。如今在阳台上看书时,总爱眺望轻盈盘旋在半空的鸽群,听着那悠扬啸响的鸽哨,由近而远,余韵回荡。有时只闻啸响而不见鸽,更令人神思悠然。
  鸽子多为散饲,但放飞上天后,很快就会合群,羽毛映着阳光,在蓝天下一闪一闪,矫健地盘旋进退,动作一致,就像按着指挥节拍似的。但你若想在鸽群中辨认出指挥者,却非易事,它们毕竟不同于雁群,头雁居于显目位,鸽群可无一定队形。也许,它们就只是凭着默契在协调进退的。
  鸽子白羽红眼,逗人怜爱;鸽子满天便溺,又惹人嫌。当然,饲鸽者各有意图:梅兰芳饲鸽,为的是练眼神,美化舞台形象;鸽迷饲信鸽,为的是通讯和比赛,那是鸽中贵品;有人则只是着眼于鸽肉鸽蛋,那当然也是一种实惠;更多人饲鸽是为了好玩,申城人民广场数千羽的大鸽群,为景点增美,那是“好玩”的放大。
  我若有一天饲鸽,则不计功利,只是将它们当作孩子,看着它们早出晚归而已。至于满天溺,那是一般孩子的淘气,除了宽容和无奈,还能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我即使养鸽八辈子,也不会遇上《聊斋》所写的那种神鸽的。
  鸽哨悠扬,鸽群轻灵,愿你们长缀碧空,为蓝天保持这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原载于《江南游报》1999年11月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5: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7-3 15:18 编辑

叶青苔痕(38)


  我被公园的菊潮包围着,成千上万簇参展的菊花,从我面前向四周伸展开去。我喜欢那样的感觉,真的,对于一个久居钢筋水泥林,又日夜面临广告大战与现代灯光,被逼仄得心情烦躁的城市人来说,这种泛着都市情调的“自然风景”,也已是难得的精神享受了。
  然而,就在我绕有兴致地欣赏,用心地记下每一种身价昂贵、姿态各异的品牌菊名字的时候,我的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下乡在黑土地时,抑或返乡在丹阳老家时,见到的那一丛丛开放路旁河边山谷里的野菊花。它是那样的与世无争,又是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及。此刻,透过芳香浓郁的气息,我闻到了另外一种幽香,带着悠然的野趣和灵性、天真与神秘。
  这可是早已遗忘了的景象啊!奇怪的是在此刻突然显现!仿佛是一道禅机,到底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原载于《中国船舶报》1999年11月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5: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叶青苔痕(39)
野  蜂

  信步闯入我书房的野蜂,离开时,却被那闭着的半扇窗户的玻璃给挡住了。
  但是,野蜂还自信——它执着地劲舞翅膀,张牙舞爪地朝着玻璃冲击。几经周折,方知自己的处境险恶。于是乎,翅膀舞得更凶。原来表现的绅士风度也不见了。为了回到窗外的世界,野蜂发起了一阵又一阵猛烈地攻击,但同样还是一次又一次败下阵来。
  气急败坏的野蜂伏在窗框上喘着粗气,不时地用靠近尾部的两只粗腿梳理着羽翅。它在积蓄力量,准备卷土重来。
  新的一轮攻击又开始了。野蜂见近距离不成,就拉大距离,撞击声更脆。由于反作用力的缘故,野蜂从最上一格被弹落到中间一格,最后仰面八叉地滚落到窗台上,一动也不动。
  野蜂已使出浑身解数,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当我用铅笔尖将它扶正,又轻轻推开那半扇窗户时,它似乎用凄凉乃至绝望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我不敢再有任何举措,而面对这只勇敢的小精灵。我觉得一切的动作,将都是对它的亵渎。但我在敬佩与同情的同时,不免有生发出一丝罪恶感来:我不该“坐看云起”。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在生活中不免也会像野蜂那样,被一些假象所迷惑。当前方之路亮出红灯时,就应及时反思,校准坐标,调整心绪,不能在同样的地方犯同样的错误,也不靠侥幸仅凭一两次蛮干去解决问题,更不要祈求上帝之手来拯救自己。
  其实,你面对的这一扇窗户紧闭,旁边多半另有一扇窗户洞开,为你。

(原载于《家庭报》1993年8月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15: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叶青苔痕(40)
叶儿青青

  当东风弹响春之琴弦时,树枝上便生出星星点点的绿来。春风的摸抚,阳光的梳理,星星点点的绿便毛绒起来,继之明朗开来,不久便长成有棱有角、层次分明的青青叶儿。
  叶儿青青,清新纯净,像初生的婴儿,撩拨我敏感的神经,也诱惑着我的心,潜意识里蛰伏着一股股冲动,想描绘你,想抚摸你,想揽你入怀,在江南丹阳老家曾有过,在北大荒黑土地曾有过,在东海岸大都市更有过,这稔熟于心底的情感。但是我又不忍心,怕我的走笔描绘失去你纯真的本色,怕我的抚摸拥抱触痛你脆嫩的神经。
  希望每天能坐在你身边,用目光抚摸你,用热情拥抱你,让你感受爱怜。真怕风吹坏了你,雨打坏了你,使你幼小的生命带上伤痕或有残缺不全的梦境,那样我的心会流血,也会生痛。
  每天一走进你的氛围,心里就像装了块明镜,清清朗朗,一尘不染。世俗的纷争,人际的复杂,功名利禄的诱惑,油盐酱醋的烦恼,林林总总的欲望走得远远的。那墨绿的叶,深绿的叶,掺杂了其他成份变得晦暗,变得老辣世故,让人不敢亲近,唯独你是那样亮丽清纯,纯得让人无地自容,纯得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颤栗,像泉水的叮咚,像世外的清音。
  阳光下,你一闪一闪地,像跳跃着希望,让人想起生机勃勃,想起生命的强大,便充满自信昂首挺胸。无论在什么时节,是阳光灿烂还是阴雨绵绵,你清淡明亮的身影永远在前方引路。
  常打开窗户,想把你引进我的小屋,其实你不仅走进了我屋里,而且飘进我心里,在我心弦上弹拨,于是,我心中便是青青叶儿的声音。

(原载于《海运报》1998年3月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9 16: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大荒这么多年就去七连买过一次蜂蜜。纯,没兑糖。听养蜂人讲,蜜蜂采什么花的粉就酿什么花儿的蜜。葱花酿的蜜有辣头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7: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19-7-9 16:23
在北大荒这么多年就去七连买过一次蜂蜜。纯,没兑糖。听养蜂人讲,蜜蜂采什么花的粉就酿什么花儿的蜜。葱花 ...

    勤劳的蜜蜂不挑食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7-23 04:58 , Processed in 0.34984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