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77|回复: 13

心痕(50—53)杂谈 哭惑瘾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4 23: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6-24 23:20 编辑

灯下心痕(50)
说“哭”

  今春我回到久别的故乡,一个偏僻的山村。入夜,忽听一阵阵哭声传来,问及,说是邻居女儿出嫁,请人在哭嫁。哭嫁,是故乡流传已久的风俗习惯,凡女儿出嫁,就要请当地有一定文化和口才的妇女去哭嫁。用哭的声调诉出父母辛勤的养育之恩,诉出姑娘幸福的成长经历,诉出嫁到婆家的美好祝愿。伊伊呀呀的哭声仿佛一曲壮丽的人生恋歌。
  人在呱呱坠地时要大哭,哭是人的本能,是混沌未开的幼儿求生的武器。在襁褓中饿了要哭,病了要哭,尿了要哭,三四岁时仍使用这哭的武器,摔倒了要哭,打架了要哭,要得到大人的支持和爱抚时才破涕为笑。成年后,哭似乎成了女人的专利了,恋爱时男人一旦得罪了爱神,那位会眼一红,泪就流下来了。结婚后,小两口吵了架,男人出门生闷气,女人在家抹眼泪。莎翁说,女人的名字就是弱者,殊不知弱者取胜之道,正是以柔克刚。女人的泪是有战斗力的。
  最凄惨的哭要算哭丧。故乡逢丧葬,最动人的就是死者的老婆及女儿的哭丧。那呼天唤地,有板有眼的嚎啕大哭,加上那悲凉的唢呐配合,这是生离死别的挽歌。一曲凄惨的哀乐在山林间久久回荡,送葬的人一步一落泪,亡故人在哭声、乐声中入土,情景异常悲壮。
  有人说,强者是不哭的,其实不然。“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前者是流泪的英雄,后者是英雄在流泪。白居易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洲司马青衫湿”。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都是把晶滢的泪花看成是美好的象征,都是对哭的赞颂。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不轻弹而已,泪总是有的。感激的泪,喜悦的泪,负疚的泪,追悔的泪,都是人类美好感情的表露。男人也哭。不是悲悲切切,不是呼天抢地,而是“长歌当哭”。
  中国的文学艺术,可谓哭泣的艺术:“《离骚》为屈大夫的哭泣,《庄子》为蒙叟的哭泣,《史记》为太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记》,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王之言曰:‘别恨离愁,万肺腑,难陶泄,除纸笔代喉舌,我千种相思向谁说!’曹之言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名其茶曰‘千红一窟’,名其酒曰‘万艳同杯’者,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也。”
  不知是否触摸到了艺术的灵魂,点到了哭的本质?

(原载于《昆明日报》1996年3月2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23: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6-24 23:38 编辑

灯下心痕(51)
说“惑”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常常会受到各种诱惑。正如巴尔扎克所说:“太迷恋某样东西,是一种病。”
  最常见的是为钱所惑。孔方兄这个东西,可买这买那。有钱能使鬼推磨,固然为多数人所不齿,但一钱逼死英雄汉,的确是千古真理。照现在的行话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因此满脑子铜臭,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那就很容易造孽。
  其次,是为权所惑。权利是个好东西。做领导的,可以对下属发号施令。只要你的主张是正确的,执行者自然心甘情愿地服从。但也有个别人,为谋取权利,用尽伎俩。一朝权在手,则为非作歹,以权换利,以权盗名,对上唯唯诺诺,对下横眉冷对。为权所惑者,很可能被害在权利交换之中。
  第三,是为名所惑。名气、名誉、名声,本来就是很吸引人的。有人可以不要钱,但不能不要名。记得有位杂文家说过,好名人毕竟比好利人高尚一点。此说我颇为赞同。有了一点好名之念,他就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也不敢做不利于自己名声的事。但人之求名如不择手段,那就很容易走向历史的反面。
  第四,是为情所惑。感情这个东西很厉害。一个人一旦陷进去,拔也拔不出来。尽管历史上出现过不少情圣、情种,留下了许多风流韵事,但由此而产生许多悲剧,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还有不少人为这为那所惑。总之,一旦过分迷恋某样东西,必然要付出代价。比如,我从小爱书,长大了也活在书中,自然带来不少乐趣,但也有莫名的烦恼。书越多生活的空间便越小,晚上为了看书,只得牺牲其他娱乐活动,与朋友的应酬也越来越少。又如,把书里的话全当真的,我一向认为书是不会骗人的,但事实上书上讲的,总是比现实美好,而与现实脱轨,很可能重犯赵括的错误……
  尽管如此,我还是禁不住书的诱惑。一个人没有迷恋不行,太迷恋一样东西,也可能闹出一点戏剧来。不是么?

(原载于《石家庄日报》1995年8月1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23: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6-24 23:35 编辑

灯下心痕(52)
说“瘾”

  瘾是神经中枢由于经常受某种外界刺激而产生的习惯性。
  由于受尼古丁的反复刺激,烟民的队伍便不断扩大,先前只是我辈成年男子,后来女士也加盟到这个行列。由于乙醇的经常熏陶,"酒仙"的队伍从古至今就没衰败过。不知从哪一天起,麻将又重重地"刺激"了一下国人的“神经中枢”,以至于有人戏言“十亿人口九亿麻”。后来,听说“海洛因”、“鸦片”、“可卡因”这些东西颇能使人们形成“习惯性”。再后来,发现利用职权之便“淘金”更能刺激人的“神经中枢”,更容易产生“习惯性”......
  据说,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能象征某种风度,故而你抽我抽他也抽,直抽得嘴唇发紫、牙龈发黑都乐此不彼。又据说,饮酒能加深友谊,还能消愁助兴,于是你喝我喝他也喝,一往深情地喝喝喝,直喝得胡话连篇舌如捣蒜玉山倾颓天旋地转还举樽豪饮。再据说,麻将、毒品、金钱、均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所以人们才对其趋之若鹜......
  然而听医生说,此类瘾乃是一种病态,而且,这类瘾所产生的后果更叫人不寒而栗:每年,因抽烟而患肺癌而入冥界的不计其数;因喝酒而患病而赴黄泉的不计其数;因打麻将而倾家荡产而妻离子散的不计其数;因吸毒而形容枯槁而丧失人性甚而丧失生命的不计其数......被金钱这玩艺儿“刺激”,下场就更惨,有些人不是坐了大牢,就是吃了枪子儿。
  上瘾,实际上也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比如上述几种瘾,也许有人只不过是抱着好奇心理或欲望或贪念偶尔为之,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下去,便有了某种“趣味”,那“习惯性”便不知不觉地形成了。这时再想戒掉,真是难上加难。因这“外界刺激”(或曰诱惑)刺激的不是人的一般部位,而是“神经中枢”,是“灵魂”。“神经中枢”都被俘虏了,难免不“为”下去。自种的苦果也只好自吃了。
  当然,这是在强调客观因素。倘若一开始就没有那“好奇心理”,压住那种“欲望”,事先已接种“防瘾疫苗”,自身有极强的“免疫能力”,任凭那“外界刺激”再猛烈,又何瘾之有?

(原载于《云南卫生报1998年7月2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23: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6-24 23:39 编辑

灯下心痕(53)
说“屋”


  说“屋”之前,先聊几句“城”。前一时期,都市里曾冒出不少“城”:商城、影城、娱乐城、食品城、服装城、家具城……这种名称初听乍看,倒还够味,至少给人一种时髦和新鲜的感觉,而且引来许多人“逛新城”。可是后来“城”越来越多,又不免给人一种“滥”的感觉。这两年,形形色色的“屋”又索然兴起,其势如雨后春笋,在数量上也大大超过了“城”。
   “城”是不能太小的,太小就没有资格称“城”。而“屋”则不然,可大可小,能伸能屈,只要撑得起门面,就能叫“屋”。于是,一大批服装门市部、点心店、西餐馆、理发厅、百货商店等为了赶时髦,断然改换招牌和字号,纷纷称起“屋”来:时装屋、牛仔屋、咖啡屋、西饼屋、美发屋、拉面屋、精品屋、玩具屋等等。我在琢磨,哪一天经营名人字画和古玩收藏的店家心血来潮,兴许会将店名改成“名古屋”的。
  一窝蜂和雷同,终究不是好事。我们知道,东瀛、港台等地确有不少店家以“屋”命名,而现时都市的这些“屋”名,分明是从人家那儿“学”来的,适可而止搬几间“屋”过来,冲击一下本地某些古板乏味的店名,自有其积极意义,但一窝蜂扎堆地叠“城”架“屋”,叫人听取“屋”声一片,如同公鸡打鸣一般,那就倒胃口了。
  都市里众多的公司、餐馆、店家,均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完全可以亮出颇有创意的有地方风味的招牌和字号,为赶时尚,不顾实际情况不动脑筋地都朝“屋”里站,这不像是“东方都市”的风格。

(原载于《广州日报》1995年7月2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5 10: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举例说理,篇篇有趣、好看、精彩!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5 14: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见多识广,视角独特,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2: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永年 发表于 2019-6-25 10:05
举例说理,篇篇有趣、好看、精彩!赞!

    仁兄美言点赞,在下不胜感激,谢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2: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韩清云 发表于 2019-6-25 14:51
老师见多识广,视角独特,学习。

    韩清云客气了,一管之见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7 19: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颜兄的四篇杂谈,耐读、精到、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22: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宝华 发表于 2019-6-27 19:40
颜兄的四篇杂谈,耐读、精到、好看。

    仁兄六字点评,在下颇感荣幸。多谢关照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19-11-12 15:00 , Processed in 0.07485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