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21|回复: 3

荒友行(19—22) 津京访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22: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14 22:06 编辑

聚友纪行(19)
赴津如归



  宾至如归,是出自《左传》的成语。“如归”,便是我津门之行的感受,即如同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对东道的热情周到而深感满意。
  自2008年5月11日起的三天津门之行,头一天就在鼓楼整出了大动静,来自五地的兄弟姐妹欢聚一堂,载歌载舞,尽情尽兴,笑出了声,乐开了怀。其实,如此放开也是难得一回。次日,参观平津战役纪念馆,重温平津之战的历史,铭记老一辈的丰功伟绩,也有必要告诉人们,告诉后代,告诉未来。到老布庄改建的戏楼子欣赏相声名家演出,留下了与相声大师赵津生的合影。于是,由布庄听相声联想到津门老城改造。
  王继志、房经堂两家的居家派对,因为走进家门,平添了几分随意,兄弟姐妹无主题唠嗑,谈笑风生,倾诉聆听,自己家庭,过去现在,生存生活,网友宝坛。因赴家宴,平添了几分温馨,大家伙儿从虚拟网络的戏言美食,走近现实餐桌的美味佳肴,一一兑现了网上的承诺:弘俊兄的生鱼片,武斌兄的闷大虾,永乐姐的团圆饺子,松珠姐的东北拉皮,兆芳兄的麻酱薄饼等。更有南北风味家常菜、小米粥、虾酱等等,弥漫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的气氛……
  后来才知他们是分工负责,各显其能。足可见东道精心策划,妥贴安排。同时,也耳闻目睹或间接获悉,他们是倾力而为,如弘俊兄轻重缓急巧安排,硬是挤出四天时间与大家聚会;继志兄随时随地用手机遥控指挥,处理相关业务决不出现场;树福兄干脆三天不办公,不但自己不做买卖,还让助手武斌、兆芳二兄进厨房亮绝活;经堂兄放下老本行,成了聚会信息处理发布中心,有求必应,立等可取;金芾姐进得厨房,上得厅堂,捧来一摞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
  无酒不成席,喝酒讲气氛,但哥们姐们讲究“敬酒不劝酒,喝好不喝高”。反倒使俺生出些许歉意,便解释胃切除不能多吃、血压高不敢多喝啥的。谁知,这王继志、王永乐两口子上了认真劲儿,找俺谈话:“查出来几年了?吃药吗?”“两年,没吃药。”俺回答。“知道发病原因吗?”“没家属史,熬夜、抽烟闹得。”“知道还抽那么多烟?!”“俺就留一个缺点吧。”“不行,晚11点下线,吃药,戒烟。”“比俺家里管得都厉害。”“不听就得管。”
   “二王”夫妇既严格要求,也现身说法,一个说戒烟,一个讲治病。光说不行,还得练,永乐姐取来血压器当场测量,拿来药片当面服用,没有商量余地。我知道药吃了就不能停的,这回真给管住了。返沪后向家人汇报此事,家人看到俺“药不断,烟减半”,甚喜:“太好了。应该发奖,继续托管。”这真是:亲朋好友劝无效,父母妻女亦不理。永乐继志整一把,家人感恩欲奖励。
  俺将此情况报告“二王”夫妇,遂收到继志兄回信“论托管”,原文如下:
   “逸卿兄:你的血压高、心脑血管病已是病入膏肓,其源于吸烟过度,管是管不住的,需要自觉才行。我已为你做出了榜样,相信你也一定能行。我们这些人能够改天换地,给个杠杆能把地球撬翻个个儿,难道还改不了自己的一个缺点吗?改掉了这个缺点在女儿和爱人面前你就是伟人了。我们家老太太讲,共产党来了把抽大烟的都给除了,你还戒不了吸烟?!(这话够刺激人的了吧)相信你能改掉吸烟——这一知识青年中的无知恶习,我们做个长远的朋友。”
  弘俊兄百忙之中也不忘抽空来信,婉言谈及、提醒,原文如下:
   “逸卿:你我弟兄直畅心扉,更说明了感情基础与信任。弟之才华、洞察能力令我钦佩不已,真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决非过誉。那里有什么懊悔!如果有也是我们之间相识、交流的太晚和太少了。你们津京一行给笔友带来激励、阳光和欢乐功不可没。旅途劳顿,请好好休息,咱们这年龄段,既要有好心态,又要有好身体。身体、家庭是最重要的。烟咱们最好也得控制一点,不能太放纵。多多联系并代问全家好!”
  不是家书,胜似家书;真心实意,情同手足。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8年6月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2: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14 22:45 编辑

聚友纪行(20)
布庄相声


  写下这个标题,自个儿乐了。布庄与相声,风马牛不相及,咋说也挨不上,但津门之行俺亲身经历了这档子事儿。
  农历四月,俺应邀赴津门,拜访知青网友。天津的兄姐热情周到,精心策划。安排听相声,也许是行前曾在网上谈及相声《钓鱼》,二他爸让媳妇烙糖饼犒劳自己。北方人也爱甜口?俺猜疑其前辈是竹竿巷来自南方的买卖人。天津茶馆相声闻名遐尔,园子自然不少,偏偏到布庄听相声,就不能不说是东道知人知心了。
  途中,经堂兄介绍说,布庄字号叫“谦祥益”,津门百年商业名楼,原为天津绸缎庄“八大祥”之一,现在是茶楼剧场,仍沿用老字号。俺这才明白:相声,传统文化;茶馆,传统方式;名楼,传统建筑。一举三得,何乐不为。走进装饰古朴的“谦祥益”,但见其保留了清式建筑的原貌,三层楼宇金碧辉煌,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气势恢弘。舞台正上方挂一金字牌匾——谦祥益文苑。
  那天登台表演的是津门四大相声艺术团之一哈哈笑艺术团。俺有幸体验茶馆里相声的氛围,让人感到温馨,甩去疲惫和乏味。原先只是到卡拉OK和酒吧等地去消遣,但过后并不能减缓疲惫。相比之下,相声这种艺术更显轻松还俗。相声演员们将一个个“贯口儿”、一段段“柳活儿”、一个个“包袱儿”,说得滴水不漏,抖得利落山响,给人以愉悦和快感,一种乐在其中的享受。
    正如剧场楹柱上对联所言:“忙里偷闲聊将歌楚悦耳目;苦中作乐暂借茶茗宽心怀。”体验茶馆相声,感受非同以往。等到名角赵津生压轴时,俺忍不住问一句:“咋没见有《钓鱼》呢?”永乐姐答道:“过去了,今儿没赶上那一拨。等下回吧。”继志兄接口:“下一拨是咸带鱼。”真哏儿,连邻座的观众也乐了。俺虽有遗憾,却也留念想,更见场散言传,尤其是《山西家信》段子里的一句“鸽鸽鸭,像杀鹅咧(哥哥呀,想死我了)”,热帖流行至今。俺仅作拾遗补缺,故节目不再赘述。
  散场出门又回眸,“谦祥益”坐落在临近北马路的估衣街上,俺惊诧其在挂有化妆品和寿衣等招牌的新型建筑群中,显得突兀和无奈,耐人寻味。自打天津明初设卫后,就有了估衣街。且不说600年历史的老城老街共存亡,如今做二手衣买卖也不会兴旺业盛,但是,估衣街的成衣铺、布料店、绸缎庄、皮货行等特色呢,亦真亦假,名存实亡。
  人们有理由怀念老城老巷老字号,是拆而不建,拆而不迁,是它们的隐身消失,老城的文化遗产拆空了,真的东西不多了,可谓屈指可数,如广东会馆、文庙、仓门口教堂、徐家大院、元升茶园、曹锟旧居、中营小学等。幸亏估衣街“谦祥益”留下了,而且变成了曲艺园子,不幸中的万幸。
  据说天津老城改造,三处有争议,即鼓楼、估衣街,古文化街。说来也巧,这次津门之行,就去了两处。鼓楼商业街,听说它还叫城中城、11号公馆和后现代城;也听到有人抱怨看到假鼓楼不舒服,说它跟一堆高档别墅不搭调。去平津战役纪念馆的路上,继志兄也跟俺聊到城市改造中的奇闻轶事,俺孤陋寡闻,不便多说。但理解老天津人对老城改造的关注,也理解有些出错随着岁月的蹉跎,会在老天津人心里发酵,更理解老百姓对盲目建设、政绩工程的反感,尤其是拆了刚建,扒了再建的瞎折腾,打着文化、品位的幌子,其实是权力、私心作祟。
  估计这档子事儿,不会写进相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相声开始逐渐式微,新段子越来越少,脍炙人口的更是凤毛麟角,而且内容中讽刺时政的内容也日益罕见,老式的纯娱乐风格相声又回主流地位。不少名演员转行,新人接班却不多。相声逐渐为小品所取代。
  但是,许多以传统方式演出的相声剧团,还是保留了一定水平,并具有相当多观众的。在天津,许多小剧场与茶馆,都可以听到相当精彩的传统相声。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9-6-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2: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14 22:52 编辑

聚友纪行(21)
百里迎送

  迎来送往,是人们社会交往接待活动中最基本的形式和重要环节,也是表达主人情谊,体现礼貌素养的重要方面。“礼”,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相互交往时的一种行为规范。自己对别人,以礼相待;别人对自己,受到礼遇。
  说起接送礼遇,俺在小时候就留下了深深的记忆。学校放寒暑假,俺多半在丹阳老家度过。家里来客人,见长辈总是迎出门,送出村。下乡北大荒之前,俺去老家告别,做乡村教师的姑姑拉着我的手,一直送出村、过小桥,一路千叮咛、万嘱咐。有一次,俺从黑龙江回上海探亲途中,在丹阳下车去探望爷爷奶奶,顺便带去泡了人参的北大荒酒,两天后分别时,爷爷撑着拐杖一送再送,竟送出了七里路。亲情尽在其中。
  如果上面说的是融通了家人之间的亲情,那么,知青网友之间的友情交往,是否也会以礼相待到“如归”呢?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次津京之行,仅接送而言,又使俺体验了这种感觉,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天津知青网友盛邀俺与京丽等人赴津。俺说了一句:“三月下扬州,四月上津门。”后来便成了应约,一个多月后,使天津之行成为现实。清晨抵津,春雨潇潇,友情悠悠,先后见到房经堂等10位已相识而未见面的兄弟姐妹。他们起大早分别火车接站、鼓楼迎候,拉开了“荒友一堂聚,津京两鼓楼”的序幕。
  令人意外又感动的是“三铁一钢”4人的到来,为津门之行更添浓墨重彩。他们说是来津与大家见面,图个热闹,也是来协商京城之行事宜。但在俺眼里,这次受到古而有之的“出城迎宾”的特殊礼遇。
  津门之行,其情悠悠,其乐融融。第三天,俺与在津哥们姐们协商确定离津进京日期时,谁知,他们竟排出5人陪同赴京城人员的名单,真叫咱一时不知说啥好。虽说可以理解为大家同行进京城,与北京兄弟姐妹再次聚会。但俺心里很清楚,分明是享受“送客出城”的更大礼遇。昔日,有充满爱情色彩的“十八相送”,如今是知青友情真切的“百里迎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份友情比亲情、爱情更美好,甚至觉得任何赞美的语言,似乎都显得苍白多余。
  京城之行,众友百忙抽空会见,俺的记忆也由此走下相片,先后有幸见到了窦忠强、石予民等10位在京老知青。
  因为四川汶川地震,遂变更京津之行原定日程。告别北京的那天,蓝天白云,环顾站台上送行的刘茂新、许秀钢等5位荒友,却个个顿失灿烂。厚重的京城,淳朴的知青,那些专注的眼神,熟悉的身影,竟让俺有了几分不舍。众友一一握手道别,依依,噙泪。甚至张臂拥抱,泣不成声。南下的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站,京津之行就此划上句号。
  相聚总是短暂的,但足迹却在延伸,记忆也会留存。正如京丽所言:“会铭记在心里的。”是啊,津京之行,将感受凝聚成永恒的记忆。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8年6月1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2: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14 23:43 编辑

聚友纪行(22)
京城盛情


  如果要问咱京城之行感受是啥,那就是两个字——盛情。盛情邀请,盛情款待,盛情四溢,盛情绽放,再好的文字也难以盛下这老知青情感世界。
  2008年5月14日,许秀钢在京城“东来顺”设宴,五地知青网友再次团聚,咱有幸初见冯绪杰等6位北京老知青。满桌子各具特色的羊肉,满杯子黑土地白酒的香味,满屋子北大荒知青的情谊。黑兄黑妹全显出了豪迈本色,一阵亢奋和快活,笑声从窗棂飞出,春风中被刮得很远……
  下午,咱与正在外地的窦忠强联系,他说晚饭前赶回来,约在“东北大自然”饭店见面。记得咱与他在网上没少唠嗑,去年秋天,咱获准同喝“大荒酒“,今年4月又荣获会见“不过敏”。这回京城之行,这位仁兄摆席邀友小聚,整了个大动静,一把均已兑现,尤其咱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石予民大哥。
  说实在的,能与两位大哥见面唠嗑,可谓三生有幸,遂托出咱近来“江郎才尽”之感,当面请教,然两位大哥及众友却不以为然……谈天说地,谈宝坛说自己,谈昔日说如今,聊天的时间过得最快,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仍意犹未尽。告别时窦大哥约咱们明晚接着再聊。次日晚上,收到他发来的短信,原文如下:
  “颜君,昨晚我把今天去天津事忘了。现在车上,今晚不能陪你们了。如明晚你们不走,我去看你们。还没深入唠够呢。”
  后来又收到石予民大哥的赠诗与来信:
  “颜君非江郎,蓄势再翱翔,待发皆佳作,吾侪盼华章。”“我特别同意颜君倡导之三‘祛浮躁’,绝不能再倒退到只有激情、杜绝思考的年代。”
  也许,在一段时间内,咱只好再拾文字讨教了。不过,虽见面唠嗑没尽兴,但两位大哥的来信,足以使人感动。还有窦大哥送给咱那珍藏了十七八年的军川蓝标、萝北特酿,酒醇情浓,着实让咱与京城黑兄黑妹日后在“贵州坊”、“大碗居”小聚时,又悠悠乐了两回。
  茂新兄知道咱喜欢人文历史景观,5月15日上午,远观为奥运兴建的“鸟巢”后,便领咱去了什刹海北沿溜达话鼓楼,还约来秀钢等5位荒友同行,感受古朴典雅的老北京王府四合院、胡同文化;又请咱们进“九门小吃”,集中品尝老北京的传统小吃。印象是:名正味好,量少价高。
  晚上,贵州风味老房子里,冯绪杰作东小聚,巧遇老街坊平兄,因同是大荒知青,众友忆往昔畅谈,自然又是一番感慨。16日中午,应未见过面的陶孙夫妇之邀,赴宴东华门“大碗居”新华厅,并新识一位被称为“才女”的北京知青等,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得知陶姐旅游西安而特意赶回来时,不由得感叹不已,心存感激。
  为期三天的京城之行,茂新安排周到,照应细微;秀钢津迎京送,摆宴伴行;王洪热心热情,忙里忙外;钱军忙里抽空,尽心尽力;陶孙夫妇仗义豪爽,一见如故……
  此行可谓享受VIP礼遇,宴席盛情的欣慰,虽大不过知青相聚的感慨,但东道之所以还是这么想着、念着、变着法儿地款待,更多的是记忆深处——黑土地上共同经历而带给我们那份悠悠的情分。
  虽然每天都会对生活、对人生、对友情……有一些感悟,但是仍然不敢妄谈,因为总觉得自己还是才疏学浅。当又一个欢聚到来时,开个“心情茶社”,与荒友们一起唠嗑,交流我们的感受。
  老去的是年龄,不老的是心情。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8年6月12日)      




    注:网站故障丢失,补发原文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8-24 15:40 , Processed in 0.1785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