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77|回复: 7

荒友行(8—11)雁荡纪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4 23: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聚友纪行(8)
雁荡巧遇


  应军川老知青蒋庆涵之邀,冬至那天,我与戴文龙等飞往温州。于是,分别来自原黑龙江4个农场的黑兄黑弟相聚在温州。虽说我与不少人是仅闻其名,从未谋面,但初次相见,却一见如故。
  前来接机的沈惠钟将我们哥几个拉到一个小镇用早餐——吃面条。说是先按咱东北人的习惯,上车(送客)饺子、下车(接客)面。后来在温州的三天里,我们天天坐车东跑西颠,几乎顿顿有面条,有饺子。早餐时,沈惠钟又告诉我们:“按温州人的风俗习惯,冬至如大年,家家吃汤团。冬至也称冬节,日照始渐长,人也大一岁。”后来,我在瓯江的江心岛访古时,除了观赏温州标志性古建筑双塔之外,还在温州习俗图上找到了依据,据说此习俗源远流长,而正月十五改吃年糕为吃汤圆,是近代的事儿。于是,冬至这天在温州吃汤圆,对我们几个来说,更是平添了一份团聚的心境。
  东道主盛情,聚会的头一站安排在雁荡山脚下一个山庄。让我没想到的是,竟在山庄遇到了湖南电视台的同仁。他们一行3人是来与蒋庆涵谈电视“落地”合作项目的。见面一介绍,当知道我们是黑龙江兵团的知青时,他们的话匣子马上就打开了。电视台总工周秋成说:“我也是老三届下乡知青,后来到北京上大学,60名同学中有42名是来自黑龙江兵团的各地知青。我还没有毕业,就被同化成半拉东北人了。”部门主任陶明娟满面春风:“他乡遇老乡,阿拉是上海南汇人,到长沙工作了20年,对黑龙江兵团知青勿陌生的。”部门副主任薛鲲一开口:“咱们都是兵团的,只不过我原来在新疆兵团,父亲是50年进疆后又屯垦的10万官兵之一。”人,就是这样,情感一通融,事儿也好办多了,一个数年没有谈定的合作项目,不过一个小时就轻而易举地拍板了,有了一个双赢的开始。
  晚饭前,原江滨农场21连连长应国光(现任工商银行温州分行行长)在年底决算的百忙之中赶来山庄聚会,上桌不喝白酒的他,一见蒋庆涵拿来最后一瓶珍藏多年的军川蓝标北大荒酒,两眼顿然放光,连称道有口福。无奈“狼多肉少”,怕有人“多吃多占”,他亲自“操盘”,平均分配。也没见有人劝酒啥的,哥几个挡不住酒香的诱惑,几口就下肚“报捷”了。接着再上五粮液,却是只见碰杯不见酒少,一个个连称“不上口”,酒过数巡,连一瓶没喝完。山庄总经理万明友见状,以为我们喜好喝老白干,捧来自家土法酿制的白酒,大家一喝也觉回味偏苦。其实,这位抱着酒瓶子敬酒的万总哪里会知道,都是蒋庆涵那瓶陈年佳酿北大荒酒惹的祸。
  黑兄黑弟聚到了一起,唠不完的嗑,叙不尽的旧,喝不干的酒,倒也轻松自在,直到那天原军川农场8连指导员姜嘉锋(现任温州市政协副主席)因迟到罚酒时,他一脸委屈,才道出实情:一周前就听说了,身不由己啊,不过,也就咱朋友战友聚会,吆喝一声,好使。一般约见老应、小老蒋,吃顿饭唔的,就是提前两三周也排不上号呢。
  也许,“老三届”、“老知青”、“黑土地”等,不仅仅是一个磨难的字眼,世情如酒,越醇越香,越浓越醉人。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7年12月2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23: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9)
转山神游


  面包车离开机场后,行驶在去乐清雁荡山的公路上。名山老知青沈惠钟自豪地说起了家乡的名山:雁荡山素有以山奇水秀闻名,向来有“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之誉,史称“东南第一山”。因山顶有湖,结草为荡,南归秋雁多宿于此,故名雁荡。
  此刻,我才明白,他将我们温州之行的头一站,安排在雁荡山的心境。我们这一群返城知青,不就是北大荒的“南归雁”么。想起前不久在《黑兄黑妹相聚南通》一文后顶帖写小诗时,曾把南返长江边的两地知青比喻为“沙上雁”呢。
  到了雁荡山脚下,这里依山傍水,长方形石块铺道,一溜小楼沿街是酒店和商铺,漫步街头,宛如一个江南小镇,给我一种闲适恬淡的感觉。不是旅游旺季,没有很多游客,有份小镇的宁静。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淡淡中带点美。说实在的,走进旅游区,心里最烦的就是热闹:逛街如赶集,人挤人;观景长排队,人挨人;导游像催命,人怕人;游客似学生,人喊人。游兴不足,败兴有余。
  据载雁荡游山,始于南北朝,兴于唐,盛于宋。以东南部的灵峰、灵岩、大龙湫最为有名,并称为“雁荡三绝”。以其可引证,我曾写山的骨头抑或本质是石头不假,但我感兴趣的是它的形成,也曾在《靠实的感觉》一文中说道“疑心是上苍造世时,先制作了许多山的模具,将翻成的俊山秀峰堆置在江南,而将这些山的模具随手弃置在我们这儿,便成大小兴安岭了”。地质学家说是1.2亿年前,这里处在古火山频繁活动的地带,岩浆喷流冷却成山体,呈现出独具特色的峰、柱、墩、洞、壁等奇岩怪石。
  敢情人家雁荡山是“自产自销”。溜溜达达,我们所见到的,足可称得上是大自然解剖的一座破火山立体模型,是流纹质火山岩自然博物馆。有同伴一路摸着火山岩连连道:“怪诞高华,令人难以想象。”我则感叹,回归自然,在这里既难以领略“山到绝顶我为峰”的高旷,也不能欣赏“海到尽头天作岸”的平旷,倒是觉得人愈加地渺小起来了。
  徜徉雁荡,军川老知青戴文龙说此地游山是“看山不爬山,观山尝海鲜”,我一路听他说了三四遍。听来先是疑惑,总觉得这二者挨不上。后来才知他来过几次,想必得其要领。雁荡近海边,饭馆多海鲜,山峰拔地起,索道加电梯,仔细一琢磨,故有此一说。我们一路走来,但见万山重叠,群峰争雄,悬嶂蔽日,飞瀑凌空。
  尤其值得一谈的是大龙湫。一个“湫”字面前,人们议论纷纷,实属平时少见,然自古而有之,天池谓湫,地池为潭。大龙湫落差197米,为中国瀑布之最,故有“中国第一瀑”之誉。据说,入夏多雨,山顶之湫,吐水如龙,上段白练飞舞,下段如烟似雾。天上虽飘细雨,然终因水太小,盛名天下的大龙湫飞瀑,今儿倒像是大龙见了海鲜,忍不住淌哈喇子似的。遗憾之余,记起袁枚有诗:“龙湫山高势绝天,一线瀑走兜罗棉。五丈以上尚是水,十丈以下全为烟。况复百丈至千丈,水云烟雾难分焉。”思想其意境,很容易联想到自己的人生经历,如青少年时热情冲动,中年时理性融通,老年时舒缓宽容,等等。
  其实,联想也好,感慨也罢,对我们这些渐近老年的“黑兄黑弟”来说,尽管那个年代,我们是那样的幼稚、天真和狂热,尽管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我们毕竟赢得了成熟和厚实。坎坷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财富。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7年12月2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23: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10)
灵岩心景


  初识雁荡,记得是读了沈括的《梦溪笔谈·雁荡山》,便想亲眼看看作为和五岳齐名的三山之一的雁荡山,是怎样怪异而独具个性。初次领略雁荡风貌,是1993年到温州走访,朋友陪我转过一趟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新鲜感冲淡了对景点深部的欣赏。
  日前,我与戴文龙等如约赴温州,借与蒋庆涵、应国光、沈惠钟等黑兄聚会之际,终于有幸与他们一道再游雁荡山。
   我们一行人沿着“灵岩”景点往里走,路上见青绿山林中,数座形如青蛙的巨石突出,头朝一处,名曰:青蛙聚会。据说这些“青蛙”是来自1.21亿年前火山喷溢的流纹岩层,其上叠加火山爆发的溶结凝灰岩,风化后形成的奇岩。看了不由戏言道,如今,我们这些走出黑土地的“青蛙”,跨越时空也到这里聚会,便是亿年等一回了。
  一景多变,移步换形。仰望天柱峰顶,形如雄鹰展翅。与之相对的是260米高的展旗峰,从命名可知该山峰犹如展开的一面大旗,迎着山风飘扬。此外,还有众多山峰,恰如沈括所云:“峭拔险怪”,“不类他山”。让我联想到留在北大荒的近3万老知青,与我们曾同扛一面“屯垦戌边”的大旗,如今我们走了,他们扛旗依旧。比如普阳的上海知青“红旗你飘”,守望那方黑土近40年,至今无怨无悔。入冬普阳无雪,他更是不怨天寒恐天旱。让人感动不已。
  一路转山欲神交,一路心景与求索。有同伴问:“雁荡山水如此灵奇,为什么长期不为人知呢?”我搬出沈括的说法:“自下望之,则高岩峭壁;从上观之,适与地平。以至诸峰之顶,亦低于山顶之地面……”也就是说外围的山都高过雁荡山诸峰,所以从外面往里看就看不见里面的山峰了。当然,那是因为从北往南走,如从南往北走,南面的山相对低矮,雁荡山就显露出来了。其实,人生不正是如此吗?在人生的大房间里有很多扇门。如果常开的那扇门关闭了,大可不必再等,也不必去撞开,只要你冷静下来仔细寻找,就会发现另一扇门。
  雁荡有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塑像,他曾数次来雁荡,掷笔而叹:“欲穷雁荡之胜,非飞仙不能!”如今则不然,到灵岩山上,可以乘电梯,免得我们劳神又累腿,轻轻松松游览。山上有龙口湖,断肠崖,我们迅即想到了《天龙八部》中杨过与小龙女的海誓山盟,“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小龙女书瞩,珍重万千,勿求相聚。”也许是想到他俩在十六年间,在伤心与思念中终于修成正果,不少年轻人马上在此留影纪念。其实,不过影视遗踪,并非历史遗迹,而雁荡山门数处,唯见此灵岩最大,但求相聚,何必断肠?!我们也在此合影,遂移去“断肠崖”仨字,自题一句:山门天池人长久。
  从山顶坐电梯下来,来到灵岩古刹后,刚好赶上下午三点半那场“灵岩飞渡”,一种高空准杂技表演,有介绍称其为中国一绝。我们坐在露天茶室观看。15元一杯茶,说是当地产的茶叶,山泉水泡的。我说:“借人家玩命发财,够黑的。”沈惠钟一数杯中的菊花:“3块钱一朵,暴利啊!”新朋老友都笑了。说茶室老板抢钱不假,飞渡表演挣钱却不易。两座拔地而起的山顶间,连接一根钢丝绳,只见在高200余米、宽200余米的空中,表演者缘绳飞身渡涧,并不时表演连翻跟斗、天女散花、高抛绣球等动作,有胆识,有绝活。这也许是雁荡山里人勇敢品性的生活写照。
  据介绍,这些表演者都是当地人,昔日里上山采药练下的功夫。我说,现如今呢,一年到头,风雨无阻,一天挣80块钱的买卖,却是一行玩命的营生,茶室收益该与表演者分成才是。沈惠钟接口道:“你别说,还真有人从空中掉下来,摔死了。因为以前用的是麻绳,后来才改用钢丝绳的。” 我不由心头一颤,不知怎地,想起了当年的兵团战士、那些年轻的生命,因为蹦树桩、枪走火、发大水、扑山火、打石头等,永远地留在了北大荒。
其实,一片风景就是一片心景,而神交雁荡成就我的山水之旅,造就我的心路历程。心在旅途,既能在山水中领略风光,也能在神交中探求心景。人生之旅或许也正当如此。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7-12-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00: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11)
观景移情


  谈及雁荡山独特的品格,不少人都知道:观山景,尝海鲜;一景多变,移步换形;日景耐看,夜景消魂。说是其区别于中国其它名山大川的三大特色。但若不亲自体验,则很难谙知此话的玄机。
  沈惠钟领我们哥几个与湖南电视台一行人在山脚下车,仰头望那些山,果然俊秀挺拔、陡峭神奇,敬畏油然而生:大自然鬼斧神工。因为不上山,便不能体验其险峻,倒是自然成就了山的丰富形象,留给我们的便都是化境的印象了。只要勤于仰头、勤于流连、勤于想象,那些山峰便神奇万千。于是,每座山峰都会从不同的侧面,展示重重叠叠的传说,可谓“一步一景一个故事”,甚至不移动脚步,只转动视角即是一种形象转换,同一山峰,不同的人看,却是不同的形态。
  灵峰当属雁荡山最华美的乐章之一。一个“灵”字,足以体现灵峰独特,其观景方式也独特,经人指点,我们站在灵峰饭店屋檐下,背对饭店人朝外,把头倒仰过去,只见一只硕大正收敛着翅膀的雄鹰凝神贮望——雄鹰敛翅。这种独特的方式观看,据说是郭沫若意外发现的。60年代郭老在灵峰中住宿,傍晚酒足饭饱之后,摇摇晃晃地出了门口,突然头一倒仰,见到此景,便诗兴大发,挥笔写道:“雄鹰踞奇峰,清晨化为石。待到黄昏后,雄鹰看又活”。
  我对湖南电视台的薛鲲戏言道:“如今能见到的大鸟莫过于鹰。老父起名,郭老点化,是说你敛翅待飞呢。”谁知这位西北大汉听了连连摇头:“咱从新疆兵团飞到湖南,够意思吧,也知足了,敛翅待退啦。”可他一端酒杯,又显鲲之本色,来者不拒,惹人注目。当然,最惹人的是不同时间看同一峰亦是不同姿态,如白天的合掌峰,晚上便成了雄鹰敛翅、双乳峰、相思女、情侣峰。
  沈惠钟告诉我们,灵峰夜景与灵岩飞渡一样,也堪称中国一绝。说是天色将暗未暗,还残留着深蓝,此时山峰已经看不到表面的岩石、草木。在微亮中天幕的映衬下,各山峰形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剪影,是雁荡最具特色和最具代表性的景色。接着他念了雁荡山一首民谣形容:“牛眠灵峰静,情侣月下恋,牧童偷偷看,婆婆羞转脸”。这四句话是夜景的主要几大景点的总概括,也是灵峰观景的一条线索。当夜幕降临时,灵峰变得静悄悄,老牛卧槽而眠;只见一对情侣在月光下亲热相恋;一个调皮的小牧童躲在石头后面偷看这对恋人谈情说爱;这时在寻找孙子的老婆婆忽然撞见他们,不好意思地把头转了过去……一幕幕景象在最美的瞬间定格了。
  话虽这么说,无奈此时太阳未下山,天空明亮。沈惠钟接到蒋庆涵、应国光分别打来电话,说已在赶往雁荡的路上,我们着急与他俩见面,已无心等到黄昏,只是眯眼遮挡阳光,来体验灵峰夜景,以“心景”看“风景”,居然也生出无穷的绮思遐想。
  回山庄后,当夜幕初下时,白天里的奇峰怪石在天幕下,犹如涂上了神秘而温馨的色彩,此时正是欣赏灵峰夜景的最佳时间。一向被人戏言观景走路不出百步的蒋庆涵,用摄影的专用语言对我们说,灵峰夜景的朦胧美,形象美、意境美,妙不可言。他拉着我们一道再去欣赏灵峰夜景。我们异口同声婉言谢绝,说观景不过是“移情”,那有黑兄黑弟聚在一起唠嗑有味呢。
  观景讲故事,在美学中称此心理活动叫“移情”。就是在赏景的过程中,人们把自己的主观感情,移注到原来不具有人的感情色彩的审美对象上去,使本无生命的自然景物仿佛像人一样具有情感、意志和活动。于是,人和自然交感共鸣,这是人们在审美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现象。同时,也常因人而异,故所见之景,各执一说,众说纷纭。除约定成俗或共认之外,只要说得合情合理都可以是一景。
其实,社会也如这雁荡,充满奇幻瑰丽色彩。如相聚游宝泉岭,若有心有闲,可做独行侠,也可一同游玩,一同想象,或许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尤其在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氛围中,大家在贴景观景之时,更多地是在探求属于你自己的“心景”——也许宝泉岭,就是你心中的宝泉岭;北大荒,就是你心中的北大荒。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7-12-31)   

    注:网站故障丢失,补发原文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6: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宝泉岭一直有好感,第一次去是看“对象”,她在建二师医院的二期工程,第=次去已是2014年了,但好感依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5: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19-5-6 16:24
我对宝泉岭一直有好感,第一次去是看“对象”,她在建二师医院的二期工程,第=次去已是2014年了,但好感依 ...

    好感依旧,情怀使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4 04: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岁月,难忘相聚,难忘黑土,难忘荒友,难忘行旅,难忘文字,难忘雁荡,难忘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0: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19-5-14 04:55
难忘岁月,难忘相聚,难忘黑土,难忘荒友,难忘行旅,难忘文字,难忘雁荡,难忘友情。

    所言甚是!青春印痕,终究难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8-24 15:31 , Processed in 0.20781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