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7|回复: 6

荒友行(5—7) 黑土一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3 2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聚友纪行(5)

东北一家人



  东北人,其实是上海一家连锁饭馆的招牌。咱用它改作标题,缘由名山知青沈惠钟。这位仁兄是个热心人,为安排庆涵兄邀请的温州之行,与咱联系了好几次,都因咱单位破事缠身,不果。他从温州跑到上海,打一通电话,招呼哥几个小聚,地点就在“东北人”。
  2007年底的一个周六中午,我有幸与来自名山、军川的哥们聚到了一起。以前虽未谋面,可见面一报家门,便知原来是军川的风云人物戴文龙、范伯圉。而且咱们都是1969年5月22日坐同一列火车到的鹤岗,他俩去了军川,我俩分到青年。我说:“记得当年咱农场流传顺口溜,穷青年,富军川,不穷不富是名山,今儿齐了。”惠钟兄纠正说:“错啦!是穷延兴。”“当年是越穷越光荣,如今不兴说穷,说咱自个没事儿。”咱接口道。哥几个会意地笑了。不管咋地,咱们来自东北,今又走进东北风味的饭馆,自然是一家人了。
  摸摸大厅那半截子火墙,瞅瞅那大红大绿的装饰,听听那服务姑娘的口音……整个浪儿一地道的东北风情。“咱们在这儿留个影吧。”惠钟兄取出相机建议道。背景是包房墙壁上那知青当年的老照片。文龙、伯圉兄往两边一挪步,有点意思,背景便成了主题部分。这不,那雪地马车、野营拉练,那欢迎知青、工地野炊,那文艺表演、收听广播……把咱们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30多年前,话题也由此展开,唠的都是当年不期而遇、不知所措、不可磨灭的事儿。
  既是在饭馆聚会,唠了半天,咋不说吃啥呢?没见咱顾了高兴,还真忘了吃这挡子事儿。老话说,好饭不怕晚。着嘛急啊。咱东北人得意东北菜,整了一大桌,头一道就是大拉皮儿。伯圉兄总觉得缺点啥玩艺儿,一瞅,少了肉菜,自语道:也许是考虑肚子里不缺油水了。要一个山蕨菜吧,自打返城后,总惦着沟荡草棵子里头搭拉脑袋的野菜,鲜嫩得让人回味不尽。文龙兄问:有小鸡炖蘑菇么?有。一看,还算正宗,鸡是童子鸡,蘑菇是咱沟荡子里的草蘑。我寻思要搁点松树林里的油蘑就好了,张口点了一个大丰收,当年干豆腐卷葱白段、萝卜条等蘸大酱吃,跟吃烤鸭似的。当然,少不了要一个酸菜粉条子。不过,那味儿差了点,赶不上咱东北老乡自家腌的。其它,就不一一叨咕了。
  无酒不成席。酒,自然是北大荒了。再上两盘酸菜饺子,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席间,见不少说话有东北口音的人,来这儿小聚。也许,他们与咱们一样,是来吃新鲜,吃气氛,吃情感。咱哥几个乐陶陶,喜洋洋,酒没喝多少,便人自醉了。嘿!东北;嗨!一家人。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7年12月1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1: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6)
黑土一家亲


  写下这个标题,不禁笑了。为啥呀?这不,年前温州沈惠钟打来电话,说如约到上海过元旦。我应诺做东请黑兄黑弟小聚贺新年。那家饭店呢?我顺口一说:“还是‘东北一家人’。”“错啦!是‘东北人’。”他纠正说。其实,咱掏钱吃喝犯不着给饭馆做广告,讲究的是“黑土一家亲”的感觉,亲热。
  于是,2008年的头一天,大家伙儿聚到了一起。这次聚会,除了上回小文《东北一家人》中的5位哥们儿,增加了军川知青谢黎明、共青知青岑建平、名山知青汪向创。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回大家能聚到一起真不容易。原军川9连连长谢黎明,从市劳动局副局长升任安监局局长,假日也身不由己,可人家不打官腔不摆谱,咋地也赶来一聚。昔日军川新闻干事范伯圉,如今是上海电信行业的领导,岁末年初事特多,还偏遇83岁老父病重,家里乱了套,当儿子更揪心,可他仍在乎黑兄的情分而按时到达。汪向创现在是一家企业老板,却见他在商不言商,一身豪气讲义气,黑兄黑弟吆喝,好使!……还没开席,扑面来的,已是“黑土一家亲”的热乎气了。
  人多了就热闹,而热闹就少不了酒作媒。谁也没有想到,戴文龙、范伯圉、岑建平三位仁兄不约而同地捧出了军川北大荒酒。咱嘴上没说,心里想:开车来的喝不了几口,按量估算,今儿大概得有人喝趴下了。开瓶前一检验:北大荒蓝标60度,两瓶2000年的,一瓶2002年的。好家伙,敢情把家里收藏的年份酒都给挖出来了,想想倒有点儿不落忍。更有意思的是饭馆的领班老上咱屋溜达,时不时抱着酒瓶子直咂么嘴,咱怕他闹心,请他喝一盅,他咽口水轻摇头。瞅那模样儿,要是不当班,让他亲密接触,一口准能啁下二三两去。
  有故乡酒,得吃故乡菜。咱拿过菜谱没看明白就张口:“葱爆羊肉,酸菜粉条,山里烩菜,地三鲜儿”……“小鸡炖蘑菇,是啥蘑呀?”“榛蘑。”“行,就它了。”“排骨炖豆角,是啥豆角啊?”“油豆角。”“中,整一锅。”“老汤炖豆腐,是卤水点的老豆腐么?”“嗯哪。”“要二斤装大盘。”见服务员不见外,又戏言道:“有烀狍子肉吗?”想起了当年的滋味。“有。”“啥?!”“真有,火烤的。”“也行,每人一串。”
  我一边点菜,一边与服务小伙逗乐,又提及狍子肉。不过,后来就地尝了一下,没吃出那当年的味道。“整条鱼吧,年年有鱼,图个吉利。”谢黎明建议。结果,见端上来一条水煮鱼,老谢不愿意了:“咱当年见过烩鱼头、红烧鱼,没听说东北有水煮鱼呀?不正宗!”哥几个都乐了。当然也理解他,当官居五品,黑土情依旧。“来两盘饺子吧,一盘白菜,一盘酸菜。”戴文龙给服务员台阶下,也照顾了不同口味。沈惠钟咬一口边嚼边说;“味道不错,老话说,好吃不过饺子。有了它,就体验到俺哥们一家亲了。”
  哥几个黑土地情结确实了得。喝酒唠嗑,唠的自然又是黑土地。谢黎明对我说:“当年有些事,现在想来挺可笑的,硬是要喊小镰刀战胜机械化,我记得师里从几个团调人到你们14团割麦子。”“有这事,一千多号人来咱连搞大会战,整个儿一瞎指挥,不听还不行。”我答道。“谁说不行,也有不听的,咱们老连长,转业军官,种庄稼在行,入秋见麦子掉粒几乎绝产,那是割麦秸不打粮,是劳民伤财,一把火烧了当肥料。”汪向创解密当年事。“当官敢烧荒,当兵少遭殃。”在区级医院当骨科主任的岑建平接口道,“那年月,咱们仗着年轻,再累也得扛着,睡一觉就过去了。这些年腰腿都有反应了,到医院一拍片,不是增生,就是变形。”他身为专家,三句话不离本行。
  喝着唠着,不知不觉,酒喝干了,人没咋地,啥事没有。看来我一开始担心会有人醉酒倒是多余了。为啥呢?也许是同道中人,人投缘分;也许是气氛融洽,超常发挥;也许是北大荒酒,透着灵性……嗨,拽啥呀,不就是融融的“黑土一家亲”嘛。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8年1月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1: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3 22:00 编辑

聚友纪行(7)
又见军川人


  2008年7月11日下午,我如约拜访戴文龙,送去沈惠钟托办的大荒图片光盘,顺便也捎去共青山里人的黑木耳。自去年一见如故以来,聚会、出行数次,可以说无话不谈。不过,我还是头一次走进他的办公室。自然又是无主题闲聊,回顾大荒垄上行,扯谈宝坛新鲜事,也涉及商场、家庭、下一代……
  一场雷阵雨过后,空气清新。文龙兄打电话请他北京媳妇过来见面。说实在的,若非文龙兄介绍,我还真不敢认眼前身材苗条的中年女子就是戴夫人。戴夫人自报家门姓吴。见我一脸惊讶,吴姐哈哈一笑,落座谈及自己当年的遭遇,快人快语,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倒显得我与她说北方话而不合时宜了。吴姐显得年轻,家里也不缺钱花,却是劳碌命,退休后仍在一家建筑设计院做财务。用她的话说,闲在家里也难受,不如出去快乐地做点事儿。做事不为钱,在我眼里也是一种境界。
  我看钟点起身告别,文龙夫妇执意留饭,同时请几位军川老知青小聚。咱恭敬不如从命,遂意小酌再叙。文龙兄打一通电话后告知,订座“东北人家”贵宾厅,再唤来女儿萍萍作陪,并请范伯圉一家三口,邀商月芳、郝焕玉夫妇俩同到。按理说,到饭点临时通知宾客,难免会使人家手忙脚乱,然文龙兄有面子,竟无一缺席,半个多小时后全部到场。
  贵宾厅房间大、餐桌宽,9个人坐得宽敞。我与其中6人是初次见面,却不见丁点儿陌生感。文龙兄、吴姐谈笑风生,夫妇俩配合默契,将聚会气氛整得如家人团聚一般,其乐融融。伯圉兄话题集中在热点新闻、健康养生,时不时插上一句经典小幽默,引来众人哄堂大笑。范夫人则静静地倾听每个人所说的故事,时不时报之会心一笑。戴姑娘萍萍、范公子阳阳亲如姐弟,不时低声说笑,也与长辈谈上几句自己的看法。磨难的一代与享受的一代,同桌交流、沟通,令人顿生些许感动。
  商月芳曾是军川13连指导员,文龙兄当年的拍档,后调团部学校任教导员;郝焕玉是哈市知青,在团部生产股工作。返城后他俩经历曲折,商姐先是去哈市生活,后又回上海,夫妻两地生活7年后,郝兄毅然来到上海共甘苦。当时,两个人收入加起来才800元钱,好在北大荒人承受力强,好过难过都能过,过到了今天,熬出了头,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房子、车子。商姐说,近年来,我们两口子又开始拜师研究佛经。伯圉兄说,我最近也在看圣经。于是,大家纷纷交流起各自的理解见解抑或心得体会。其实,爱人也好,因果也罢,都是讲究与人为善,都是为人处世之道,起码对修身养性有好处。
  说到高兴处,郝兄听说服务员是吉林小伙、小妞,便说自己是哈市那嘎达的,请他俩来一段东北二人转《小拜年》助酒兴,再唱一首电视连续剧《刘老根》插曲过把瘾。末了,郝兄意犹未尽,自个儿清唱一段《再也不能这样活》:东边有山,西边有河;前边有车,后面有辙。究竟是先有山还是先有河,究竟你这挂老车走的是哪道辙……异乡遇老乡,乡情浓似酒。那心情,那感觉,可想而知。
  散席后,范公子阳阳开车送我回家。路上,我与他谈及票子、房子、车子,也说单位、专业、竞争。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单纯说80后是享受的一代,不尽公平。社会在进步,他们不可能活得倒过来,真要是倒过来更可怕。他们面临的职业竞争,承受的心理压力,也许,不比咱们少,故通融总比冲突好,更何况在咱眼里,他们是可以信赖的一代。
(原载于《宝泉岭论坛》2008年7月13日)   

    注:网站故障丢失,补发原文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3 22: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沈惠钟热心知青事务的老知青。我们都是69年一起调到十四连武装连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16: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讲故事的高手啊!有滋有味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22: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19-5-3 22:10
沈惠钟热心知青事务的老知青。我们都是69年一起调到十四连武装连的。

    与名山知青有缘,始于神交沈惠钟,视我是“12团编外荒友”,后来是窦忠强、石予民等,称我是“名山老铁哥们”。与连队荒友见面较多的,大概要数14连、4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22: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韩清云 发表于 2019-5-4 16:34
都是讲故事的高手啊!有滋有味的,真好!

    承蒙关注和鼓励,谢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6-16 05:48 , Processed in 0.16247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