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576|回复: 13

荒友行(1—4)青春的聚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 14: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聚友纪行(1)黑土地酒搂

黑土地酒楼


    那日,离开京城的前一天,下乡同一农场的北京黑兄说要带我去一个很特别的酒楼为我饯行。
    走进那家酒楼,感觉真的很特别。一看招牌便觉得与众不同,在那雪白的墙面上赫然突兀着几个黑色的大字:“黑土地酒楼”。室内朴素无华,唯一的装潢是一片“白桦林”,挺拔又略带斑驳的树叶,就像真的一样。与那些金碧辉煌的酒家装潢形成强烈反差。
    听说“黑土地酒楼”的老板曾在黑龙江的某个农场待了整整十年,返城回北京后做过好几种行当,凭着他的毅力和闯劲,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终于脱颖而出,有所建树。后来他便投资开了这家酒楼。
    与其他酒楼一样,“黑土地酒楼”也有小厅,不过这小厅的名称很特别,沿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建制名称,以师命名,分别叫做第一师、第二师……第六师。常常有客人指名要其中的“第X师”,原因当然不问便知。在酒楼的出口处,放着一本纪念册,请曾在黑土地上待过的朋友留下自己的名字,留下当时所在师团营连名称,以及现在的联系方法。
    那天,一位中年“黑兄”,在纪念册上写完后翻看着前面的签名,突然,他指其中的一个名字兴奋地大叫起来:“哎,这不是我的老战友吗?”他迅速记下了战友的地址,也许他们下次便会在这里相聚,重叙旧情。
    这家酒楼生意特“火”。自开张之日起就顾客盈门,每日不断。到过或是没有到过黑土地的人,都愿意进来坐一坐,感受一下这里的气氛。
    在京城,像这样的酒家非此一家,生意都特红火。

(原载于《农垦日报》1994年4月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 15: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2)
杯酒不言愁


  有病在家,却有一位15年前在北大荒同一连队的黑兄,剥啄我那寂寞的门。说:“新年第一天,我们农场的黑兄黑妹,相约聚会上海,你是当年的头儿,务必来。”
  到了那天,我却有些踌躇,因为身体不好。然而,毕竟是有15年没见面的黑兄黑妹,毕竟还有当年睡过一铺炕,吃过一锅饭,开过一台车的。在黑土地上摸爬滚打了10年。一片难得追溯当年的的颦笑,不是也能使自己回到那个年代吗?于是,我去了。
  聚会是热烈的,当我们紧紧地握手的时候,要不是自报姓名,真有点认不出来了。岁月的斧凿,在我们的脸上竟雕镂得如此深沉,黑兄见老,黑妹也见老,年过不惑,额头有了不少“垄沟”,黑发不是见白就见少,背驼了,眼也花了。当耳边传来“头儿,你好!”、“大哥好么?”我蓦然感到有一阵酸楚,我的眼睛润湿了。
  来自各地的黑兄黑妹,都用或长或短的语言,或是激昂陈词,或是低诉交流,叙述着各自15年来的经历,有些人是获得过鲜花与掌声的,当然更多的人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我最难忘一位黑妹的诉说,她丈夫是当年的黑兄,双双离开北大荒回到申城,如今儿子已14岁了,想享受一点生活中平凡的幸福;可是丈夫被病魔无情地缠了9年,先是乙型肝炎、肝硬化,腹部胀大起来。
  这位黑妹又说,丈夫卧床不能来,托她带来一本一直伴随他的纪念册,上面也有我写的留言。于是,我翻阅那泛黄的纸张,寻出我自己黯淡的墨迹:“青春是美丽的,青春可以平淡无奇,也可以发出英雄的火花;可以因虚度年华而懊悔,也可以用踏踏实实的步子走向光辉的成年。”我隐隐约约记得,我写下的是魏巍说过的话,不想这本册子,这位黑兄竟珍藏得这样好。我问自己,我能用什么话,再一次鼓励他呢?
  大伙儿相拥走进了餐厅,在觥筹交辉的氛围里,我们这些年岁不轻的黑兄黑妹们,忘记自己早已是跨进不惑的年龄,都“年轻”起来了,都“天真”起来了,一杯又一杯的酒,一支又一支的歌,把我们又凝结在一起了。曾闯过天南地北的人,有的唱京戏沪剧,有的唱东北民歌,有的甚至还边唱边舞来一段“二人转”,大伙儿用筷子眯眼打板伴唱,虽没有人仰天吹唢呐,那调子竟也抑扬顿挫,听起来有些悲怆。或许是我们的团聚欢会感染了周围桌上的年轻人,当我们唱起《少年壮志不言愁》时,竟成了整个大厅的合唱了。在场的人们如醉如痴,全然不觉指针已悄悄转向子夜……
  大海之雄伟,在于它有汹涌澎湃的波涛;人生之多姿,也由于它有迂回曲折的道路。四五十年的人生之歌,不就是这样吗?
  今日喜相逢,杯酒不言愁。
   
    (原载于《华夏酒报》1996年3月2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 15: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3)
青春的聚会


  又逢纪念日,一群知青赴北大荒30年纪念日。电话约我去“北大荒不了情酒楼”。“去感受感受吧!”我邀小女同行。
  聚会被安排酒楼的二楼。在推开那扇大门的一刹那,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我的整个人被凝固了。30年了,要知道当年他们告别黄浦江,踏上北上专列奔赴北大荒时,还是一群少男少女呀。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聚会——上百名曾下乡到北大荒的知青济济一堂。大厅里坐满了人,两边的窗户都挤着好几个前来看热闹的脑袋。这不是一个青春的聚会,参加者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年人,五十上下,那一张张曾经是那么年轻的脸上,眉间额头刻着岁月的凝重,早已有了不少白发和皱纹,有了几分苍老和持重。这又是一个青春的聚会,互相不认识的,只要一自报家门,来自某某团或某某农场,顿似老友久违相逢,不少人喊着老同学、老战友的名字,有的干脆直呼他们的绰号,于是迎来了笑语欢声一片,还有那么久违的纯真的感情。
  黑兄黑妹聚会,少不了自娱自乐,知青文艺表演队参与其中,红绸舞“大中国”方才轻盈地飘过,“小白杨”的歌声便嘹亮响起,接着“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乘风而来,载歌载舞,再来一段“乌苏里船歌”,百人歌喉,豪气冲天……连空气都在充满活力的跳跃。
  在文字中看过知青生活的小女,在现实中看傻了眼。也许她能理解,是一片逝去青春的黑土地,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使人们聚集在一起。但她没想到这帮老头老太竟如此能歌善舞,而且疯得如此有水平,歌声中他们分明重返意气风发的年轻。
  大家伙儿喝着茶唠嗑,在寻找过去的记忆,在谈论着今天的话题,30年哟,每个人都有着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虽然老知青中,不乏出类拔萃的人才,但人人都在自嘲地苦笑:“咱们这代人,活得真累。”有位女同胞说,退休了,眼下最犯愁的是没有多少积蓄,怕挑不起家庭生活的重担。还有说,人到这把年纪要迅速定位、调整好心态,否则,除了怀旧,剩下的就只有“成熟”了。但数字时代瞬息万变,“成熟”意味着被淘汰。不过,只要一提起那片土地的名字,远在七千里之外的他们就心跳眼热而情不自禁。
  一位从黑土地返城,又去日本“洋插队”的黑兄告诉我一件事,前几年,他回访北大荒,得知当年工作过的林场靠卖木材坐吃山空。他寄去了一箱样本图纸和资料,又派专人去指导,利用山林资源深加工成中高档家具和建材,提高了产品附加值。林场按政策给他一笔可观的技术咨询费和销售业务奖励,他全部转赠给当地学校作为奖学金。最近,他又打算办个公司,专门销售北大荒的土特产,让山珍野味走上都市的餐桌。他说:只想让山里的父老乡亲日子过得好一点。
  是一种精神的力量在召唤他们。尽管今天不少人梦想投机暴富,追求奢华享乐,但他们在以自己的行动表明:讲奉献讲奋斗讲勤劳`依然值得倡导,依然是时代所不可或缺的。
  也许“老三届”、“老知青”,不仅仅是一个磨难的字眼,世情如佳酿,越浓越醉人。由此他们青春不老。正像主持人所说:“青春不仅仅是一种年龄的标志,而是一种心态。”
  月朗风清之夜,我为这不同寻常的青春的聚会而感动不已。

(原载于《农垦日报》1998年12月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 15: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聚友纪行(4)
经历也是财富

  返城后,我说过关于北大荒的故事,说过关于我的知青生涯,说过关于我走的路,我敏感到,一些年轻人的目光变复杂了。我知道,不是所有的人对黑土地感兴趣,他们没有这种经历;不是所有的人对北大荒人都理解,他们没有这种体验。于是,知青的聚会就成了一种向往,就成了表达和交流的一种机会。
  这样的场面真是难得又难忘。来自上海、天津、哈尔滨的“黑兄黑妹”相邀团聚在京城,一起纪念知青下乡北大荒30周年。
  既然是团圆聚会,自然会人人发一通感慨。也许是过于兴奋,也许是无拘无束,大家好开心,似乎年轻了10岁。说起来我们这些人在北大荒也不过就是修了10年地球,可是人生能这样轻易地减少10年吗?大家又好悲哀,我们确实“老”了,别以为一个个疯疯颠颠的,可只要瞧瞧发福的体形,掩饰不住的鱼尾纹,悄然爬上的白发,便知道早已青春不再,时不我待。
  作为已返城20年的老知青,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再追忆、谈论知青岁月的同时,难免会带有一些乐观、理想的色彩,人们听到的大多是苦中有乐。其实,在磨难大于风流的日子里,大多数人哭过,恨过,有怨,有伤。只是经历沉淀之后,特别是返城以后,在为生存为生活奔波的沉浮中,上有老、下有小,一个肩膀两头挑,好过难过都能过,一直过到了现在。
  感慨归感慨,我们这些人到知天命的“黑兄黑妹”,却是无怨无愧恨亦消。尽管那时代我们是那样的幼稚、天真和狂热,尽管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我们毕竟赢得了成熟和厚实。坎坷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财富。50多万曾在北大荒修过地球的“黑兄黑妹”,不少人早已成为各个岗位的栋梁,更多人成了家庭的支柱。
  中年趋老知天命,也确实是一个十分微妙的年龄段,和那些年轻人相比,我们确实丧失了年龄的优势,何况,他们能做的好多事,我们还真的做不了。可是,我们却拥有他们不会再有的独特的经历和深沉。也许,他们比我们活得更自由、更浪漫,我们也有我们的“潇洒”和“自在”,一代人有一代人独有的对生活真谛的理解和领悟,谁也不必勉强。彼此之间,能做的便是交流沟通,宽容理解,取长补短。
  或许,大家有年轻的感觉,是潜意识中一种对已逝青春的眷恋和追唤。不少人追忆时泪花流,谈论时噙泪花,也许原因不仅仅是怀旧,更多的是感叹。中年以至,晚年不远,我们毕竟还在努力,毕竟还没有看破红尘,为自己,为家庭,为后代,为我们这个多灾多难却又不甘沉沦而奋力崛起的民族和国家。
(原载于黑龙江《生活报》2001年9月8日)  


    注:网站故障丢失,补发原文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 11: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颜兄文中的那家“黑土地酒楼”就在和平里一带,原林业部大院对面,开业最红火的时候,土豆也和来客慕名“实践”了一把。细细看墙上五花八门的“名片”,竟然贴着一张弟弟的一张,五弟下乡在抚远六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 11: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19-5-2 11:34
颜兄文中的那家“黑土地酒楼”就在和平里一带,原林业部大院对面,开业最红火的时候,土豆也和来客慕名 ...

   看出来了,颜兄选编了这一组短文,很用心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0: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9-5-3 21:06 编辑
老土豆 发表于 2019-5-2 11:34
颜兄文中的那家“黑土地酒楼”就在和平里一带,原林业部大院对面,开业最红火的时候,土豆也和来客慕名 ...

    九十年代,京城有“黑土地酒楼”,沪上有“北大荒不了情酒楼”,以及各地开张“老知青饭馆”,正儿八经地红火了好几年呢。老知青呼朋唤友,陪老携小,去那里吃新鲜,吃气氛,吃情感,自然是乐此不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0: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19-5-2 11:44
看出来了,颜兄选编了这一组短文,很用心呢。

    窦兄理解,颇感欣慰。谢谢了。用心做事,是受仁兄影响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8: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的聚会,岁月的再现。
黑土地酒楼,相逢的酒杯,返城的磨难,不了情难忘,
黑兄黑妹,荒友荒情,永刻心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5: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19-5-5 18:42
青春的聚会,岁月的再现。
黑土地酒楼,相逢的酒杯,返城的磨难,不了情难忘,
黑兄黑妹,荒友荒情,永刻 ...

    所言甚是!岁月,难以忘怀;荒情,永刻心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7-20 18:15 , Processed in 0.38538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