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7|回复: 4

天兵天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8 20: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兵天将
耿元生
1
    在黑龙江下过乡的知青都受过蚊子、小咬、瞎蠓的袭击,夏天的蚊子有大的有小的,在场院干活就是紧着拍打也躲不开它们的袭击。小咬更可气,仗着细小的身躯无处不钻,有的女生带着防蚊帽,蚊子防住了,但是小咬就能钻进去,还专找眉毛、眼角、耳后等地叮咬,痒痒的出奇还没有办法挠,非常可气。大瞎蠓平时叮咬牛马,但是也会袭击人,大瞎蠓个头大,叮你一下就是一个大红包,不小心还会感染。这些是每个知青都经历过的。但是很少有知青经受过臭虫的叮咬。
1
     1969年春团里在鹤岗煤矿买了煤,装车往团里运。我们10多个男知青就被派到鹤岗去负责装车。装煤好像在鹤岗的东风矿(也可能是红旗矿,记不清了),我们就住在离矿上不远的一个小招待所里。从下乡就住土炕或帐篷的木架子床,这次终于住上标准的木板床了,大家都挺高兴。但是一个晚上下来,第二天早上一醒,几个人都在浑身上下挠痒痒。一开始不知到怎么回事,心想春天也没有什么蚊虫啊?这时一位荒友看到发黄的墙上有圆鼓鼓、胀满血液的虫子在爬,于是喊道“有臭虫!”。可能是很长时间每人住了,我们第一个晚上都成了臭虫的美食。看到那一个个圆鼓鼓的臭虫,就知道它们昨晚都饱餐了我们的血,于是抄起鞋子用鞋底就拍打,一会儿墙上就这一块红,那一滩血迹,本来就不整洁的墙壁更花哨了。臭虫与蚊子不一样,蚊子是有地方就叮咬,臭虫总找皮肤较薄的地方叮咬,小腹、腋下等地是它们进攻的主要地方。另外臭虫比蚊子更贪婪,吸饱血的臭虫那肚皮都拖在墙壁上,据说臭虫吸足一次血要消化好几天。并且臭虫是昼伏夜出,总是等人熟睡之际才悄悄行动,让人难以安寝,着实令人讨厌。
1
      有一天晴天,我们留下两位荒友,其他人多干点。让他们两位在家用开水把床板都浇一浇,据说这样可以消灭臭虫。并且把床都搬到离开墙,这样就可以避免臭虫从墙上爬到床上。我那时干活累了,睡觉就和死猪一样,68年冬在9连北边挖排水沟住帐篷时,晚上睡着了荒友把我从这边的通铺抬到另一边的通铺我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奇怪地问“我怎么睡到这边了?”惹得荒友哈哈大笑。可见睡得有多死。经过高温消灭,我睡得更踏实了,第二天早上才感觉身上生出了好多红包,才知道我们的灭虫行动并不成功。但是这些臭虫是从哪来的?第二天晚上躺下很快就睡着了,睡到半夜一翻身感觉房间的灯还亮着,于是坐起来看有什么情况。就看北京知青王显庆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我也就顺着他的眼神往上看,就见两三只臭虫正在天花板上爬行,爬到一位荒友床铺的上方四只脚一松,一个自由落体就降落在荒友熟睡的身上。啊,原来臭虫成了天兵天将。把看到的几只臭虫拍死了,我继续睡觉,王显庆说他已没有了睡意,他还在监视着这些天兵天将。
1
    在鹤岗的十几天,白天装煤劳动强度很大,我又能睡,所以尽管有臭虫的袭击但是并不影响我休息,只是第二天身上又增添了几个瘙痒的红包。王显庆那些天可受了不少罪,他觉轻,臭虫咬后反应又大,活没有少干,但是那些天他可真没有休息好!可恶的臭虫!


                                         2018年3月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20: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显庆的话:
    读了老耕的《天兵天将》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个时代过去了。我不过是那个时代洪流里面被裹挟的一粒沙尘。而今,老耕又搅动了那个时代的沉积层,就像淘金者,为了寻觅一点闪光的人生记忆。

    谢谢你,老耕!你找到了咱们与众不同的青春!让那些已经沉淀了半个世纪的往事,重又活现在人们的眼前。同时你也掀起了我心海的波涛,让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老泪纵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21: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timg (8).jpg timg (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9 16: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兵天将浑不怕,

睡的贼死那管它。

细碎凡事几许有,

青春岁月多奇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19-2-9 16:58
天兵天将浑不怕,
睡的贼死那管它。
细碎凡事几许有,

往事不堪回首,老耿的往事,写的真好,现在可没有臭虫了,年轻人可不懂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2-17 08:10 , Processed in 0.12461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