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53|回复: 3

马富春-缅怀张冠军老同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1 13: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缅怀张冠军老同志
马富春
1
    七月盛夏,有幸由好友魏坚陪同,我与爱人重返黑龙江名山农场。
1
    回到久别的连队,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四十年的光阴转瞬逝去了,岁月留下的变迁则凝固在面前。曾经在一起工作的老同事们有的已故去,昔日坚实平整的水泥晒场被雨水侵蚀风化成散碎的石砾地坪,矗立在场院的两座晒麦棚没有了踪影,我居住过的场院小屋也早被夷为平地,上面种植的树木已长到碗口粗细。睹物生情,倍感唏嘘。
1
    默默地站在晒场上,眼望土屋地基旁茂密的树林,眼前浮现出老同事们熟悉的面孔。他们中有老垦荒队员,有解放军复转官兵,还有自外省来的移民。上个世纪五十年代 汇聚在名山脚下,向茫茫荒原宣战,成为第一代拓荒者。他们中间就有我心中念念不忘的一位老人,原农场首任党委书记——张冠军同志。
              
初识
    十二连是我们团的武装连队,因为我与哈尔滨知青张毓强是武装战士编外人员,就被调动到由几位老职工和年轻的“家属妈妈”们组成的五排,在场院工作。
1
    一天,排长宣布了一个消息:“原农场书记张冠军下放到十二连了,安排在场院参加劳动。”当时我们俩挺新奇,虽然来到兵团时间不长,但是农场以前搞运动的情景却是听说过,所以,对这位前领导人的大名早有耳闻。   
1
    当年,他已年近六十,可是看上去要比同龄人精力充沛。身着深颜色的便装,整洁、得体。肤色白皙面色红润,饱含和善的双目透露出一种能洞察人们心灵深处的力量。他身材魁梧,腰杆提(挺?)拔,走起路来脚步硬朗,一派军人姿态。虽然那时已不在领导岗位,但是他只要站在人群之间总像有一股威严气势。
1
    自从他的到来,排里气氛也活跃了许多。老人家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别看刚到这新的环境时间不长,很快就和大家熟悉起来了,在职工们中间就像老相识久别重逢一般。
    在那个“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里,人与人的关系多有戒备。尤其像我这样不是“红五类”出身的人更是讲话要谨慎,处事要小心,唯恐哪里出错,被上纲上线,成了罪过。每天除了吃饭时间到连部附近的食堂就餐外,就回到我们住宿的场院小屋。听远处传来武装排战士们的嬉闹声,更显孤独凄凉。
1
    老人家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次,我们两人谈起此事,他语重心长的(地)对我说,“一个人家庭不能选择,但是,走什么路,做什么人,自己是能选择的,你们这些青年人都是一样的人,不要有思想包袱……。”充满信任的话语出自他的口中,是那么的真实、温馨,使我不由自主的从内心产生一种感动。从此就特别喜欢同他搭伴干活。感觉和他在一起,干起活来特别有劲,连时间都过得飞快。庆幸自己,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能在远离亲人的异乡,遇到理解、同情我的人,这么大的情缘真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啊。为了表示对老人家的尊重,从此我就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张同志”。

劳动
    场院里的活计,他样样都会做,而且毫不生疏。无论哪里需要人手,不用招呼,老人家就会出现在那里。
1
    一次粮食出库,装满小麦的麻袋要称重封包后再转运出去。排长说“你年纪大了,就做检秤工作吧。”可他硬是要和我们几个小青年搭档抬麻袋上秤。与他一副杠的张毓强笑着问:“您行吗?”回答是“没问题。”只见他精神抖擞肩抬80多公斤重的麻包,过磅秤重,再整整齐齐排列在水泥晒场上。就这样,和我们年轻人一道干到收工。
1
   麦收季节,是场院最繁忙的时候。老张同志经常是早来晚归,别看他一把子年纪,干起活来总是能身先士卒。老人家头顶烈日翻晒小麦,不避灰尘和我们一起扬场,入囤;将丰收的粮食装满蔴(麻)袋上交国库,当年那些生动的劳动场面,还时常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读书
    老张同志酷爱看书。在工间休息时常常能看到他戴上老花镜拿出随身带的书报认真阅读。尽管旁边有人谈笑,也不受影响。他将这种挤出时间阅读的方式叫“劳逸结合”。
    老人家对我说过,“读书是年轻人的首要,你要珍惜这段记忆力好,没有负担的宝贵时光,学习一些哲学知识,.要懂得唯物论,要知道辩证法。这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东西”。在他的帮助辅导下,我曾读过《辩证唯物论基础知识》,以及毛主席的著作。虽然有的内容看不懂,或者不能完全理解,但是,通过读这些书,总是有所收获。
1
    在那个只能听样板戏和唱红歌的年代里,老张同志还与我谈论过古典文学著作,给我讲解怎样读“红楼梦”。说作者运用梦幻的手法巧妙开篇,在文章开头出现的人物贾雨村,甄士隐,实是“假语村言”,“真事隐去”的谐音。以这两个人物将读者引入故事之中,表现的则是封建官僚家族骄奢淫逸的生活和当时的社会实景,尤其作者在书中运用的文辞堪称精美绝伦……。
1
    “三国演义”中的许多人物、谋略和一些经典的战争,在他讲述起来是那么的栩栩如生。比如,说起曹操的雄才大略,如何得势挟天子以令诸侯发动统一天下的战争。讲刘备,身处社会底层如何积蓄力量在强势集团中韬光养晦夺取蜀地而三分天下……这些点评对于我,一个没有阅读过原著,只是通过连环画略知三国演义故事的小学生来讲真是听得津津有味,并充满传奇,想不到这书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1
    那个年代,这些名著是“封资修”的东西,属于被批判、查禁的书刊,而他却不苟同。通过他讲述的那些个性突出的人物,和情节曲折的故事,使我丰富了历史知识,接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更增强了阅读名著的向往。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敬佩老张同志的学识,敬佩他在特殊年代敢于谈论这些“禁书”的勇气。
1

讲故事
    老张同志戎马生涯大半生,有着许多可歌可泣的经历。老人家有兴致的时候也会满足我们的要求,讲起那个时代生活、战斗的故事。但是从来不讲他个人的功绩,以及战争残酷的场面。
1
    他讲过在延安大生产时期,人们劳动热情是多么的高涨。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上至中央领导机关,下至“抗大”的学生,都有生产指标,没有搞特殊的。讲八路军的官兵一致,如朱德总司令到学校做报告,也只是身着粗布军装,带着几名警卫员步行而来。还讲过,在一次行军途中,见一位首长骑在马上手执马鞭指着一个立正站立的小军官,厉声训斥他为何没有管束好部队,违犯了群众纪律。后来得知,马上的首长是罗瑞卿。
我们最希望听战斗故事。他说,行军打仗绝对不是像电影演出的那样轻松,要是遇到硬仗,有些战士真是回不来了。可是,也有例外,特别像有众多部队参加的协同作战,战士们长途跋涉到了战场上,并未发射几发枪弹,整场战役已经胜利结束了……。
1
    战争可不是轻易说打就能打起来的,双方决出胜负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两军较量如何化劣势为优势,以少胜多才显示你的指挥艺术,那是一门科学。战争的最高境界不是消灭了多少敌人,而是,“不战而屈敌之兵”,这是祖先传下来的“孙子兵法”中说的,像我们和平解放北平就是最好的战例。
1
    还讲起渡江战役以后就没有什么大的战斗了。国民党的军队兵败如山倒,只要听说“大军”来了,早就跑得没有踪影。当时部队的任务是追击敌军,我们都是北方兵,不习惯南方潮湿、闷热经常下雨的气候,每天行军跑路头顶烈日,脚踩泥泞非常艰苦。自东北来时的冬装早早就都丢弃了,许多战士干脆拿个扁担挑着自己的枪械和简单的行装行军,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当时若是有敌情,真是战斗力都没有了……。
1
    就这样,解放大军乘势驰骋江南,我们的老张同志,跟随部队靠两只铁脚板,从东北走的祖国的最南边。老人家曾任炮兵副师长带领部队驻守在海南岛上,为解放全中国做出了他的贡献。
1
    张冠军同志青年时代投奔革命圣地延安,是“延安抗大”培养成的具有革命理论武装的军事指挥员,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久经沙场为新中国的诞生立过战功。
1
    国家建设时期,他不居功自傲,自愿来到祖国的边疆投身于开发北大荒的宏伟事业之中,为名山农场的建设发展,贡献出自己的毕生精力。展现出那一代共产党人对理想,信念的追求和甘为国家无私奉献的胸怀。
1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我们这些昔日上山下乡的“知青”都已青丝不在,白发染头。如烟的往事,常常浮现在眼前,那曾经留下青春岁月的农场生活最是弥久犹新。
1
    与老张同志共同劳动的日子虽然早已过去几十年了,可在我却从未有淡忘。他严以律己平淡看待个人荣辱的气质;是非分明,不随风逐流的处事风格;艰苦朴素平易近人生活作风,始终是我的榜样。在他的教诲中我还学到许多认知社会的知识和做人的道理,他是我走进社会生活第一位启蒙老师,是我身在异乡仍能感受到亲情的长辈,更是我心中永远缅怀和深受敬重的人。

                                     2018年11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1 13: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魏坚兄协助转来马富春怀念老领导的佳文。
欢迎天津荒友马富春投稿《名山家园》,谢谢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6: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荒丰碑应该有浓重一笔刻印从枪林弹雨中走过老领导老同志一生的奉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00: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年,几位老领导在恶劣的逆境中,自信人生,挺拔不倒,还把温暖和道理送给小青年们,人性使然。小青年们一辈子不会忘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12-19 03:42 , Processed in 0.12662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