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47|回复: 0

九州(98)三访寒山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8 15: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颜逸卿 于 2018-2-28 15:55 编辑

九州韵痕(98)
三访寒山寺


   曾几何时,“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缕缕香烟,在姑苏烟雨微茫中的亭台轩榭间,萦绕许久而不终绝。而现在,时过境迁。烟雨中,亭台轩榭依旧。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佛寺的旧墟,正掩映在民家虚扣的柴扉下:那悠远的晨钟暮鼓,已然化作袅袅的回声,缥缈得令人难以捉摸了。也有幸存者,那就是姑苏城外寒山寺和它的钟声。
   上小学时,从课本里接触唐代张继的《枫桥夜泊》,背诵“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两句诗,眯着双眼不住地吟咏,还使劲猜测寒山寺究竟是什么模样。在寂静和凄清的深夜里,听着殿堂中敲起嘹亮的钟声,也许会给匆匆来往的人们增添一些慰藉吧。

夜半寒山寺
   悠悠的钟声在耳畔响起,宣告了一个新的年头的到来。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不由想起曾在苏州寒山寺度过一个难忘的除夕之夜。
   夜半的寒山寺,夜半的枫桥,比诗更美妙,比画更迷人。
   临近夜半的寒山寺此刻特别热闹。火光映红了寒山寺,映亮了人们凝神祈望的瞳仁。这沉默中的期待,这烛光里的祝福,使人们忘记了冬夜的寒冷,淡漠了等待的焦灼。
   寒山寺外,新辟的唐代仿古街如同白昼。古玩文物店、书画店、丝绸服装店、小吃店、茶馆,一爿连着一爿。店铺里的伙计堂倌一色的古装。越过时间隧道的我们,恍然来到千年前的枫桥古镇,有兴致的话,还可品尝一下软糯香甜的姑苏美点。
   时间正在临近午夜,寒山寺除夕的午夜,将由延续千年的钟声,编织成辞旧迎新的盛大庆典。
   在人们的屏息静气中,第一声钟声终于响起了,翘首期盼的人们激动、惊喜,钟声把人们带进了个超越时空的境界。就在此时,雪花,冬夜的情切切意绵绵的雪花,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就像为钟声进行无声的伴奏。夜色中的雪花耀眼、莹白,除夕和新年之交的雪花更象征一种吉兆。我仰起头,望着广漠的夜空,任雪花落在我的脸上、身上。雪花驱散了寒冷,雪花送来了融融暖意。
   钟声、雪花,还有身边暗香浮动的腊梅,伴我度过一个特别的除夕之夜,迎来新年的第一声问候。
(原载于《海峡科技导报》1996年5月23日)       

月下访枫桥
   苏州三大名寺,灵岩寺高踞名山,得吴宫遗迹之助;西园寺殿宇雄伟,并以500罗汉栩栩如生著称;然而最出名、游人最多的,则属姑苏城外仅占地9亩的寒山寺。
   去寒山寺不能不吟诗,唐代张继的《枫桥夜泊》是最脍炙人口的。去寒山寺不能不听钟,“听钟声,去烦恼,年年相逢在枫桥。”去寒山寺不能不拜僧,尤其是两位唐代先贤——寒山和拾得。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两位诗僧对禅诗的发展影响很大,而寒山的“寒山体”,多用村言口语,通俗易懂,又机趣横生。这种诗体一直流传到晚清,《红楼梦》中的“好了歌”就延用了这种体式;到了20世纪,还在日本、美国流行起来。
   而我是月下去寒山寺的。据说,白天上枫桥还要花钱买门票,到了晚上,自然一切都免了。虽进不了寒山寺,但我想拜访的是近邻的江村桥、枫桥的铁铃关,只要有黄色山墙做背景就行。
   铁铃关位于枫桥堍,又名枫桥敌楼,是明嘉靖年间巡抚御史尚维安为抗击倭寇所建的。枫桥距江村桥约70米,跨古运河而建,桥畔还有停船的泊位。夜幕中,没有熙熙攘攘的游人,没有卖纪念品的小贩,一切都显得那么沉静、那么古意盎然。我想,这才是《枫桥夜泊》的意境吧。
   如果不是东道主的车在等着,我定要在石阶上久久地静坐,也许还会吟诵寒山的诗句: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寞更无人。碛碛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
(原载于《交通旅游报》1995年)      

寒山寺钟声
   去寒山寺不能不听钟声。有人说:“闻钟声,烦恼清,智慧长,菩提生。”“菩提”,在梵文中意为"觉悟"。寒山寺听除夕钟声,已是苏州的民俗。白天的游人听不到钟声,但一定还是要在那口青铜大钟上摸一下的。
   寒山寺里一诱人的去处便是钟楼。这口大钟曾在大唐年间迎来了张继,便也从此迎来了它的辉煌。曾几何时,它便一直屹立在唐诗里,不断地敲响在历代的文人学士胸中。
   那钟楼并不高大,但周围遍布着的历代名人的碑刻,却又使人们不得不仰望它。钟楼面前的人很多,排着长长的队伍,一打听,原为是排队等着撞钟。据说,谁撞了这口钟,就能灵感顿开,便会万事如意。撞一下钟五元钱,人流如龙,生意极好。我呆呆地望着钟楼,心想,这样的钟声,到底还有多少意义呢?不撞也罢。
   钟声连绵不断地响着,这是张继曾经听到的钟声吗?这是那夜曾使旅人不能成寐而起床听之的钟声吗?还有谁能从这钟声里听出意境、听出诗情呢?
   告别了寒山寺,那一抹难理难剪的牵念便倏然于心间升腾而起。是喜,是忧,还是葱茏的遗憾?不易细究,却又让人无法释怀……
(原载于《杭州日报》2000年4月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6-23 11:59 , Processed in 0.11408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