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93|回复: 3

往事(九)--水利工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1: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爱文 于 2018-2-12 11:14 编辑

往事(九)
水利工地
白爱文

    一九七一年十月中旬,一条传闻就无径而走:咱武装连要解散,听说没有……。人必竟是感情丰富,在一起相知相处多年,都不愿意分开,故人心惶惶……。此时精明的团领导决定:十月下旬连队到十三连附近修水利。
    十月末的北疆,地里庄稼全部收割完毕,绿叶落尽,残留荒草一片枯黄,残枝败叶,在北风的鼓动下,飞飞扬扬,天苍苍,野茫茫,囱烟袅袅远村庄。此时的北疆,西风烈烈,气温已经很低,早晚寒气逼人,房屋的阴面早以结冰未化,阴坡处荒草丛中仍存有残雪。
    我们帐篷距十三连约三里,远离十二连、十五连、八连,可谓前不靠村后不挨店,只好把帐篷搭建在,养路工住房旁的大荒草地上,从东到西大小三个帐篷,其中一顶稍小点的为炊事班专住,且靠近水井。这样的生活环境同在苔青沟有一很多相同之处。
    荒草为床垫,被褥铺上边,木板做围栏,大铺排两边,窗帘掀动星斗见,风卷帐帘全身寒。
    早饭后,锹镐肩上扛,两脚踏白霜,列队去工地,旷野飘红旗,镐飞锹圡舞,汗水透棉衣,休息团团坐,闲话故事讲,铁锹镐为笔,黒圡著文章,手脚为砚台,汗水磨做汁,仰天豪情在,俯首丹心出,青春化为虹,豪情壮北疆。
    记忆中的排水渠底宽:三米,上宽十一米,渠深三米,坡度三十多度。挖好的圡要从沟渠底部,用力甩远,随着沟渠加深,沟渠变宽,往沟渠沿上甩圡越来越困难,按要求还要留出一点五米宽的道,每隔几米还要在沟渠沿上留出排水通道。沟渠底部的人把圡扔到沟渠边,沟渠上的人,再把圡按要求倒到远处。白天说说笑笑一身汗,晚饭后回到帐篷,借着油灯围着火炉把身擦,被窝凉飕飕,卧如铁板冷,一夜眠过后,被上铺白霜……。
    玉笛梦回家乡远,
    冷月清霜枝鹊还。
    冬意阑珊,
    年少莫贪欢,
    回首向前两去也。
    平常人间。

    这水利一修就近一个多月,回一趟住地老团部,走去走回需要一天时间……。在旷野,寒风,冷月,帐篷艰苦的环境中,除了修渠,写写家书,偶尔有人即兴,不顾帐篷里的低温,横笛竖箫吹奏几曲,满江红、苏武牧羊、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在萧瑟中还有几分动情,这箫声,笛声在茫茫的旷野中,悠悠传得很远,被云,被风带向远方……。

    晚来霜草醉,
    野旷月色清。
    车灯林间闪,
    遙闻犬吠声。
    睡卧闻枯草,
    衾冷难入梦。
    火旺烧湿柴,
    戴帽夜半醒。
    老鼠被上嬉,
    盆中水为冰。
    西风掀帐帘,
    咽咽似箫鸣。
    唇须白霜挂,
    呼吸雾朦朦。
    帐深油灯暗,
    辗转眠五更。
    天太冷了,已无法再坚持在野外住宿修水利时,我们撤回到老团部,修水利的情景至今仍难忘记……。

                                          2018年2月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05: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冻土块块难啃,
风雪声声入梦,
寒星点点无语,
往事历历谁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4 09: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成兴 发表于 2018-2-13 05:32
冻土块块难啃,
风雪声声入梦,
寒星点点无语,

好---寒星点点无语,往事历历难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4 17: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ym 于 2018-2-14 19:54 编辑

  军川道班修水利--旱排四渠,中间休息。
71.11.军川道班工地休息.JPG

  撤离工地
71.11.离开军川道班工地.JPG

71.9修水利.JPG

  工地帐篷内
71.10.工地帐篷内.JPG
  
   远望工地帐篷

71.10.军川道班工地.JPG
无  题
睡的金丝床(麦秸),点着一支光(蜡烛);
住在帐篷里,通风设备强;
夏天有乐队(蚊子),冬天好乘凉(漏风)。
要问苦不苦,笑着把话讲:
“比起老前辈,这可算不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9-19 17:24 , Processed in 0.1344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