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571|回复: 0

往事(八)--第一次回家探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7 17: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往事(八)
第一次探亲
白爱文

        几回回梦里回家乡,
        搂抱妈妈我不放,
        泪流湿了衣服,
        泪流烫伤了面庞……。
    火车行,气车鸣,身近家乡心难平,心中暗叫……爸爸、妈妈一声声……

    下乡四年后于春节前,我终于又踏实了家乡的圡地。下车后的我放情的连连跺跺脚,哐哐哐的大头鞋声引起了路人的注目,我放眼看看天空,微微一笑,物是人非亊亊休……虽归心似箭,然总有一点点:近乡情更怯之感。
    恐遇熟人,戴上大口罩,匆匆的向家走,恨不得一步到家,忽略了途中即熟悉又陌生的周边一切。
    家近在咫尺:我轻轻的抚摸那熟悉的小院门的门框,虽有些灰白仍坚固如初,和父亲一起砌的砖墙依旧如故,这就是我日思夜想,梦魂缠绕的家。轻轻的推开院门,悄悄的走进,小棚子还静悄悄的立在原处,院内整齐干净,静静的……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来,
    也无风雨也无晴。
    屋里只有大妹妹一人,坐在炕檐低头织毛衣,见我进来手里的毛衣一下落地(大妹妹是69届初中毕业生,从家信中知她留城已进了工厂,当了工人)忙站起来说:哥你可回来了,妈想你都快疯了,边向外走边说:我去叫妈,妈中午带饭不回来,知你回来还不知多高兴呢。看着大妹妹出去的背影,心潮起伏:天下有多少儿女,别父离母,远赴边塞,哪一个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快疯了的何止我妈妈一人……。母亲、妈呀……妈妈你是否有了白发……?你为儿女把心操碎了……
    妈妈,是妈妈回来了。我早在心中叮嘱要控制自己,唯恐泪花涌,帘闸难关滴水。此时我早以站在厨房门前,透过门玻璃看到了妈妈:妈妈因走的急、走的匆忙,褐色的头巾冒着白雾,露在头巾外的一缕鬓发已花白,还沁着汗珠,面色苍老了许多。我的心嘎噔一下如被大木棍撞了一般,迎了出去。妈妈姗姗的走到我面前,深深的喘口气,把头巾向脑后推了推,眼睛在我脸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想把四年失去的时光,一并补回来,许久后用戴着手套的手抚摸着我的面孔,一下、一下,一遍又一遍,我一动不动,缓冲妈妈的情绪。同时我也静静的享受着这独一无二的母爱……大妹妹在旁提醒妈妈说:妈你只顾高兴了,连手套都没摘,此时妈妈才发现,她还戴着手套。自言自语的说:妈终于盼到大儿子回来了,……大了都有胡茬了……。
    当我自己也做了父亲,自己的儿子也有了胡茬时,我才真正的体会了妈说话的内涵。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有一个通病:都希望儿女们快点长大,又都会害怕儿女长大,儿女们一旦长大了,就意味着父母老了,自己的孩子们还没亲够,转眼他、她们就大了,就有了另一个怀抱在等待他们,儿女将离父母渐行渐远……。
    后听邻居胡婶说:我下乡后妈妈象着了魔一般,(那时妈妈还没上班)天天吃完早饭,就站在门前等邮递员,问有没有儿子寄来的信,上午等不到就下午,只到吃晚饭,天天如此,思念成疾,得了高血压病。听胡婶说完后,我心里只骂自己混蛋透顶,儿行千里母耽忧,自己还常自诩,算懂亊之人,深深的的自责,白活二十多岁,这手为何那么懒,这笔重吗?,这纸那么沉,那么重吗,儿女想父母是一时,是一阵子,而父母思念儿女是时时刻刻,是一辈子。
    知道我只有十五天假期,连自己病了都不请假的父亲,一反常态,竟然在生产任务极忙时请了十五天假,天天在家陪伴我,有时我去见同学和战友,父亲总用慈祥的目光送我出门,还象嘱咐小时的我一再嘱咐早去早回。看着落在父亲头上再也没化的雪花,看着四十刚出头就有些驼背弯腰的父亲,违心的点点头。母爱如海,父爱如山,对儿女的爱是无私的。但我却发现父母的爱是十分自私的:他,她们希望儿女永远不要离开,睁眼能看到,伸手能摸到,分分秒秒都不希望有人把儿女从他们的身边夺走。他,她们对儿女的爱,不希望与他人来分享,也不期望自己与儿女之间的快乐和慰藉与他人共享,不希望和别人分享这宝贵的十五天……。

    一天我和父亲躺在暖暖的的炕上说话,不知不觉睡了,朦胧的潜意识中,觉得父亲用他那有力的大手在摸我的脚,我装做未醒,偷偷的把眼睛睁开一极小的缝隙,见爸爸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大脚,粗大有力老工人的手就如少女的手一般细腻(当然我不知少女的手摸是怎样的感觉,因为从小到那时还真没接触过少女的手),我想此时父亲脑海中出现的一定是:我儿时稚嫩的胖乎乎的小手,小脚,和一幅幅我儿时的画面……此时父亲又象一个雕塑家在快乐的欣赏自己的杰作,又象一个收藏家,陶醉在与久别珍宝的重逢中,又如一个诗人,在低吟自己呕心沥血写出的作品。这是父亲对儿子的另一类爱,是对逝去时光的抚摸,是对过往岁月美好的回忆,是父亲对儿女缠绵的爱,更象是时间倒流,爸爸在抚摸襁褓中的孩子……我尽情的享受这份沉甸甸的父爱,不忍心破坏这难得,珍贵的画面,只能把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强往肚子里咽……四十多年后,当儿子和儿媳带着我的孙女,孙子回国时,我又重演了这一画面,深深的体会了当年我父亲那种;极难以*表达的复杂的慈爱之情,欲语泪先流……。
    回家后妈妈就和我说过:母爱如海,其实呀!男人呀更深沉,父亲的爱才是深海,表面风平浪静,內里,深处你是见不到的;那里一定是波涛起伏涌动不定,父亲的爱,就象要喷发的火山,平常时看不出来,其内里熱得很,熱流翻滚,处处滚烫,处处都是红色的熱流多多陪陪你爸爸啊……。
    家是最小的国家,不大只十几平,却温馨遮风挡雨,有父母之爱,有兄弟姐妹之情,有儿时的欢乐,有无限的包容,有我们成长重叠的足迹。家永远是远航儿女停靠的港湾,当游子累了,倦了,父母总会张开双臂,欢迎远方儿女的归来,无怨无悔,终老如一。因为家有父亲,母亲…… 一旦父母去了天国,还能有家吗……
    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2017年12月1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12-19 04:15 , Processed in 0.11490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