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45|回复: 2

雪后的小村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9 17: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雪后的小村落
冯绪杰

    京城又是一个无雪的冬天,过了“腊八”,期盼的雪花还是杳无踪迹。小时候的冬天,胡同里的墙角下、房檐上的瓦垄沟里总是充满不化的积雪,路边堆砌的雪人在寒风中咧嘴微笑,城外田地里的冬小麦在白雪的覆盖下,怡然自得的酣睡。瑞雪兆丰年,丰收会让人翘首以待,然而,雪居然成了如今可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我站在阳台的窗前,品茗眺望,心中的思绪飞到了久别的北大荒。年轻时曾在黑土地度过从少年到青年的时光,苦与累,别离与惆怅似乎已经渺不足道,而那里的雪花、雪景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曾生活在北大荒军川莲花泡畔的小村落里,整个村布局落错落有致。村落的北面伫立着几栋红砖房,两排男女宿舍整齐排列,女宿舍东边的大食堂高大宽阔,它前面的篮球场充满了年轻人们的嬉戏呼喊。南面家属区十几栋的泥土草房也整齐排列。大食堂与连队办公室间隔这一大块空场,空场周围种满了修葺整齐的灌木围栏。大食堂前一条宽阔的道路直通村南口,路的两旁栽种着粗大的白杨树。西南水泥场院宽阔而宏大,总是能听到扬场机的轰鸣,两栋巨大的粮仓里垛满了装好麻袋的玉米、大豆。西北方两排机务保养间喧嚣而忙碌,它的四周点缀着油库、木工房、零件仓库。十几台拖拉机、康拜因停放整齐,边上的各类农机具静静地休养生息。北大荒有“猫冬”之说,忙碌了一年的农垦人要借冬日保养机械、养精蓄锐以待来年。
    入夜时分,整个小村落进入了酣睡,忽闻犬吠,天空传来了几近撕心裂肺的狂风呼号,在呜呜的风中,棉絮般的雪花紧随而至,若海水般的汹涌,仿佛要把这世间一切淹没。伴着狂风从天而降的雪花漫天飞舞,它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像披着银色披风的“白发魔女”,在空中纵情的挥舞双臂,毫不吝啬的向大自然展示她的威严,手持风雪的长鞭,抽打着窗棂使之啪啪作响。大雪弥漫了世界,风雪交加的夜晚,倚门听雪,风声渐弱,换成了雪落的闲逸。屏息静气地听,静听飞雪迎春的奏鸣,静听着冬天里的生灵们在各自安乐窝中的呼吸声。“飞雪迎春到,瑞雪兆丰年”生命在飞雪中升腾,心像一粒种子,在风里雪里等待,等待在春天里发芽。风飘雪舞,犹是天女散花纷纷零乱,卷起令人窒息的瑟瑟冷风,漫天的雪飘混沌了天地,浪漫了人间。大雪落寞了垦荒人,寂寥了思归的游子。雪压寒枝低,风林木啸。风催雪舞北国边疆远,屋外雪花尽情飞舞也无法唤醒集体宿舍火炕上酣睡的年轻人。
    清晨,风停雪住,推开已被积雪掩堵的房门,眼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别具洞天。碧蓝的天空下一片银白色的世界,屋顶素装银裹,压满了雪花的灌木围墙犹如美丽的珊瑚,抬眼望去,白雪茫茫无边无际,所有的建筑物、地面和道路盖上了厚厚的白色毛毯,那么纯洁、那么晶莹,实在不忍心踏上去。那绵绵的白雪装点着整个村落,琼枝玉叶,皓然一色。砖房也好,土坯房也罢,顶上厚厚的积雪,在炊烟的驱赶下,也无法把那些熟睡的白色精灵唤醒。屋前屋后的柴火垛,在雪的覆盖下,宛如一个个笑容可掬的臃肿胖子。环看四周,远离城市的小村落活脱一幅雪中的水墨画,质朴而典雅,又如一首田园诗,淡泊而宁静。抬头看,早已经被寒风吹落的树叶的枝条,瞬间枯木逢春般开满束束银花,给这个村落增添了几分童话般的色彩。这样洁白的空间里,会让你产生遐想,这雪仿佛是带着某种使命而来到人间。当我踏在洁白如花的雪被上,绒绒绵软,犹如走在地毯上,看到自己身后留下的深深的脚印时,仿佛做了不该做的事。看到晶莹剔透的雪儿被踩得面目全非,暴殄天物般的惆怅油然而生。停下脚步,缓缓的蹲下身子,轻轻的捧起一捧雪,小心翼翼的把它攥成一团,用舌尖情深意浓的闻舔着它,体验大自然给予的馈赠。
    太阳出来了,阳光折射在雪地上,绽放出深邃的光芒,像少女的依恋,荡漾出无垠的婉约。阳光像一张铺向大地的宣纸,潇洒的舞动,书写出人们心中的梦想。喜鹊在站在树枝上喳喳叫着,扑抖下纷纷的雪花。麻雀是雪后清晨欢快和激情的歌唱家,屋顶、树梢、忽高忽低,上下翻飞,叽叽喳喳歌唱着只有它们自己才懂的歌,这歌声是对严冬的挑战,是对爱情的表白,是对阳光的喜爱。天空中翱翔着一只苍鹰,它在俯视一切,倏尔利剑一般冲上云霄,在穹宇盘桓,深色的翅膀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给雪后的宁静增添了几许活力与激情。你再看那机务保养间的四周,所有机车和农机具都仿佛穿上了一件件白色棉衣,或高大,或低矮,或许它们都在演绎“睡不醒的冬三月”。四周的沟坎都被大雪填平。不远的防风林,参天笔直的杨树像一个个亭亭玉立而身披婚纱的少女,走过去摇一摇它们的身躯,无数冰凌花飘洒下来,白雪如碎银般倾泻而至,瞬间眼前的一切全变成了银白色。
    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脚步串联起一个个的雪窝。小村落外的景色分外妖娆,一望无际的大田被白雪覆盖,土地如小伙子健壮的肌肤,散发着大自然赋予的特有蕴意。远处的杂木林层林尽染,像穿着白色披风的卫士,林边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小动物的足迹,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神奇而又迷离的光芒。田间的小路,路边的沟壑全然不知所踪。昨夜的白发魔女般的风雪,又仿佛换成了一位穿着洁白的衣裙的仙女,裙袂所到之处,田野静若处子,山丘林密,冷峻而挺拔,玉树琼花怒放,清晨的空气彰显出特别的温柔。在阳光的抚慰下,所有昨日的躁动都安静下来。眼前的景色静谧而安祥,就像一个在母亲怀里睡熟的婴儿。在这个银妆素裹的世界里,耀眼的洁白陪衬出蓝天的秀丽,任何的水墨丹青也无法与它比拟。若能从天空中俯瞰,小村落一定美不胜收。雪后的小村落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大食堂敲响了早餐的钟声。
    几十年过去了,那北大荒的雪后小村落总是萦绕在心头。期盼京城的雪,期盼“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期盼“雪夜围炉沏茶待客至,消雪煮酒遑论谁英雄,偎火闲散听雪落,围炉执樽絮江湖”,期盼“暖酒半盏人不醉,耳热酒酣沐春风”,期盼这样的风雪,不谈经论道,“诗书重读伴雪夜,抒怀淡淡平常心”。喜欢陆游的那首《雪晴》“腊尽春生白帝城,俸钱虽薄胜躬耕。眼前但恨亲朋少,身外元知得丧轻。日映满窗松竹影,雪消并舍鸟乌声。老来莫道风情减,忆向烟芜信马行”。叹一声:京城的雪,你在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22: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在北大荒长大,怎么从未觉得家乡的雪景如此美丽?小的时候上学,冬天常被卷着雪片的西北风冻哭。如今离乡多年,今日拜读此文,犹如欣赏了一幅旖旎俏丽的雪景图,又如在看一部妙趣横生的飞雪动画。作者笔下的雪景出神入化但也恰如其分。太美了,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23: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佩莲 发表于 2018-1-29 22:44
从小在北大荒长大,怎么从未觉得家乡的雪景如此美丽?小的时候上学,冬天常被卷着雪片的西北风冻哭。如 ...

佩莲好,你的感觉和所有名山知青是一样的,在名山多少春夏秋冬,从来没感觉哪里“美”。几十年后再返家园,哎呀,不得了,山还是那座山、江还是那条江,这是我的名山,我的萝北吗?梦幻中……




绪杰兄小村落的雪,勾起多少故乡的回想……


谢谢绪杰兄为名山家园送来美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6-23 12:01 , Processed in 0.13211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