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990|回复: 10

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6 08: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
陈平原

    今天谈教育,最响亮的口号,一是国际化,二是专业化。这两大潮流都有很大的合理性,但若以牺牲“母语教育”或“中国文辞”为代价,则又实在有点可惜。

  1 准确、优雅使用本国语言文字很重要
  北大中文系百年系庆时,我曾谈及:“‘母语教育’不仅仅是读书识字,还牵涉知识、思维、审美、文化立场等。我在大陆、台湾、香港的大学都教过书,深感大陆学生的汉语水平不尽如人意。”前一句好说,后一句很伤人,这其实跟我们整个教育思路有关。
  记得4年前,在上海哈佛中心成立会上,与哈佛大学英文系教授交流各自的心得与困惑,我谈及“大一国文”的没落以及大学生写作能力的下降,对方很惊讶,因对他们来说,“阅读与写作”是必修课,抹不掉的。准确、优雅地使用本国语言文字,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的大学生都很重要。而这种能力的习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不是政治课或通识课所能取代的。
  学习本国语言与文学,应该是很美妙的享受。同时,此课程牵涉甚广——语文知识、文学趣味、文化建设、道德人心、意识形态,乃至“国际关系”等。

2 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
  高中的语文课或大学的文学史课程,依旧注重自由自在的阅读,没有那么多“先修课程”的限制,也不太讲究“循序渐进”。面对浩如烟海的名著或名篇,你愿意跳着读、倒着读,甚至反着读,问题都不大。这也是大学里的“文学教育”不太被重视的原因——“专业性”不强,缺几节课,不会衔接不上。
  可这正是中学语文或大学的文学课程可爱的地方,其得失成败不是一下子就显示出来的,往往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比如多年后回想,语文课会勾起你无限遐思,甚至有意收藏几册老课本,闲来不时翻阅。另外,对于很多老学生来说,语文老师比数学、英语或政治课老师更容易被追怀。不仅是课时安排、教师才华,更与学生本人的成长记忆有关。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小学语文课很重要,影响学生一辈子,一点都不夸张。
  语文教学的门槛很低,堂奥却极深。原因是,这门课的教与学,确实是“急不得也么哥”,就像广东人煲汤那样,需要时间与耐心。如何在沉潜把玩与博览群书之间,找到合适的度,值得读书人认真思考。
  今人读书如投资,都希望收益最大化。可这一思路,明显不适合语文教学。实际上,学语文没什么捷径可走,首先是有兴趣,然后就是多读书、肯思考、勤写作,这样,语文就一定能学好。《东坡志林》里提到,有人问欧阳修怎么写文章,他说:“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摘,多做自能见之。”这样的大白话,是经验之谈。欧阳修、苏东坡尚且找不到读书作文的“诀窍”,我当然更是“无可奉告”了。


  3 “经典阅读”与“快乐阅读”并不对立
  为何先说“学”,再说“教”?因本国语文的学习,很大程度靠学生自觉。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在这门课上表现特别突出。教师能做的,主要是调动阅读热情,再略为引点方向。若学生没兴趣,即便老师你终日口吐莲花,也是不管用的。
说到语文学习的乐趣,必须区分两种不同的阅读快感:一是诉诸直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是含英咀华,来得迟,去得也迟。“经典阅读”与“快乐阅读”,二者并不截然对立。我只是强调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发现的目光”。发现什么?发现表面上平淡无奇的字里行间所蕴涵着的汉语之美、文章之美、人性之美以及大自然之美。而这种“发现”的能力,并非自然而然形成,而是需要长期的训练与培育。这方面,任课教师的“精彩演出”与“因势利导”,都很重要。


  4 语文学习与人生经验密不可分
  关于中学语文课以及大学的文学教育,我说过两句话:一是请读无用之书,二是中文系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现在看来,有必要增加第三句,那就是:语文学习与人生经验密不可分。
  先说第一句,那是答记者问时说的。我谈到提倡读书的三个维度,其中包括“多读无用之书”。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今天中国人的阅读,过于讲求“立竿见影”了。在校期间,按照课程规定阅读;出了校门,根据工作需要看书。与考试或就业无关的书籍,一概斥为“无用”,最典型的莫过于搁置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历史等。而在我看来,所谓“精英式的阅读”,正是指这些一时没有实际用途,但对养成人生经验、文化品位和精神境界有意义的作品。
  第二句则是在北大中文系2012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中文系出身的人,常被贬抑为‘万金油’,从政、经商、文学、艺术,似乎无所不能;如果做出惊天动地的大成绩,又似乎与专业训练无关。可这没什么好嘲笑的。中文系的基本训练,本来就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促成你日后的天马行空,逸兴遄飞。有人问我,中文系的毕业生有何特长?我说:聪明、博雅、视野开阔,能读书,有修养,善表达,这还不够吗?当然,念博士,走专家之路,那是另一回事。”
  这就说到了第三句。引述章太炎“余学虽有师友讲习,然得于忧患者多”(《太炎先生自定年谱》),似乎有点高攀;那就退一步,说说普通大学生的学习状态。不同地区不同水平的中学毕业生,通过高考的选拔,走到一起来了;可实际上,他们的学习能力及生活经验千差万别。一般来说,大城市重点中学的学生学业水平高,眼界也开阔,乡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第一年明显学得很吃力,第二年挺住,第三、四年就能渐入佳境——其智力及潜能若得到很好的激发,日后的发展往往更令人期待。如果读的是文史哲等人文学科,其对于生活的领悟,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对于幸福与苦难的深切体会,将成为学习的重要助力。


  5 还得学会独立思考与精确表达
  对于今天的大学生来说,单讲认真读书不够,还得学会独立思考与精确表达。这里的表达,包括书面与口头。几年前,我写《训练、才情与舞台》,谈及学术会议上的发言、倾听与提问,其中有这么几句:“作为学者,除沉潜把玩、著书立说外,还得学会在规定时间内向听众阐述自己的想法。有时候,一辈子的道路,就因这十分钟二十分钟的发言或面试决定,因此,不能轻视。”
  具体的论述容或不准确,但强调口头表达的重要性,我想八九不离十。大陆、香港、台湾三地大学生在一起开会,你明显感觉到大陆学生普遍有才气,但不太会说话——或表达不清,或离题发挥,或时间掌握不好。这与我们的课堂教学倾向于演讲而不是讨论有关。实行小班教学,落实导修课,要求学生积极参与讨论并记分数,若干年后,这一偏颇才有可能纠正过来。相对于其他课程来说,语文课最有可能先走一步。
  在一个专业化时代,谈“读书”与“写作”,显得特别小儿科。或许正因此,当大学老师的大都不太愿意接触此类话题。既然没有翅膀,若想渡江,就得靠舟楫。不管小学中学大学,对于老师来说,给学生提供渡江的“舟楫”,乃天经地义——虽然境界及方法不同。在北京大学的专题课以及香港中文大学的讲论会上,每当循例点评学生的论文时,我不仅挑毛病、补资料、谈理论,更设身处地帮他们想,这篇文章还可以怎么做。学生告诉我,这个时候他们最受益。

  说到底,中学语文课以及大学人文学科,就是培养擅长阅读、思考与表达的读书人。只讲“专业知识”不够,还必须“能说会写”——这标准其实不低,不信你试试看。
  (摘自网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20: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猛一看,有点吃惊;再仔细想想,不无道理!
    关键是,这“语文”是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8 21: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润物细无声”,语文的意义是不是这样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1: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国荣 于 2017-11-29 11:29 编辑

    谢谢念胜、忠强两位仁兄关注。我亦认为语文具有“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认同文中这段话:“中文系出身的人,常被贬抑为‘万金油’,从政、经商、文学、艺术,似乎无所不能;如果做出惊天动地的大成绩,又似乎与专业训练无关。可这没什么好嘲笑的。中文系的基本训练,本来就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促成你日后的天马行空,逸兴遄飞。有人问我,中文系的毕业生有何特长?我说:聪明、博雅、视野开阔,能读书,有修养,善表达,这还不够吗?当然,念博士,走专家之路,那是另一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8: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这句话,有道理.只讲“专业知识”不够,还必须“能说会写”.“能说会写”者相对来说比较'吃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2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国荣 发表于 2017-11-29 11:28
谢谢念胜、忠强两位仁兄关注。我亦认为语文具有“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认同文中这段话: ...

我基本同意这个观点。
一)中国,的科举考试,被认为是古代世界上最公平的选贤任能制度。科举考试就是写一篇文章。换言之,拿现在标准看几乎等于只考语文。当然,文章里可能包括政治、历史、地理、哲学,甚至也可包括数理化。但毫无疑问主要是语文。
二)不说历史上,就说现实中。大学毕业生参加工作时,职业正好是所学专业的有多少?几年后还坚守所学专业的又有多少?据我所知这个比例都不是很高(只是观察,没有抽样统计)。大多数学生从一开始就业就是“用非所学”。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之前是国家包分配,至少开始大多是“专业对口”,)改开以后自谋职业,找到什么算什么,多数人一开始就不能,甚或不愿专业对口了。几十年过去,连专业都忘了的大有人在。“不对口”他们靠什么就业的呢?靠语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23: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显庆 发表于 2018-1-25 23:03
我基本同意这个观点。
一)中国,的科举考试,被认为是古代世界上最公平的选贤任能制度。科举考试就是写 ...

当然了,凡是皆有例外。而今许多党内外官僚,当了多年的官,居然不会写文章。在职时候,可以指使文书、秘书之类代笔。可一旦退休,原形毕露,却自以为是,不懂装懂。写点东西,前言不搭后语,错字别字满地,乱用成语典故。写诗不懂平仄,散文散而不文,……
这已经成为“中国特色”,非但不以为耻,反而可以据此轻蔑别人。为什么会如此?多年来的用人政策使然。叫做“只用奴才,不用人才”。奴才听话,奴才好使,奴才可靠,奴才暖心……人才傲慢,人才不羁,人才有外心,不可靠,会怼人,令人寒心……
关键是用人政策,人家叫“选举”,我们叫“选拔”。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举”者,自下而上,是民选的,他自然会对人民负责;“拔”者,自上而下,是官选的,他自然只对上司负责。谁提拔的自然就成了谁的人,甚而成了谁的奴才。自此溜须拍马,跑官要官买官买官,结党营私,欺上瞒下,贪污腐化,所有丑恶行径成为理所当然。只会溜须拍马的无能之辈如鱼得水。这就是我国的现实。在此现实之下,不但数理化文史哲都没有用,万般皆下品,只有溜须高。更加可悲的是,以上这些完全不是牢骚,这些已成为铁定的真实!长此以往不仅党和国家已处危局,整个民族也前途难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12: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取决于语文,这是个基础,也是与日俱进的学习。朱熹讲:循序而渐进,熟读而精思。苏轼讲:博观而约取,积厚而薄发。语文对任何人都能受用一辈子。可现在的语言文字口号化标语化,语文的教育也就很难有突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12: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文学教授陈平原: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 11111.jpg


222222222.jpg


  北京大学中文系陈平原教授关注中国文学教育有20年之久,从最初的关注大学教育到逐渐关注基础教育,并专门为此撰写小书《六说文学教育》,这也是陈平原众多著述中唯一一本面向普通大众专谈文学教育的读物,该书日前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https://cul.sohu.com/20160829/n466563715.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18: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的转发的文章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4-4 07:17 , Processed in 0.0684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