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959|回复: 6

未了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6 20: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 了 情(一)
六连  张一冰1

与老班长的情缘
1
  一九六九年六月我从上海来到了今天的名山农场六连一排,当了一名农工。虽是六月天,因连续下雨气温骤降,我穿了一件红色的晴纶线衣,带着一股去不掉的上海女生的腔调很抢眼,使一些人很看不惯,烙下了“娇气”的印象。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我和大家一起参加了除草劳动,暴晒了一天,露在外面的皮肤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红疹,因我对紫外线过敏,医生称日光皮炎,我不适时宜的与领导说了我这病史,不知这竟成了怕苦怕累的罪证,再加上我手脚有点慢,几项叠加在一起我就成了某些人眼中的“资产阶级臭小姐”了。在学校一直是五分加绵羊好学生的形象,瞬间坍塌了,我真的好受伤,更多的是委屈。其实我来东北余本昌股长让我去商业股,我婉言谢绝了,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去机关的机会,选择了去六连,只问他要了一个红五星。当时,因在校报名去兵团落榜了,我执拗的独自一人去锦江饭店找到了12团的接待组,余股长接待了我,没过几天他把通知单送到了我家,所以他对我有所了解。
1
  一排当时是个先进排,个个都是劳动能手,我也很卖力,不怕苦,天天拼命地干,一点也不偷懒,可是在一些人眼里仍然还是不能干,娇气,拖了先进排的后腿。不久连队成立武装排,我被分到了三排,一个姓门的老职工班里。这个门班长大约三十几岁,头发有点秃、走路迈着典型的中国式农民的外八字步、还喜欢边走边哼几句别人听不懂的地方小调、每天三顿在食堂吃、没有家。当时我觉得这人怪怪的,千万别得罪他哦,要不再给我扣几顶帽子多冤啊!接下来每天上班、下班,我抢着干活,班长拿不了的镐、锹、麻袋等工具我主动一起拿,收工时把周围打扫干净再走,老班长看在眼里觉得我办事认真,不偷懒,时常会表扬我几句,几次提名选上五好战士。
1
  有一天鋤草,一望无边的大豆地从早到晚几乎铲不到头,我使足了劲拼命地往前赶,可慢慢的离别人越来越远了,看看后面没几个人了,哎呀,快成“打狼”的了,我心里那个急呀!可胳臂就不听使唤,腰也僵直了,怎么也赶不上大部队,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咬着牙、使足劲,头也不抬、汗也不擦,往前赶。手脚麻利的早已在地头坐那儿休息了,我还有几百米没到头。就在这时老班长在前面喊“往前走,前面已经铲了。”我一看碧绿的秧苗,两边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草,原来是班长已帮我铲了。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扛着鋤头,低着头一溜小跑到了地头,锄头一放就瘫坐在地上了。心里在想,班长你真好,真谢谢您了。从那以后只要鋤草,班长就把我安排在他旁边,我明白他的意思想帮我一把。我这个人动作有点慢;但不偷懒,爆发力不强;但有韧劲,做事爱较劲。鋤草看到挨着小苗旁的杂草非弯下腰要把它拔净了,有人劝我不必这么认真,我觉得不好。记得有一次全连鋤草大会战,机务排李排长总负责,检查到我鋤的地时,与指导员说小张的地鋤的很干净,可是人微言薄,指导员根本没接这话茬。
1
    老班长是个普通的庄稼汉,没什么文化,跟他接触后,我觉得他是一个正直、善良而又本份的人。他从不对人说三道四,也没有一句脏话,更没有和别人发生过什么不愉快。有一次劳动小憩时,我不知为何说了对方一句“胡说八道”,他在旁边听见了,很不高兴皱着眉对我说:“这多不礼貌啊,别人听了会不高兴的”。直到今天这事我还清晰的记在脑海里。班长看似粗人,实质上心很细,每次割麦子时,他会看看我的镰刀磨好了没有,哪火候没磨到家会帮我磨两下,蹭两下,手把手的教会了我磨刀的技术。还有一件事是我终身不能忘怀的,记得刚到东北的第一个冬天,由于一时不适应严冬低温的气候,我感冒了,高烧不退,在宿舍躺着。中午宿舍里的人都回来吃饭了,我一点食欲也没有,不想吃饭。不一会,听到敲门声,原来是班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送来了,宽湯宽水,上面撒了一把生青碧绿的葱茉,还滴了香油,顿时满屋飘香。他让我趁热快吃了,我端着碗,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不一会儿碗底就朝天了。吃完后,全身真是舒服极了,暖暖的,头也不痛了,嗓子也滋润了,这可真不是一碗普通的面条啊!它胜过灵丹妙药,它是黑土地人对知青的一片深情厚意啊!一晃近五十年过去了,我时常会想起这碗不寻常的手擀面,仿佛刚刚才吃完,齿颊还留着面条的醇香,真是味道好极了!我是南方人,但爱吃面条,我自己学着擀过面条,也去过山西面馆、西北面馆追寻当年这碗面条的味道,可是再也没能找到。我后悔当初吃得太快,要是慢慢嚼、细细品,那多享受啊!
1
    回城后,我回过三次名山,每次回去我都会去看望老班长,他可高兴啦!像个孩子似的见谁就对谁说“张一冰来看我了”。他今年八十六岁了,身体还算硬朗,去年去他家是他老伴从地里把他叫回来的。前些年他找了个老伴,有三个继子,老人家省吃俭用,而为继子买房掏了十万元。自己生活十分俭朴,屋子很小、墙黑乎乎的、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伙食也极其简单。他们这些老人,为北大荒的建设倾其了所有。他们没有文化、没有豪言壮语,一辈子很卑微,是真正的弱势群体,但他们给过我们比什么都要珍贵的温暖和呵护。如今所剩不多的这些老人,都已到了耄耋之年了,共和国不该把他们忘记,知青也不要把他们忘记了,许多知青都回去看望过他们。有机会我还会去的,带点家乡的礼物,去看看他们,与他们聊一聊,陪他们坐一坐,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很知足的,他们会永远把你记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20: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了情(二)

宋侃大哥我欠你一声谢谢
1
    记得那是一个下午,连续几天雨天,今天是个好天气,上午晒好的粮食可入库、装车了。场院上挤满了人,一片繁忙。我扬完了场刚直起了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张你那么大个,应该练练扛麻袋。”这是场院主任刘立帮的声音。我不敢怠慢,连连说“好吧,好吧。”其实我心中有数,二百斤的麻袋我是没那本事扛的,何况还要上三级跳板入库。嗨,扛吧。
1
    当时连队的口号就是“活着干,死了算,”你也不能特殊。我走到了粮堆旁,摆好了架势,由人把麻袋发上了肩。一步、二步,身子根本不听使唤,两腿拧着麻花、腰板弯成了弓、屁股撅得老高,硬撑着没走几步实在坚持不了了,麻袋就掉地下了。这时好象有无数双眼睛用异样的眼神向我投来,我觉得很丢脸,头都抬不起来,自己也怨恨自己为什么不争气扛不动麻袋?一下午心情郁闷到了极点,心里难受极了。
1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别人都走在前面,我无精打采地落在了后面。忽然有人喊一声“小张”,我回头一看,是积肥班的宋侃大哥。我从到了连队,从没与他说过一句话,也没听到过他说话的声音。听人说他是文革前刚毕业的大学生,原农场准备培养他当场长,他外表俊朗,会唱歌,懂乐器。他工作敬业,经常戴着墨镜,拿着文明棍下连队,到地头查看庄稼,观察大田作业等等,忙的不亦乐乎,一心想把自己学到的知识贡献给祖国,贡献给北大荒。可是六六年文革一开始,他就被打倒了,说他是典型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苗子,又因为在井边打水时与女青年说话,被人揭发说是搞破鞋,频频加害于他,又増添了一条罪状。就这样天天监督劳动,还经常挂着牌子或再在脖子上挂一圈又脏又臭的破鞋由大家批斗,受尽了侮辱。后来归在六连积肥班监督劳动。积肥班有一老、一小、一残,加他四人。他没有朋友---不能与他人交流,没有家人---家属在吉林白城市,整天积肥、刨粪,与粪共舞。一个风华正茂、踌躇满志的天子之骄就这样整天在残酷的毫无尊严受尽折磨的日子里盼望春天到来,坚冰融化。没等我开口,宋大哥走近我身旁,小声的关切地跟我说:“小张啊,别听他们的,麻袋不是说扛就能扛的,身子压坏了可是一辈子的事,千万别胡来”。短短几句话,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许多,可我不知说什么好,也不敢说什么,默默地我俩各自远去了。我想,他当时一定会想这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孩。我清楚我扛麻袋上跳板,一定会摔下来的,二百斤的麻袋再砸在身上,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但身不由己,能扛不能扛,贫下中农的话是一定要执行的。回到宿舍我脑海中一直迴荡着宋大哥的话,越想越应该谢谢这位大哥,越想越觉得他说的太对了。他受过高等教育,懂得尊重科学,珍惜生命,说得很有道理。再一想,我又替宋大哥捏了一把汗。宋大哥,你对这个陌生的女孩一点都不了解,万一她是个不知深浅的投机分子,乘机出卖了你,那不是让已深陷囹圄的你罪上加罪了吗?在那特定的年代,原本就是非多多,有多少人愿意平白无故的涉入与自己无关的事件中去呢?或许有这心,也没那胆。他什么也没多想,只想帮助一个弱者,只想用自己的知识和良知帮助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保全自己的身躯健康,把悲剧消除在萌芽之中。这件事我绝对要保密,我绝不能伤害他哦!几十年我一直守口如瓶,没对任何人透露过。回城以后,有一次与父亲和他的朋友聊起了此事,几个老者听后个个感叹不已,连连说“好人,好人啊!”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一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浓浓的不安,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犯了最大的一个错误。古人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为什么当时连说声谢谢的勇气都没有?以致于时至今日在我的心中一直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愧疚。
1
    如今已近五十年过去了,我到处打听过宋大哥的消息都没结果。如果有一天我能见到他,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对他说一声“谢谢”。这个“谢谢”足足已经欠了有半个世纪之久了。宋大哥,无论你今天在哪里,我相信你一定是事业有成,子孙满堂,幸福天天陪伴在您身旁。无论你记得或不记得我了,远处有个你曾关心过的上海知青,时时刻刻在牵挂着您,想亲口对您说一声“宋侃大哥谢谢您”。这是一个永远迟到的谢谢,也可能是一个永远无法兑现的谢谢,但它会一直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21: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侃大哥,您在哪里?
和张老师的心情是一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9 23: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在十几位名山荒友的聚会上,土豆向大家推荐张老师的这篇短文“宋侃大哥我欠你一声谢谢”。为啥呢?土豆就是觉得它很独特。
   土豆向各位荒友郑重推荐这篇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1 12: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未了情”,情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1 17: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17-7-19 23:16
昨天在十几位名山荒友的聚会上,土豆向大家推荐张老师的这篇短文“宋侃大哥我欠你一声谢谢”。为啥呢? ...

    场院干活,男同胞扛麻袋,女同胞抬麻袋。在俺记忆中,男同胞能扛麻袋上三级跳的不过半数,女同胞主动扛麻袋多半得瑟逞强。
    场院主任刘立帮让女同胞“练练扛麻袋”,看似再教育没毛病,其实缺德使坏。他是应该知道后果的,坑人不利己,可见人心叵测。
    被监督劳动的宋侃大哥提醒“别听他们的”,当时有教唆之嫌,冒了很大的风险。他也是知道后果的,帮人会害己,但见人性使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21: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先洪 发表于 2017-7-16 20:17
未了情(二)
宋侃大哥我欠你一声谢谢1
    记得那是一个下午,连续几天雨天,今天是个好天气,上午晒好 ...

往事记载真诚,
黑土情缘心凝。
无奈岁月久远,
话语依旧争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9 19:05 , Processed in 0.0706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