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21|回复: 1

再访(12)小颜哪,回来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31 21: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访琐记(12)
小颜哪,回来啦!

    6月22日上午9点半,一行8人在南大桥逗留了一会儿,车由南往北行驶,3分钟后,向东拐进10队住宅区。
    见赵海芹与苑顺香在路边唠嗑,我急忙招呼司机停车。下车就喊:“海芹哪!” 海芹转身眯眼一瞅,紧走几步,脱口而出:“哎吆妈呀,这不是小颜嘛,回来啦!”“是啊,是啊。”我答道。赵海芹是1968年11月下乡的哈尔滨老知青,40年来,一直守望着北山脚下的这片黑土地,守护着那个温馨的家。我问她这些年过得好吗。她说:“在这儿待习惯了,挺好的。”
    “这不是苑大妹子么。”我见苑顺香跟在其后,笑盈盈瞅着却一声不响,便主动打招呼。“哎呀,我还以为你认不出我呢。没变,还那样。”苑顺香满面春风。“认得,咋不认得呢。”我笑道。
    孙海洲副场长介绍我认识10队现任队长仲学利。我说:“我知道你的大名。”仲队长接口道:“不能吧。没见过面啊。”“是啊,你去无锡开会,到上海见了赵二,没空接见咱呀。”头一回见面,我就开玩笑,见他有点不习惯。
    “回来啦!欢迎啊!”接任书记时间不长的许宝林豪爽也客气,“也带信给老知青常回来看看。”我连忙道谢:“咱替知青谢谢队里的父母官,也感谢热情接待。”一番客套,惹得在场的场领导、队领导都乐了。
    “跟上次回来差不多,没咋变样。”一见面,退休数年的老机务张连芳笑道。“12年没见,张师傅越活越年轻了。”我说的是实话,延续的是当年的称呼,在一旁的书记、队长却乐了,忙补一句:我是张师傅的编外徒弟。
    “咱老哥俩又见面了。”老拖拉机手张怀玉紧紧握住我的手,乐呵呵地说。“是啊,96年回来,一把见到了你和怀芬、怀芹、怀涛。今儿只见到了你。”我不无遗憾,“当年连里一大帮小学生中,我最喜欢花鼠子(张怀涛)、小偏头(张景涛)。”
    “还记得俺不?”队长助理赵玉武走过来问道。“赵五咋能忘呢,上回在你开的那个小饭馆摆了三桌,好几个喝得钻桌子、睡走廊。”我打趣道,“70年代中期,你大哥赵玉是农业技术员,将辽宁老家的父母和兄弟4人办到咱连落户,你是老嘎达,拽着娘衣襟来的吧。”赵五习惯地一摸脑瓜嘿嘿一笑。
    “这不是‘小宝贝’么。”刘会忠凑近我小声说,“别吱声,看她认识你不。”谁知她走到跟前一抬头,3秒钟后叫出了我的名字。“好记性!”我不由得赞叹。她是老光棍杨学友1975年从山东胶南老家带回来的小媳妇,人称“小宝贝”,最喜爱吃“大白馒头夹白糖”。
    “来啦。”老机务李英德停下单车问候,“家里都挺好。”“好。还在保养间干哪?”我见他手上有油污问道。“嗯,干点零活。”李老三说话依旧简短。记得上次回来是在保养间看到他的。
    “小颜哪,回来啦!”周秀华离老远就招呼我,“上家坐会儿呗。”“不了。待会儿就得走。”我嘴上答腔,心里不无歉意。“咋这么急呢?”“就一天功夫,还得上场部看看老哥儿们。”周秀华,绰号“土豆”,与我一起喂过猪。
    一路走来,只要遇上原10连的父老乡亲,他们多半也会冒出一句:“小颜哪,回来啦!”就是这么个简单的一句话,不过6个字,却是那么顺溜、亲切,足以让人体味一辈子。
    与上次回访时隔12年,整整12年了,总觉得时间太久,太久了。说实在的,情系魂牵也好,梦绕梦圆也罢,踏上黑土地,走进共青10队,这种回家的感觉真好。
(写于2008年7月1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 15: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队记得你,黑土地记得你,老乡们记得你,就足够了。这十年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8-13 16:25 , Processed in 0.1219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