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008|回复: 7

春节琐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7 08: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琐话
宋宝安
1
    懒散地鞭炮声能提醒你——春节快到了。小时候盼春节,意兴翾飞,离春节还有个巴月,大人们已就是张口闭口“大年夕,大年夕”的了,意思是让孩子们各方面要小心些,一切图个吉利。“大年夕”的激动,恐怕也是今天追求的年味儿吧?小时候家里的日子不太富裕,父亲一个人挣钱养活一家子人,没记得过年谁给过“压岁钱”,只是从上年纪的人那里得知,这只是从前过年的一种形式。过年男孩子最热衷的是鞭炮,买鞭炮的钱得自己想辄,我留有心眼儿,年前的几个星期天,我在外面玩一会儿就回家看看,盼望着出阁西沽的大姐,年前,大姐总要抽空带着小外甥来看父母的。到时,我在家,大姐要给我些钱,少则四五毛,多则一元两元,这是我过年唯一的鞭炮钱。大姐有工作,赶上家里外面忙,年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如果没来,肯定是腾不出功夫来。我挺有主意,她没来,我就去单位看她,为鞭炮钱也得去。
1
    大姐在东沽渔需物资供应站工作,离我家很远,而且截一条河,坐车,渡河都是要花钱买票的。六七岁,只当玩儿,绕“海河建闸”走着去,一不坐车,二不渡河,两省。那可得绕大半个塘沽,要走到海河的尽头入海口,才见到海河防潮闸(海河建闸横跨海河),过了海河防潮闸就进入东沽地界了。要走两个多小时的路,人小不懂得累,小孩儿的屁股三把火,只当走路败火。中午赶到大姐那儿吃顿午饭,即便大姐是临时买的烤饼,也是我不经常吃的,很香。吃完饭大姐送我出来,一劲儿嘱咐我,过河回去,道上别玩儿。她直直看着我往渡口走。我每次回头,她都要向前摆摆手,从肢体语言中我能看出她已经哭了,但不知因为什么,......大姐的身体不好,1975年因病去世,我从北大荒匆匆赶回,追悼会那天,坐在“渔需”的卡车上,有人问,宝兰不是有个常来看她的老兄弟吗?,我说,是我。我还健在,给我鞭炮钱的大姐,永远地没有了,眼泪夺眶而出,......
1
    大姐给了钱,也不敢随便乱花,四分钱渡河是必须的,舍不得八分钱坐汽车,八分,那是可以买四个“黄烟儿炮”的钱呢。过了河就是塘沽,街上那叫一个红火,东看西逛,不知不觉到了最热闹的解放市场。四郊五县的鞭炮商贩全都集中在这个自由市场里。空地儿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好炮,臭炮的,放一挂试试?硝烟弥漫,声响不绝于耳,卖鞭炮的农民慷慨得很,竞相攀比,你放,我也放,倒看看谁的鞭响?这种有声的实体广告往往刚一播完,购买者就会蜂拥而上......。一种白字纸卷成的中指大小的鞭,炸出的纸屑均匀,像飘落的雪花;声音 “钢,钢”地脆,这种“钢鞭”生意虽好,孩子们却很少青睐,钢鞭太贵,一挂要五毛钱,而且它的信子快,单个儿放,躲避的时间太短。比钢鞭大一些的“黄烟儿炮” 二分钱一个零卖,口袋没多少钱的孩子也能买几个。“黄烟儿炮”的爆炸力比钢鞭要强,点燃后要冒将近一分钟的黄烟儿,有充分的时间跑得远远的,捂起耳朵。比钢鞭稍小的“灯花炮儿”一分钱一个,这种炮没有引信,撕开炮顶上的薄纸,将露出的火药挤一挤,用香火头直接点,“嚓”地一声如同点亮一支小蜡烛,烛光将尽时才是一声爆响。浏阳出的“小南鞭儿” 孩子们特别喜欢,一毛钱就可买上100头的一小挂,......。
1
    兴趣取向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更新,放鞭炮的兴致,像那种“小南鞭儿”渐行渐消,已经少见了。73年我享受北大荒兵团的第二次探亲假,春节是在大姐家过的,大姐因佛骨病已“病保”退休。东西沽人有年夜饭前给故去的亲人烧纸的年俗。依俗大姐给我们已逝的父母烧纸。正旺的时候,大姐叨咕着,您就放心吧,苦命的老兄弟我一定照顾好......从一闪一闪的光亮中我看到了大姐微红的眼圈儿,她没哭,虔诚而郑重,像在例行着公事。年夜饭与大姐夫,大外甥(比我小一岁)第一次喝酒,喝的是我带来的“北大荒”。大外甥特别高兴,他已经在大沽化工厂上了班,而且小有成绩走上了领导岗位。酒桌上大姐唠叨最勤的话就是,将来有机会一定把你老舅办回来!为庆贺升迁与春节的双喜临门,大外甥特意弄来一挂“大钢鞭”。钢鞭的脆响,预祝着大外甥官运亨通,小老舅也能沾沾光,早日脱离苦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7 11: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挺令人心酸的,不过那时候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小时候把最小的鞭炮拆成一个个单炮,放在口袋里,每天只放几个,可以放很长时间。还从地上捡拾还没爆炸的小炮当刺花放,或者把它从中间掰开,露出火药,然后把小炮夹在火药上,成了刺花带炮,挺好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7 1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淡风清 发表于 2013-12-17 11:13
看了挺令人心酸的,不过那时候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小时候把最小的鞭炮拆成一个个单炮,放在口袋里,每天 ...

是的,那时都这样。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7 20: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安这叫“朝花夕拾”啊。很喜欢这样朴实无华的小文章,远比那种酸文假醋,无病呻吟的强。它令人回味当年的社会生活,当年的自己,也想起逝去的亲人和故友。一声叹息过后,像啜饮一杯醇厚的浓茶,余味无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7 21: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淡风清 发表于 2013-12-17 11:13
看了挺令人心酸的,不过那时候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小时候把最小的鞭炮拆成一个个单炮,放在口袋里,每天 ...

这样的事,本土豆干得很熟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8 09: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13-12-17 21:33
这样的事,本土豆干的很熟练。

    有同感,但也是孩童时期的一种乐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8 09: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土豆 发表于 2013-12-17 21:33
这样的事,本土豆干得很熟练。

有同感,但也是孩童时期的一种乐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09: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安兄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既写了少年时的贫中作乐,又写了亲爱的大姐的一片深情,读来让人动容!

宝安兄在京一切都好?多少年未见你了,有点想念!

春节将至!祝您及家人健康快乐一切都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23: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毛佩莲 于 2019-2-2 23:29 编辑

没有一句华丽的辞藻,但却被文中的故事深深打动。淳朴的小弟,可亲可敬的大姐,贫穷当中更显亲情可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4-24 14:18 , Processed in 0.21907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