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431|回复: 8

大船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8 19: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64451687243.jpg

大船 坞
  十四连 宋宝安

      我六岁时,从生我的东沽老院儿搬到塘沽。母亲常带我看望出阁西沽的大姐,她是念及外姓的“一窝一块”孙男弟女。塘沽乘车到‘三块板儿’渡口,坐小火轮儿,过河是东沽,西沽与东沽毗邻,统称大沽。大沽的名声要比塘沽显赫,近代,大沽炮台演义过抗击八国联军的血肉搏杀,曾经的炮火硝烟似乎仍没散尽,飘拂穿越近二百年的时空,熏袭着今人的脏器……

    沿着河边蜿蜒坑凹的土道,走不上几里,便是西沽。人小,那段路觉得老长,挽着母亲的手,她说我是她的‘小拐棒’,其实大多是她拉着我在走。怕我掉歪,母亲总要讲些故事传说什麽的,哄我不累。母亲没文化,讲那些和文化无大瓜葛。渡口“三块板儿”那段儿,就听她讲的,是明朝那些事儿。相传南海观世音的化身体查民情在此过河,乏渡工具,化身借助超凡的功力,脚踩三块木板儿横渡海河,沿河沿西行至西沽,泥胎之躯,经河水浸淫已现瘫软,‘化身’实在走不动,乃云吾在此歇了吧。于是人们在此兴之土木建潮音寺,供奉南海观世音,彰其功德。建制,在当时弹丸西沽可算宏伟。潮音寺遭遇过兵燹,日本倭寇用迫击炮进行轰击,潮音寺毫发无伤,吓得杀生如麻的恶魔们不得不服软儿,……东西沽渔民多,渔家出海都要叩拜潮音寺,焚香磕头,以祈出海平安,很是灵验。

    途经的潮音寺已是门前冷落,破除迷信,闭门谢施。即便如此,母亲也要拉着我在寺门前点三个头,求得保佑。母亲不信佛,主要保佑四十五岁得来的老儿子——我。如今潮音寺拓建了规模,总觉得不如原来古色古香,容易凭吊。值大沽人掭胸迭肚称道的还有“大船坞”——这是老百姓的叫法。也是听母亲在路上说的,那是同治中兴时清廷重臣李鸿章督统专门儿建造保养‘北洋水师’铁甲战舰的“大沽造船所”。伴随那段挥之不去的屈辱历史,但丝毫湮没不了大船坞的声威。如今更名“大沽船舶修造厂”的大船坞,不很景气,咀顶嘴的混碗粥,大船坞老衰了吗?

    去大姐那儿,吃罢午饭,母亲总是拽着我着急忙慌地往回赶,挤出点儿时间去老院再串个门,多年的界壁儿老邻,乍一分开也是念想儿。我家老院儿在东沽的边边儿上,离大船坞不远。泥草房组合而成的四合小院儿,门脸儿算是考究,石墩儿两尊,就是小小子哭着喊着要媳妇儿坐的那种,磨擦系数大,溜光流光得象玉;木制门楣上筑人字门顶,镶青挂瓦。这样的门面应该有两扇厚重的木门与之匹配,但没有。到得老院儿,母亲爱与南屋住的沙二娘叨咕,象熟稔台词的两个演员,见面就能开场。大人总是低估小人物的智商,全然不顾我在旁听。她们讲得最多的是东房何四伯伯的那些事儿。儿时的记忆早已是破损的鱼网,她俩的私语象绕满线穿行的梭子,重又把网编织了起来……
    孩子们眼里,何四伯是顶好的人。他鳏居,稀罕小孩,拿小院儿孩子当心肝宝贝儿。小院儿家中顶门挣钱的人,大都是大船坞工人,唯何四伯以买菜为生。菜是从邓善沽一只扁担俩箩筐挑来的,来回需花一整天功夫。上来的黄瓜,火柿子,青水箩卜等蔬菜分出等次,好一点的青萝卜削好洗净晚上吆喝着可以当水果多买些钱。整天介吆喝着走街穿巷,东西沽人没有不认识‘何四’的。冬天,菜的品种单调且好存放,买菜的渐少,四伯可以轻省些。一些买不动剩下的菜,权做小院孩子门的吃食儿。四伯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写出来的字随他人,清瘦结实,飘逸中不乏遒劲。阴历年夕,是四伯施展一技之长忙碌,高兴,惬意的时候。他买来大红纸,写出各种喜庆吉祥词句的春联,院里的人家都要送。还写些大的送给他认识的铺面。送面铺,“独品经营,白粉生意”;送给肉铺“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斩断是非根”;送给剃头房“世上头等技艺,人间顶上功夫”;送潮音寺“参从梦觉痴心好,历经苦谛乐境多”,字好辞也好。人们赞许,四伯莞然拱手,“信手拈来,信手拈来”。只有北屋的王二姐不领情不答意,得便宜卖乖,“扯嗓子吆喝卖菜的,显摆个屁!”有嘴无心,鸭子回头——背后嘴硬。逢老院串门,王二姐总是‘踮儿踮儿’地从西屋过来看望母亲和我,先是“胖啦,长高啦……”谀美我一通,然后加入老姐俩的“唠戏”。主角儿,非硬嘴的王二姐莫属。得佩服王二姐,嬉笑怒骂,戏真情篤。她讲的那些,超出我记忆之网网罗的范围,都是生我之前的事儿……

    何四伯原有一个屋里的——何四婶儿。人矮,白净,清风身俊地‘丢俅儿’,不象三十出头儿的人,对四伯知疼着热。他们一个卖菜,一个予人洗衣服干杂活儿,无儿女拖带,小日子也算恬淡。人俊,遭嫉,四婶儿东跑西踮儿,瓜田李下免不了她人闲话。小院儿里,王二姐最看不惯,称四婶儿是浪货,哪洗衣服不好,三块板军营大兵堆儿里钻,露你脸白呀!……别说,四婶儿的白脸就是通行证,兵营,军码头进门要口令,出门要检的,何四婶儿脚面水儿——平淌。我家原住北房,是薪火相传的老住户,父亲十几岁时就在大船坞做工,除南屋沙二大爷属父亲资历老。父亲劝过何四伯,老四,没看见的我不敢说,别让媳妇满世串了,大船坞兵舰上多炸眼,洗衣服非跟他们链链,傅作义的兵没事儿,舰上的就保不齐了,国民党的兵不是好招惹的,……父亲的话算是拽在软泥上没有音响,何四婶,外甥点头儿——依旧。挂着星条旗的美国军舰从大沽口悄无声息地溜走,悬着青天白日尖尖刺儿旗的登陆艇又泊在港湾,三块板军营停了不少,大船坞也靠了几艘,……,停吧,尽管,航空母舰开来平头百姓穿衣吃饭,过得是日子。大战在即,塘沽弥漫着充满火药味儿的阴霾,隆隆的炮声,间断的枪声充斥宇空,曳光弹拖着昙现的光,象低飞的流星横冲直撞……,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非得兵戎相见?不朗的乾坤,难道只有凭借坚枪利炮才能涤荡廓清吗?

    一个晚上,边鄙小院儿悄然涌进不戴标志来路不明的兵。不搅扰,军纪整肃,有些象傅作义的正规部队。恐生麻烦,男人们藏匿,留下女人应酬张罗。何四婶儿端茶倒水,忙不迭地应酬。原来门外荒地上还有黑压压的一片,都是兵。兵的头目要找个向导,带一段路。何四婶儿满口应下,我能带路,院里的男人都护厂去了……,四婶儿衣服洗得好,瞎话儿来得也快。

    大约后半夜,何四婶儿领着兵走了。枪炮声大做,响连一片……小院儿的人们趴在炕上只管竖起耳朵听,心中骇怕,哪发炮弹跑偏误炸,小院儿麻烦就大了。幸福的指针是波动的,亲历战乱的人,最大的幸福是共襄和平。打个千疮百孔,需要重新积累的时候,无论为谁过好日子,庶乎都是在欺世盗誉。枪炮声渐渐远了,天亮了,是来之不易的宁静。小院儿人静不下来,慌了。何四婶儿没回来,一直没回来。谁能想到这个夜晚,是何四婶儿与小院儿人们的生离死别……用门板打口小点棺材,给四婶儿办后事。说不定哪天,门板就征走修工事了。父亲总算说了掷地有声的话。王二姐没吱声,带路,本应男人那样的大男人出头,反使浪女人翩然而去,心如鹿撞……按渔民的做法,门前很远的荒地上新添一座衣冢坟——是何四婶儿的……

    文革时的一个春节,何四伯伯来拜年。已经十五岁的我一眼认出了老人家。父亲破例,本不喝酒的老哥俩,那顿饭喝了酒。百感丛生,五味杂陈,何四伯老泪纵横,“四婶儿的事儿,又倒腾出来,坟也毁了……给我定个坏分子家属,……”,父亲劝慰何四伯开处想,想开点儿……,中央干部都迷惘“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油包儿工人,能帮衬什麽?那年月不落井下石已就不错。何四伯走时留下一副墨宝,白宣纸写得:黄锺大吕遭遗弃,瓦缶乱世亦雷鸣。父亲是在组织的人,怕事儿,翩翩蝴蝶火中化……

    如今,老院儿没了。四婶儿、父亲、母亲、沙二大爷、二娘、何四伯、王二姐、二姐夫,相继作古,在天国异乡他们抑或又聚住在小院儿,其乐也融融……

    作家王世彬与我是同学,他退休后受聘编撰塘沽史,大沽部分由其撰写。扪额想起我的父亲乃大沽老人儿,于是找我索供素材,俾便考证。白发不问问黑发,也算写史的聪明之举,基于友情多少整点儿,搜肠刮肚,老院儿的事也凑了数。半月余,世彬约我,让我看一份资料,(解放战争时,我军战斗牺牲已有详实的记录):“……除此,三块板渡河时,一名向导妇女老乡,被流弹击中落水身亡。此人名不详,不高,白,约三十岁。”

    写史难能可贵的是还历史以最为接近,毋象幼儿看小人书,听凭大人的口吻,好人、坏人,而心满意足。
                   2010-02-03    于北京亦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8 22: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安,《大船坞》一文发表在哪了,祝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1: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发在滨海新区杂志上的,偶然翻出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9 11: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1343211553783.jpg 早期(清)的大船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0 08: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安的文章写得好!塘沽的地盘不大,它的历史不长,大沽是塘沽的一小部分,正如宝安所说先有大沽后有塘沽,大沽人反抗外来侵略者的动人故事脍炙人口,待宝安慢慢叙述...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08: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生,看了七班五连于秀凤的画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20: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宝起在连队群里发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5 22: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宝安 发表于 2020-3-5 20:15
谢谢宝起在连队群里发贴。

再写一集“大船坞后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7 19: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船坞回顾历史,读后倍感亲切。为大船坞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953 )

GMT+8, 2020-4-4 06:49 , Processed in 0.08209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