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222|回复: 8

难忘的北疆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9 13: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难忘的北疆岁月
陈绿平

       1969年4月底,我刚从温六中初中毕业,随即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作为温州第一批知青来到北大荒。垦荒、学医、从医整整十二年。
      十二年在人类社会的进程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作为我个人是生命历程中五分之一,我实实在在地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那片“黑土地”。在黑龙江辽阔的三江平原上,咱虽然没有创造什么辉煌的业绩,但也尝遍酸甜苦辣涩,可谓五味俱全。
      当时我被分配到条件非常艰苦的黑龙江建设兵团农业大连队。当时该队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知青约三、四百号人。记得临近1969年的春节,北大荒的天气格外寒冷,气温降到了零下40℃—42℃,屋外堆积着没过膝盖的厚雪。那时候,我们农工一排正好被指派到雪地里捡苞米。在那冰天雪地里整整干了一天的活,傍晚回到宿舍,冻得全屋的姐妹们直跺脚喊疼,有的干脆嚎啕大哭起来。而我只觉得右下巴发麻,默默的摘下结着硬邦邦冰坨的口罩和皮帽,才发现右脸腮帮冻起了三四个水泡!当时室友们见状哭喊声戛然而止,围着我叽叽喳喳道:有见过烫伤的水泡,却从没见过冻伤的水泡,好生稀奇。我们的小窦排长(北京知青,论年龄在排里算小弟弟)闻讯过来安慰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念叨:怎么会把这胖姐冻成这模样。他似乎有些后悔,不该让我下地。
      快过年了,大伙儿都去照相馆拍照片往家寄去,免得数千里之外的亲人挂念(因为我们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在遥远的北疆过春节)。我只好借了条大围脖裹住冻伤的半边脸作掩饰,拍了张侧身彩照寄回家给老爸老妈。如今拿出来自我欣赏还蛮“上像”,有点“光彩照人”,起码不像现在既消瘦又满脸褶子的老太婆“丑样”,哈哈!
     另外一件也是唯独我经历的“丑事儿”。那年夏收,因雨下得太多,那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泥土松软,“康拜因”收割机没法下地,只好由我们农工排的全体战士下地动镰刀人工收割麦子。这可真是一件苦差事,一边是挥汗如雨,一边又要面对漫天黑幕般的蚊虫叮咬!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收工的时候,大伙儿累得腰酸背疼,为了尽快逃离蚊虫轰炸的“包围圈”,跟着小窦排长深一脚浅一脚,鞋底带着泥巴往外冲。而我由于体胖身重,脚上又穿着地道的温州“元宝雨鞋”,陷在泥淖里,落在队伍最后一个。好不容易把腿拔出来了,但是一只雨鞋却陷进去了,满脸被群魔乱舞的大蚊子叮得不停猛给自己扇巴掌,急得的一声尖叫:“我的鞋子没啦!”温州老乡鸿文老弟扭头瞅着我这副狼狈样儿直乐,赶忙回来帮我把雨鞋从泥地里捞出来,好不容易才冲出这可恶的“沼泽地”。当时的场景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
       当年在那片黑土地上工作、生活中,每个知青战友都曾经发生过精彩或辛酸的故事。
       农垦畜牧阶段记忆最深的是,我在黑龙江建设兵团二师十二团十三连当“女猪倌”两年多的经历。1971年初,由于工作需要,我从农工排调到后勤排猪号当班长。当时的猪舍离连队宿舍约1公里外,还隔着马路。在猪号工作,最怵头的是轮到我值夜班(本应男同志的事,因我是班长不能落后,只能当花木兰)。
       北大荒的夜晚,四周是漆黑一片的空荡荒野,刺骨的寒风中夹杂着远处传来的阵阵野狼嚎声。当时我还是个年轻姑娘,而且又是独自一人,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半夜还得壮着胆子给猪群放风(大小便),身边也没个伴说说话,只能数着天上的星星,盼着长夜快熬过去。当时我所承受的精神和心理压力,说实在如今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而我终于以惊人的毅力挺过来了。
      秋天到了,白天我和几个知靑战友轮换着去大地里放猪,这倒是有点乐趣的活。在收割后平坦广阔的庄稼地里,头顶着蓝天,一呆就是一整天。上千头大小猪仔在大地里拱着“康拜因”收割后落下的“剩食”,活蹦乱跳,悠闲自在,它们那里知道我们这些猪倌们的酸甜苦辣?晌午,拿出自带的馒头就着几根咸菜疙瘩,有时捡点的地里的苞米往火里一烤,再喝上一壶凉开水,这顿饭就打发了。收工的时候,举着细棍,大声吆喝着“lelelele…”,赶着长长的猪群回家。回来后,还要给猪加喂饲料和水,每天那几十挑猪食压得肩膀肿痛不说,单就那两套军装,肩头磨破了,缝线扎了一圈又一圈,都快成了军人的肩章,配上黑色背带裤(连里发的工作服),喂猪食时,被小猪仔围着舔得一块块的花白,加上当时我胖乎乎的“傻姑娘”特征,大伙儿一见就想乐。
      在猪号工作,最值得我怀念的是老排长丁庆和。他是一位从抗美援朝战场下来的志愿军老兵,既刚强又开朗,待人非常坦诚。平时,他特别关心我们猪号的工作(女孩子家当猪号的头是新鲜事),尤其对于我吃苦耐劳、踏实诚恳的工作态度和品德十分满意和信任,经常用浓重的山东调喊着我的名字,至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亲切。他时常到猪号来转转,了解我的工作情况,帮助和指导解决一些具体困难,就像我的长辈和大哥哥。在丁排长和大伙儿的支持与帮助下,经过艰苦的磨炼,我逐渐成熟起来,做事待人有责任感,并且具有一般女孩子少有的顽强毅力和自信心。
      1973年8月,因我在猪号表现突出,经连队领导推荐,通过文化考试和政审,我如愿以偿被录取到齐齐哈尔医校学习深造。离开连队上学后,丁排长还常来信,鼓励我努力学习,踏踏实实掌握真本事,将来在医学领域有所作为。前两年打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心里好一阵难过,至今还时常惦念着这位值得敬重的老排长。
      我想,在后来人生道路上我为人处事的一些优良品格,应该是在连队垦荒尤其是当“猪倌”时打下的基础。
      熬出了在十三连那些极其艰苦的岁月,学校毕业后被组织分配在黑龙江省农场局医院当上了妇产科医生。从此以后,我在北大荒从一个农垦战士转岗成为白衣战士,从事着救死扶伤的崇高事业。我深深意识到党和人民培养了我,感到肩上责任重大,尤其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的工作职责是维系着两代人的生命。因此我非常珍惜一切学习机会,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提高自己的医学水平,决心竭尽全力为每一位病人服务。
      记得那年我刚从温州市三医进修回到农场局医院后不久,一个临近中秋的傍晚,急诊送来一位怀孕6—7个月重度“妊娠子痫”的孕妇,当时病人已处于昏迷状态,并且频繁的抽搐。那天正赶上我值夜班,这是我到医院参加工作以来遇到的第一例危重病人。这位孕妇非常年轻,大约24、25岁,怀的是第一胎。因此我唯一所想的是必须尽全力挽救这位病人的生命,立即对其做主要项目的体检和化验。结果,该患者全身明显浮肿,出现心衰、肾衰体症,血压、蛋白尿都已到极限,宫内的胎儿严重缺氧已经没有存活的希望,而且病人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在医学上,遇到这种情况都只能采取弃胎儿保大人的抢救措施。我将病情向医院领导和科室负责人汇报后,并向其家属说明病情的严重性。同时考虑到抢救这种病人必须有内科医生的配合,当即决定请内科主任孟大夫会诊后,协同制定周密的抢救方案。孟主任当时被我作为一名刚参加临床工作不久的年轻医生的执着精神,尤其对病人高度负责的医疗品德所感动,并表示全力支持挽救患者的生命。那几天,我除了上好正常的班以外,放弃了休息,所有的心思都在关注这位患者,待病情有所稳定,立即将胎儿引产,产妇终于脱离危险。
      一周后临出院那天,病人的丈夫拎着一袋月饼代表其爱人及全家来谢我,并深情地对我说:“小陈大夫,不瞒你说,临来你们医院之前家里已准备后事,没想到我老婆咋就让你们给救活了?”当时,在他们一家人的心目中,我似乎成了真正的白衣天使。其实我心里很明白,除了凭自己的执着、勤奋、谦虚好学,时时替病人着想以外,还必须有身边的同事默契配合,才能获得成功,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在医院妇产科技术力量薄弱状况下,我努力学习,善于钻研,不断积累临床经验,后来成了妇产科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也为我以后的医学生涯取得一定的成效奠定了基础。
      在新中国历史上知青是在那特殊的年代产生的特殊群体。人生中那一段特殊的知青经历对于我来说是铭刻在心、终身难忘的。正是那十多年在北大荒的历练,使我在往后的岁月里无论从事哪个工作岗位,都能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践行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党性原则,做人光明磊落。
      虽然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关键时刻能够经受着各种各样诱惑的考验,对事业具有强烈的责任感。我想这也应该是我们这一代老知青无法改变的本色。有中央领导曾这样评价:“你们在北大荒的战斗生活,谱写了一首创业之歌。它将载入中国青年运动的史册!”这就是值得我们引以为自豪之处。如今我们都已进入花甲之年,青春回首,回首青春,我想应该将这难忘的北闯岁月作为一笔永恒的精神财富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老三排(军川照相馆).jpg

第一排左一为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9 15: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温州陈绿平登陆家园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 09: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前排左三

作者;前排左三

作者;前排左三

作者;前排左一

作者;前排左一

作者;前排左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 10: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中那一段特殊的知青经历对于我来说是铭刻在心、终身难忘的。
岁月变幻,老去的只是我们的容颜,不变的依旧是知情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9 10: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样的,冰雪傲骨。我们知青经过北大荒的历练,在什么岗位都是好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0 13: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只是简单回顾十多年北大荒那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作为新手的我,谢谢老土豆和各位荒友的鼓励,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多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8 09: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雪傲骨 发表于 2013-7-10 13:50
本人只是简单回顾十多年北大荒那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作为新手的我,谢谢老土豆和各位荒友的鼓励,在今后的日子里 ...
_8348050861747124884.jpg
冰雪傲骨就是陈绿萍,陈绿萍就是冰雪傲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4 11: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张照片还是我保存的,哪里有我们人生的又一次转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4 22: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年夏到温州,与陈绿平见面交流,时间虽不长,印象很深刻。
    今读佳作如见人,字里行间黑土情。虽然离得远,感觉却很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9-5-23 09:51 , Processed in 0.17581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