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家园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819|回复: 12

王显庆---《青春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9 23: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祭》
   王显庆
很多很多年
    过去了,
当年的“知青”
    如今都已经 须发着霜。
亲爱的荒友啊,
    你可曾追问:今天
为什么我们相聚?
    已经时隔四十载 春绿秋黄。
当双脚已踏遍天涯路;
当孩子的孩子正在成长。
    啊!亲爱的荒友
        是什么力量
           再一次把我们凝聚?
在又一个十月的 华灯初上。
是当年的经历不曾淡忘?
还是追寻那逝去已久的花样时光?

历史该如何评价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 曾经踏荒!
我们把最美好的青春 失落。
    失落在那辽远的边陲北疆。
失落在那里的
    还有十七个年轻的生命,
       就像十七朵过早凋谢的花蕾。

今天,当集结号再一次吹响,
    人们跋山涉水,齐聚一堂。
相逢总是充满欣喜,
    把酒言欢,畅叙衷肠。
往事总是令人怀想,
    话说当年,语短情长。

是谁又提起了你啊,
    我那永远年轻的兄长!
你的名字虽没有董家耕那般响亮,
    你的牺牲也不如金训华那般壮烈。
但是,你同样把一腔热血抛洒,
    抛洒在那片多情的黑土地上。
黑龙江畔的朝霞啊,
    朝霞因你而格外灿烂;
名山脚下的黑土啊,
    黑土因你而更加肥沃。
说起你,
    荒友们潸然泪下,
       热泪拌着杯中酒 洒向北方。
就让我们把苍老的歌声
    高高的抛向长空,
        用它来祭奠早逝的英灵,
同时也祭奠一下,我们自己的青春。

而今你安卧在名山旁,
    几十年的雨雪风霜,岁月悠长。
黑龙江水夜夜从你的身边流淌,
    悠悠的流进我的梦乡。
梦里我一遍遍呼喊,
    却听不到你的回响。
只有黑龙江的涛声依旧
    有节奏的拍打着我的胸膛。

你悄然幻化在无垠的宇宙
    变作了一颗星辰吗?
那璀璨的银河中你在哪个方向?
在那无眠的深夜,透过窗棂,
    我举头仰望那繁星闪烁的天堂。
我望见的是你炯炯的目光吗?
    你是否还在记挂着你的荒友,
        注视着你的第二故乡?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
    我却怎么也无法把你遗忘。
难忘你那清澈的眼眸,
    和你年轻俊朗的面庞。
那是时光深处无尽的思念,
    年年岁岁令人断肠。
秋风里,你是那
    片片殷红的柞树叶;
春雨里,你是那
    滴着露珠的二月兰;
骄阳下,你是那
    青绿茂盛的庄稼苗儿;
严寒中你是那
    飘舞呼啸的 雪浪花。

花开花落,世事无常。
在美丽的花季,
    你却遭遇了雨猛风狂!
你突然的凋零,
    把瞬间变成一座永恒的雕像。
当那个日子成为昨天,
    昨天已成为历史的篇章。
痛定思痛,长歌当哭,
       我用这首小诗来把你怀想。

在那清风拂面的晨曦里,
    还是你那扛枪站岗的身姿;
在那无限壮美的夕阳下,
    又见你矫健的腾跃在篮球场上。
在那冬日的暖阳里,
    总听见你那爽朗的开怀大笑;
在那周末的假日里,
    传来你或哀婉或激越的胡琴响。
……

下一代的人们
    也许不会知道你的故事;
白桦林里
    也许再找不到你的坟场。
但是,黑土地绝不会把你遗忘,
    黑龙江也会永远为你歌唱。
还有我们——你的荒友,
   无论时光过去多久,多长。
往事像旧书里夹着的花瓣,
    褪尽了颜色,失去了芳香。
可那是鲜花
    曾经开放过的见证。
怀念那盛开时一瞬的绚丽,
    一如你甜美的笑靨和
      顾盼流连的目光。
可这一切都恍如隔世,
    令人倍感凄楚苍凉。
只有黑龙江上喷薄的朝日!
    依旧是那般的 辉——煌!
只有黑龙江上喷薄的朝日,
    依旧是
       那般的
            辉  煌。
                                          2009/5/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0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再看你一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30 12: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卫东 于 2013-4-30 12:59 编辑

就让我们把苍老的歌声
高高的抛向长空,
用它来祭奠早逝的英灵,
同时也祭奠一下,我们自己的青春。



情真意切的诗句,声情并茂的朗诵。感动。我们祭奠不在的荒友,也祭奠我们自己不在的青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7 10: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时光过去多久,多长。


往事像旧书里夹着的花瓣,

    褪尽了颜色,失去了芳香。

可那是鲜花

    曾经开放过的见证。

怀念那盛开时一瞬的绚丽,

    一如你甜美的笑靨和

      顾盼流连的目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7 12: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显庆大哥的《青春祭》,早就拜读过,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7 16: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念胜 发表于 2013-6-17 12:51
显庆大哥的《青春祭》,早就拜读过,赞!

青春祭"百看不厌,令人回味。
    一代知青的青春,永远的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7 17: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苍茫大地,青春谁祭?
   思早逝英灵,皓首我悲!
                (以成兴出句我的对句作为重读此诗的感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8 16: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一遍又一遍,写出了我想说又表达不出的感情,《青春祭》名字太贴切了,祭奠了战友也祭奠了我们的青春,谢谢王大哥写出这么优美抒情的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22: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王老师的抒情诗青春祭。      太感人了。又一次见识了才华横溢的王老师。
      深深的敬佩敬仰你们知青。你们真是共和国的脊梁!
                                                                    ---- 陈明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2 03: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诗(如果可以称作“诗”的话)创作于十年前了,在家园网发表也有四五年了吧?这次旧作重提,大概是窦教授为了向《家园网荒友文集》推荐吧?
  当初构思的时候很有激情,但写得很慢,那时还没退休,在工作间隙,想到几句就随便记在顺手的纸头上。有时是报纸边上,有时是便签上……最荒唐的一次居然写到了呈报上级的文件边上。令人难堪的是恰好写到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
             我却怎么也无法把你遗忘。
          难忘你那清澈的眼眸,
             和你年轻俊朗的面庞。
          那是时光深处无尽的思念,
             年年岁岁令人断肠。”

  领导在会上把我好一顿奚落:他给大伙念了一遍问,“哪儿抄的艳词儿?你胡思乱想啥呢?初恋情人儿吗?”引起一阵哄笑,于是领导对自己的幽默很满足。诗成之后我特意打印了一份送给领导,以证清白,他说“看不出来,你还会写诗?”
  但是,“诗”是不敢多写的,俗话说“悲愤出诗人”,不信你看看,诗人有几个是长寿的?那阵子我就常常琢磨得热泪盈眶的。
  这首诗,当时听到几句夸奖,自己也就觉得不错,还特意请朗诵家给配了乐、录了音。现在细细品读起来,还是有许多值得斟酌之处。这次重发,也是希望大家多提修改意见,以期更加完善。
  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名山家园 ( 京ICP备13012660号 )

GMT+8, 2018-9-19 17:22 , Processed in 0.13532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